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要宠,娇妻要〕〔不败帝主〕〔天源笑傲〕〔异世之召唤亿万神〕〔全民大冒险时代〕〔秘巫之主〕〔魔王的绝地求生〕〔风魂位〕〔辰少宠妻无度:老〕〔都市妖孽至尊〕〔一丝成神〕〔鬼气复苏时代的氪〕〔蓝霆之主〕〔内线为王〕〔重生之军婚惹火〕〔重生甜妻:总裁老〕〔极品快乐升天系统〕〔最后的三国2:兴魏〕〔攀仙路〕〔繁星修仙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一百三十三、乱跳
    平安夜的话就有点麻烦了,真的预言家已经拿到了警徽,且报了她的查杀。现在只有女巫站出来说明昨晚是她救得魏毓,魏毓才有可能在这一局的白天活下去。

    第一轮发言开始,魏毓还是夹在中间发言,不大好的位置。

    已经有平民想要跟着预言家的步伐走了,扬言要在这一局要把魏毓推出去。

    拜托,她昨晚上自杀可不是为了让人在白天给她推出去的。

    到了魏毓发言,她只有给在她之后发言的狼同伴们递话:“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把警徽给到安老师。在我清楚知道我自己是一张村民牌的同时,安老师在我这里就是铁狼了。之前警上有三个预言家对跳,但是其中有两个退水。我这里聊不清楚你们的身份,但是我在知道安老师是假的预言家后,我希望真的预言家能跳出来替我说话,我不想就这样被白白冤死。”

    魏毓这话的意思就是告诉在她之后发言的狼同伴们,随便你们谁起来跳个预言家吧,不然我可能就要被归出去了,那我昨晚不是白白自杀了。

    也不知道她的狼同伴们领会了她的意思没有。

    在魏毓之后发言的,就是今天来宣传作品的男一号,孙申。他在魏毓发言过后起跳了预言家,说他昨夜验得人是魏毓,魏毓是一个好人,那么发魏毓查杀的安老师必是一匹狼。

    魏毓有点纳闷,这个孙申并不是她的狼同伴,他如今这么强势地起跳预言家保她,究竟是什么用意?

    对了,如果孙申是女巫的话,这一切就能解释清楚了。他如果是女巫,他肯定就知道昨晚死的人是魏毓,在暂时联想不到狼自杀的情况下,那魏毓的身份就是无限做好,所以他在不想挑明自己身份的情况下,选择跳预言家身份和安九年硬刚。

    魏毓心里已经笃定他就是女巫了。

    接下来她的狼同伴,也是非常会看人眼色的文宝,在他发言的时候起跳了女巫,并且声明第一夜死的人就是魏毓,给魏毓发了一个大大的银水。

    这波稳了,魏毓心想。真正的女巫跳了预言家的身份,那就摆明了把他女巫的衣服让给别人随便穿。只要后面不要再有暴民出来跳个预言家和女巫的身份,那魏毓在这一局白天就出不去了。

    然而,too young too simple!

    也是固定mc之一的演员大山和魏毓的狼队友文宝对跳了女巫的身份,并且扬言第一晚死的人是安九年,是他开出解药救得人。

    这大山才是奇葩,他在警上竞选的时候就起来悍跳了预言家,然后又在安九年的威胁下退水。如今他又跳了个女巫身份,也不知他到底要向着那边玩。

    得,魏毓在这局的命运又成了未知数。

    现在场上两个预言家和两个女巫在对跳,魏毓是这两拨人中的一张焦点牌。正确的玩法是两个女巫不要动,反正真正的女巫手里还有一瓶毒药,他们两个的身份问题自可以让他们到晚上去解决。

    要怎么解决啊?要不是不能说话魏毓都要咆哮了,这两女巫都是假的,你要他们怎么在晚上解决?

    两个辨不清真假的预言家也暂时不能动,所以魏毓成为了一张抗推牌,反正她是一村民嘛,死了不就死了嘛,这是一个屠边局,死一村民算不上什么大事。

    事情怎么就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了呢?这是魏毓没有想到的局面。

    她原本是没有料到女巫会救她,所以她觉得她死了之后的身份就能无限做好,并且脏死一个人。可女巫救她就救她吧,偏偏这个女巫不知道哪个筋不对劲,非要跳个预言家身份来保她。还有就是那个大山,你说你一村民能不能就尽好自己村民的本分,你干嘛非得跳个神呢?

