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八岁团长-薛〕〔我的奶爸巨星人生〕〔心里有个兵工厂〕〔红龙大君〕〔涉雪〕〔神尊嗜宠:魔妻狂〕〔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华尔街传奇〕〔无限黑暗年代〕〔邪王盛宠:谋妃太〕〔抗战之还我河山〕〔回到地球当神棍〕〔我的女友是偶像〕〔再世为民〕〔华娱大时代〕〔都市重生之仙界归〕〔不败剑神〕〔盖世仙尊〕〔锦绣良田:山里汉〕〔掠夺诸天万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一百六十、美丽
    特别冒昧的一句话,但是从魏毓口中说出来又没有什么异样的别扭。她和窦瑶的关系到了怎样一种水火不容的地步,这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窦瑶原本都要坐下了,听到魏毓的话后收敛了脸上的笑模样,说道:“那我期待魏小姐的表演,是不是真的浑然天成没有惺惺作态的尴尬。”

    这是挑衅了。魏毓心里有些不屑地想,她窦瑶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份自信?她以为她拿过几个演技类的奖项她就是演员了?实际上她的那些奖项还不如徐畏的亚太最佳男演员,因为当初公司没舍得给她砸那么多的钱。

    因为和窦瑶搭戏的是小刘,为了公平起见,和魏毓搭戏的人也只能是小刘。

    魏毓找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放在舞台中央,她的这场戏就要在这张桌子上完成。

    她和小刘面对面的坐着,帮他们喊开始讯号的是韩行川。

    魏毓杵着下巴抵在桌子上,看着对面被蒙住眼睛的小刘说:“顾道长,顾大侠,村口的村民们都说我是你的小媳妇,说你喜欢我呢。”

    魏毓眼角眉梢全是笑,正如林语薇说得那样,她这幅眼睛长得极好,凝神专注的时候,就是有一种一往情深的爱恋。她歪着头,有一股小女孩儿娇憨的美感。

    不过对面的人是瞎子,看不到她眼里的感情。只能通过她娇嗔又天真的口吻判断她在揶揄他。

    “他们不清楚情况瞎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毫无感情起伏的一句话,听上去只是对方冷冰冰的解释和陈述。

    魏毓却在听到她的这句话后,有些没控制住地动了动嘴,像是有什么话要脱口而出,可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她垂下了眼,用手指抠着桌面,好一会儿,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对方的人,说道:

    “是这样吗?我倒是真觉得你挺喜欢我的。”

    对方没有说话。魏毓没有等待很长的时间,在对方没有第一时间答复她之后,她抠着桌面的手指慢慢攥成了拳头,嘴唇紧紧抿在了一起,方才脸上轻松的神色已经淡然无存,换上了一副隐隐透着隐忍压抑的表情。

    “所以顾淮清,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魏毓用平淡无奇的口吻说出了这一句台词。

    这会儿古挽的理性还在,她的所有情绪都被她的骄傲所支配着,她问出这句话,是想确认顾海清对她的态度。她自个儿却是在心里确认,顾淮清是喜欢她的,顾海清不可能不喜欢她,顾淮清也不能够不喜欢她。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等待着顾海清的回答。

    但其实,她能问出这句话,就说明她在心底已经跟对面的人服了软,只是她不肯承认。

    对面的人还是毫无回应。魏毓的表情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从她的脸上,刚才那个明媚娇笑的少女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她的脸上多出了一股和她这个年龄截然相反的狠毒和杀气。

    “你不喜欢我吗?”

    魏毓说话的声音已经控制不住开始放大。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古挽,她心里既对对方感到怨恨,又觉得委屈。

    “不是的。”

    对方说出这一句话后,魏毓的眼眶已经完全湿润了,只是她固执地昂起下巴,执拗地不肯让眼泪掉下来。

    对方再次不说话了,魏毓的声音有了些许的收敛,带着偏执地说道:

    “那你就是喜欢我。”

    对方还是没有回答。魏毓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把眼睛瞪大,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

    她最后呢喃地,有些自暴自弃地说了一句:

    “那你愿意娶我吗?”

    她以为等不到对方的回答了,脸上带着自嘲的苦笑,但是对方说话了,

    “愿意。”

    一刹那间,魏毓脸上有一种几乎大喜若悲的诡异感,她嘴角的笑容逐渐扬起,但是眼里的泪水掉得更多了,一双眼睛像是被洗过一样,把对方的身影完完全全倒映在了自己眼中。

    “cut!”

