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色的守护者〕〔农女医妻:神秘夫〕〔我就是大牌〕〔大周昏君〕〔帝国争霸〕〔吕布有扇穿越门〕〔都市梦道剑仙〕〔我的随身升级打怪〕〔祖宗显灵啦〕〔三国之蜀汉中兴〕〔王牌兵王〕〔映照万界〕〔兵者〕〔独步逍遥〕〔独家宝贝:甜妻娶〕〔修真学霸系统〕〔这个末世有点槽〕〔幻兽进化图鉴〕〔无限大叔在异界〕〔言洛希厉夜祈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八十四、红毯
    差不多到红毯时间,魏毓和徐畏要先走。以韩行川的地位,估计要压轴,她们可等不了。

    徐畏在路上跟她说:“一想到一会儿要见到申屠叶朗和窦瑶那对狗男女,我就气得心窝疼。”

    魏毓心想我都不气你气什么?其实这算不算从侧面反映出了她上辈子有多窝囊,连累着周围的朋友都跟她受气。

    “这你就受不了了?那要是我告诉你顾子庭给窦瑶留了两千万现金的遗产,你岂不是要跳车?”

    徐畏一咕噜从座位上爬了起来,拍着车门道:“把门打开,我这就跳下去。”

    魏毓呵呵笑,问:“你有没有觉得顾子庭瞎了眼?”

    “她那是瞎了吗?她那是压根就没长。一个窦瑶,一个申屠叶朗,估计是上辈子挖了她家祖坟,这辈子才想尽办法的折磨她。”徐畏说道。

    魏毓又问道:“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不信!”徐畏面目严肃,还带着丝狠戾道:“如果真有因果报应,就该在顾子庭死的那天,一道天雷劈死那窦瑶。”

    “我信。”魏毓闭眼养神道:“会有报应的,她窦瑶造的孽越多报应来得越快,等着吧,快了。”

    他们到的时候红毯已经进行了一半,侍者来接待他们,要看他们手里的邀请函。因为都是andrea的私人邀请,所以侍者还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一会儿主持人介绍你们,是说徐畏先生和他的女伴,还是魏毓小姐和她的男伴?”

    这都是各自的脸面,魏毓和徐畏彼此不能妥协。最后只有折中一点,由主持人各自介绍。

    “接下来走上红毯的,是徐畏先生和魏毓小姐,让我们热烈欢迎。”

    记者把目光和照相机都聚焦在了红毯的尽头,这徐畏大家都认识,是每逢出场必自带热点的八卦小天王。至于魏毓,名字听着倒是耳熟,保不准也是娱乐圈人士,抓紧时间拍个正脸,明天的杂志花边八卦就有了。

    徐畏先下车,举止从容地整理自己的西服,轻轻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抹平,然后半弓腰伸出一只手。记者们争先恐后地叫着徐畏的名字,想让他露个正脸方便拍照。

    徐畏充耳不闻。

    魏毓扶住徐畏的手慢慢踏出车门,搭配她裙子的是一双同色系的小高跟,红毯有些软,她需要徐畏的搀扶才能走得顺畅。

    魏毓刚暴露在镜头前,就被突如其来的惊呼和此起彼伏的闪光灯给吓到了,本来已经拖入了昏暗的天际,好像突然因为她的出现而明亮起来。

    这种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的虚荣感,她上辈子从未体会过。她上辈子最风光的时候,好像就是死的时候,百十来家记者全程报道她营救以及死亡的过程。但就这样,也不及今天风光。

    有认出魏毓的记者大声呼叫着她的名字,这大概会是今天最意外的收获,目前人气水涨船高的网红明星,居然和圈里口碑素不检点的小霸王有瓜葛,还一起携伴出席了st的晚宴,这其中恐怕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小秘密等待他们去挖掘。

    记者们相互之间一打听,也搞清楚了魏毓的身份。顿时一声声唤着她名字的撕裂尖叫划破整个会场。

    魏毓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走这样华丽体面大阵仗的红毯,她半点没有应付的经验,听着记者们声嘶力竭地叫她和徐畏的名字,便打算放慢脚步驻留拍照。

    魏毓的步子才慢下来就被徐畏发现了,他低声问道:“你怎么了?”

    “不用停下来拍照吗?我见那些女明星都是这样做的。”

    没成想徐畏十分不屑道:“我们都是拿着主人家亲手发的邀请函来出席晚宴的,是尊贵的客人,和那些毯星不一样。”

    这话不知骂了多少人,连魏毓也给骂了进去。他徐畏背景浑厚,家大业大,又有个天王巨星的影帝表哥撑腰,自然不需要上赶着和媒体记者打好关系。

    这每个圈子里已经攀登上顶峰的强者,当然不需要再适应这个圈子的生存法则。

    嗨呀,好气啊。

    徐畏脚步不停地带着她穿过红毯区,连主持人的采访都强硬无视,全程绷着脸一本正经的模样,十足让魏毓觉得不自然。

    直到背过了人群,他才露出了戏谑的模样。

    “我真是不喜欢走红毯,曝光在媒体的镜头之下。跟动物园看猴子似的。可是我只要一想到下半年我自己电影的首映礼还得来这么一遭,我就头疼地不行。”

    魏毓松开挽住他的手,说:“前有车后有辙,自求多福吧您嘞!”

