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冰山女神攻略计划〕〔美女的最强狂兵〕〔荼蘼,花正开!〕〔剑来〕〔这个系统有点爽〕〔都市极品神龙〕〔六界史歌〕〔绝美总裁的超级兵〕〔小小卫道士〕〔禁止访问〕〔魂穿二十年生存计〕〔魔熬夺仙记〕〔海贼之鱼人崛起〕〔网游三国之英杰传〕〔萌妻种田:家有夫〕〔网游之颠覆三国〕〔全职武神逛诸天〕〔重生七零逆袭路〕〔星际争霸之我是UE〕〔军宠蜜爱:重生最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175章 经历
    “留下来,照顾本座,一直到本座伤好为止。”

    夜凰有意留下景姒瑶,于是想出了这个办法,勾起一个浅笑的意味。

    “什么?”景姒瑶极度不满。

    夜凰看出了景姒瑶的不满,很不乐意。

    “瑶瑶,本座因为你受重视,难道连这点小要求都不愿意吗?”夜凰撇过景姒瑶一眼。

    她要是答应,她有种预感,云今涟非得杀了她不可,那家伙就是一个大醋坛子!

    景姒瑶不满的冷哼一声,“你有那么多丫鬟,为什么偏偏要我照顾,你这是明摆的欺负我折磨我,公报私仇。”

    “非也。”夜凰摇摇头,反驳道:“你说本座的心上人,只有你照顾,本座的伤才能好的更快呀。”

    他的话音带着魅惑之意,调侃景姒瑶。

    “你!”景姒瑶气愤不已,她竟然被一个刚认识一天的男子给调戏了!

    景姒瑶直接了当的拒绝,“我不会医术,我只会给你添乱,你不如请太医来照顾你更好。”

    “不如,你若答应照顾本座,等本座伤好了之后,再也不会缠你了,如何?”夜凰笑了笑,有意诱惑景姒瑶。

    “当真?”景姒瑶的神情怔了怔。

    “自然,你若是不答应,本座就天天跟着你。”夜凰厚颜无耻的说出了这句话。

    景姒瑶对夜凰这番做法十分的无语,小孩子脾气。

    “喂,你知不知道可是国师哎,身份尊贵,要不要这样耍无赖?跟那些无赖有什么区别?”景姒瑶不悦的声音响起,很是不快,

    不满的指责夜凰。

    无赖?夜凰一脸黑线,竟然把他跟那些无赖想到一块!

    夜凰冷声道:“你知不知道,就凭你现在说的话,本座能让你死!”

    “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好不好?你们贵族的命是命,难道平民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吗?”

    景姒瑶不满的反驳夜凰。

    若是前几天景姒瑶说出这样的话夜凰还会勃然大怒,经历了今天之后,夜凰发现了,这女人的胆子很大!

    “你不答应本座也可以,本座不强迫你。”

    “那我走了。”景姒瑶说着就离开了,谁知,夜凰是来真的,不管她去哪里都甩不掉夜凰。

    周围人传来了羡慕的眼神,因为夜凰,景姒瑶很惹人注目,她不喜欢被人如此围观。

    她叹息了一口气,谁让她的身边带了一个妖孽呢?

    面对那些人怪异的眼光,景姒瑶无法忍受了,怒声道:“喂,夜凰,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打扰了我的正常生活?你这是骚扰,犯法

    的!”

    “是吗?”夜凰一脸的无辜,“这路,又规定本座不能够走吗?”

    “你!”

    景姒瑶气的牙痒痒,这路不是她开的,哪怕她知道夜凰跟踪她,夜凰依旧有理由替自己辩解,景姒瑶也没有权利赶走夜凰。

    若是让云今涟知晓,那还不了的!

    夜凰已经严重影响景姒瑶的生活了,无奈之下,景姒瑶答应下来。

    “好好好,我答应你了还不成吗?”景姒瑶无语的白了一眼,“幼稚。”

    景姒瑶随后就离开了 夜凰跟了上去。

    他并不介意景姒瑶是怎么想的,他只想要做他想要做的事情。夜凰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我带你去药房抓药。”

    “不行。”夜凰拉着景姒瑶 ,立刻拒绝了景姒瑶的提议。

    “在家里才能好的更快些,不是吗?难道你忍心本座的手臂一直无法恢复如初吗?”

    夜凰颇为理直气壮。

    此话,景姒瑶算是败给夜凰了,她觉得夜凰说的话很没有道理,可是她竟然没有话可以反驳。

    景姒瑶感慨一番:“总有一天,我要被你气死。”

    他很是无辜的道:“本座心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气死你?”

    景姒瑶也懒得跟他说那么多了。为了能够尽快的摆脱夜凰,于是景姒瑶答应去夜凰府中照顾他。

    夜府,景姒瑶以为这个地方她再也不会来了,却没有想到隔一天又来了,她叹息一声,这一阵子,她是无法摆脱这个地方了。

    “怎么样,疼不疼?”景姒瑶触碰夜凰的手臂试探。

    谁知,她刚轻轻的一触碰,夜凰突然尖叫一声:“疼,好疼。”

    在景姒瑶面前,夜凰已经不要面子了。试问,面子跟媳妇哪一个更重要?当然是要媳妇了。

    夜凰痛苦之色难忍,景姒瑶很不忍心,他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受伤的。

    “我给你上药。”景姒瑶小心翼翼的给夜凰擦药。

    她的动作太过于温柔了,让夜凰愣住了。

    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了景姒瑶的身上。

    “以前,本座的娘亲也是这么温柔的为本座擦药的,动作如出一辙。”

    恍惚之中,夜凰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娘亲。

    “是吗?那你的娘亲呢?”

    “她不在了。就在几年前,病逝了。”夜凰淡然一笑,目光伤感。

    他抬头望天,突然变得伤感了 ,“纵使本座是国师又如何,掌控国运,却无法掌控命运,对于娘的病,还是束手无策,她是得

    瘟疫死的,本座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本座的面前却无能为力……”

    这是夜凰第一次跟景姒瑶说那么多发自内心的话。

    景姒瑶从来不知道,看着在人前风光的夜凰,还会有这么伤感的时候。

    “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我不是故意的,如果知道会让你伤心的话,我不会提的。”景姒瑶跟夜凰道歉。

    “无妨。也无需跟我道歉。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在意此事,不提起,不代表它不存在 ,既然如此,提不提也不重要了,这是

    事实。”夜凰很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并没有因此怪罪景姒瑶。

    事情已经过去多时,夜凰已经释怀了。

    夜凰眼神一直在看着景姒瑶,“本座跟你说这些,是因为你让本座想起了娘亲。”

    “是吗?”景姒瑶没有反驳夜凰的话,继续为夜凰上药了。

    因为这个动作,夜凰彻底的爱上了景姒瑶,他对景姒瑶,一见钟情,她跟他娘亲一样的温柔。

    他已经找不到跟他娘亲一样温柔的女人了,而景姒瑶,就是那个人。

    这无疑提升了夜凰对景姒瑶的好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