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浪子邪医〕〔乡村神医〕〔逆天冥帝〕〔田园宠妻:小农女〕〔最强骷髅兵〕〔史上第一绝境〕〔庶女重生之攻略帝〕〔婚路漫漫:妻子的〕〔神通永恒〕〔套路不成反被套〕〔振南明〕〔二次元女友攻略系〕〔杀毒猎人〕〔时空万界临时工〕〔蝴蝶女妖〕〔宇宙霸业〕〔重生之时代霸主〕〔年少有为的卡卡西〕〔从魔界开始〕〔金龙传之见龙在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二百九十六、我不后悔
    “我们魏毓妹妹呢?我刚才不是看到她了吗?我们小澡呢?”

    主持人一遍遍在呼喊着魏毓,想把她叫到自己的身边去。

    摄影师大哥和导演特别爱拍魏毓的特写镜头,每次这种镜头一在大屏幕上出现就会引来现场粉丝的尖叫,以致于主持人的话时常被打断,既然这样,就干脆把魏毓叫到跟前,让粉丝明明白白的看,也别闹出太大的动静了。

    但是由于魏毓站在最边角的位置,所以也不太能挪到舞台的最中央去,她只是安静地站着,嘴角保持着恬淡的微笑。

    结果是主持人特别有毅力地穿过人群来到了她身边,把话筒举在了她嘴边,说:

    “刚才也没来得及采访,今天来了特别多喜欢你的粉丝,你有什么话或者什么新年祝福要送给他们的?”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新年到了,祝大家每天都开开心心,身体健健康康,长得漂漂亮亮。”

    很中规中矩的回答,但因为是她,现场的气氛就是火热澎湃,热浪就是一阵阵地朝着她们掀来。

    这是别人再羡慕也羡慕不来的,就连司善站在她旁边也戳了戳她,说了句:

    “小姑娘现在越发不得了了,以后哥哥可要你多多提携照顾啊。”

    魏毓瞪了他一眼,没有理他的话茬,倒是司善的粉丝看见他们俩站在一起说话感到奇怪,这两人,倒是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说话的气氛里莫名地透着一点古怪。

    最后的零点倒计时还是魏毓报出的,随着“0”这个数字落地,就说明这一年彻底过去了,从现在开始的这一秒起,她们已经踏入了新一年的征程中。

    大家都说旧一年的烦恼和忧愁要彻底抛除,要带着新一年的美好期望和祝福迎接生活。

    这是这种话明显对她们没有任何作用,她们在过去一年的年底痛哭流泪,同样也在新年的伊始哽咽崩溃。

    结束了跨年回到休息的酒店,在别的艺人洗漱睡觉休养生息的时候,她们组合的所有成员还聚集在一间房间中,把今天直播的现场画面调出来反复观看,然后边看边哭。

    她们今天的这一段表演,她们足足在深夜里看了两个多小时,足足超过十遍后,心里对于她们这惨不忍睹的表演画面才有了一丝丝的接受。

    如果把网上置顶的吐槽谩骂评论都给找了出来,在她们耳边一句句地说:

    “她们出唱片时的修音老师可以去竞选格莱美了。”

    “谁能告诉我,这个组合为什么可以出道?”

    “这个组合需要一个扛把子的主唱,我觉得我可以胜任,看我!看我!”

    “这个组合除了颜值以外还有什么?还有谜一样的自信和开天辟地的走音技术。”

    “作为曾经的粉丝,我宣布我今晚正式脱饭。我觉得喜欢这样的一个组合,会影响我今后在同事和上司面前的形象。”

    ……

    这些高校又恶毒评论都是茹果哭着一句句念出来的,等她全部念完,手里屏幕上已经滚落了好几滴眼泪。

    大家都在哭,魏毓也在哭,她不知道是在哭自己的委屈,还是在哭自己的无能为力。

    一时间,整个房间都只有她们哭泣的声音。

    偏偏她们还不敢放声大哭,因为旁边的房间就住着其他的艺人同行,她们怕自己最懦弱的一面被外人看到,所以她们十分的隐忍。

    就是因为这样的隐忍,让魏毓的心口十分地不舒服。

    韩行川给她打电话,在魏毓连续挂掉三次之后,她还是接了起来。

    在魏毓还没开口说话时,韩行川先开了口,说:“你今晚微博上线了快20次,那些评论不要看了,挺无聊的。”

    魏毓一下子就忍不住了,她呜咽出声,有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她冲着韩行川结结巴巴地吼:

    “你懂什么?别骂的人又不是你。”

    “你被骂得还少吗?有什么值得哭得?”

