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高调示爱,hello,〕〔万古武帝〕〔佳妻清婳〕〔我的23岁美女邻居〕〔武侠之侠客风云传〕〔长生庄主〕〔炮灰女修仙记〕〔大叔,轻轻吻〕〔文娱之王〕〔吃货军嫂萌宠猫〕〔最强神医赘婿〕〔那个校花有点坏〕〔重生一九九六〕〔网游之我是神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一百一十二、《校园迎新祭》EP11
    在黑暗降临的那一瞬间,白小禾的脸上还带着欣愉的笑,她紧紧握住小羽的手,想等光明降临后和她分享这一喜悦。

    分明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可白小禾走到如今这一步,竟有了种重生的感觉。

    “小白,我们真的能回家了吗?”小羽问道。她的声气听不出半点情绪,既没有即将回家的喜悦,也没有面对未知的恐惧。

    “当然,一会儿我们就能回家了,也能见到其他的同学。”白小禾说话仍然带着笑,她的这种情绪感染了小羽,让小羽心里的怀疑和惊异有了缓解。

    黑暗中慢慢出现了一点亮光,起初只是微弱的一小点,然后渐渐扩散,明亮的光芒铺开,让白小禾有一种沐浴在太阳底下的温暖感觉。

    她不舍得闭眼,怕错过了这一美丽的时刻,她拼命瞪着眼睛,尽管她因为明亮的光芒而开始骤盲。

    等到视觉一点点开始恢复,白小禾发现笼罩在她们身边的这层光芒有些微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消毒水和破抹布的味道,这个发现让她心里没由来的一顿不舒服。

    “小白!”小羽突然出声把她的注意力从嗅觉唤了回来,她这才发现,自己和小羽正处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旁边堆满了笤帚拖把,墙上挂着抹布,正对她们的破烂小门上写着一个猩红数字“2”。

    “小白!”小羽再次叫了她一声,白小禾全身一个激灵,循着说话的声音望去,却突然发现她和小羽的手还紧紧交握在一起。

    脑子里一道白光闪过,白小禾已经在顷刻之间把和小羽握着的手抽了出去,随即往后退了两步贴到墙面。

    小羽因为她这个举动愣了一会,然后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自嘲地笑了笑,

    “小白,你现在在想什么?”

    白小禾膝盖微弯,手掌撑在墙面上,离她手掌最近的地方,有一根断掉的拖把棍。熟悉她的小羽一看,知道了白小禾现在全身作防备状,且有了攻击的倾向。

    “小羽,游戏没有结束。”白小禾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情,才能镇定自若地说出这一句话。

    “是啊,游戏没有结束,所以你现在在想什么呢?小白。”

    白小禾目光复杂地看向她,里面所蕴藏的情绪让一向熟知她的小羽也搞不明白。

    “你是在怀疑我吗?”小羽问道。

    “不是怀疑,我很确定。”

    “确定什么?确定我是凶手吗?”小羽朝她的方向往前走了几步。

    “你别过来!”白小禾的声音不受控制地提高,然后她又像是觉得自己的处理方式不好,强压下所有的负面情绪,放缓声音同小羽道:

    “你就站在那,别过来,我觉得我们之间保持一点适当的距离会比较好。”

    小羽没理会她的话,固执地又往前走了几步。白小禾已经抓起了旁边的木棍横在胸前,嘴里嚷道:“你别过来!”

    小羽站在原地望着她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小白,你是要打我吗?”

    白小禾痛苦的闭眼,说道:“我不想的,所以请你别过来。”

    “我都不怕你,你又怕我什么呢?我对你而言,一点攻击力都没有。”小羽说道。

    “可是,你是凶手。”白小禾说道:“小羽,你是凶手,你杀了人。”

    “我没有,杀人的人是你。”小羽说道。

    “你胡说,我没有杀人。”

    “就是你杀的。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要再装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白小禾把木棍敲在墙上,她现在的确有些急躁了,

    “我没有杀人!”白小禾再次叫道。

    小羽也说:“我也没有杀人。”

    白小禾不肯接受这个事实,现在游戏还没有结束,还有两个参与者,凶手不是她的话,只能是小羽,

    小羽在骗她!

    小羽一直在骗她!

