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徒弟前世妻〕〔豪门权妇〕〔无限之信仰诸天〕〔杀毒猎人〕〔神医废柴妃〕〔重生商女:季少,〕〔最强大昏君系统〕〔夺命神医〕〔诡异庄园:快穿第〕〔冥媒正娶:鬼夫凶〕〔北上伐清〕〔蜜宠暖婚:总裁老〕〔蜜妻微微甜:首席〕〔御天邪神〕〔重生之最强人生笔〕〔战天龙帝〕〔我的AR女神〕〔篮坛大流氓〕〔只做承少的心尖宝〕〔神血战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三百二十八、我还活着
    在救护车即将到达医院的时候,被半路上横冲出来的一辆车给拦停了。

    魏毓还没来得及骂人,救护车后门就被人给敲响了。

    护士小姐带着一脸的怒意去开门,估计也是想训斥一下这位如此没有公德心的人。

    可是在打开门后看到韩行川的身影时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就连魏毓脱口而出的“神经”两字都碍于韩行川难堪的脸色给咽了下去。

    韩行川越过半个身子,一把抓住了魏毓的手,说:“下车。”

    这下子魏毓才是真的恼了,她拼命地推搡着韩行川,说:“你做什么?”

    “有媒体得到消息,已经在医院门口守着了,你现在这样子过去,你是找死吗?”

    难得的,韩行川用了这么严厉的字眼,想来是特别生气了。

    奇怪了,记者拍到什么都是她魏毓自己的事情,他跟着着急上火做什么?

    魏毓想了一肚子反驳的话,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就生生被韩行川给拽下了车。

    深冬的夜里,韩行川扯着她在渺无人烟的大马路上走。

    他步子走得很快,魏毓几乎是让他拖着在往前走。

    韩行川把她往车上一塞,吩咐前面的郑畅,说:“开车。”

    魏毓板着脸不说话,车上的气氛一时间非常的尴尬。

    郑畅想要说些什么打破尴尬,

    “你们两个穿着戏服在大马路上走的样子也是一道奇景了。”

    闻言,魏毓立马把脑袋上的头套给拆了下来。

    韩行川看她这个动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问魏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戏你是不想拍了吗?”

    魏毓理着头发的手一滞,她心里知道,韩行川这是把这段时间的不满都要在今天朝她发泄出来,所以找了一个这么别扭的原因。

    “请问韩大制片,我触犯了合同规定的那一条,你要这样迫不及待地把我开除?”

    韩行川看着她,半晌,说了句:“魏毓,我真是小看你了。”

    魏毓耸耸肩,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她心里难受极了,她觉得委屈。

    韩行川这样子说她,她觉得不服气。

    “你说,现在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韩行川想问她,她究竟有什么底气敢像现在这样有恃无恐的?

    “你知不知道如果被记者拍到你在救护车里陪着申屠叶朗的照片,你会面临着什么?”

    魏毓当然知道,社会的舆论会把她给淹死,申屠叶朗的粉丝会活活撕碎了她。她第一次被全网黑上热搜,就是因为得罪了申屠叶朗的粉丝,他的粉丝在网上各种带节奏。

    哪怕是现在,魏毓所谓的黑粉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申屠叶朗的粉丝。

    她能清楚地想明白这其中的所有关节,可是就在刚才,她是真的想什么都不管都不去顾虑了。

    她不知道申屠叶朗的伤势怎么样,她甚至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死。

    她一个人面临这么忐忑的前路,她实在分不出心思来考虑其他。

    现在韩行川跟她说这些,她心里其实是觉得安心的,因为她知道对方会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她安排地妥妥当当,不会让她承受非议。

    但是韩行川是出于什么角度跟她说这些话,魏毓心里是很想知道的。

    “我不在乎。”魏毓还是说出了口。

    韩行川一仰头,深深吸了几口气,那动静大得能让魏毓觉得他会把自己给憋死。

    “你不在乎?”韩行川不可置信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有些崩溃地说:“我拜托你,你就算不在乎自己的前途和风评,请你也为剧组考虑考虑,你作为电影的女主角,你知道你现在爆出一些负面的评价会对剧组造成什么样的损失?”

    “那你开除我吧。”魏毓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

    “砰!”地一声,韩行川的拳头垂在了车窗上,郑畅紧急地踩了刹车把车停在路边,他借口去抽烟下了车,他觉得魏毓和韩行川这会儿的情绪都不大对劲,他得留时间给他们处理,不然一会儿到了医院被前来围堵的记者看出猫腻就不好了。

    韩行川冷静了一会儿,才问她:“你和申屠叶朗是什么关系?”

    魏毓好笑地抬头看他,说:“你觉得是什么关系?”

