刚刚更新: 〔完球!我的崽居然〕〔斗罗:开局撞破了〕〔种田开荒,我在古〕〔虐文男主竟然是我〕〔鉴宝从文物修复开〕〔谁还不是个修行者〕〔快穿之抓住那个系〕〔系统你别乱来〕〔我的妻子是大乘期〕〔和离后,我被太子〕〔穿越年代农家女〕〔篮坛野兽〕〔最强傻婿〕〔大秦:开局向祖龙〕〔英超兵工厂,保温〕〔末世重生:魔方空〕〔人在综墓,卸岭盗〕〔绝世剑神〕〔我的透视超给力〕〔高能预警!空降奶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师尊你不对劲啊 第一百三十八章 离别之吻,是给你这么用的?(4k章节跪求订阅)
    望着那张忽然凑过来的精致脸颊,苏然惊呆了。

    他也没有想到,一贯清冷的师尊,居然……会做出如此的举动。

    虽然脑海当中,下意识想要阻拦。

    可是,到了关键时刻,这手却有些不听使唤了。

    于是,姬晚月顺利的将那张绝美脸颊,凑到了苏然跟前。

    此时两人,差不多就隔着二十公分的距离。

    彼此呼吸之间,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出的热气。

    “师尊……你,你想要干嘛?”

    苏然难得的有些紧张起来,伸手推开师尊不是,不伸手……好像也不是。

    虽然之前,还扶过师尊,被师尊用小球撞过一次,可是,那个时候,师尊毕竟不清醒了。

    属于没有办法的事情。

    况且,苏然的性格,其实就是和前世大部分普通人差不多。

    一个人的时候,或者隔着网络,什么都敢说,键盘打得啪啪响。

    可是,真的面对面了,他忽然就怂了。

    “没什么,为师就是觉得,你此次下山,或许会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了。”

    姬晚月脸颊一片红霞,但还是强装镇定的道:“为师还真有些舍不得……你的手艺呢。”

    苏然:“……”

    舍不得我的手艺,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忽然,姬晚月双眸微微眯了眯,看向二十公分外的苏然,轻声道。

    “小然,你好像……有些慌了。”

    “没有!”苏然脸色一整,说道:“绝对没有的事!”

    自己也是经历了大阵仗的人,怎么可能会慌?

    自己什么马赛克……没见过?

    下一刻,一道温润如水的感觉,忽然在苏然左脸之上,出现了。

    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那股苏然熟悉的体香。

    飞快往后退去,姬晚月的脸色,竟是无比的平静下来了。

    “你不是常说,有什么离别之吻吗,为师只是想要表达一下对徒弟的不舍,你……可不要多想。”

    说完之后,竟是不给苏然丝毫说话的机会,娇躯一转,瞬间离开了木屋。

    苏然依旧坐在原地,神情有些呆住。

    离……离别之吻?

    离别之吻是给你这么用的?

    望着走得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姬晚月,苏然察觉到了。

    师尊好像……不太对劲!

    ……

    另一边,如同飞逃一般离开,回到自己阁楼的姬晚月,一颗心脏,此刻跳动速度极其剧烈!

    她也未曾想到,以自己的性格,居然……会做出刚才的那种事情。

    不过,即便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姬晚月心中,也没有任何后悔的意思。

    “这么说来,小然的初吻,应该……是为师的了?”

    这般想着,姬晚月精致脸颊更红。

    刚才在苏然面前,强装出来的平静,早已经被击碎得一干二净了。

    她也知道,若不是这逆徒忽然做出,要下山历练的决定,自己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

    再加上听闻,那逆徒对于君落山,居然也感兴趣。

    两件事结合起来,只能说,她被苏然的决定,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所以,才会做出与往常截然不同的举动。

    ……

    木屋当中,将一切东西全部都收拾好之后,苏然迈步走出木屋。

    隔壁木屋当中,有一道目光,似乎一直在注意着这边的情况。

    在看到苏然踏出木屋之后,李妙戈也飞快从隔壁钻出,来到苏然跟前。

    “师兄,你要走了吗?”

    苏然点了点头。

    李妙戈好奇的往阁楼看了眼,问道:“师尊怎么没来送师兄呀?”

