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狐妖妃:邪性鬼〕〔暴力小萌妃:皇叔〕〔帝少逃妻拥入怀〕〔陛下免礼〕〔1号宠婚:总裁大人〕〔爱有千千劫:总裁〕〔恐怖电影院〕〔带着地球去封神〕〔卧底有毒:教主太〕〔时停五百年〕〔维格里传奇〕〔动漫入侵〕〔透视神医兵王〕〔带着洪荒开发大宇〕〔战天龙帝〕〔鳅越龙门〕〔星船警备队〕〔超能小农夫〕〔美漫世界大魔王〕〔我的微信连三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二百九十五、我的底气
    其实魏毓自己也被吓到,现场的动静实在太大了,要不是她带着耳返,现场的舞蹈音乐她真是听不清楚。

    下了舞台后伴舞老师就跟她说,刚才她们在舞台上完全听不到音乐,完全是靠着韵律感和肌肉记忆支撑着完成了这一段表演。

    魏毓自己也没想到现场的反应会这样激烈,之前舞蹈老师排舞的时候她只是觉得舞蹈动作有些暧昧,但是这种暧昧又不是跟男舞者完成的,她当时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说如果要表演双人舞的话是不是找个男dancer比较好?

    可是舞蹈老师直接无视了她的建议,给她安排了一个前凸后翘地大美女,和她站在一起,魏毓的女性优势倒显得不那么明显了。

    之前魏毓还不明白舞蹈老师的用意,想着他们给自已找一群个子身量都比她小的女舞者也是不容,结果人家穿上高跟鞋后站在她身边就刚刚好了。

    之前进行舞蹈排练的时候根本没有像今天在舞台上表演地那么暧昧,魏毓也没想过舞蹈老师会随性发挥成这样,她把自己的手伸到她胸口来时魏毓的第一反应是想打掉的,还好她还记着这是在表演,是在直播,面前坐着数以万计的观众和粉丝,所以她只是拉住了那只伸向她衣服里的手。

    表演结束后舞蹈老师跟她道歉,说刚才的气氛太热烈,所以一时有些激动,吓到她真是不好意思。

    魏毓还能说什么?也只能说没事啊,要不是因为这位舞蹈老师的临场发挥,现场的气氛说不定不会狂热成这幅模样。

    几乎不出所有人的意料,荔枝台跨年晚会的直播刷屏整个微博首页,热门话题排行榜在短时间里被血洗,top1和top2都是空降,然后数据居高不下,成功在微博话题榜挂了整整一天。

    top1的话题是#rg跨年晚会车祸现场#

    top2的话题则是#rg跨年晚会舞蹈表演#

    从这两个话题交替登上话题榜第一就可以看出,这代表着两个势力在激烈角逐,一个是代表着正义的,自称可以代表广大网友心声的rg对家粉丝和黑粉。另外一个,是自称守护者的,rg的粉丝朋友们。

    这两个势力之间的争斗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好事的网友们统计了一晚上这两个话题数据的涨幅程度,最后得出,大家对车祸现场的兴趣更大,但同时吃了舞蹈安利的人也大有人在。

    很奇怪的,也有人因为这两个差距较大的视频而入了rg的坑,称她们为神一般的少女。

    魏毓和她的小伙伴当然不知道网友是怎么对她们今天的表演评头论足的,她们只是觉得下了舞台后很沮丧,好像刚才满场狂热疯狂的欢呼和她们没有半点干系。

    如果刚走出后台就哭了,整个人蹲在了地上,肩膀都在耸动。

    魏毓叹了一口气,蹲在了她面前,轻轻地抱住她,把她带回了休息室。

    今天跟着她们过来的经纪人助理和工作人员全都被茹果拦在了休息室门外,她把休息室的门一关,嘴一瘪,当即就有很多个姑娘立马哭出声来。

    连魏毓都忍不住鼻子发酸。

    她们不能够自欺欺人,她们全都知道自己刚才在舞台上是一个什么样的表现,那已经不是单纯用失误可以解释的了,今天过后,再没有人会相信她们具备唱歌的实力,哪怕她们平时唱得完全不是这样。

    这是打在脊梁里的一根耻辱柱,会让你全身都因为它而痛得发麻。

    没有一个人刚打开微博微信看留言,她们明明知道网络上的评论会是什么样子,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去看上那么一眼。

    就连一向以大心脏著称的魏毓,也不敢点进那个微小的app里。

    她之前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她知道所有对她的诋毁都是歪曲和造谣,所以她腰板挺得笔直,她敢直面所有人的质疑。

    可是现在不同,她再反驳别人的恶言和辱骂时,她没有了那份底气。

    一群姑娘窝在休息室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工作人员提醒,说马上就要到跨年倒计时的时候了,需要她们到舞台上去和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一起跨年。

