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放肆撩〕〔快穿撩心,总有男〕〔晨光微露〕〔露西的试炼之旅〕〔草莽年代〕〔狮子的眼泪不是寓〕〔隋唐大猛士〕〔娇妻在上,蜜蜜宠〕〔冥媒正娶:鬼夫凶〕〔随身带着元素农场〕〔血色白莲〕〔重生军嫂有福气〕〔锦仙记〕〔神的乱入二次元生〕〔苍穹武帝〕〔无限恐怖风暴〕〔仁师请接锅〕〔你是我的万有引力〕〔Boss生猛:总裁,〕〔仙界之大仙饶命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二百六十二、亲密
    屋里的其他工作人员在接受到导演的指令后齐刷刷地出去了,导演也给他们打了手势,意思是准备开机拍摄。

    魏毓气冲冲地来到韩行川面前,张口就问他:“你道不道歉?”

    “什么?”韩行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他的这种态度让魏毓愈发的生气和委屈,她眼睛一眨,看着就想要哭出来一样。

    魏毓盯着他,一瘪嘴,在他旁边坐下了。

    韩行川不明所以,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很复杂。现在的魏毓,让他十分的想靠近,可是又不敢靠近。

    导演喊了“action!”的指令,韩行川一秒恢复成了顾淮清的模样,眼里无光,但是对着古挽的神情是眷恋和温柔的。

    魏毓也在心里逼迫自己承认自己就是古挽,她是深爱着面前这个男人的。

    “从今天起,我是你的妻子没错吧。”

    魏毓按照着古挽的心境说出这句台词。

    “是,你是我的妻。”

    韩行川说出这句台词后,魏毓的手掌在衣袖底下悄悄攥成了拳头。她这时才深刻的理解到韩行川满贯影帝的含义,就这一秒钟入戏的天分,并且成功调动她情绪的巨大挑拨能力,确实担得起影帝这个名头。

    “你永远都不会丢下我是吗?”

    魏毓心里开始酸涩,难过得她整个人都有些抽搐,胃里搅得一阵阵疼。

    在这一刻,她甚至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古挽还是魏毓,可她又明确知道面前这人是韩行川不是顾淮清。

    所以她说这种话才觉得特别难受,本来成亲这样的日子是不应该这样子阴霾的,但是魏毓现在的心情导致她实在不能欢快起来,这倒也符合了古挽和顾淮清复杂有矛盾的感情。

    “是,我永远不会丢下你。”

    魏毓一眨眼,眼泪就哗啦啦地掉,她像剧中古挽那样哽咽着问对方:

    “无论我做了什么事?哪怕是你非常非常讨厌的事情?”

    韩行川也像剧中顾淮清那样,笑着跟面前的人说:“你能做什么让我非常非常讨厌的事?是把我的鞋子给丢掉不让我出门,还是悄悄藏起我的剑。”

    韩行川现在觉得苦恼了,他并不是剧中的顾淮清,他也不是一个不能视物的人,总得来说他的视力还不错,所以魏毓一哭,他立马就看见了。

    虽然当初试镜的时候就知道魏毓特别能哭,而且哭起来楚楚可怜又好看,可是眼下真的看着魏毓在他面前哭得一塌糊涂,半点没有平日里尾巴翘到天上的小狐狸模样,韩行川觉得心痛了。

    “你现在这样挺好,你要是看不见,我在你心里就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是。”

    这个是字,韩行川踌躇了一会儿,才慢慢从嘴里吐出。

    导演在监视器面前看着,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因为这场戏是一个长镜头,所以整段戏都是连贯的拍摄,他一直没有喊停,就想看看这两人能把这段戏发挥到怎么样一个境地。

    可是眼下的情境让陈虚林皱起了眉头,就他们所表演出来的那种氛围和情绪,实在和剧本里所描述的不一样。

    导演一边观看着监视器,一边翻动着手里的剧本,想看看是不是哪个地方出了错,怎么跟自己理解的不一样?

    他甚至想把仇岩这个编剧给叫过来,问问他是不是擅自修改了剧本,所以这段戏才跟剧本里有了出入。

    可是奇怪的是,尽管这段戏没有完全按照剧本里的内容来走,可是在导演看来,这是和谐的,甚至可以说这是自然的。

    魏毓和韩行川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顺畅,那种顺畅还不像是经过彩排排练出来的,它就像是在生活里发生了许多许多遍,已经融入成了一种习惯。

    魏毓看着对方,眼泪已经不再流了,可是心里还是苦涩地让人不舒服。

    在韩行川说出这一个字后,魏毓知道按照剧本来说自己该吻上去了,可是韩行川看着自己,虽然他演得是一个瞎子,可是魏毓还是觉得他有实质性的目光投在了自己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抬手捂住了韩行川的眼睛,在遮住了她的眼睛之后,她够头吻了上去。

