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邪性BOSS,〕〔盛先生,有个恋爱〕〔进化之路〕〔炼蛊〕〔去西游死路一条〕〔军阀老公请入局〕〔极品战士之盗墓达〕〔美漫之BOSS入侵〕〔武人无敌〕〔废土女王〕〔我下边有人〕〔乱宋之水浒风云〕〔诸天时空行〕〔高维穿梭者〕〔海贼王之天赋重置〕〔我开了一家黑店〕〔异界纵横之召唤英〕〔盛世嫡谋〕〔无光之月〕〔也许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九十九、末路
    电话拨了有五遍申屠叶朗才不慌不忙的接起。窦瑶原本以为他是在拍戏或者有什么活动不方便,可是电话那头一片静谧,像是呆在家里。

    “叶朗,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窦瑶焦急的问道。

    申屠叶朗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只淡淡应了一句,问:“有什么事?”

    以窦瑶这些年来对申屠叶朗的了解,他此时的心情肯定十分不好,语气阴霾得很。这让窦瑶原本到了嘴边的请求在一时半会不知从何说起。

    “就是给你打个电话。”

    高昌听她打电话急得不得了,拼命给她使眼色,可窦瑶全做没看见。

    “没事就挂了吧,我有点累,想休息了。”

    “别!”窦瑶急忙打住他。自从通稿事件一出,申屠叶朗对她的态度明显是冷漠了不少,平日里就不接她电话,要是这通电话真挂了,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打得通。

    “我有事想跟你说。”

    “嗯。”对方明显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听在窦瑶耳里,这就是满满的敷衍应付。

    窦瑶心里痛得要紧,她在申屠叶朗面前一直维持的自尊心想让她立马就挂了这通电话,可是她不能。正如高昌所说,申屠叶朗就是她最后的末路。

    “我想跟你借点钱。”

    “嗯,你把账号给我,明天我让助理打给你。你要多少?”

    窦瑶咬紧牙根说道:“两千万。”

    那边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申屠叶朗淡淡的声音才响起:“我记得顾子庭给你的钱就是两千万?”

    窦瑶满脸泪水,仍然控制着不哭出声来:“是的。”

    “这钱你用了?”

    窦瑶拼命掐着自己的大腿,闻言咧嘴说:“是的。”

    那边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申屠叶朗说道:“窦瑶,我记得你跟我说过,那钱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用的。就是前不久魏毓问你,你也说你没用。”

    窦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总不能说,这钱我早就用了,我是一直在骗你的。

    “叶朗,我现在真的是没有办法了,顾子庭的家人现在在逼我把这笔钱拿出来,可是我现在真的拿不出这么多的钱。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有难处,不然我绝对不会动这笔钱的。”

    “窦瑶,我早跟你说过,这笔钱既然顾子庭给了你,那就是你的了。是你自己坚定地说只是代她保管,既然是保管,这笔钱你就不能动。这是原则问题。”

    窦瑶开始哭,她知道申屠叶朗这个人的弱点,虽然外表看上去不近人情,可心底还是软的。

    “叶朗,你帮帮我,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顾子庭的家人一直逼我三天内把这笔钱拿出来,我要是到时候拿不出来,我就完了。叶朗,《广陵潮》马上就要开机了,我不能在这个关头出事啊。”

    “窦瑶,我不喜欢你说‘逼’这个字眼,顾子庭的遗嘱上本来就言明了这钱只是交给你暂时保管,现在她家里人要你把这钱拿出来也无可厚非。况且,这钱是顾子庭拿来做慈善的,这是她的心意,希望你尊重。”

    窦瑶的脑袋好像被人用石锤狠砸了一通,耳朵旁边尽是嗡嗡作响的声音。申屠叶朗跟她说这是顾子庭的心意,希望她尊重?她凭什么尊重她?她巴不得顾子庭天天在十八层地狱备受折磨。她要是尊重了顾子庭,那谁来尊重她?

    “叶朗,请你借我两千万,我会尽快还你的。”这已经是窦瑶能对着申屠叶朗说出的最卑微的话语了。这人是她喜欢上的第一个人,是她关于爱情的所有憧憬。她在他面前,永远都维持着最高的体面和自尊。甚至于她为了他,谋划设计自己的姐妹。她为他做了这么多,就是要让自己在他面前永远挺直脊梁骨的做人。

    如今……

    “窦瑶,这钱我不会借你。我希望你尽快把钱拿出来,让顾子庭的家里人去成全她的心意。她生前好像也没留下什么心愿,这好像是唯一的一个,我希望它能够圆满。再者,这件事最近的热度太大,顾子庭成天暴露在大众面前被人讨论,我不喜欢这样,她已经去世了,应该得到安静。”

    窦瑶再用力一点,这手机很可能就被她捏碎在自己手里,她心头一阵阵颤动,扯着四肢百骸,撕心裂肺地疼。下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她听见自己强压住的愤怒的声音响起:

    “之前顾子庭因为器官捐赠的事情被所有人诟病,你为了维护她的名誉,10所希望小学说捐就捐了。后来你又陆陆续续以她的名义捐了不少东西,这些钱加起来可不止两千万。如今我是跟你借!”窦瑶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被撕碎了。

    “申屠叶朗!我现在是在跟你借,不是和你要两千万,我会还给你的。如果我拿不出这钱,我就会身败名裂,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难道不比顾子庭死了后的名声更来得重要?就这样,你还是不肯借给我吗?”

