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便是神〕〔美味厨娘妃:邪王〕〔迷路的女孩〕〔空痕幻世〕〔飘摇侠道〕〔殇龙诀之南北朝歌〕〔龙傲武神〕〔我不为神〕〔瑶光女仙〕〔如果你也记得我〕〔封天龙帝〕〔Boss腹黑:影后,〕〔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天行缘记〕〔18世纪的亡灵帝国〕〔隐龙惊唐〕〔带着仙葫开农场〕〔重生九零撩夫忙〕〔无敌妖魂师〕〔咕咕的艾泽拉斯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六十、威胁
    魏毓在等电梯时,齐澄也出来了。在空旷的回廊里,他一身黑色休闲西服踩在红色的地毯上,颇有种巨星的风范。

    魏毓在心里暗骂他装x,刚才这货踹那坨猪油时,插在裤包里的手硬是没拿出来过。现在的西服外套上没有半丝褶皱,根本看不出他刚才有过一顿单方面的斗殴。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心里骂我呢。”齐澄站在她身后,突然这么不声不响地说了句。

    “原来你知道啊。”

    知道还往前凑,分明就是有病。

    “你骂我什么呢?说出来我听听。”

    魏毓摇头,说:“还是算了,你现在心情不好,一会儿我说了你不中听的话,你再打我一顿,那我多不划算呀。”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心情不好了?”齐澄问她。

    魏毓抬头仔细打量他,实话说,真是看不出来。这货这会儿不像平时绷着张脸,在酒店特有的虚化柔光下,好像他的棱棱角角都缓和了下来。

    不对啊。

    “那你刚才发了疯似地揍人家,给人牙都打掉了。你敢说你没生气?”

    齐澄歪着头看她,半晌,说了句:“你以为我为什么生气?”

    还能为什么啊?被前女友戴了绿帽子,还被一坨猪油挑衅,换做是魏毓,她也得揍人。

    “你自个儿心里清楚不就行了,我说出来多尴尬啊。”

    齐澄把魏毓推进电梯,说:“我和夏盈盈已经没有关系了。”

    这话刚才夏盈盈也说过,但是魏毓不能信啊,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这小两口在互相找场子,抛不下面儿呢。

    魏毓才不傻。

    “一会儿你给我出租车车牌拍张照片啊,要是我被拐卖了,劳烦您老带着车牌去报警。”

    这会儿已经很晚了,魏毓一个人回家,她心里着实有点害怕。

    齐澄像是没听到,魏毓去扯他的袖子,又跟他说了一遍。齐澄手腕一转,握住了她的手,说:

    “我送你回去。”

    魏毓想把手抽出来,面无表情地说:“这就不老您费心了,我自个儿回去就行。”

    魏毓挣扎的劲越来越大,齐澄也越握越紧,魏毓都隐约感觉到疼了。

    “干嘛,耍流氓啊?给我放开。”魏毓已经沉下了脸,这要是刘玄同在场,就知道魏毓已经在爆发前夕了。

    可齐澄不是刘玄同,他没有那么了解魏毓,况且他足够自信。

    “魏毓,我挺喜欢你的。”

    这莫名其妙突然蹦出的一句,让魏毓挣扎的力道瞬间小了下来。她抬头看齐澄,恰好齐澄也低头看她,这一幕,多少在别人看来有点含情脉脉。

    例如,海尔兄弟一群人。

    电梯门在此时恰好打开了,魏毓和齐澄还保持着执子之手,眉来眼去的状态,这让恰好也在等电梯的夏盈盈生日来宾们一脸懵逼。

    黄盛是喝醉了,正靠在张泉彬身上说胡话。其他人,原本或多或少有点醉意,看到这一幕,也吓醒了。

    张贝珊指着她两交握的手,吼了声:“你们!”

    魏毓瞥了所有人一眼,动用了全身的力气,终于把手给抽了出来。

    刘玄同是现场脸色最难看的一个,他不可置信地看看魏毓,又看看齐澄,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和背叛,最后不明不白地说了句:“原来是这样。”

    “哪样啊?”魏毓问他。

    刘玄同面目苦涩,说道:“我就知道你一直都喜欢齐澄,你一直心有不甘。”

    电梯门被谈健一只脚挡住了,里面的人不出去,外面的人不进来。大家相顾无言,颇为费电。

    魏毓突然笑了起来,说:“我喜欢齐澄?你们都这样想的?”

