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徒弟前世妻〕〔豪门权妇〕〔无限之信仰诸天〕〔杀毒猎人〕〔神医废柴妃〕〔重生商女:季少,〕〔最强大昏君系统〕〔夺命神医〕〔诡异庄园:快穿第〕〔冥媒正娶:鬼夫凶〕〔北上伐清〕〔蜜宠暖婚:总裁老〕〔蜜妻微微甜:首席〕〔御天邪神〕〔重生之最强人生笔〕〔战天龙帝〕〔我的AR女神〕〔篮坛大流氓〕〔只做承少的心尖宝〕〔神血战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二百五十八、娶我
    顾海清和古挽在这里一住,就是一年多。

    这一年里,古挽凭着《广陵潮》里逆天的续骨塑肌的本事,以及顾淮清认真的照料下,恢复成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少女样子。

    她真是太喜欢现在的自己,手脚灵活,身体里也没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阴毒功夫。《广陵潮》的内力是纯正的,古挽修习了它之后,感觉自己一直亏损的身子开始渐渐找补了回来。

    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和人真刀真枪地动过手,但是平时和顾淮清闹着玩的时候,她也能觉出自己现在的功力。

    打顾淮清是打不过,要是想烧了莲云山,杀遍所有跟古粼狼狈为奸的蝇狗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越是到了这会儿,古挽越沉得住气,她觉得自己等待的时机快到了,《广陵潮》的全部内容,她只剩最后的结尾部分还不知道了。

    但是就这最后的收尾部分,顾淮清拖了将近半年也没教给她,他总是说:

    “你现在修习的这些已经足够了,你又不是要当武林盟主,需要这么强劲的功夫傍身。”

    虽说古挽确实对什么武林盟主没有兴趣,可是她也想要可以掀起滔天巨浪的本事,她要成为让整个武林闻风丧胆的人。

    这天古挽到镇上去采购,回来的时候在村口遇到了几个大婶,这几个大婶都是在她和顾淮清刚到这里的时候就认识了的,也见证了古挽从一个瘸脚少女到渐渐康复的过程。

    “林菀妹子,怎么不见顾道长?”

    “顾道长在家修房子呢。”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顾淮清凭着给人看病抓药,教人读书写字赚了一笔微薄的银子,把她们一直在住的小破屋给买了回来,自己动手修缮了一些,还在旁边加盖了一间竹屋,顾淮清平时就在那里教村里的小孩儿读书。

    “替我谢谢顾道长啊,我家三蛋上次吃过他的药病就好了。”

    旁边的一个大婶也说:“顾道长没来之前,我们生病都得去镇里找郎中,那个郎中看病抓药特别贵,我们怎么负担得起。隔壁那个李春就是因为拿不出诊费给活活耽误死了。顾道长来了以后,我们看病方便多了,顾道长宅心仁厚,看病有钱就给钱,没钱随便给点什么都行,再不行不要钱也可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救活了不少人。”

    古挽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好像这些大婶在夸的是她本人一样,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另外一位大婶说:“说起来,你和顾道长怎么也没个孩子,你们俩长得都那么漂亮,应该早些生个大胖儿子才是。”

    古挽愣在原地,心里有些不明白这些大婶的意思。虽然她是和顾淮清住在屋子里,可是她们两个一直都是一个睡炕上一个睡地上,两人一直都是合衣而睡,半点没有失礼的地方。

    而且,他们一到这就说了是表兄妹的关系,现在这些大婶这样说起来,想来是把她和顾淮清当成是两口子了。

    古挽解释的话都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地给咽了下去,她想着把这事回去说给顾淮清听,看看那个闷油瓶子有什么反应。

    古挽回去的时候顾淮清正坐在桌子边喝茶,古挽把东西一扔,就坐在顾淮清面前盯着他看。

    这些大婶说得半分没错,顾淮清长得确实好,就算他用白巾遮住眼睛,也能看到他俊秀的脸庞,英挺的鼻梁,淡色的薄唇,武林第一美男子的称呼实在名不虚传。

    古挽心里美滋滋的,杵着下巴抵在桌子上,盯着对面的顾淮清笑。

    顾淮清见她半天不说话,便问了一句:“怎么了?”

