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八岁团长-薛〕〔我的奶爸巨星人生〕〔心里有个兵工厂〕〔红龙大君〕〔涉雪〕〔神尊嗜宠:魔妻狂〕〔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华尔街传奇〕〔无限黑暗年代〕〔邪王盛宠:谋妃太〕〔抗战之还我河山〕〔回到地球当神棍〕〔我的女友是偶像〕〔再世为民〕〔华娱大时代〕〔都市重生之仙界归〕〔不败剑神〕〔盖世仙尊〕〔锦绣良田:山里汉〕〔掠夺诸天万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二百零四、污水
    目前已经死了三个好人一匹狼,场面上还剩下三个狼人和5个好人,这对于人狼恋的第三方阵营来说,才迈开了第一步。

    魏毓也不知道,丘比特到底有没有看出来他连了一对人狼恋,以及安老师知不知道她狼人的身份。

    而且魏毓到现在,也没有看出安老师的身份,他总说自己是一个神职,可至今也没透露出他神职的任何特点,魏毓有些迷惑。

    在昨天晚上,预言家杨娜又验出了一匹狼,在没有人提出反驳的情况下,这匹狼在白天被票出局。

    现在魏毓身边只剩下最后一个狼同伴,等把他弄死,魏毓就可以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可是在晚上的时候,魏毓和他的狼队友产生了剧烈的分歧。在之前没有两个人同时死亡的情况下,他的狼同伴已经知道了魏毓是人狼恋的情侣。且他以为和魏毓连在一起的人是预言家杨娜,所以在当晚想要杀死预言家顺带带走魏毓。

    魏毓不同意,他们两人互不妥协,所以导致了平票的情况出现。

    如果狼人在夜晚没法统一意见的话,法官会把这个视为狼人放弃杀人。

    魏毓接受这个结果,起码这个局面对她来说没有坏处。

    闭眼前,魏毓的狼同伴对着她露出了诡异的一笑,估计在盘算怎么在白天把她给踩出去。

    “昨夜,是平安夜。”法官宣布道。

    按照座位的排序,是魏毓的狼同伴首先发言,对方信誓旦旦地说道:

    “现在场上只剩下两匹狼人,我觉得我的身份也可以暴露了,先说明,我是女巫,昨晚上死得人是预言家,是我使用解药救了她。现在我十分怀疑魏毓的身份,如果预言家在昨晚没有验出狼人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今天白天把魏毓给票出去。”

    魏毓冷冷一笑,低下了头。

    这种没有所谓的发言根本站不住脚,他以为自己是谁?是预言家吗?这种莫名其妙的发言,在稍微会玩一点的人那里,根本不足以作为参考。

    之后发言的人就是安老师,安老师笑着看了他一眼,说:“你是女巫?你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牌?”

    说到这,安老师立马变换了一张严肃脸,说道:“我才是女巫。昨晚上死得人是魏毓,是我用解药救得她。至于3号玩家说要在白天把魏毓投出局的观点,我表示十分地不赞同。同时,我觉得3号玩家就是一匹铁狼,不过我不建议大家在本轮出他,我手里还有一瓶毒药,我希望我能在晚上毒死他来自证身份。”

    的确,女巫之间互穿衣服的问题根本不值得讨论,既然他们手上都还留有毒药,那就晚上见吧,看谁能毒死谁。

    不过这倒给魏毓传递出来了一个信息,就是安老师真是一个女巫,且他手里的解药和毒药都没有使用。

    这波又稳了,魏毓差点笑出声来。

    之后几个人的发言都是在说听预言家的验人信息,如果有查杀就走查杀,如果没有查杀就生推。

    魏毓看到预言家杨娜在听到‘查杀’两个字时冲着她笑得一脸诡谲,心里大概明白了,杨娜在昨晚上验得人是她。

    不过没关系,对于这种结果魏毓已经留了一手,她根本不担心。

    到她发言,她说:“我的身份会由真女巫给我证明,且看今晚死得人是谁,我觉得我的身份和两个女巫一样,不需要多做讨论。只是我一直在想一个事。”

    魏毓挠了挠头,看着杨娜说:“你的预言家身份在第一轮就暴露了,可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死?反倒是死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这点让我想不通。我想不出狼人不杀你的原因。难道你不是真的预言家?”

    魏毓做惊讶状,说:“如果你不是真的预言家的话,那真的预言家又在哪里?是还藏在群众里没有暴露?还是早在第一轮的时候就出局了?”