    苏然:“……”

    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往阁楼处看了眼,苏然咳嗽一声,说道:“师尊事务繁忙,我们就不要去打扰她了。”

    两人之间,出现了那种意外情况,即便师尊再说,那只是对徒弟的离别之吻,不要多想……

    但终究,以师尊的脸皮,一时半会肯定不好意思再出现了。

    苏然转移话题道:“师兄不在的日子里,你可千万不能偷懒,要勤加修炼,知道么?”

    点了点头,李妙戈也没有多想,看向苏然,似乎是保证般的说道:“师兄,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

    摸了摸师妹的脑袋,苏然说道:“行了,也不用你送了,好好修炼,等师兄回来。”

    话音落下,苏然挥了挥手,往下山的路走去。

    就在苏然转身离开之时,阁楼之中……

    一个有着如瀑青丝的脑袋,忽然悄悄探了出来,看向远处。

    “雏鹰长大了,终究要独自飞翔……”

    望着那道愈发挺拔的出尘背影,姬晚月口中喃喃自语,满面红霞。

    ……

    其实,苏然虽然没有看见师尊出来送行。

    但苏然猜也猜得到,这个时候,应该正有一个人,站在阁楼当中,悄悄望着自己。

    三年相处,他有这种底气。

    就在即将走下峰顶之时,苏然没有回头,却悠悠喊了一声。

    “师尊,别看了!我会早些回来的。”

    声音不大,但在灵力的灌注之下,轻易便传到了阁楼四周。

    闻言,阁楼当中,姬晚月脸色一红,狠狠的嘀咕。

    “谁在看了?!”

    “谁稀罕你早些回来了?”

    “你若是敢在外面沾花惹草,你看为师到时……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带着丝丝怨念的清冷之声,在阁楼之中小声回荡。

    ……

    苏然悠然自得的往山门之处走去。

    把守山门的两名弟子,在看见他的身影之时,皆是抱拳齐声问好。

    “见过苏然师兄!”

    如今的苏然,在凌霄宗内,名声早已彻底传遍开来了。

    先有一剑破敌血千山,后有两语相助剑冲霄,使其突破困扰多年的束缚,晋级全新境界。

    此等人物,就是成为宗门大师兄,他们这些弟子,也全都心服口服,不会有任何意见。

    只是,这些时日以来,一直都没有立苏然师兄,为宗门大师兄的消息传来。

    若不然,此时两名弟子的称呼,还得在师兄前面,加个“大”字。

    微微点头,苏然说道:“辛苦两位师弟了。”

    闻言,两名弟子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像苏然这种身份超然的峰主亲传弟子,按道理一般都是极其傲气的。

    对于自己这等守门弟子的问好,点头回应,已经是了不得的了。

    像苏然师兄这种,说出类似“辛苦了”话语的,他们还是头一回遇到。

    “不辛苦不辛苦,为宗门效劳,是我们分内之事。”

    左边弟子望着苏然,带着丝丝崇敬说道:“倒是苏然师兄,那日一剑击败血魂宗弟子,现在想来,依旧让我们心潮澎湃!”

    ……

    与此同时。

    李道川刚从无剑峰出来,正想回到凌霄峰之时,半路之上,恰好遇到了灵越峰峰主,萧灵越。

    “宗主。”望着这道苍老身影,萧灵越微微点头。

    “萧长老,呵呵,你今日,怎么有空下来了。”望着萧灵越,李道川呵呵一笑.

    萧灵越虽然不是上代祖师的亲传弟子,可是,依靠着自身努力,以及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炼丹之术,在宗门之内,地位也是极其崇高。

    可以说,萧灵越的地位,并不比长老团大长老的地位要低。

    闻言,萧灵越轻声说道:“今日闲来无事,便打算去姬师妹的缥缈峰转转,顺便联络下感情。”

    李道川那张老脸微抽。

    去找姬师妹,联络感情?

    这凌霄宗中人,有几个不知道,你萧灵越对缥缈峰的苏然,一直都怀有招揽的心思。

    至于什么“找姬晚月联络感情”的话……水分太大了。

    李道川抚须说道:“萧长老想要找姬师妹,倒是容易,不过,姬师妹的心情,恐怕也是不佳。”

    “哦?”萧灵越略显好奇的道:“怎么回事?”

    在她猜测当中,莫非……又是那个冤家,惹姬师妹生气了?

    想想也是,整天面对一个活宝,谁能忍住不生气啊?