    贴上去的那一瞬间,魏毓心里跟一团杂草上落入了一点火星一样,都不需要风吹,瞬间就可以疯狂燎原。

    这和刚才在黑暗里跟对方接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时的自己是冷的,对方也是冷的,她们莫名其妙的接触,又突如其来的分开。

    可是现在的他们,端坐在铺着鸳鸯戏水的大红喜被上,旁边闪闪烁烁的是宛如婴儿手臂的喜烛,听说燃整整一天一夜,而他们身上穿着的成亲最鲜明的标志,夺目的大红衣服。

    虽然是在戏里,可是这就是成亲的规格没错。

    现在的韩行川是暖的,她也是暖的,她们贴在一起的唇也是暖的。

    导演有些惊讶,本来蒙眼睛的顺序要在吻戏之后,这是剧本里一个暗示心情的动作,现在却被魏毓放在了这场戏的最前面,按理说到了现在应该要喊暂停的,因为整个戏剧的节奏都不对了,可是导演不知道怎么回事,生生把到了嘴边的“cut”给咽了下去,并且阻止了工作人员想去打断的举动。

    魏毓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暗道导演结束的指令怎么还不出来,同时他又感觉到韩行川的眼睫毛在她的掌心颤动,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心里默默倒数,打算数到一的时候就离开。

    “一!”

    魏毓心里松了一口气,刚打算撤离,就感觉自己的腰上搭住了一只手,韩行川偏了偏头,炙热的呼吸完全喷在了魏毓的脸色,魏毓自己都觉得有些透不过起来。

    这个明显带着侵略性和占有欲的吻让魏毓忍不住的心惊,但是又让她有些沉溺。

    这种状态实在危险,实在不好。

    站在监视器面前的一众人都惊讶了,大妞忍不住地掐旁边的郑畅,小声说:

    “我们老板是怎么回事?吻得那么色情是要做什么?”

    郑畅拍了她一下,让她闭嘴,他自己也是心惊,韩行川现在的态度明显和之前拍吻戏的时候不一样,那种全身都在燃烧的感觉,他也是第一次看见。

    朵朵的整张脸都急白了,魏毓那个正儿八经的经纪人何垣到今天都没有来剧组报道,她作为魏毓名义上的家教老师,其实还充当了魏毓助理经纪人和监护人的职责。

    眼下赤裸裸地看见这一切,哪怕对面的人是韩大神,朵朵也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点支撑不住。

    可是这两个人又实在好看,她都能想象到电影上映的时候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光景,这样颜值的搭配,估计在最近几年的电影里也是少见。

    “cut!”

    导演适时地喊了cut,虽然这幅画面实在养眼好看,可是他觉得要是在让他们吻下去可能就要破坏这场戏的意境了。

    导演的指令一出,韩行川立即站起身来,一眼都没看魏毓,匆匆地走出了门。

    魏毓看着他走远,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今天就到这,早点休息吧。”

    韩行川匆匆地从导演面前走过,也没像之前那样停下来看监视器跟导演交流,他快速地走过,抓起自己的外套就又朝着小树林走去了。

    大妞要跟被郑畅喊住了,大妞问:“他这样火急火燎地去做什么?”

    “抽烟!”

    “又抽烟?刚才不是才抽过?”

    郑畅也有些搞不懂,今天的韩行川实在是非常反常了,准确地来说,是从前几天魏毓生病就开始反常了。

    很多事,他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可具体也说不上来什么,但是自己的第六感觉得韩行川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最近表现出了那么多不寻常的地方。

    魏毓也慢慢地走了出来,也没跟导演再确认这场戏的内容。

    “魏毓!”导演叫住她,说:“你不看看这场戏?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完善的地方?”

    魏毓说话的声音十分疲累,头也一直垂着,她说:“就这样吧,这场戏拍得好不好的都这样吧,导演你就将就着用吧,要是实在不行,就剪了吧。”

    说完这话,魏毓也匆匆地走了。

    现场有一阵莫名的尴尬,大家也是突然觉得,剧组的气氛好像不一样了,就韩行川和魏毓之间,好像突然有了一些微妙的部分。

    导演和现场的其他工作人员面面相觑,不明白事情怎么会突然发展到了这一步,魏毓年纪小有些东西把握不好也不是什么事,可是韩行川都是一个老油条了,不至于太把自己的私人情感外放出来,可是现在,韩行川整个人都表现出来排斥的表现,他既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也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他如果不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对于整个剧组和整部电影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导演让大家都先回去休息,他觉得自己今晚应该去找韩行川聊一下这部戏接下来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基因进化战场〕〔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花都娱乐风暴〕〔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