    “窦瑶,那不一样!”申屠叶朗的声音有了变化,其中有自己都能察觉到的痛苦和遗憾。

    “顾子庭跟你不一样。我现在为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她愿意做好事我就陪着她做好事,以后我赚多少我就以她的名义捐多少。所以窦瑶,我没有多余的钱给你了。”

    “申屠叶朗!”窦瑶喊了一声,这近乎癫狂的声音吓到了一旁的高昌。

    “你爱顾子庭吗?你爱她吗?你现在跟我说这话,你问问自己,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爱她吗?”

    “你知道的,窦瑶。”申屠叶朗说道。

    窦瑶一股脑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拉开了许久未曾拉开的窗帘,看着落地窗下斑驳移动的车流。

    “那你觉得顾子庭爱你吗?你忘了你们是为什么分手的了?你忘了顾子庭是一个多么肮脏的人了?”

    最后一句话,窦瑶是靠喊出来的,好像以此,就能宣泄她接近疯狂的嫉妒。

    这是申屠叶朗心中的一根刺,谁也碰不得。平时窦瑶也小心避讳着不在他面前提起,如今怕是真的要疯了。

    “注意你说的话,那是我顾子庭的事,和你无关。”

    “和我无关?”窦瑶开始笑:“和我无关?和我无关你为什么总是拉着我出现在顾子庭面前,让她以为我和你有私情。申屠叶朗,这个漩涡是你拖我进来的,你不能够不管我。”

    “你是自愿的,我并没有逼你。”申屠叶朗只说了这么一句。

    窦瑶扶着玻璃慢慢跪在了地上,心口疼得让她缓不过气来,她背脊佝偻,好像瞬间老掉了十岁。

    “是,是我自己贱,是我上杆子倒贴。那可不可以看在我陪你演了这么久的戏的份上,看在我为了你和顾子庭决裂的份上,求你借给我两千万。”

    窦瑶已经无力说话了,她最后用到了“求”这个字眼,已经代表了她跪在申屠叶朗面前苦苦的哀求,也代表,她被死去的顾子庭生生打了脸。她有多天真,才会觉得申屠叶朗其实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的。

    顾子庭终于还是夺走了她的一切。

    “我和顾子庭的事与这件事无关。窦瑶,这笔钱是顾子庭的善意,是她干干净净的真心。不应该掺和进我们两肮脏的交易中。请恕我,不能借钱给你。”

    话说到这份上,也无话可说了。窦瑶挂了电话,躺在地上默默垂泪。高昌陪了她半晌,才听到她说:“给我找高利贷吧,或者你能找到其他的借钱门路也可以。”

    “你要想好了,高利贷真的是一条不归路。不然你再问问你其他的朋友。”

    “没用的。”窦瑶眼睛无神地看着天花板:“我的朋友也是顾子庭的朋友,我要是现在借钱,他们一定会以为我挪用了顾子庭的遗产。”

    窦瑶强打起精神说:“没关系,等我做了《广陵潮》的女主,我一定能红透半边天,到时候会有数不清的代言商演,我的片酬也会翻上很多倍,就算是高利贷,也能很快还清的。”

    看着窦瑶脸上坚定的神情,高昌还是忍住了朝她泼冷水的冲动。她不忍心告诉窦瑶,在《广陵潮》主创投票的女主角选拔中,她只位列第二,次于了她一直看不起的董薇薇。

    窦瑶在借贷文书上按了手印签了名,拿到了两千万的借款。她努力昂起头不去看那高额的利息,她安慰自己,过了这坎,她一定能走得更加顺畅。

    遗产交还和捐赠都安排在了同一天,在de举行。顾子庭的家人,受捐赠的机构和窦瑶都要出席,共同在近百家媒体的见证下完成了这次的捐赠仪式。

    冯至抽不出空,所以把这事全权委托给了陈晨宸。窦瑶到的时候,还在陈晨宸旁边看到了那个死丫头魏毓。不过她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全程都在后台呆着。

    捐赠仪式结束后窦瑶遇到了她,她问道:“你来做什么?干妹妹可不是你什么正经亲戚。”

    “作弊那件事是你栽赃到我身上的吧。”魏毓反问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英雄联盟之守望者〕〔穿成大佬的白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