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浪子邪医〕〔乡村神医〕〔逆天冥帝〕〔田园宠妻:小农女〕〔最强骷髅兵〕〔史上第一绝境〕〔庶女重生之攻略帝〕〔婚路漫漫:妻子的〕〔神通永恒〕〔套路不成反被套〕〔振南明〕〔二次元女友攻略系〕〔杀毒猎人〕〔时空万界临时工〕〔蝴蝶女妖〕〔宇宙霸业〕〔重生之时代霸主〕〔年少有为的卡卡西〕〔从魔界开始〕〔金龙传之见龙在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二百三十一、嘴炮
    空气好像一下子静谧了下来,车子逼仄的空间里只能听到司机师傅拼命压抑的呼吸声,以及冷风喧嚣地刮在玻璃上的声音。

    魏毓偏头看着窗外,在她对面的不远处,也有坐着车来追她的粉丝。

    赵云澜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她,问:“魏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本来这事魏毓装傻充愣也可以蒙蔽过去,可她偏偏在这会儿钻了牛角尖,觉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她跟赵云澜说的那些话确确实实就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敢作敢当,魏毓虽然有的时候很怂,可只要自己做了,且不后悔的事情,她就算咬着牙都能往前冲,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那种。

    “不然呢?这个车上还有另外一个赵小姐?”

    赵云澜刷地一下就把目光挪到了魏毓旁边的韩行川身上,带着足足的委屈,哀怨地喊了一声:“行川!”

    韩行川干脆把耳机掏了出来,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插手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两个女孩子之间互相说了对方不中听的话才引起的矛盾,他一个大男人要是为这事去插上一脚,那才会把事情变得更为复杂。

    赵云澜看着韩行川慢悠悠地带上了耳机,垂着头快速地阅览歌单,这样子就表示了他对于这件事的态度。

    没看见不知道不理会!

    他怎么可以这样?魏毓明明说了很过分的话。

    既然韩行川不愿意参与,那自己就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了,以后还有很多的机会面对魏毓,自己要是在今天的这个场合下退让了,说不定魏毓以后还会在更多人的面前给她难堪。

    “魏毓,你跟我道歉。你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你。”

    “道歉?”魏毓拔高声音,通过她之前和什么夏盈盈徐甄杨晔吵架争执的经验来看,在这种唇枪舌剑不见刀光的场合中要想占据谈话的主导地位,首先你的气场就要压过对方。这首先就表现在你要看上去比对方更加不在乎这件事情,而魏毓选择的表现方式就是通过说话的婊里婊气来呈现,经过她之前累积的实战经验来看,每当她这样和一个人说话的时候就会瞬间激起这个人的所有火气,让她显得特别气急败坏。

    有人跟她说,她的长相本来就是女生很讨厌的那一种,如果她再使用女生最讨厌的口气说话,就会呈现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起码现在赵云澜就看起来特别生气,生气到她整个人跪坐在位置上,眼里像是冒着火星一样在盯着魏毓。

    “怎么?你不道歉吗?”赵云澜已经收起了她之前呈现出的那副大家闺秀的架势,现在对着魏毓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逼迫之感。

    也也是魏毓最讨厌的别人跟她说话的态度和做派。

    “我刚才说的话有哪里冒犯到你了吗?还是说我其实说得不是事实,如果是这样,那请你明确地告诉我,我跟你赔礼道歉。”魏毓说这话的时候从包里掏出了一颗棒棒糖,在赵云澜的注视下慢条斯理地拨开塞到了嘴里,这幅样子看在对方的眼里真的会让人徒生火气。

    赵云澜控制不住地拍了一下椅背,魏毓就眼睁睁地看着她精心打理修整过的长指甲被她自己折断在了椅背上,还好没有扯到皮肉,不过也足够让赵云澜心疼的了。

    “你还说没有冒犯到我,你刚才说过的话立马就忘记了?也不知道小小年纪跟谁学来的这幅撒谎成性的德性!”赵云澜一边抚慰着自己断掉的指甲,一边恶狠狠地瞪着魏毓。

    “哦!”魏毓真诚地点点头,说:“你是在介意我刚才说过的话啊,可我觉得那并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我只是说请你放心,那些吓到你的人并不会伤害你,他们压根也不是来看你的,连你是谁他们都不知道,你大可不必自作多情地以为他们会做什么冒犯到你的事情。”

    这句话听在别人耳里或许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魏毓这话里指代的自作多情的人是赵云澜,这就让她感到十分的生气,而且是不能容忍的那种。

    她作为韩行川的女朋友,居然让魏毓说根本没有人认识自己,这对于赵云澜来说就是最大的耻辱。

    “可是她们恶心到我了,她们长得那样丑,还拼命地往车窗上贴,那副样子估计会影响到我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睡眠,并不能说她们没有伤害到我。”

    赵云澜又对着魏毓说了一遍她的粉丝长得恶心又丑,这下子魏毓心里的愤怒程度估计和赵云澜不相上下了。

    很好,这是一场双方怒气值等同的撕逼。

    “首先,赵小姐,每个人的审美都不同,你觉得一个人长得不符合你的审美,你认为她恶心,认为她丑,可是你怎么知道你在别人眼里是不是也是丑和恶心的代表?”

