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之万界召唤系〕〔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兵〕〔契婚宠妻甜如蜜言〕〔回到原始社会做酋〕〔超脑太监〕〔遇见你我无路可退〕〔重生之俗人修真〕〔天启预报〕〔杀神白起〕〔超凡药尊〕〔总裁的贴身邪医〕〔刀风镇〕〔逆流纯金年代〕〔从流量到影帝〕〔我主宰了灵气复苏〕〔日日梦你〕〔魔法科技大洪流〕〔玩家请自重〕〔只会召唤术的魔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指碎天 第27章血屠不值得同情
    血屠闻言陷入了短暂的迷茫,大脑之中一片空白,随即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开口道:“你说什么?”声音之中充满了疑惑,仿佛是怀疑自己双耳听错了一般。

    只见此时一位侍卫已经冲进了监狱之中,跪在血屠身前,全身不停颤抖。

    “咚咚咚”不停对着地面磕头,磕头的同时焦急的开口道:“宗主,大事不妙啊,你家祖坟被人刨了,你没听错。”

    侍卫满脸惊恐,已经磕得头破血流了,还在极速的磕着响头。

    一股庞大的气势从血屠身上喷涌而出,周围刮起一阵狂风,身体化为一道流光向着监狱之外射去,愤怒至极的声音在监狱之中响起:“通知各位长老,立刻赶往事发现场,本座先行一步。”

    当众人回过神来,只见血屠已经消失在了监狱之中。

    跪在地上的侍卫缓缓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头之上的冷汗以及血液,脸上露出劫后余生之色,他心知肚明,如果不是血屠心急如焚,牵挂着自家祖坟,恐怕此时自己已经命丧黄泉。

    当血屠来到血魔宗先辈的埋骨之地,看见地上横七竖八、残破不堪的尸体,瞳孔微微一阵收缩,自言自语开口道:“好你个剑白衣,看这些死者的伤口,分明就是你的飘渺剑法。”

    突然血屠脸色狂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失声惊叫道:“不好,剑白衣,金钢剑,父亲。”血屠施展步伐,身体如同一只大鹏,向着自己父亲的坟墓奔去。

    血屠远远看见自己父亲倒塌的墓碑,双眼变得一片通红,当他来到坟墓后方,看见棺材之中的情景,血屠全身一阵剧烈颤抖。

    只见棺材之中,一具白森森的骷髅骨架映入眼帘,骷髅头下巴明显被人一掌拍成了粉末,两根长长的手指骨插在骷髅头空洞的眼眶之中,高高翘起,直向天际,仿佛在对血屠诉说自己遭受了一段屈辱的历史。

    血屠双眼湿润,满脸痛苦,心中悲愤交集,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忘记了他是一派宗主、更忘记了他是一位堂堂七尺男儿。

    他抛弃了所谓的高手风范、抛弃了所谓的宗主身份、更抛弃了所谓的男人尊严。

    “噗通”一声血屠跪在坟墓

    之旁,失声痛哭起来,回想起父亲慈祥的笑容、回想起父亲无微不至的关怀、回想起父亲恩重如山的养育之恩……

    血屠痛哭流涕、泪流满面、这一刻他哭得像一个孩子,他无法接受父亲当年与世长辞、无法接受自己亲手将父亲送入暗无天日的坟墓之中、更无法接受父亲尸骨被辱的残酷现实……

    这一刻血屠内心崩溃了、彻底愤怒了,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

    “嗖嗖嗖嗖嗖”随着破空之声响起,十八位修士,断断续续来到了坟墓之旁。

    他们安静的看着失声痛哭的血屠,十余位长老看见坟墓之中的情况,都是双眼之中露出强烈杀机,满脸愤怒,他们都是血魔宗的老骨干。

    余下几位长老,他们刚加入血魔宗不久,加入的目的只是为了对付逍遥门而已,他们对于血魔宗根本没有丝毫归属感。

    他们看见棺材之中的情景,都是满脸通红,装出十分愤怒的样子,眼神是心灵的窗户,然而他们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们。

    他们眼神之中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意,至于满脸通红,则是强行将笑声憋在口中,无法得到释放,才会憋的满脸涨红。

    他们不由自主同时在心中跟剑白衣竖起来一根大拇指,心中暗道:“剑白衣这一手玩得可真是高啊,血屠老鬼此时恐怕肺都给气炸了吧,哈哈哈哈。”

    一个时辰之后,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咆哮之声响起:“剑白衣,挖人祖坟,盗去宝物,辱我爹尸骨,我血屠与你势不两立。”声如炸雷,穿云裂石,声音之中充满了强烈怨毒,带着一丝不死不休之意。

    血屠擦干眼泪,站起身来,对着躺在棺材之中的骷髅骨架,悲痛欲绝的开口道:“爹,孩儿不孝,孩儿必将剑白衣那畜牲,带在您面前,将他抽筋扒皮,碎尸万段。”

    血屠转过身来,双眼血红,开口道:“死者为大,剑白衣那畜牲干如此丧尽天良之事,诸位长老,请随本座一起去神龙教讨回公道。”

    众人都是满脸愤怒,杀气冲天,异口同声开口道:“遵命。”

    血屠一马当先,带着众人向着神龙教方向奔腾而去……

    此时血屠知道说“死者为大”了,

    难道他就忘记了前不久的女子,已经命丧黄泉,他还将人家碎尸万段。

    没发生在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她人的痛苦,难道弱者就不是人?难道弱者就可以随意侮辱?难道弱者的命就不是命?

    只因他觉得自己是所谓的“强者”,强者为尊,可以欺负弱小,抛弃了对于弱者的同情心,抛弃了对于弱者的怜悯,更抛弃了对于弱者的人性温柔……

    如此残酷的修真界,拳头为尊,可想过弱者也有亲朋好友,难道她们不伤心?不悲痛欲绝吗?

    如此扭曲的强者为尊思想,如此扭曲的人性思维,本就应该以杀止杀,将这些人渣屠杀殆尽,重建规则,天地之间才能一片和谐。

    夕阳西下,神龙教山门之处,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为首之人正是血屠。

    只见血屠面色铁青,冷冷的开口道:“剑白衣,你给我滚出来。”声音并不大,然而却是传遍了方圆数里,可见血屠对于力量的控制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声音之中听不出任何感情波动,但是只有血屠最亲密的人才知道,这正是血屠怒火达到极限的状态,如同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焚烧万物、吞噬一切……

    “哗啦啦”神龙教龙口大门打开,涌出一大群人,为首之人正是剑白衣。

    剑白衣满脸微笑,恭敬一抱拳开口道:“孩儿参见岳父大人。”

    血屠嘴角抽搐、强行压制冲天之怒,平静的开口道:“剑白衣,本座问你,金钢剑可在你手上?”

    提到金钢剑、剑白衣顿时笑开了花,神识一动,手中多出一柄长剑,神情激动开口道:“岳父大人,这金钢剑可真是为我量身打造的呀,孩儿不过一个时辰便将它炼化成了本命法宝。”

    血屠看着剑白衣的笑容、听着对方一口一个岳父大人,只觉得这是剑白衣在故意调笑自己,心中怒气冲天,只感觉肺都快被气炸了。

    血屠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火影之至高之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我在绝地求生捡碎〕〔1胎2宝:总裁大人〕〔向往的生活:超级〕〔朋友的妈妈雪姨小〕〔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医妃妖娆:摄政王〕〔盛世第一宠:老婆〕〔天才萌宝:总裁你〕〔回首盛年〕〔三国最强农夫〕〔重生之资本帝国〕〔隐婚甜妻:恶魔老〕〔萌妻在上:大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