    古挽眼里带着狡黠的光,跟对面的顾淮清说道:“顾道长,顾大侠,村口的村民们都说我是你的小媳妇,说你喜欢我呢。”

    古挽的眼角眉梢全是笑,如果单看她现在的样子,根本不会有人联想到武林里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现在的古挽,就是一个十足十的小女孩儿,眼睛里有稚嫩但是倔强的光。

    不过对面的人是瞎子,看不到她眼里的感情。只能通过她娇嗔又天真的口吻判断她在揶揄他。

    “他们不清楚情况瞎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毫无感情起伏的一句话,听上去只是对方冷冰冰的解释和陈述。

    古挽却在听到她的这句话后,心里没由来的一凉,有些没控制住地动了动嘴,像是有什么话要脱口而出,可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她垂下了眼,用手指抠着桌面,好一会儿,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对方的人,说道:

    “是这样吗?我倒是真觉得你挺喜欢我的。”

    顾淮清没有说话。

    古挽没有等待很长的时间,在顾淮清没有第一时间答复她之后,她抠着桌面的手指慢慢攥成了拳头,嘴唇紧紧抿在了一起,方才脸上轻松的神色已经淡然无存,换上了一副隐隐透着隐忍压抑的表情。

    她完全没有想到眼下会是这个情况,顾淮清的反应,以其说是让她为难,倒不如说让她失望更来得准确。

    “所以顾淮清,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古挽用平淡无奇的口吻说出了这一句话。她这会儿的理性还在,她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在支撑着她此刻的倔强。

    她问出这句话,是想确认顾海清对她的态度。

    她自个儿却是在心里确认,顾淮清是喜欢她的,顾海清不可能不喜欢她,顾淮清也不能够不喜欢她。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等待着顾海清的回答。

    但其实,她能问出这句话,就说明她在心底已经跟对面的人服了软,只是她不肯承认。

    对面的人还是毫无回应。古挽的表情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从她的脸上,刚才那个明媚娇笑的少女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她的脸上多出了一股和她这个年龄截然相反的狠毒和杀气。

    那才是大家所熟悉的,魔教妖女古挽的形象。

    “你不喜欢我吗?”

    古挽说话的声音已经控制不住开始放大。她觉得自己眼下的心情十分复杂,既包含了通天的怨恨,偏又觉得委屈得不行。

    “不是的。”

    过了很久,顾淮清才不紧不慢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古挽的眼眶已经完全湿润了,她固执地昂起下巴,执拗地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顾淮清在说完这句话后,再次不说话了。古挽的声音有了些许的收敛,带着偏执地说道:

    “那你就是喜欢我。”

    顾淮清还是不回答,像是哑巴了一样。

    古挽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把眼睛瞪大,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

    就是眼泪滚下来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输了,输给面前的这个人,输得肝脑涂地,输得一塌糊涂。

    她所有的豪言壮志和满腔抱负都没有了,她突然就觉得,古粼要不要死也不重要了,自己能不能称霸武林也不要紧了。她眼下满脑子都是面前的这个人,他的一句话可能抵过了她心里所有的憧憬和盼望。

    她最后呢喃地,有些自暴自弃地说了一句:

    “那你愿意娶我吗?”

    古挽已经放弃了,她以为自己等不到顾淮清的回答了,脸上带着自嘲的苦笑,心里泛滥的眼泪却要将她淹死在痛苦里。

    但是对方说话了,简洁的两个字,如他平时说“吃饭”一样。

    “愿意。”

    一刹那间,古挽脸上有一种几乎大喜若悲的诡异感,她嘴角的笑容逐渐扬起,但是眼里的泪水掉得更多了,一双眼睛像是被洗过一样,把对方的身影完完全全倒映在了自己眼中。

    她不受控制地拉住了顾淮清的手,一低头,眼泪就砸到了对方手上。顾淮清有片刻的僵硬,然后把手抚到了古挽的脸上,说:

    “哭什么?”

    “我以为你不要我。”

    顾淮清没有回答,他只是笑了笑,笑得云淡风轻,但又在古挽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原来是这么回事,古挽在突然间明白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患得患失若即若离的微妙感是从何而来,顾淮清的一举一动,哪怕只是一个单调的音节,都会在她心里留下一个印记,让她忍不住地猜测胡想。

    “我嫁给你好不好?”古挽问他。

    “好!”

    顾淮清这次回答地很快,他把古挽的手给包裹在了自己的掌心中,要是捏得紧一些,还能感受到剧烈跳动的心脏,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

    古挽顺势坐到顾淮清的怀里,让他抱住自己,侧耳听着他的心跳。

    那是一种让人心安的感觉。

    顾淮清僵着身子,有些为难地喊了一句:

    “林菀!”

    这一声一出,古挽甜蜜发腻的心情瞬间退了个烟消云散,她冷着脸看了眼顾淮清,有些失态地说:

    “我不喜欢你叫我林菀。”

    “那你想我叫你什么?”

    “随便,可是我不喜欢林菀,我不喜欢你这么叫我。”

    顾淮清用手摸了摸她的脸,把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良久,温柔的小声说了一句:

    “菀儿!”

    古挽抬起头来看着他,一眨眼,又是满脸纵横交错的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婚情告急:总裁请〕〔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战国之最强奶爸〕〔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混沌皇帝系统〕〔快穿攻略:男神,〕〔寻寻诱你〕〔冰冷少帅荒唐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末日植物领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