    总之,魏毓就这样在第一局白天被票出去了。

    也就是说,她昨晚白死了。

    现在警推在前,对她们狼人非常不利。

    但好在现在场上有两个对立面形成了,分别是以真预言家和假女巫为首的一派,以及真女巫和狼人为首的一派,只要这两派能撕起来,她们就还有赢的机会。

    魏毓第一个离场,去了休息室。

    导演笑眯眯地跟她说:“玩脱了吧?你这自杀可有点不值当。”

    那是因为大山那个野路子的搅和,不然她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当然魏毓也没有跟导演抱怨,这事她也就在心里琢磨了一下,游戏场上的事不带到生活中来,是她玩游戏的原则。

    魏毓在休息室里观看这场游戏继续进行。

    魏毓也不知道她剩余的狼同伴们能不能看出孙申是女巫,如果能看出来,今晚就应该杀了他,把脏水泼到安九年身上。

    魏毓看着她的狼同伴们在用手势交流,他们在杀安九年和孙申之间犹豫。估计他们是觉得孙申目前是帮着他们在玩,所以想要多留他一轮。

    可是如果杀了安九年就坐实了他的预言家身份,这对于狼人团队来说是没有收益的。

    还好她团队里的文宝还是比较能看清楚局势的,他果决地把狼刀指向了孙申。

    因为孙申的解药已经使用,所以他也不知道当夜死得人是谁。在女巫问他要不要使用毒药的时候他点了点头。

    魏毓心里扑通扑通乱跳,她在暗自祈祷孙申把毒药洒向大山。

    果然!

    魏毓激动地站了起来,大山死亡,那她狼同伴文宝的女巫身份就算坐实了。

    接下来的预言家查验,安九年查验了孙申,在得知对方是好人的时候,不解地皱了皱眉头。

    稳了,魏毓心里暗称道。

    天一亮法官就宣布孙申和大山死亡,因为这两人不能留遗言,所以只好灰溜溜地离场。

    在走向休息室的过程中大山问孙申:“你真的是预言家?”

    “我不是,我是女巫。”

    “你是女巫为什么毒我啊?现在不就把那个文宝的女巫身份坐实了吗?”

    “你不是狼人吗?”孙申问他。

    大山苦着张脸说:“大哥,我是白痴啊。我原本想跳身份帮你们挡刀的,就算白天被推出去我也能留在场上发言,结果你怎么把我给毒死了啊?”

    “谁叫你向着安老师,我只有毒你了。”

    “大哥,我以为安老师是预言家啊,我不向着他向着谁?”

    “安老师怎么可能是预言家,他是狼啊。他在第一天就报了魏毓的查杀,可魏毓在第一夜就被杀死了,是我用解药救回来的,她怎么可能是狼?”

    大山也有些理不清头绪,只好去问魏毓:

    “小妞,你是村民是吧?”

    魏毓吃着冰淇淋甜甜的笑,说:“我不是村民啊,我是狼人!”

    孙申仿佛三观都崩塌了,不可置信地说:“你是狼人?你怎么会是狼人?你第一夜不是死了吗?”

    魏毓还是一派天真的点头,说:“是啊,我是第一夜就死了,不过我是自杀的。”

    孙申久久不能言语,大山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这小丫头是我们这群人中玩这游戏玩得最溜的,套路又多又脏令人发指。你现在也见识到了,以后可要小心了。”

    孙申无奈地笑笑,言语道:“我想起一句台词‘这越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啊,越是会骗人’。”

    因为这句话,他们三个全笑做了一团。

    场上的游戏也进行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随着孙申和大山的死,安九年的预言家身份开始受人质疑,穿了女巫身份的文宝果断跳出来带节奏,伙同大家要把安九年的警徽撕掉。

    在这一波强势的进攻下,安九年被票出局。

    魏毓一行三人在休息室等他,等他一进来就说:“安老师,辛苦了。”

    安九年戳了戳魏毓的脑袋,说:“你运气还真是好,我原本以为第一局把你推出去能赢呢。”

    魏毓指着孙申和大山说:“都是托这两位的福,我可不敢邀功。”

    在死了三个神的情况下,这一局最后以狼人的胜利告终。

    几个村民们还有些摸不清楚场上的局势,猎人snow姐问道:“所以孙申是预言家,文宝是女巫,我是猎人,那白痴呢?白痴是谁?魏毓吗?”

    文宝跟她说:“你怎么玩得游戏?除了你自己,其他的身份你一个都没猜对。孙申是女巫,安老师是预言家,你是猎人,白痴估计是大山。我和魏毓都是狼人。”

    snow姐的表情和初听见魏毓身份的孙申一模一样,她质问道:“不对啊,如果魏毓是狼人的话,孙申为什么要保她啊?”

    “因为魏毓在第一夜自杀,是孙申用解药救得她。”

    正好这时魏毓回到录影棚来,snow姐一个箭步冲过来抱住她,说:“你不是狼人对不对?”

    魏毓笑得一脸明媚,说:“我是啊!”

    snow姐放开她,故作生气的鼓起脸,说:“你们的套路太深了,我不要和你们玩了。”

    “不是我们套路深,是你活得太单纯!”魏毓这样逗她,引得周围人都在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混沌皇帝系统〕〔末日植物领主〕〔重生之明星警察〕〔凤归巢之冷君追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花都娱乐风暴〕〔凡人之星火燎原〕〔战国之最强奶爸〕〔神医混乡村〕〔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娇妻似火:隐婚总〕〔永生红莲〕〔重生未来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