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女朋友世界第一〕〔倩女之水长东〕〔明朝败家子〕〔最强狂暴皇帝系统〕〔房产大玩家〕〔护花小神医〕〔绝品兵王〕〔祈求一个温暖的小〕〔盛少宠妻100式〕〔七公子④:韩少来〕〔重生之宠妻有毒〕〔[综]非本丸内本丸〕〔诱宠鲜妻:老婆,〕〔韩先生,情谋已久〕〔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之逐鹿三国〕〔写手的古代体验手〕〔麻衣神探〕〔你再碰鼠标试试〕〔重生学霸商女:枭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一百四十一、判刑
    这事一出,最先炸毛的反倒是陈晨宸。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给魏毓打来电话,张口就问:“申屠叶朗那个神经病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魏毓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他不是真的喜欢你吧?”申屠叶朗问她。

    “你觉得可能吗?”魏毓反问回去。

    “我觉得难说,申屠叶朗那个神经病的脑回路我一向都搞不懂。”

    魏毓干脆挂了电话,他觉得陈晨宸的脑回路才是真的搞不懂。

    申屠叶朗喜欢她吗?

    怎么可能!

    魏毓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摇摆不定。这是因为那天她从顾子庭家走了之后,申屠叶朗给她打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并且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昨晚出现在我家的人是你没错吧。”

    “是。”

    魏毓还以为申屠叶朗会追究她擅闯私宅的事,没成想人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一句:“我就说,怎么可能,顾子庭怎么可能回来。”

    “嗯,她已经死了很久了,再过段时间说不定连骨灰都发霉了。”

    “不会的,不会发霉的。”申屠叶朗的情绪有明显的低落。

    “桌子上的粥是你做的吗?”对方问她。

    “是。”

    “你的手艺和顾子庭很像,她能做好的料理也就煮粥和煲汤了。”

    魏毓心想,自己真是没有什么料理的天赋。唯一做得还算不错的料理也就这煮粥和煲汤,这也是当年为了调理申屠叶朗的胃病而特意学的。

    “总之,谢谢你。”

    见鬼了,申屠叶朗居然会给她道谢?这是魏毓两世为人第一次有了受宠若惊的感觉。

    总之因为申屠叶朗和顾子庭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花边八卦,魏毓和齐澄的那点弯弯绕绕少了很多的关注度。但魏毓还是把当天买药的收据po到了网上,反正该说的她都说清了,剩下的事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徐甄刻意伤人的事再次进入到了协商的阶段,徐甄方面还是希望茹果能够不进行起诉,所以两家约了私下协商。

    茹果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也出了院,不过身体方面还是有一些禁忌。每次看见她不敢大声笑或者有大动作的活动,害怕牵扯到伤口,魏毓这心里就十分难受,连带着,她对徐甄的厌恶之情也愈发严重。

    协商的那天,茹果的父母叫上了魏毓。他们俩都是老老实实的工人,应付不来这些精明商人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再加上这件事情也是因魏毓而起,她在现场的话会比较方便。

    因为是私下协商,对方只来了徐甄,徐甄的母亲和韩行川手下的哪个工作人员以及fa的经纪人,茹果这边的话则是由茹果父母和魏毓出面。

    “魏毓,我问过了,只要茹果可以放弃起诉我,剩下的事情都会有人帮我安排好。”

    这话说得多嚣张啊,意思是只要他们不起诉,她徐甄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凭什么?”魏毓问出口:“凭什么不起诉你,你以为你自己是谁?”

    “魏毓,我觉得我们这样子纠缠下去根本没有必要。你就算起诉了我又能怎么样?你真的以为我会去坐牢吗?你也太小看我们家的本事了。”

    魏毓摇摇头,说:“我从来没有小看过你们家的本事,就拿这件事来说,出事这段时间以来,你一直都还非常自由的到处游走。要不是你们家本事大的话,早在出事的当天你就被抓进去了。”

    “你开条件吧。10个亿和要徐甄自残的要求就不必再说了,我们不可能同意的。”估计是以为魏毓是茹果方面的负责人,徐甄母亲这话就是直接朝着她说的。

    “我早就说过了,我没有真的想要那10个亿和徐甄自残。说白了,你以为徐甄的命在我眼里能值多少钱?她就是现在往这楼上跳下去把自己给摔死,我也顶多惋惜个一分钟罢了。至于那10个亿,你们拿得出来吗?笑话。”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你直说好了,我也实在没有耐心陪着你们耗下去了。”徐甄母亲非常鄙夷地看着她们,就好像她们是什么肮脏污秽的东西一样。

    魏毓嘲讽地笑了笑,说:“请你注意你的态度,你现在要搞清楚,是你在求着我们。既然是请求,就请你拿出点求人的态度来。装出一副富家大小姐的模样给谁看?谁不知道你和你女儿都靠着韩行川在接济,不知道当个寄生虫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徐甄母亲把手里的咖啡杯往桌子上一摔,泼出的咖啡差点溅到魏毓的衣服上。

    “你说什么?”