    没人回答,但是魏毓从他们表情上能读出他们心里潜在的os,那分明是,

    魏毓你个不要脸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居然敢跟夏盈盈抢男朋友,臭不要脸,狐狸精。

    魏毓知道,他们这些人眼高于顶,平时对着她那副尊重礼貌的样子都是碍着刘玄同面子上装出来的,实际上还是看不起她。

    是!她以前是打扮诡异的非主流,她以前是死不要脸地纠缠过齐澄。她是这个校园里最普通的芸芸众生之一,甚至于,她还是让人嘲笑的f班差生。在外人看来,她和他们打交道是她腆着脸的高攀,她精心挑选的礼物也得不到对方的一个正眼。所以他们看到她和齐澄握在一起的手,理所应当地觉得是她上赶着勾搭。

    “笑话!我喜欢他?”魏毓抬眼看着他们,眸色深沉,毫无波澜。

    刘玄同知道魏毓这是很生气了,魏毓非常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要通过若无其事的样子来掩饰内心的愤怒。就像上次魏冬被张贝珊打了一巴掌,她心里分明恨不得生吞了对方,可还是拿着消毒湿巾仔仔细细擦拭着手指,以此来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

    齐澄握着魏毓的肩,低声说了句:“走吧,和他们没什么好说的。”

    魏毓甩下他的手,说道:“怎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今天不把事说清楚,赶明儿全世界都以为我魏毓不要脸上赶着倒贴你齐澄呢。”

    刘玄同劝道:”小澡,你别生气,这事就我们知道,不会说出去的。”

    说着,还看向其他人,企图从他们那里得到回应。

    张泉彬说:“你既然敢做,也就别怕别人知道。追到我们家齐澄,说出去你脸上也有光。”

    魏毓的电话铃声响起,是杨秀兰来电,想必是质问她的行踪。

    魏毓按了电话,朝他们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了,我和齐澄,没有半毛钱关系。如今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拜托你们上网看看,魏毓这个微博账号下有多少粉丝,以为我还是u中f班那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整天让你们耍着玩?请你们以后都离我远远的。”

    魏毓推开面前的人往外走,

    “我如今,你们可高攀不起。”

    这是魏毓第一次拿自己现在的人气说事,没办法,如今除了这个,她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底气。魏毓在心里一遍遍感谢那些可爱的粉丝朋友,无论是之前的顾子庭,还是如今的魏毓,他们都是她最坚强的底气。

    张泉彬嗤笑出声:“她现在多少粉丝?有张贝珊多吗?这么大口气。”

    刘玄同望着齐澄跟着魏毓走远,说道:“你真是不上网,你现在去微博随便夸魏毓一句,点赞分分钟就能过千。她微博已经有将近30万粉丝了,这还是在她从不更新的前提下。”

    “这么屌?”张泉彬问道。

    李艾说:“你没见我们学校最近一到放学门口就多了些人?举着手机东张西望的,那都是来看魏毓的。你真该上上网,省的一副井底之蛙的姿态。”

    齐澄拦到了一辆出租车,抓着魏毓就往里塞,魏毓让他滚,齐澄装作听不见的样子,让司机开车。

    魏毓环着手坐下,说:“怎么?齐少爷听不懂人话?”

    “魏毓,刚才那些话我就当作没听见。”齐澄说。

    “别啊,我是认真说的,也麻烦你认真听。这人啊,贵在有自知之明,我高攀不上你,你也高攀不上我,咱就做自个儿的高岭之花,省的互相埋汰,行吗?”

    齐澄看向她,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意味,让魏毓心寒。

    “你为什么会觉得你自己是一朵天山雪莲。”

    魏毓脑回路一下子没跟上,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齐澄打开手机,调出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有个面色潮红的女孩子,说话含糊不清:“求你不要丢下我……你丢下我我就会死的,求你。”

    魏毓心惊,她不知道自己何时被齐澄录过这样一段视频。

    “你什么意思?”魏毓问他。

    “没什么意思,就是没见过你这样,想发给你粉丝一起欣赏。”

    魏毓脑子里在短时间内转过了多个主意,连杀人灭口都有瞬间浮现上来。她这人,心慌时候的表情总是和心里的真实想法相悖,就像现在,她分明恨不得一把掐死面前的人,可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浮越大。

    齐澄掐住她的下巴,凑到她耳畔说:“别笑了,你不知道你现在笑得有多丑!”

    “说吧,你想怎么着?趁我现在还吃你的威胁,你想怎么着?”

    齐澄松开她的下巴,改为摸摸她的头,说:“挺识时务啊。”

    “我说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齐澄抓住她的手,和她十指相扣,说;“在一起吧。”

    魏毓任由她拉着,说话的声音堪称甜蜜,

    “做梦呢?”

    齐澄松开她的手,把双手交叉放在了脑后,说道:“我知道你现在不像谈恋爱,没关系,我也不像谈,谈恋爱太麻烦。”

    魏毓一点都不理解他脑子里的想法,问他:“那你到底想怎么着?”

    “我暂时也没想到,我就是不喜欢你现在跟我相处的方式。我也没什么要求,你以后听我话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末日植物领主〕〔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穿越玄幻武侠世界〕〔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灵异直播间:冥王〕〔一夜甜蜜: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