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墨凰:魔尊大〕〔我有一只鲲〕〔妃尝妖孽〕〔我的冰山美女老婆〕〔爱欲横流〕〔透视极品神医〕〔公主嫁到:妖孽师〕〔恶魔心尖宠:丫头〕〔田园悍妻:妖孽王〕〔阮白慕少凌〕〔重生八零小军医〕〔三国外科风云〕〔花月琼琼暗生香〕〔区少辰穆井橙〕〔我的系统全靠编〕〔木叶之大娱乐家〕〔顾念念温庭域〕〔我家系统太佛系〕〔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我下面,有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后养成手记 十七、炒作
    魏毓晚上做作业时又觉得自己梦游了,明明题目上的字每一个她都认识,可这一组织起来她就完全看不懂了。她十年前读高中时候的数理化生有那么难吗?

    魏毓两世为人第一次萌生了请家教的念头。

    做完作业,照例咬着铅笔跟读法治在线一个小时。魏毓这段时间练得有点狠,嘴皮上被断裂的铅笔戳出了一个血泡,碰着就疼。

    没办法,她想早点摆脱这听起来含糊不清的口音问题。

    睡觉前随手刷了刷微博,魏毓注册了一个小号,只关注了顾子庭的微博和几个站子。

    顾子庭死前微博粉丝刚突破30万,倒是她死后涨了不少。

    她的最后一条微博是生日当天发的,配了和粉丝在一起庆生的图,留言:“希望以后的每一个生日都能和你们一起度过”。

    这条微博转发将近30万,评论也有10多万条,都是对她英年早逝的哀悼和惋惜。

    顾子庭的几个粉丝站子这些天都在整理她生前参加活动的一些资源,魏毓每天有空都会随手刷一刷,看到有趣的内容便会保存下来。

    不过今天的画风有些不同。几个站子口径一致地发微博称:

    “相信并支持顾子庭所做的一切决定”。

    魏毓直觉有些不对劲,切到热门微博一看,top1赫然就是与她相关。

    发微博的是一家医院,眼熟得很。

    “顾子庭女士曾于去年年初与本医院签订了器官捐献志愿书,志愿在身故后无偿捐献器官,以挽救他人性命,为社会做贡献。

    本院在得知顾子庭女士意外身亡后,对其表示沉重的哀悼与惋惜,也本着尊重顾子庭女士遗愿向其家属商定有关器官捐献的流程。但被其家属告知顾子庭女士于身亡当夜火化,器官捐献志愿书作废。

    本来,器官捐献纯属自愿,并不勉强。但顾子庭女士作为公众人物,如此出尔反尔,把器官捐献当做儿戏。这在医疗政策完善方面,在千千万万社会大众面前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本院尊重死者,也赞赏顾子庭女士曾经的无私奉献,但对其言而无信的行为予以谴责。望今后大众在器官捐献方面深思,不要再出现以上行为。”

    配图是顾子庭之前签字的器官捐献志愿书,以及捐献医院和顾子庭经纪人的短信对话。

    短信中,院方向其经纪人询问何时可以进行顾子庭的器官捐赠。经纪人答:

    “顾子庭的尸体在遇难当晚已经火化,关于器官捐献一事我们不知道。所以签订的器官捐献志愿书作废。还有,该事就此作罢,希望你们好自为之,不要再蹭顾子庭的热度博眼球。”

    经纪人的名字被打了马赛克,但魏毓知道那就是高昌。何垣从不会那样子说话。

    这条微博下的评论全是骂声一片,都是对顾子庭及其家人的行为作出谴责。

    有网友指出:“去年年初顾子庭接受访问时说,愿意在死后把身体器官无偿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

    当时这条新闻上过热门,网友对其行为还做出赞赏。没想到这只是顾子庭用来博名声和焦点的道具。顾子庭嘴上说得好听,死后倒是急急忙忙地进行火化。该行为简直突破道德下线,不应该因为人死了而就此作罢。”

    这还算比较理智的发言,更多的人对顾子庭进行了不堪入耳的辱骂,好像她是什么民族的罪人,哪怕死了也应该鞭尸以泄民愤。

    魏毓觉得无比的委屈,这事分明和她,和她家人没有半毛钱关系,始作俑者都是窦瑶。

    魏毓点进了窦瑶的微博主页,她在顾子庭那条声讨微博发出前几个小时,转发了一条某基金会对她捐款表示感谢的微博,并发文呼吁她的粉丝以及全社会关注白血病患病儿童。

    点开评论,最新的内容都是网友拿她和顾子庭作对比。说:“都是一个组合的,怎么人的品性能差这么多。”

    魏毓忍不住笑出声,她窦瑶连自己的亲爹亲妈都丢在疗养院自生自灭,她就不信她会好心到关心白血病患病儿童。

    魏毓心想这件事不能再让他发酵了,网友的力量和热情是无限的,回头一个群情激奋,把她的老底儿扒个底朝天就不好了。

    魏毓给陈晨宸打电话,这人还不知道这事,魏毓跟他一说,那边的怒吼快刺破她的耳膜:

    “窦瑶那个贱人又想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了?她没想到窦瑶会恨她到如此地步,连她死了也不想放过她。

    魏毓劝他冷静:“你听我说,现在有几件事要你去办。

    首先,你去查和顾子庭签器官捐献的那家医院和窦瑶有没有来往,如果查窦瑶查不出来,就查高昌。

    其次,你得联系上冯至,让他出面以顾子庭的名义向红十字会捐款,援藏援疆。还有……”

    魏毓说到这顿了一会儿,她知道她接下去要说的内容会让陈晨宸难以接受,

    “顾子庭生前立了一份遗嘱,放在了她的律师熊睿那里。你让冯至带着顾子庭的私章和信物去取,信物是一枚fv的女士对戒,放在她家的保险柜里,密码是000913。”

    那边静默了几秒突然传出了抽泣声,魏毓一惊,到了口的话说不出来了。

    陈晨宸抽着鼻子:“你说顾子庭究竟想做什么啊?她今年才26岁,她立得哪门子遗嘱?”

    魏毓觉得陈晨宸今天喝酒了,往日他从来不哭。

    魏毓等他平静了一会儿才说:“你们尽快吧,在这事情还没扩大之前。顾子庭也给你留了东西,你以后……要好好的。”

    陈晨宸哑着嗓子:“她给我留什么啊?他是我什么人,我用得着她管我?”

    魏毓哼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她知道陈晨宸这是气话,是喝了酒后的醉话,她不应该和她计较。

    但她还是在挂断电话后骂了他好一会儿。

    她担心他究竟能不能理解她的用心,能不能像她希望的那样好好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混沌皇帝系统〕〔末日植物领主〕〔重生之明星警察〕〔凤归巢之冷君追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花都娱乐风暴〕〔凡人之星火燎原〕〔战国之最强奶爸〕〔神医混乡村〕〔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娇妻似火:隐婚总〕〔永生红莲〕〔重生未来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