    魏毓拿纸巾把溢出的咖啡一擦,连看也没看对方,说道:“我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请你摆正自己的位置。”

    徐甄母亲让她这句话气得嘴唇都颤抖了,偏偏她又拿魏毓没办法。

    “你就是存心要跟我家徐甄过不去是不是?”

    这话魏毓真是听不得,她把手里的纸巾一摔,站起身来直视着徐甄和她母亲,说道:“我和徐甄过不去?敢情用剪刀捅人的人不是她?别人的性命在你们眼里有那么不值钱?茹果脾脏上的一个洞甚至比不过你女儿的前途?”

    魏毓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其实我们完全没有协商的必要,直接按照法律程序走就行了。你放心,法院要是判了徐甄3年的有期徒刑,我绝对不会死皮赖脸地要人家改成5年。”

    魏毓搀扶起茹果的母亲,说:“阿姨,我们走吧,和这些恶心人多说话影响吃饭的胃口。”

    这次的协商谈判宣告失败。

    也不知道徐甄家动用了什么手段,茹果的起诉一直被拖延和搁置。好在,这件事情并不只有魏毓一个人在战斗,她身后还有很多茹果的粉丝和rg的粉丝朋友们在帮她。

    也是因为粉丝们持之不懈地每天在各大政府官微下面刷这件事情的相关,才引起了广大网友和相关部门的注意。

    最后,徐甄因为故意伤人和认罪态度不诚恳,以及贿赂公职人员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

    “判少了。”魏毓跟茹果说。

    茹果倒是坦然,反而还有点同情徐甄,

    “她一个小女孩儿要去服刑,本来就很痛苦了。8个月的时间也不短了,也不知道她出来之后还能不能回到fa活动。”

    “怎么可能?de又不傻,打徐甄被判刑的那一秒钟起,de就已经彻底放弃她了。毕竟没有一家娱乐公司会花钱花功夫去捧一个有案底的艺人。”

    这事之后徐畏给魏毓发短信,说:“这事你也别怪我和韩行川,我就算再不待见徐甄和她妈,但她们是我家正儿八经的亲戚也是事实。这件事我和韩行川能做到不插手,已经很不容易了。”

    魏毓当然清楚,如果韩行川和徐畏真的想帮徐甄洗白,不知道要有多少办法。正如徐畏说的那样,这件事情他们能够不插手,魏毓已经十分开心了。

    把这件事处理完,魏毓紧接着就投入到调查顾子庭中毒的事情中去。她本来想把顾子庭的骨灰拿去化验,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申屠叶朗绝对不会理她。

    没办法,她只好跟陈晨宸和何垣一起排查顾子庭生前半年,甚至一年的行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那些只去过一次的地方可以筛除了,只找那些顾子庭固定时间会去的固定地方。”魏毓跟陈晨宸和何垣这样说道。

    在公司,家里,健身房等地方都被排除后,他们三人把目光锁定到了xx美容院这个地方。

    顾子庭生前虽然长得普通,但是该有的保养一样没少。这家美容院她会固定去做个医美,打个玻尿酸水光针什么的。

    “这个方面可以做的手脚很多啊。”魏毓敲着桌子,说:“要是把一些有毒药剂混在顾子庭打得针剂中注射到身体里,或者她本来打得针剂就是有毒有害药品,那也不难解释为什么顾子庭的骨灰会是青黑色的。”

    魏毓跟陈晨宸说:“你去查一下,看能不能搞到顾子庭生前半年或者一年的打针记录。动作小一点,不要打草惊蛇。”

    陈晨宸目光非常阴冷,说:“你放心,如果顾子庭的死跟这事有关系,我绝对要窦瑶那个贱人血债血偿。”

    这事就算全权拜托给了陈晨宸,毕竟这事由魏毓出面不方便。

    魏毓每天忙得团团转,白天要在学校上课,晚上还要到秦丽华先生家学习,时不时还要接受戴嘉安排的采访。有时候她明明觉得自己没做什么事,可是一天就在那样混沌模糊中过去了。

    《kill me help me》第二期的录制又要进行了,魏毓周五下午一上完课,穿着校服就直接去了机场,连晚饭都是在飞机上解决的。

    然后就是去开会,试装,忙完这一切,已经是半夜。然后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到摄影棚去准备,等到录制完可能已经是晚上九十点钟。

    这种强度的活动,让魏毓觉得十分疲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乱世盲探〕〔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