    进了正厅也没见个人来接待,申屠叶朗他妈和他爸都被淹没在了人堆里,根本看不见门口这里的情况。

    还是侍者在看过他们的邀请函后,带他们去了相应的座位上。徐畏被安排在了主桌右边,是全场除了主桌外最尊贵的地方。魏毓则被安排在了主桌。

    小侍者频频用余光打量她,好像在想她是个什么身份,怎么就能混到和主人家坐到一桌去。

    魏毓则是在看清主桌上面的姓名牌后,要求侍者给她换位子。

    申屠叶朗和窦瑶,看见这两个名字和她的名字放在一起,魏毓就觉得说不出的膈应。

    一张大圆桌坐八个人,除了他们三个,还有申屠叶朗的父母,韩行川及其女伴,多出来的那一个,估计是留给魏毓今天带来的男伴的。

    整张桌子的人她都算不上待见,别一会儿影响她品尝美食的兴致。

    更何况主桌太瞩目,她可不想和申屠家的名字一起捆绑着上头条。

    魏毓指着徐畏那张桌子道:“我是跟着他来的,我要去和他坐一起。”

    “别啊,是我跟着你来的,你倒是带我坐主桌啊。”徐畏谄媚道:“我这样的身份,去坐侧桌多不合适。再说你就这样把正宫的位置拱手让给窦水仙?那本来应该是顾子庭的座位。”

    魏毓脑子里一合计,还真是。她和窦瑶本来就是彼此膈应的关系。她离窦瑶近一点,看一会儿她们两谁能恶心到谁。

    魏毓和徐畏成了最先入坐主桌的客人。打魏毓的屁股墩挨上那把椅子起,四面八方的眼神就扫射过来了。魏毓无论换个什么样的角度,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某个部分暴露在别人的打量之下。

    她明大概白别人为什么要打量她,保不齐就是以为她是因为和徐畏有什么肮脏的交易关系才坐到的主桌。魏毓好像都能听到她们心里的os:小小年纪真是不得了,连徐畏都勾搭上了。

    这人要是豁得出去啊,还愁找不到地往上爬?

    魏毓悲哀的想,前有车后有辙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她,想她上辈子看到徐畏带着哪个小姑娘在公众场合出现,这脑补的内容也不会比她们今天少。

    有以前跟徐畏合作过的女明星来打招呼,完全无视魏毓的存在跟徐畏套近乎:

    “人家先前看到邀请名单的时候,还以为你会来邀请我当女伴呢。”

    说着还斜乜了魏毓一眼,说:“你最近的口味有些独特呀。”

    徐畏呵呵笑,说:“这话你可说得不对,我也是沾人家光来的。”

    说着指了指还放在桌上的姓名牌,说道:“看见没有?我在这桌上连个名字都没有。”

    那女明星看魏毓的眼神瞬间就不对了,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魏毓低头喝茶全做听不见看不见感觉不到。

    “我说这妹妹看着眼熟呢,魏毓妹妹是吧,长得可真漂亮。”

    魏毓刚想礼貌答谢,突然就想起了徐甄今天下午被韩行川夸漂亮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一个念头,如果她现在是16岁的顾子庭,被一个比她好看的人夸赞漂亮时会是什么反应?

    魏毓抬起头看她,微微偏了偏头,马尾垂在了胸前,脸上带着天真又懵懂的求知欲,漂亮的不像话,

    “真的吗?”

    当然只是奉承。尽管面前的小姑娘的确是难得一见的漂亮,可是在人人自持美貌的娱乐圈,不会有明星真心承认另一个人比她好看的。

    “当然。”

    魏毓笑弯了眼角眉梢,真诚道谢。

    不管那女人是真心赞美还是假意奉承,总之魏毓现在的心情好的出奇。

    “就夸了你一句漂亮,看把你高兴成什么样了?”

    魏毓摇头道:“你不懂,不懂!”

    “魏毓你真漂亮,漂亮地跟九天仙女下凡似的,浑身自带仙气,凡人看到你都是一种亵渎。”

    徐畏打趣她:“怎么样?我这样说有没有让你心情更好?”

    “这话你说得再真诚也不中听。”

    “我这还不中听?”徐畏不解道:“那还要我怎么夸你你才觉得中听?”

    “关健不是说的什么话,而是说话的人。”魏毓一本正经地跟他解释:“说这话的是你,哪怕你指天发誓我也觉得不中听。但要是说这话的人是窦瑶,哪怕她嘴上说得好听,心里咒我去死,我也能高兴个好几天。”

    魏毓偏头看着他笑:“懂了吗?笨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小兵混成大军阀〕〔霍少请轻爱〕〔末日植物领主〕〔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重生未来修真〕〔灵异直播间:冥王〕〔婚情告急:总裁请〕〔混沌皇帝系统〕〔一夜甜蜜:总裁宠〕〔基因进化战场〕〔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穿越玄幻武侠世界〕〔脸疼吗?我的醋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