    魏毓看了一眼众人,说:“我提醒大家注意一下在第一个白天出局的玩家,他当时的发言十分奇怪,先是说自己是一个神职,然后想了想觉得不对又说自己是一个村民。会不会其实他是预言家,他本来想鸡着身份不暴露,结果在第一个晚上就死掉了,所以为了不引起好人阵营的恐慌,所以他才没有暴露身份。”

    魏毓又敲了敲桌子,说:“不然,我实在想不出一个暴露了身份的预言家怎么可能活到现在?我建议这一轮把警徽撕掉,如果杨娜是假的预言家,那就说明之前她查杀的几个人都是好人,现在很有很多匹狼在场上。”

    魏毓拔高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这一轮撕警徽,希望大家能够听取我的意见。我的发言完毕,过。”

    魏毓的这段发言让现场的气氛都凝重了,观众席上大家大眼瞪小眼,彼此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议。

    黄盛爆了一句粗口,说:“我就说她之前为什么一直不杀预言家,敢情是在这里等着呢,你说她好么生生的一个小姑娘,心里怎么会那么龌龊?”

    黄盛越过师云,拍了拍齐澄的肩,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这种女人还是离远一点好,不然什么时候被她玩死都不知道。”

    齐澄没理他,全做听不见。

    到了陈晨宸发言,魏毓心里隐约觉得,陈晨宸的发言将会是决定这局走势的关键。

    “魏毓说得没错。”陈晨宸以懒洋洋的发言作为开头,

    “杨娜的确不是真的预言家,第一轮出局的那位也不是,我才是真的预言家。”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惊讶了,魏毓更是在心里咆哮,陈晨宸果然是丘比特,是她的好同盟。

    “我知道大家肯定要问,我是预言家的话为什么不表明身份。各位,这是一个屠边局,而且有第三方阵营在一旁虎视眈眈,我作为一个关键的神职,当然想要把身份鸡下来。我知道各位肯定不认同我的玩法,这个没关系,因为每个人的习惯都不一样。那我现在跟大家说一下我的心路历程,我为什么不在前两局表明身份。”

    陈晨宸咳嗽了一声,接着说:“很简单,因为杨娜在之前报得两轮验人信息都是正确的,她所验的那两人也是我验的那两人,那两人也的的确确是两匹狼人,我们两在验人信息上保持了高度的一致。那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杨娜是悍跳的预言家的话,她为什么要出卖自己的狼队友呢?”

    这个问题的的确确是现在大家关心的重点,陈晨宸说到这,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广泛注意。

    “因为杨娜是人狼恋的情侣啊,她悍跳预言家把自己的狼同伴一个个踩出去,想自己称霸这个游戏,她玩得是一个狼踩狼的战术,而且玩得十分不错。不过她预料错了,她没有想到真正的预言家还活在场上。所以这一局,我建议撕警徽。而且我的真实身份也暴露了,所以我今晚必死。明天白天的时候真女巫的身份应该会证明,到时候大家跟着女巫玩就行,我的话说到这里,过!”

    陈晨宸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杨娜几乎已经没有了可以辩驳的地步。仅是她作为预言家为什么能活到现在这一点,她就解释不清。

    果然到了杨娜的发言,她就说自己是真的预言家,昨晚上查验的人是魏毓,魏毓是一个狼人。

    不过杨娜本来在她们七个mc中间就不算会玩,虽然经过了近10期的历练长进了不少,可在危机紧要的时刻还是嘴拙。她的辩驳没有为她带来任何的效果,反而加重了她死亡的进程。

    杨娜被票出局,因为太委屈,她甚至没有留遗言,并且撕掉了警徽。

    警徽撕掉了更好,魏毓也不需要再有太多的顾忌。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魏毓一睁眼,直接就把手指指在了陈晨宸身上,既然陈晨宸都出来为她铺路了,那她也不能辜负他的一番苦心。

    魏毓的狼同伴有些懵圈,搞不清楚魏毓的用意。

    魏毓给他打手势,告诉他陈晨宸才是真的预言家,杀了他,狼人的胜算就会高很多。

    他们这一轮可不能再平票了,如果再平票,就辜负了陈晨宸的一番苦心了。

    魏毓的狼同伴也知道自己命不长久,狼人再没有获胜的可能,估计是出于成全的角度,他跟着魏毓把刀指到了陈晨宸身上。

    同时,真女巫安老师选择使用解药毒死了魏毓的狼同伴。

    白天法官宣布陈晨宸和魏毓的狼同伴死亡。安老师和魏毓的身份彻底阳光了。

    之后的进程就明朗了,安老师在白天带节奏推人,魏毓潜伏在夜里杀人。

    最后这一局以人狼恋第三方阵营获胜,获得六倍的奖励。

    魏毓在观众的欢呼声里笑得见牙不见眼,对于别人对她的埋怨,说她脏说她心机重什么的,她就全部当做是夸奖了。

    陈晨宸蹭过来,说:“老妹儿,我这波助攻不错吧!”

    魏毓对他竖起大拇指,说:“666666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