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色的守护者〕〔农女医妻:神秘夫〕〔我就是大牌〕〔大周昏君〕〔帝国争霸〕〔吕布有扇穿越门〕〔都市梦道剑仙〕〔我的随身升级打怪〕〔祖宗显灵啦〕〔三国之蜀汉中兴〕〔王牌兵王〕〔映照万界〕〔兵者〕〔独步逍遥〕〔独家宝贝:甜妻娶〕〔修真学霸系统〕〔这个末世有点槽〕〔幻兽进化图鉴〕〔无限大叔在异界〕〔言洛希厉夜祈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一百八十四、做戏
    魏毓真正地睡到了自然醒,她自己在醒来之后都惊诧,惊诧自己怎么就能在和齐澄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的环境里,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睡死过去。

    魏毓坐在床上醒觉,齐澄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她。魏毓大概不明白此刻的自己是一副怎样的姿态,平日里总是装出一副成年模样的她,在这会儿的短短时间里,难得地露出了小女生的憨态。

    齐澄十分地想掏出手机把这一幕给记录下来,可是他心里又十分地明白,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魏毓绝对会想法子弄死他。

    毫不留情地那种。

    “醒了?”齐澄问了一句。昨晚整夜没睡的他,在这会儿倒要比魏毓看上去更加精神抖擞。

    魏毓看了对方一眼,感觉自己难得的好心情就在醒来看到这个人后被完全的破坏了。毕竟没有什么比醒过来看到一个男人在自己房间里的心情更为糟糕了。可让她觉得更烦躁的是,这个让她心情不好的男生居然还是她名义上的男朋友,她这脏话都到了嘴边,却还得逼着自己咽回去。简直没有比这个更不好的体验了。

    魏毓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对方。她开始四处找手机,她有睡觉关机的习惯,所以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里,会先把手机开机确定信息。

    打开手机的第一条信息就是来自何垣,对方问她有没有醒过来,说定了今天下午的飞机。

    魏毓刚把信息回过去没多久,酒店的房间门就被敲响了。魏毓有一瞬间的警惕,这齐澄还大喇喇地在她房间里,可不能让陌生人看到给人借题发挥的机会。

    还好敲门的是何垣,魏毓看到他后就兀自去洗手间洗漱,留着何垣和齐澄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何垣对于魏毓的这个所谓的男朋友其实是不大清楚底细的,主要是魏毓从来也没跟他提起过这么个人,等他知道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心中是十分惊讶的。

    以他浅薄的识人经验来看,齐澄这个男生的背景很不一般。他最开始甚至有过复杂的想法,想魏毓是不是为了自己的某种利益才跟对方在一起的。可这个念头刚起,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以他对魏毓的了解,魏毓实在不是那种会攀附权贵的人。

    再者魏毓对这个男朋友的态度,也并不如一般小情侣那样黏腻。

    非常奇怪的一对情侣,这是何垣心里的真实想法。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齐澄率先打破了尴尬。

    “今天下午。”何垣回了一句,然后就听魏毓的声音在洗手间里响起,说:

    “何垣,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何垣吐了吐舌头,知道了这是魏毓对自己的警告,看来她不喜欢自己把她的行程告诉对方。

    他偷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齐澄同学,对方在听到魏毓说的话后,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依旧是摊开报纸认真地看着新闻。

    何垣心里感到为难,魏毓和齐澄在一起的事情好像只有自己知道,魏毓好像根本没有跟戴嘉提过这个事情。虽然说魏毓是自己的直属老板,但戴嘉又是魏毓的老板,何垣有些纠结要不要把这事情跟戴嘉知会一声。

    正好魏毓这会儿洗漱好出来了,何垣就顺口问了一句:“小澡,这事要不要跟戴总说一声。”

    “什么事?”魏毓擦着头发问他。

    何垣有些尴尬地看了看齐澄,说:“你和齐同学。”

    “何垣!”魏毓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打断了他,说:“给你发工资的人是我,不是他戴嘉。”

    就这一句话,何垣就全都明白了,那自己的责任就是守口如瓶。

    齐澄在这会儿说:“我去买早餐,你要吃什么?”

    魏毓随便点了点东西,她也想着要找个机会把齐澄支开跟何垣说会儿话。

    齐澄一走,魏毓就立即对何垣说道:“把你对着齐澄的那副狗腿做派给我收起来。”

    何垣委屈道:“我对你什么样我就对齐澄同学什么样啊。”

    “我是你老板还是齐澄是你老板?”魏毓问他。

    “可人不是你男朋友吗?”何垣说道。

    “可拉倒吧,还男朋友呢。”魏毓严肃下来,认真地跟他说:“我和齐澄的事情很复杂,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法给你解释清楚。但是我要跟你说,你不能把齐澄当做我男朋友来看待,甚至都不能当做一般的朋友来看待。”

    “那我把他当什么啊?”

