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高调示爱,hello,〕〔万古武帝〕〔佳妻清婳〕〔我的23岁美女邻居〕〔武侠之侠客风云传〕〔长生庄主〕〔炮灰女修仙记〕〔大叔,轻轻吻〕〔文娱之王〕〔吃货军嫂萌宠猫〕〔最强神医赘婿〕〔那个校花有点坏〕〔重生一九九六〕〔网游之我是神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三百零二、都是套路
    魏毓踢开面前的东西,带着一阵夹带着热气的风朝着何垣走去。

    “回家!”

    魏毓跟他说。

    韩行川伸出一只手拉住她,说:“你现在的样子不适合出去。”

    魏毓条件反射地,像想要甩掉什么脏东西一样要把韩行川的手给弄掉。

    韩行川侧过脸来,说:“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撕!”

    大妞捂着嘴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韩行川背对着没发觉,她现在才看见,韩行川左脸上有一个鲜明的掌印。

    魏毓打了韩行川?

    大妞顿时连手不知往哪放了,这已经是完全超出了她认知的事情。

    何垣颤颤巍巍地过来,眼睛看看魏毓又看看韩行川,他觉得自己在这种时候作为魏毓的经纪人应该制止她这种任性的行为,可是看着眼下的这一切,他又觉得自己理应跟魏毓站在一边。

    “不拍就不拍了吧。”

    何垣只说了这么一句,当即收到了郑畅一个凌厉的白眼。

    魏毓拼命甩着韩行川的手,眼泪跟断了线的珍珠似得。

    “你们出去。”韩行川说了这么一句,他觉得今天必须跟魏毓把一些话说清楚。

    郑畅和大妞得到命令就开始往外撤,只有何垣仍然站在原地不动弹,他怕自己出去之后留魏毓一个人在这里她会吃亏会受委屈。

    但是郑畅扯住他,生生把他扯出了门外。

    何垣出了门还在说:“你们把我拉出来做什么?要是韩行川欺负魏毓怎么办?她一个小姑娘。”

    郑畅横眉冷目,说:“欺负?韩行川还能怎么欺负魏毓?”

    “那刚才的事情你们也都看见了,那不是欺负是什么?”

    大妞没办法辩驳,就连一向逻辑清晰口齿得力的郑畅也无法反驳。

    刚才的一切确实非常诡异,在他们的认知里,那根本不是韩行川能做出来的事情,可它就是真实的发生了。

    他现在只希望,韩行川能够自己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屋里,魏毓环着手看向韩行川,说:“你有什么事,说吧。”

    “刚才是我冲动了,对不起。”

    魏毓朝天笑了一声,含着眼泪说:“您有什么错?您一点错都没有,是我太狂妄,是我不自量力。”

    韩行川动了动嘴,说:“魏毓,我是为你好。”

    魏毓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说:“不好意思,我不需要。再说了,您拿什么资格管我?”

    “齐澄要订婚了,你实在不应该再跟他牵扯在一起,你是一个偶像。”

    “那你呢?你不也要订婚了?那你现在做什么对我指指点点?”

    魏毓崩溃地吼出声来。

    她的这句话像是一根棒槌,直接凿开了韩行川的脑袋。

    他突然就明白了所有矛盾的缘由。

    “你不希望我订婚?”韩行川直截了当地问她。

    魏毓别过眼,有些恼羞成怒地说:“干我什么事,你爱跟谁订婚就订婚?关我什么事?你以为我跟某些人一样是个厚脸皮?”

    “是,我是厚脸皮。”

    韩行川突然就笑了出来。

    他这一笑,魏毓觉得更气了,她瞪了韩行川一样,拎着自己的衣服就要往外走。

    韩行川再次拉住她,说:“你现在的样子不体面,你平静一会儿,平静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魏毓甩开他的手,说:“你才不体面,我用得着你送?我自己长了脚会走。”

    这样说着,脚上的步子却是没再动了,她自己也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恐怖,要是就这样出去被人看见了肯定会搞个大新闻出来。

    “神经病。”魏毓这样骂了韩行川一句。

    “是,我是神经病,你可别跟神经病计较了,不然也成神经病了。”

    韩行川这么说着。

    赵置一推开家门,就见赵云澜还穿着昨天的小礼服倚在沙发上抽烟。

    “稀奇啊,难得见你回家。”赵置嬉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这是我的家我不能回吗?”赵云澜挑眉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赵置坐到了她的对面,随手拿起了一口苹果咬在嘴里,说:“怎么不去机场送韩行川?他今天不是要进组去拍戏?这一走又要多长时间才能见到了。”

    赵云澜一挥手,旁边的咖啡碟就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赵置,你不要太过分了。”赵云澜叫道。

    赵置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韩行川不爱你也不是我的错。”

    赵云澜一听这种话,顿时站起来把面前的茶几都给摔翻在地,嘶吼着说:“你再敢给我胡说八道。”

    赵置脸上挂着笑看她这一系列的动作,然后慢腾腾地掏出一支烟点燃,说:

    “你知道昨天韩行川走了之后去干什么了吗?”