    对方的这种诡异言乱居然让魏毓无言以对,她稀里哗啦地哭,一直在说韩行川站着说话不腰疼。

    “人都是又弱点的。”韩行川这么跟她说。

    “我没有弱点!”魏毓哭着跟他吼,说:“我没有弱点,我唱歌好着呢。”

    她知道韩行川想说什么,无非就是人不可能是完美的,所以她不能用太苛刻的要求来规范自己。

    但是魏毓是偶像组合成员出声,如果说唱歌是她的弱点,那就是在打她的脸。

    魏毓气得都有些无理取闹了,她跟韩行川说:“你唱得还不如我呢,你有什么资格笑话我?”

    “是,我唱得没有你好,事实上我是一个五音不全的人,所以我从来不唱歌,于是我在所有人心中都是完美的。”

    “见鬼去吧你!”魏毓哭得都哽咽了,跟韩行川说:“谁说你是完美的?你这个人一堆的臭毛病,数都数不清楚。”

    “是,我一堆的臭毛病。”韩行川用很软的语气跟她说:“你完全没有必要太在意你今晚上在唱歌方面的表现,因为只要看过你全程表演的人,都只能记得起你跳舞的样子。”

    “这……这还用你说。”

    魏毓的心情总算平复了一些,她跟韩行川说:“我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这不是丢脸,魏毓。”韩行川语气摆得特别严肃地跟她说:“这只是一个经验而已。”

    “可是这个经验我不想要。我希望我是完美的。”

    至少我希望自己在你眼里是完美的,这句话魏毓没法跟他说出口,所以她越发的委屈。

    “没人在乎你是不是完美的。”韩行川这么跟她说。

    “可是我在乎!”魏毓驳斥出口,说:“我就是完美的。”

    “好吧,你是完美的。”

    韩行川的这句话里已经带了无可奈何的妥协之意,魏毓哭着还朝天翻了个白眼,想说韩行川这个人一点都不真诚。

    之后两人就静默了好长一段时间,谁都没有说话,彼此之间只能听到对方响在耳旁的呼吸声。

    魏毓的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

    不知道韩行川是不是在数着她的呼吸,发现她没有之前那么激动后,就问了她一句:

    “以后要成为影后的魏毓小姐,请问您什么时候回剧组拍戏。”

    “我才不想回去。”魏毓别扭地说了这么一句。

    韩行川立马端正了口吻说:“不可以这么任性。”

    “可是影后本来就是任性的。”

    韩行川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良久,跟她说:“山里的湖面已经开始结冰了,再过上几天,就可以在冰面上凿个洞钓冬鱼了。你要是不回去的话就被别人钓光了。”

    “不!”魏毓喊了一声,跟他说;“谁都不可以钓,这一整片湖都是我的,水里面的鱼也是我的。”

    “到时候把鱼钓上来处理一下放在冰面上一冻就可以当做生鱼片了,魏毓小姐,你确定你不回来吗?”

    “后天。”魏毓最终还是妥协了。

    “我给你订机票?”韩行川问她。

    “要你多事。”

    “头等舱也不喜欢吗?”

    “我要靠着窗户。”

    之后就是随意地闲聊了几句,直到何垣来找她,魏毓才挂了电话。

    何垣朝着屋里努努嘴,说:“都哭得睡着了。”

    魏毓点点头,也自己寻了个沙发躺下,可是一闭眼,她脑子里还是她们今天表演的画面,耳朵里一直重复着的,还是她们走调的声音。

    何垣蹲在她身边跟她说:“你没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只要演戏演得好,一样没有人敢把你小看了去。”

    “可是表演的荣耀只是自身的,终究没有组合来得更体面。”

    何垣有些不置可否,说:“之前顾子庭也是这么说,所以她放弃了很多的机会,为那个组合付出了特别多。可是呢,你看人员们,互相算计,貌合神离,满心思满脑子都是怎样从这个组合里吸血。顾子庭才死了没多久,这个组合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是,自从窦瑶的事情东川事发之后,整个bp组合都受到了她的拖累,往年年末的跨年晚会她们可是从来没有缺席过,可是今年,竟然没有一家平台愿意请她们。

    这大概就是美人迟暮之后的心酸,毕竟曾经也那么风光体面过。

    魏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何垣说:“她们跟她们不一样。”

    何垣理解地很快,马上就说:“是,的确不一样。可是未来的日子还长,人都是要为自己打算的。”

    “我还要怎么为自己打算?”魏毓问他。

    “你应该在演员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你有没有想过,等你以后到了一个高度,偶像组合成员的身份会给你带来很多的负累。”

    魏毓当然知道,当初窦瑶就是因为偶像组合成员的名头限制了她个人前途的发展,所以才一直想着要脱团,才寻了各种理由来和顾子庭闹腾。

    甚至她给她下毒的原因里也未尝没有这一条。

    魏毓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点都没有觉得疲累,她说;

    “至少我现在不后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婚情告急:总裁请〕〔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战国之最强奶爸〕〔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混沌皇帝系统〕〔快穿攻略:男神,〕〔寻寻诱你〕〔冰冷少帅荒唐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末日植物领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