    “你就把他当做敌人,要时刻的提防着,但又不能让人察觉出我们在防备他的苗头来。”魏毓一拍掌,说道:“对了,你就把他当做是fa的成员来看待。”

    “fa的成员?”

    “对,就是表面上要维持基本的礼貌客气,但对方跟你说什么你都得留个心眼,跟人说话也得真话假话掺着说。对方问你我的什么事情你可不能一本正经地跟人如实说,你得哄着蒙着,别把我的信息给透露出去。”

    “有没有必要啊?”何垣哀嚎了一声,这fa的成员可不常见,但是这齐澄保不齐在今后会时常出现在她们面前,这要让他如何提防。

    “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你们昨晚不还住在一起吗?干嘛要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对待对方啊?”何垣说道。

    他不说还好,说起这个魏毓就来气,她怒吼道:“不是我说,你有病啊,你昨天干嘛把那人放进我的房间?”

    “人不是你男朋友吗?人说要在你房间等你,我有什么办法?”何垣委屈道。

    魏毓叹口气,说:“这次就算了,下次我要是还在我房间里看到齐澄,我就打死你。”魏毓威胁道。

    何垣点点头,表示聆听魏毓的教诲。

    正好这会儿齐澄也带着早餐回来了,魏毓和何垣的谈话不得不暂时中断,气氛一时间陷入尴尬里。

    魏毓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去?”

    “你走我就走。”对方说道。

    魏毓强忍着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如果可以,她这会儿就想走。不禁的,魏毓有点埋怨何垣把航班订到下午。

    “那成,你们开车小心。”魏毓说道。

    齐澄点点头,在这会儿说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去录节目?要不要我陪你?”

    这话虽然问的是魏毓,但是眼睛看得确实何垣。齐澄自己心里也知道,魏毓不会跟他透露自己的行程信息。

    何垣一接触到对方的目光就立马低了头,佯装自己对面前的食物十分感兴趣的模样。

    魏毓咳嗽了一声,说:“周末啊,你不是知道吗?再说了,我去录节目你去做什么?拍摄时间又长又枯燥,你该干嘛干嘛去。”

    “我也没事可做。”齐澄的语气里带了些撒娇。

    魏毓和何垣同时觉得有些腻味,魏毓强忍的面目都有些狰狞了。

    “没事可做?那你以前周末都做什么啊?”

    齐澄看了看魏毓的眼睛,有些俏皮地说:“我不说,我说了你该生气了。”

    得,魏毓明白了。心想自己多余问这一句做什么。齐澄的业余生活她还不知道吗?不就是和一群狐朋狗友,约着一群漂亮美眉,四海八荒地到处瞎玩。

    实话实说,这生活可比魏毓过得有滋有味地多了。

    魏毓点点头,说:“你以前做什么就做什么呗,我也不喜欢有人跟着我。”

    “那何垣不是整天跟着你?”

    何垣一听这祸水已经引到了自己身上,立马跟魏毓使了个眼色就告辞了。

    “人何垣是我经纪人,平时得给我对行程,机场得给我做保镖,平日里得给我拎包,这事你可以做?”

    “我可以啊,我觉得我做得应该会比他更好。”

    “拉倒吧。”魏毓不屑地说了一句:“人何垣是之前顾子庭的经纪人,是人顾子庭手把手教出来的,这会儿跟我都屈才了,多少人重金挖他他都没去,就跟着我吃糠咽菜,你凭什么跟人家比啊?”

    “你没说错吧?会有人挖你的墙角吗?会有人重金聘请何垣?他何垣之前带的顾子庭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吧。”

    魏毓一听,来气了,这齐澄是当着她的面说她本人的坏话啊,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就你了不起行了吧。”魏毓把手一摊,说:“那你别跟我说话了,我高攀不起。”

    有些孩子气的举动,让齐澄笑出声,他摸了摸魏毓的头发,说:“是我不对,我忘记顾子庭是你干姐姐了,我给你赔罪。”

    魏毓也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可她心里就是不高兴,她说道:

    “你说得也没错,顾子庭的确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但是,齐澄……”

    魏毓抬头看他,一字一句地,带着嘲讽的口吻和目光说道:“你又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别给我来这一套小情侣之间郎情妾意的把戏,我有闲工夫陪你演一两场戏还行,你可别自己给自己加戏,这日子可是过一天少一天,我劝你少投入些真情实感,跟你明说,我不吃这一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小兵混成大军阀〕〔霍少请轻爱〕〔末日植物领主〕〔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重生未来修真〕〔灵异直播间:冥王〕〔婚情告急:总裁请〕〔混沌皇帝系统〕〔一夜甜蜜:总裁宠〕〔基因进化战场〕〔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穿越玄幻武侠世界〕〔脸疼吗?我的醋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