    韩行川竟然能从她这个笑容上,看出魏毓对自己的嘲讽。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申屠叶朗应该是顾子庭的男朋友吧。这样子,名义上应该是你的姐夫?”

    魏毓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是在现在特别生气的情况下,她也觉得韩行川的脑洞十分可笑。

    她顺着她的话接下去,说:“可是申屠叶朗不爱顾子庭。”

    韩行川满脸震惊地转头,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魏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然后不等魏毓回答又接着说道:“不管申屠叶朗爱不爱顾子庭,那都不是你可以插手的事情,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争过一个死人?”

    魏毓笑了出来,说:“你以为我要跟顾子庭争申屠叶朗?”

    韩行川没说话,他一看魏毓这个笑容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刚才分明有那么多可疑的事迹。

    “我只是提醒你。”韩行川补充道。

    “嗯,我知道了。你现在可以开除我了。”

    “现在开除你,那剧组的损失是你来补偿吗?”

    “做梦!”

    “你知道就好。”

    等郑畅再回来的时候,车子里还是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但比起刚才的一触即发和剑拔弩张,现在已经要好上许多了。

    “不知道哪里传出来的消息,现在已经有多家媒体堵在医院门口等着做直播了,好像申屠叶朗的粉丝也闻讯来了不少。”

    “加强安保就可以了,别让他们进医院。”韩行川叮嘱道。

    “一会儿记者问什么你都别说话,别给他们留话柄,凡事有我呢。”韩行川别过头跟魏毓说道。

    他也确实做到了他的承诺,他们一出现所遭受的所有刁难提问他都给回答了,就算不回答也全给推了,没让记者把那些刁钻的问题抛到魏毓这里来。

    在等待申屠叶朗做检查的时间里是煎熬的,魏毓一直看着医生护士反反复复进出,可就是每个人能给她一个准确的消息。

    他们总是在说,快了。

    魏毓都不知道他们口里的快了,是指检查快好了,还是申屠叶朗快死了。

    有个护士贸贸然地过来,问:“谁是顾子庭小姐?”

    魏毓下意识的“我是”让她生生给改成了“什么事?”

    “这位先生的救护紧急联系人是顾子庭小姐,我们需要她帮忙签份文件。”

    申屠叶朗的医疗紧急联系人是自己?

    魏毓差点笑出了声,她想起以前他两吵架,申屠叶朗可是信誓旦旦地冲她吼,说死得那一天也不要她出席葬礼,他怕看到她下辈子都不得安宁。

    现在却被告知对方的医疗紧急联系人是自己,魏毓本人也觉得很惊奇。

    “顾子庭已经死了。”魏毓陈述道。

    或许是她说话的语气太冷漠,周围的人都转头过来看她。知道她和顾子庭关系的,看着她的目光非常兴味。

    大概是,原来你是这样一个人。

    魏毓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可是她也懒得装,她活着也不是活给别人看的,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她和顾子庭更亲密的人吗?

    没有了。

    所以别人怎么想她跟顾子庭的关系,她也不是很在乎。

    护士小姐可能是没关注过娱乐八卦,像顾子庭死掉的事情她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是她连申屠叶朗是谁都不知道。

    她只是特别遗憾地说;“一般作为医疗救护紧急联系人的人都是对这个人特别重要的人。既然这位顾小姐过世了的话,以后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怎么办?”

    说实话,护士小姐提出的这个问题也是她在思考的。申屠叶朗这个人比较独,拢共也没几个聊得来的朋友。他又是家里独子,母亲常年在国外,父亲也经常在全国各地出差。他要是真有个事,估计除了经纪人和助理也找不到人。

    但是和经纪人和助理毕竟是雇佣关系,人家究竟能对你上多少心,这本来就是一个未知的事。

    魏毓问护士小姐:“这个医疗救护紧急联系人是可以更改的吧?”

    “可以。”

    魏毓点点头,说:“那你把这个登记人换成我好了。”

    护士小姐哎呀了一声,问了句:“为什么,你和这位先生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但是最起码,我现在还活着。”

    等申屠叶朗所有检查昨晚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魏毓从医生那里得知,他只是脑震荡和肋骨骨裂,其他器脏方面没有什么问题。

    医生给她的答复是:“就是会感觉恶心一点,疼一些。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什么大问题,也是比较幸运了。”

    魏毓静静地盯着医生的叮嘱,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她出个车祸就能手断脚断地惨死,申屠叶朗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里却没什么大问题。

    她笑,想古人诚不欺我,祸害遗千年果然是有道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婚情告急:总裁请〕〔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战国之最强奶爸〕〔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混沌皇帝系统〕〔快穿攻略:男神,〕〔寻寻诱你〕〔冰冷少帅荒唐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末日植物领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