    顿时休息室里又是一通慌乱,化妆师看见她们一个个哭得妆容全花的样子恨不得狠狠捶自己的胸口几下。

    她们到底知不知道她们是人气偶像啊?人气偶像的一个首要职责就是永远要在人前展示出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一面。现在倒好,一个个脸上挂着两道从睫毛上浸下来的黑泪水,怎么看怎么吓人。

    一副完全无法见人的模样。

    几个化妆师同时开工,总算赶在她们出场前把她们的妆容给收拾齐整了。

    她们和其他跨年的艺人一同站在舞台底下,等着跨年压轴的最后一个艺人表演结束。

    按照常理来说,一个跨年晚会的零点前压轴表演和零点后的第一个表演都是最重要的,节目组请的都是人气和实力兼备的艺人。就像这次的跨年晚会,零点前压轴的艺人就是司善,魏毓的老朋友。

    魏毓默默站在舞台底下看着他的表演,心里真的是感慨万千。

    难怪人家是人气天王呢,脸长得好,业务能力很高。在这么激烈的舞蹈下边唱边跳,确实不是一般艺人可以拥有的实力。

    魏毓羡慕地不得了,按理说以司善这么高的人气和关注度,应该受到的非议不比她们少才是。可是尽管他对家的粉丝一直想方设法诋毁他,甚至胡乱编了一些莫须有的新闻,可就是这样,也没有人对他的业务能力产生过质疑。

    人家作为一个偶像,确实方方面面都让你挑不出毛病。

    所以魏毓也在想,如果她们的实力到了这种地步,那她们也大可不必在乎其他人对她们的看法,反正实力摆在那,也容不得别人质疑。

    可是现在的她们,只能硬着头皮接受着一些或善意鼓励或恶言诋毁的眼光。

    跨年倒计时正式开始,魏毓她们被请上舞台。

    在上台前,她们就听到旁边有同行在讨论说:

    “今天可笑死我了,我明年一整年可就指着这个笑话活了。”

    另外一个说:“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也不知道是谁给她们的自信到这种场合上丢人现眼的。”

    “这样也好,总不能总困在自己的那个小作坊里当井底之蛙,一副见识浅薄没有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也该出来多看看,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些话说得声音不小,声声都能传到她们的耳朵里。茹果咬紧了自己的嘴唇,死死抓住了魏毓的手。

    这些人虽然没有直接点名地说这些人是谁谁谁,但是熟知她们的人,甚至不熟知她们的人都大概知道,小作坊这个称呼,在整个网络上都是用来指代嘉禾公司的。

    因为常有人说她们,难怪是嘉禾那种小作坊里出来的,半点都上不得台面。

    之前她们听习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听在耳朵里,真是十分的刺耳。

    魏毓稍稍抬高了一些声音说:“为什么观众席那么黯淡啊?刚才我在舞台上看到的样子不是这样啊。”

    旁边有别家的组合成员接茬说:“因为司善的表演结束了,所以他的粉丝都把荧光棒和灯牌关了。”

    魏毓皱着眉头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说:“是这样吗?你们刚才表演时看到的观众席也是这样的吗?”

    旁边有人嗤笑一声,说:“不是这样还能是什么样?难道你之前看到的观众席里坐得都是外星人。”

    这人说完话就开始笑,特别夸张的样子,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样。

    魏毓勾了勾嘴角,说:“我看到的世界可跟你们不一样。”

    她刚说完这话,在其他人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就听见主持人说:“有请今天的来宾上台和现场电视机前的观众一起倒数,一起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魏毓淡淡地笑了笑,踩着楼梯一步步往上走,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自己每走一步观众席的灯牌就会亮起一片,等到她完全站在舞台上时,观众席里所有关于她们的灯牌全都亮了起来,看上去比刚才司善表演时的灿烂也不逞多让。

    魏毓被人群挤到了刚才看笑话的妹子身边,她微微侧首,问她:“你的灯牌在哪里?”

    妹子面颊一红,闭着嘴支支吾吾不开口,魏毓接着说:“有时候人气太高也是很麻烦的事情。就像现在,我站在这里,也没法知道现场到底来了多少我的粉丝。”

    魏毓指着面前宛如星海般的灯牌给她看,说:“你看,这里密密麻麻都是我的粉丝,你说她们是来听我唱歌?还是仅仅只是来看我这个人?”

    对方还是不说话,魏毓动了动脖子,朝着一直在喊她名字的方向挥了挥手,顿时又引起一阵尖叫。

    “所以也别说人气不重要了,我觉得人气特别特别重要,就像现在,看着他们,我的心里就有了底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基因进化战场〕〔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花都娱乐风暴〕〔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