    “你是凶手!”白小禾突然安静下来说道。

    “我不是。”小羽还是淡淡地回应。

    “小羽,你是凶手!”白小禾已经有了要崩溃的前兆,她拼命忍耐着,把自己的脸憋得通红。

    “我不是。”小羽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白小禾把手里的棍子狠狠往地上一扔,棍子在地上断成两截,迅速弹起,然后落下,成为这间房间里唯一的声音。

    白小禾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她心里对于小羽的恐惧已经被小羽欺骗她的这种情绪所掩盖,她哭得隐忍又压抑,就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但又不想在人前示弱出来。

    “你哭什么?”小羽问她。

    “你骗我!”白小禾嘶吼出声,声音像是生生被人撕扯开,尖利地刺耳。

    白小禾走到小羽面前,低头盯着她,眼泪掉下来又被她倔强地拭去,她说:

    “小羽,我那么相信你,可是你一直在骗我!”

    “你骗我!”白小禾大叫喷出的口水险些染在小羽的脸上。小羽目光平静地替她把眼泪拭去,然后说:

    “白小禾,我没有骗你。”

    白小禾不说话,就是牢牢盯住她。

    “我没有骗你,人真的是你杀的。”小羽又重复了这一句。

    “你还记得王蓉被当做凶手是因为什么吗?”不等白小禾回答,小羽兀自说道:“因为死者手上握着她的项链,因为她身上有和人打斗的痕迹,因为她脖子上有被人扯掉项链的勒痕。可是王蓉是被冤枉的。”

    “你想说什么?”白小禾问她。

    “你来看!”小羽拉着她往角落走,那里的墙壁上有一块破碎的镜子。她们才一走进,那面镜子就把她们映得斑驳不堪。

    “你看!”

    “看什么?”

    小羽把她的外套扒开,一颗一颗地解着她领口的衬衣纽扣,然后指着镜子对白小禾说:

    “你看!”

    斑驳的镜子里,白小禾颈部挂着一条项链,那是王蓉被投票出局后挂在白小禾脖子上的。白小禾一直记着王蓉的嘱咐,等从这里出去后一定去找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生。

    小羽把白小禾脖子上的项链挑开,露出了被遮盖住的伤痕,一条和项链完全重合的勒痕。

    白小禾捂着自己的脖子往后退了几步,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震惊,像是从未见过一样。

    白小禾又到镜子面前去看自己,她把指头放在颈部用力擦拭,可那条勒痕就像是长在她身上一样,半点不见消减。

    不可能,她脖子上怎么可能会有勒痕。

    “不可能!”

    小羽笑了笑,说:“早在教室那会儿你低头弯腰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我当时半点没有怀疑你,还怕这东西被别人看到惹来麻烦,所以替你把纽扣系起来了。”

    白小禾想起来了,当时的确是有这么一出。

    “小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白小禾狠狠抓紧自己的衣领,好像这样就能把她脖子上的痕迹遮掩住。她拼命的摇头,表情已经有些麻木了,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小白,你没必要跟我说假话,这场游戏你要是想赢,我会让你赢的。”

    小羽哭了。

    白小禾不明白她为什么哭,分明她才是凶手,分明她自己就是被冤枉的,她为什么要哭?她凭什么哭?

    “你真的不要再装了,小羽,真的没意思。你不要再装了。”

    小羽看着她愣了愣,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塞给她,

    “这是我的选票,我给你,你看着办吧。”

    白小禾觉得这个东西烫手极了,可是她不能不拿,她只有拿到了两张选票,她才能够出去,她才能够回家。

    “说起来,小羽,有件事很奇怪。从最初开始,我们每个人身上好像都有嫌疑,我的外套伴随了我从第一间教室走到这里,其他人身上也能或多或少找到疑点,只有你,你一直都是干净的,你一直都是我们当中最干净的。”

    白小禾又哭了,不知道是哭小羽把自己的选票给了她,还是哭小羽一直以来对她的隐瞒,

    “我一直以为你是无辜的。”

    “我的确是无辜的。”小羽坚定地说道:“你投票吧,我说了,如果你想获得这场游戏的胜利,那我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你。”

    小羽找了一把椅子坐下,背对着她,面朝着墙。

    白小禾在她身后悉悉索索地弄了一阵,小羽知道,她是在投票。意外的,她心里非常平静。

    白小禾走到她面前蹲下,眼里还有来不及拭去的泪水,她握住小羽的手,把自己的脸埋在她掌心哭泣。

    小羽轻柔地拍拍她,说:“别哭了,我不怪你。”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杀人?”白小禾呢喃地说道。

    小羽叹口气,抬头望了望头顶的白炽灯,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人。”

    “咔嗒”门锁自动打开了,缝隙里,是浓稠的黑暗。

    “去吧!”小羽跟她说。

    白小禾慢慢起身,往门口走去,

    “小羽,我一定回来找你的,有任何的事情我们一起面对。”

    小羽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白小禾走入黑暗里。

    你如果想赢,就让你赢吧。

    不过这次在黑暗里的只有你一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我的绝色完美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