    仔细想了想,萧灵越觉得,自己貌似可以,只是……

    姬师妹估计舍不得,将那人给让出来。

    “也没什么。”李道川淡淡一笑,说道:“就是苏然小子,打算下山历练了,姬师妹这会,估计正与苏然送别呢。”

    “下山历练?!”

    闻言,萧灵越忽然一惊。

    她没想到,自己今日,居然会得知这么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

    这么说来,姬师妹生气,就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了。

    那人在宗门之时,虽然常常会说一些令人忍俊不禁的有趣言论。

    当然,有时候也挺令人生气的。

    可是,这人一旦离开……以姬师妹的性子,舍不得也是正常的。

    “多谢宗主,我去缥缈峰看看。”

    此时,萧灵越也顾不得用什么“看望姬晚月”的借口来掩饰了。

    直接明牌!

    对此,李道川早已预料到了,微微点头。

    他之所以在侧面告知这个消息,也是知道,这萧长老,确实对那个苏然小子情有独钟。

    唤出一柄紫色飞剑,萧灵越迅速化作一道流光,朝着缥缈峰急射而去。

    望着一贯稳重的萧长老如此急切,山路之上,李道川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苏然小子,还真是害人不浅呐。”

    看着萧灵越,又想到自己那个宝贝徒弟,李道川不由得感慨万分。

    ……

    缥缈峰。

    阁楼当中,姬晚月望着登上峰顶的温柔身影,不由得奇怪的道:“萧师姐,你怎么来了?”

    “姬师妹,几日不见,你却依旧如此光彩照人。”

    抿唇一笑,萧灵越似乎是不经意的问道:“你家那个令人不省心的徒弟呢?”

    此言一出,姬晚月便知道,这萧师姐过来,是何意了。

    还夸自己光彩照人……哼,还不是眼馋那个该死的逆徒?

    不过,自己可是给了那个逆徒,一个结结实实的离别之吻!

    进程……已经大幅度领先你萧灵越了!

    心下微微有些得意,但姬晚月表面之上,没有露出半分。

    轻轻叹了口气,道:“小然也不知道忽然怎么了,一心想要下山历练。

    你也知道,那人的口舌,又岂是咱们能够比的?他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我虽然也劝说过,但还是没能劝下来,今日前不久,他已经下山离宗了。”

    闻言,萧灵越顿时也是深感赞同。

    那人的嘴上功夫,的确是当世一绝,谁遇上他,估计都会败在那张嘴下。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生了那么一张嘴呢。

    “萧师姐,你却是来晚一步了。”

    姬晚月难得的露出一抹笑意。

    唉,萧师姐,你来晚一步,没能看到我给那逆徒离别之吻的一幕。

    可惜了。

    虽然自己赢了,领先一步,只可惜……没有人知道啊。

    闻言,萧灵越沉思片刻,螓首轻点,道:“确实晚来一步,既然如此,就不打扰姬师妹了。”

    姬晚月脸颊带笑,说道:“师姐不在我这里坐坐么?”

    胜利者的感觉,真令人开心!

    胸大?大又怎么样?

    还不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微微摇了摇头,萧灵越也是露出一抹笑意,道:“就不打扰姬师妹了,峰内事务繁杂,抽身不得。”

    话音落下,萧灵越再度祭出飞剑,化作一道流光远去。

    静静望着那道流光消失不见,姬晚月终于绷不住了,脸颊之上,笑意完全绽放。

    “当胜利者的感觉……真令人舒服。”

    ……

    山道之上。

    苏然边走边在沉吟,自己第一站,该去哪里?

    春风楼?

    不对……

    微微摇了摇头,苏然还是打算,先去浮云镇看看。

    当然,他不是对什么春风楼感兴趣,而是打算在镇上看看,能不能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然后,再根据这些消息,做出下一步决定。

    反正,既然是入世历练,哪里热闹,就往哪里凑就行了。

    花费了一些时间,苏然成功进入了阔别一些时日的浮云镇内。

    浮云镇当中,最为显眼的建筑,的确是春风楼。

    不过,苏然抬脚,走进了一家酒楼之中。

    在酒楼这种地方,是收集各种消息的最好场所。

    没看前世各种武侠仙侠电视剧,每当进入酒楼,总会有知无不言的食客,在那里高谈阔论么。

    而苏然,同样打的这个心思。

    至于银子,姬晚月倒是给了他一些。

    不多,但也足够在酒楼内消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星界使徒〕〔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