    赵云澜瞪大眼睛,心想如果魏毓之前只是指桑骂槐地讽刺的话,眼下说的这话已经是很猖狂的人身攻击了。

    魏毓抬起手,制止了她想要说话的动作,然后接着说:“你不能说因为这个人长得不合你眼缘,在晚上影响到了你的睡眠就认定为她伤害了你。那我请问,你走在路上看到一个没有素质的人吐出一口浓痰或者一只流浪狗在你的眼皮底下解决了一下自己的卫生问题,你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会觉得他们伤害到了你吗?他们也会影响到你一段时间的睡眠吗?你也会要求他们道歉吗?”

    魏毓顿了顿,自己首先绷不住地笑出了声,说:“那我想你应该去竞聘联合国的环保卫生斗士,去为全世界的环境卫生做贡献,这样不是能更好的实现你的价值,还是说,你认为一口浓痰和一坨潮湿的粪便不足以在你心里构成恶心的定义?”

    赵云澜说不出话来,她万万没想到魏毓会强词夺理到这个份上。

    韩行川抬手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镜框,顺便借着这个姿势咧嘴笑了一下。她就是怕赵云澜或者魏毓有什么太过激的言语而导致不可挽回的局面出现,所以他虽然戴上了耳机,却只开了很小的音量,一直在关注着魏毓和赵云澜的谈话。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魏毓这嘴炮的功力也算的上炉火纯青了,骂人不带脏字,还偏偏让你挑不出理来,自己要是赵云澜估计也得生气。

    其实韩行川见过魏毓更激烈甚至残暴的手段,她当初和窦瑶可是一言不合就打架,她那会儿把人按在地上,骑在身下狠揍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多的废话,就是用最原始质朴的方式来宣泄自己心中怒气。再不然,她要是不想动手的话,那也是会因为口角而霸气地报警的人。

    眼下这么耐耐心心的跟赵云澜说话倒是韩行川没有想到的,就他刚才观察到的魏毓的表情细节来看,她心里其实也是非常生气的,所以韩行川一直坐得离她比较近,就是方便在魏毓有动手冲动的时候能够及时地制止住她。

    可眼下看来,有暴力倾向的人反倒是赵云澜,她的拳头一直在重复握紧松开松开握紧,想必是想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压制住自己心里的冲到。反倒是魏毓,整个人都呈现出了一种淡然漠视的感觉,在气场上和赵云澜有明显的差别。

    “魏毓,我可是韩行川的女朋友!”

    赵云澜见说不过魏毓,直接开始威胁上了。

    “所以呢?”魏毓一听这话反而笑了,说:“你要让你男朋友开除我吗?我是没什么关系,只要给足我赔偿金我是愿意接受的,只不过这事你说了算吗?”

    赵云澜说这话是压低了声音的,摆明了不想让韩行川听见,可魏毓又不是被人吓大的,她都死过一次的人了,死得时候手脚分离,而且死前还被人下过毒,她都经历过这些了,她还怕什么?

    魏毓当即戳了戳韩行川,跟他说:“赵小姐想要开除我,要不今天的发布会我还是不去了吧!”

    “我哪有!你胡说!”赵云澜着急地辩解道。

    韩行川这会儿也不能装作没听见了,这两位小姐显然是不打算放过他,非要把事情捅到他这里来,逼着他拿出一个章程。

    刚才赵云澜和魏毓说的话他又不是没听见,赵云澜的本意就是说不过气不过所以想搬救兵震慑一下魏毓,本质肯定不是魏毓说出来的那样。可是魏毓不干啊,你既然都威胁我了,那我也不必跟你打太极了。

    她现在就是明摆着告诉韩行川,你女朋友跟我不和,你该怎么办吧。

    这话一说完魏毓和韩行川都有些吃惊,因为这话里的威胁之意丝毫不比赵云澜话里的少。魏毓是不明白自己哪来的底气跟韩行川说这样的话,好像这个女主角非她不可一般。韩行川却是吃惊,魏毓在受到委屈的时候,居然会下意识地投靠自己相信自己,对于这么一个敏感多疑有很强自我保护意识的女孩儿来说,这的确是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婚情告急:总裁请〕〔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战国之最强奶爸〕〔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混沌皇帝系统〕〔快穿攻略:男神,〕〔寻寻诱你〕〔冰冷少帅荒唐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末日植物领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