    这段戏结束了。

    魏毓低着头擦眼泪,觉得自己刚才哭得有些丢人。

    “你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仇岩说了这么一句。

    天生的泪腺发达,老天赏饭吃。早在《校园迎新祭》拍摄的时候魏毓就发现了,自己这哭戏真的算是不错了。后来在《宝贝》试镜的时候,她的哭戏处理地更是越发得心应手,几乎达到了心里刚起个念头,这眼泪就能立马跟着掉出来的境界。

    仇岩说她一句眼泪不要钱,真的不算是夸大。

    “怎么说?”导演歪头想了想,说:“你终于是有了和你年龄相仿的神气了。”

    “谢谢。”魏毓说道。

    导演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有一些语无伦次,他想把话茬扔给韩行川,但对方还是说:“我等所有人试镜结束之后再一起说。”

    魏毓只好又回去等着。之后几个人的表演,实质上都大同小异,还是把她们在上一场戏里表现突出的优点给发挥了出来。

    所有人结束表演后,导演在开始训话前说了一句:“本来打算加试一场的,但如今看来是没必要了。”

    每个人心里都像是被装上了一个鼓,导演这话一说,心里的那座鼓就开始响个不停。

    如果不是大家的脑洞太大,导演的意思是,女主角的最终人选已经确定了?

    这辗转了将近1年的选角,终于要在今天尘埃落定了吗?

    “我们已经有了决定,你们各自回去等通知吧。还是非常感谢大家对于我们这部戏所作出的贡献,也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努力,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和大家多多合作。”

    确定了,女主角的人选果然是确定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了自己的计量,开始猜测那个最终的人选会不会是自己。导演说要回去等通知,那在最后选角通稿出来之前,这就是悬在每个人头顶上的一把利剑。

    只除了魏毓。

    她把这次的试镜只是当做了自己的一个意外惊喜。其实在很早之前就有人跟她说过,希望她能够去参加《广陵潮》女主角的甄选,她那时就觉得这么一个豪华大饼不是她能够吃得下的。她现在仍然这么觉得,她一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三无人员,就因为抱了一种要搅和窦瑶试镜的目的来参与了这次的试镜。

    可以说,她是她们这些人中目的最干净的一个。她没有什么想要借此机会一飞冲天的宏伟梦想,她只是不能够让窦瑶青云直上。

    她也可以说,她是她们这些人里对待这次试镜最不认真的一个。她几乎没有做什么过多的准备,她在试镜的当天早上还在上课,她甚至当着那么多电影主创的面和窦瑶撕破脸,以至于搅和了人家的试镜计划。

    可她也是她们这些人中最剧本琢磨最透的一个。《广陵潮》这个剧本她研究了几个月,光注解就重新写了三次,古挽和顾淮清的人物小传加起来写了有十几万字,她是她们这些人中对古挽感情最深的一个,她懂她所有的喜怒哀乐挣扎痛苦,在曾经研磨剧本的无数个夜晚里,她觉得自己就是古挽。

    如今这部电影的选角终于尘埃落定了,只要那人不是窦瑶和董微微,魏毓都会对对方发出由衷的鼓励。

    韩行川履行了他的承诺,对今天每个人的表演做出了评价。这对于魏毓来说,才是她此次参加试镜的最大收获。

    “孙梦婷,你原来就不想走演员这条路,是我们固执地要把你拖进来。以后如果你还想从事演员这个行业的话,你的各项基本功都需要加强。实际上,你并不适合表演,你太拘谨和约束,你身上缺少一种能把自己燃烧起来的烈火。或许舞蹈才是你最终的向往。”

    “董微微,我给你的忠告是,希望你能够知道分寸,无论是在你做人还是演戏方面,分寸都是最重要的事。”

    “秦雨,大器初成,前途无量。希望日后我们能够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窦瑶,你身上具备一个演员应该有的所有样子。你果决,自信,坚韧,勇敢。但是你如今的实力配不上你的野心,或许适当地降低要求,会对你的未来更好。”

    “魏毓。”

    魏毓心里咯噔了一下,几个月前的韩行川对她的评价还言犹在耳。她这段时间以来那么努力,她实在害怕在对方口里听到她对于自己努力的否定。

    “我收回我之前对你所有的,不好的,甚至于有些负面的评价。你非常漂亮,嚣张的漂亮。你是我见过的,在你这个年纪里的女孩子中,最漂亮的一个。”

    魏毓差点没忍住哭出声来,她想起韩行川一直说她老气沉旧,宛如一座前清的古钟,秒针走动的每一秒都带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沉重。

    如今他能这样坦坦荡荡地夸她漂亮,说明魏毓这段时间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效。她在艰难的环境里,仍然让韩行川看到了独属于她的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