    赵云澜不说话,她只是死死盯盯着赵置。

    赵置分明就是故意的,他分明就是故意的,要拿这种事情来气她。

    他分明知道自己最讨厌魏毓,还把她带到了自己的生日现场,让一众亲朋好友看自己的笑话。

    他分明知道自己现在最不耐烦听到魏毓的名字出现,他还反复一直在她耳边提及。

    “韩行川昨晚匆匆忙忙地离开,先是去了魏毓家一趟,发现她没回家之后,立即找人查她和她那个小男友的酒店开房记录,没查到后就调了全程的监控,到了清晨才知道了魏毓的动向,这不,一早就到机场去堵人了。”

    赵云澜看着他,目龇欲裂。

    赵置还是笑着,说:“赵云澜,你说你要是有哪天不回家又联系不上,韩行川会不会那么大功夫找你?”

    “当然会!”赵云澜坚定地说。

    “嗯。”赵置点点头,说:“他的确会,他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给手底下的人然后自己等消息,这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凡事亲力亲为我看倒不见得。”

    赵置嗤笑一声,接着说:“赵云澜,你之前跟我说过,哪怕韩行川不爱你他也不可能爱上别的什么人,所以你只要看紧一点这个男人就是你的。我看你现在看得也蛮紧的,恨不得24小时都黏在韩行川身上,可是你看住了吗?”

    赵置吐出一口烟,说:“我看现在不见得,韩行川对那个魏毓明显要比对你好得多,其实他对你真是蛮好的,这些年你说什么他都答应从没拒绝过。但是你应该看得清楚吧,待一个人是好还是上心,这个差别还是蛮大的。”

    “韩行川不可能娶魏毓。”赵云澜说道。

    “啧啧。”赵置出声,说:“这话你要是几个月前跟我说我倒是相信,可是你看看昨晚上韩行川对魏毓的那个上心程度。再说了,韩行川刚签了一份协议,他要把《广陵潮》票房纯收入的百分之三十给魏毓,这事你知道吗?”

    赵云澜愣在原地,如遭雷击。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可笑得可以,所有人都看得明明白白的事,只有她一个人活在自己给自己架构的虚拟世界里。

    活得像是一个笑话。

    “不过你或许还有机会。”

    赵置把烟掐灭,说:“据我所知,昨晚上跟在魏毓身旁的那个男生好像是她前男友,两人到现在都不清不楚,说不定还余情未了。我看魏毓也确实不喜欢韩行川,说不定韩行川在她那里伤透了心反倒会想起你的好来,你多等等,说不定这能等到韩行川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赵云澜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在刺痛,这个赵置分明就是捡着她的痛楚在拿捏。

    他要她捡一个魏毓不要的东西?

    哪怕那个东西是所有人都肖想的,但对于赵云澜来说就是耻辱。

    何况,这个东西分明就是她的,是她为不知廉耻在肖想她的东西。

    赵云澜冷冷地笑,说:“赵置,你从小就见不得我好,我越是难堪你就越是高兴。但是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不会让你如愿的,我终究是会和韩行川结婚的,魏毓只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过路人而已。”

    “哦?”赵置挑挑眉,说:“那我拭目以待,看你一个半老徐娘怎么争得过人家青春靓丽的小姑娘。”

    韩行川等魏毓的情绪平复了一些后跟她说:“这戏你不想拍了,你总得去跟导演和编剧说一句吧,他们这段时间那么辛苦,现在因为你的任性说不拍就拍了,那之前所有人的辛苦都白费了,你是不是应该自己去跟她们说一声道个歉?”

    魏毓一膈,反驳道:“那是因为我任性吗?”

    韩行川摊着手看她,意思那不是任性是什么?

    魏毓心想,我回去就跟导演把你的所有罪状数落一遍,好让人知道这罪魁祸首是你韩行川,跟我魏毓半点没有关系。

    广播在催促他们登记,反反复复都是:

    “魏毓女士,韩行川先生,韩行川先生,魏毓女士。”

    引得整个机场的人都在侧目。

    韩行川脸上带了口罩来遮掩他脸上的巴掌印,魏毓却是带了墨镜来掩盖她的红眼眶。

    直到坐上了飞机,魏毓才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不是之前一直在说要和韩行川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吗?你现在为什么又坐在同一架飞机上往剧组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我的绝色完美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