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堂归燕〕〔复制狂医〕〔崩坏纪元〕〔神炼修罗〕〔封仙纪〕〔都市狂少〕〔重生学霸小娇妻〕〔道岳独尊〕〔异世界的东方小镇〕〔情深似浅〕〔龙刺兵王〕〔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帝皇在世〕〔善良的恶霸〕〔九层仙莲〕〔红警大领主〕〔木叶之大娱乐家〕〔行舟万界〕〔造化星辰决〕〔漫漫仙途:凤鸣九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92章 不如以身相许
    莲儿被赶走,云今涟终于感觉到了清静,心情舒缓了许多。

    “去准备好药来,给景姑娘就喝下。”

    “是。”

    云今涟一声令下,立刻有奴仆给景姒瑶准备药物来,让婢女喂她喝下。

    喝下药物之后,景姒瑶立刻转醒起来,感觉嘴中十分的苦涩,将嘴中的药给吐了出来,一个不慎,竟然吐到了云今涟的身上。

    “景姒瑶——”云今涟的一脸黑线,身体上传来的黏黏感,让他感觉到不爽。

    这女人,实在是胆大包天!

    他的脸上出现了怒不可遏的怒意,寒意侵袭了景姒瑶的身体,她不由得浑身一震,头皮发麻,干笑道:“我去给你洗啊哈哈哈,

    不要生气嘛。”

    他什么都没有说,立刻前去换了一身衣裳,那身衣裳云今涟以后也不想要穿了,冷声道:“把这衣服丢掉,不要再让我看见它。

    ”

    “是。”

    景姒瑶一脸震惊,这衣服的成色一看就是全新的,一看就没有穿过几次。

    这就把它丢掉了?家里有矿也不能那样浪费啊。

    云今涟的脸上带着不悦之感:“你弄脏了我的衣服,你打算怎么赔?”

    “弄都弄上了,还能怎么办,再说了,不就是一件衣服而已,不至于那么小气吧。”景姒瑶看着他眼中的寒气,不由得感觉到了

    全身都在发凉。

    她浑身麻木,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不由得害怕了,慌张的道:“喂,你该不会还要赔钱吧?我可救了你唉,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

    心!”

    “如果把你多此一举,就不用费事把你抬回来了,何来的救命之恩一说。”云今涟冷不伶仃的说出这么一句,丝毫不留情。

    她一听不淡定了,感情她救了他,自己这是白忙活了一场是吧?还帮了倒忙?

    靠,要不要这么坑!

    她固执起来:“我不管,我身上的伤是因为你受的,所以你得对我负责,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想怎么负责?”云今涟勾起眼底的兴趣,这女人,有点意思。

    “不如……”景姒瑶托了长长的尾音,眼中带着期待之感:“以身相许吧。”

    紧接着,她又来了一句雷人的话:“放心吧,我不会嫌弃你是个面瘫的,我还是可以勉强将你收入为夫婿的。”

    “嗯?”云今涟的脸色已经黑了下来,整个人都带着怒火,他已经隐忍这个女人很久了,这个女人在挑战自己的底线。

    “哎呀,你别那么激动嘛。”景姒瑶拍了拍他的身子:“我知道,能娶到我这么如花似玉的大美女,你肯定是心里高兴的,我懂。

    ”

    她一副我懂的样子,用贼眉鼠眼的眼神看着云今涟。

    她这是看不出来自己在发怒吗?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敢如此触碰自己,还有,没有人敢说自己是面瘫!

    偏偏的,自己对于她的碰触并不排斥,该死的!

    “面瘫?”云今涟勾起唇瓣的冷意:“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面瘫!”

    云今涟眼中勾起寒意,如果不是因为师父的话,这种女人,自己早就一刀结果了他!

    他一点一点的逼近景姒瑶,景姒瑶被逼的一直在后退,这男人突然之间是怎么了?

    云今涟扒了她的衣服,景姒瑶不禁想歪了,靠,她不会是想对自己用强的吧?自己虽然喜欢他,但是还没有准备好啊!

    “不要过来,好歹也让我有个心里准备好不好……”景姒瑶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身子,她羞涩起来,还不想这么轻易的就把身子

    给别人。

    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看了一眼她的后背。后背有一枚紫色印记,跟师父所描述的一模一样,十多年了,他终于等到了这个人。

    “你命中注定有一场情劫,紫色是你的本命,神秘高贵,拥有紫色眼瞳的同时拥有紫色胎记的女子,是你命中的贵人。”师父的

    话回荡在自己的耳边。

    师父的话云今涟从来不会去质疑,只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手无缚鸡之力,当真是自己命中的贵人?

    他的眼眸子深沉,看来,自己必须得找师父请教才行。

    云今涟看完了印记,便用内力让景姒瑶的衣服穿上,又恢复了平静。

    他的这一举动,让景姒瑶愣了愣,喂,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呢。那他脱自己的衣服干嘛?莫名其妙。

    景姒瑶诡异的看着他:“这就完了?就不能有什么?”

    “嗯?”云今涟眼眸微抬,懒懒的声音响起:“难道景姑娘希望有些什么?”

    他的话,一点一点的在诱惑着自己,景姒瑶再一次被他所迷惑。

    羞耻。景姒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自己刚刚干了什么?竟然想到那种事情去了……

    “没什么没什么……”景姒瑶连忙罢了把手,实则是太羞耻了。

    “养好伤,过几日,带你去一个地方。”他的声音依旧冷淡,冷的没有一丝情绪。

    他要证明,此女是不是师父所说的女人。如若是,此女只能为他所用。如若不是,必杀之。

    云今涟的眼中带着杀气,除此之外,此女不能留。

    为毛自己感觉整个空气都变得冷了?景姒瑶浑身发凉,呆呆的问道:“你要带我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 不必多问。”

    见到云今涟并没有打算告诉自己的样子,她也懒得问,她淡淡的道:“哦。”

    她一副呆萌的样子,云今涟突然来了兴趣,戏谑的声音调戏道:“刚刚你是要我以身相许?”

    景姒瑶的确有想要上了他的意思,但看相他寒气的眼睛之时,一下子就没了勇气。

    她立马就认怂,尴尬的笑了笑:“你误会了……我开玩笑的,您是最尊贵的太子,我一界小小的婢女怎敢呢。”

    “知道就好。”云今涟的眼眸之中黯淡下来:“好生养伤。”

    他再无二话,起身离开。

    就……这么走了?景姒瑶不敢相信。按照平日里的日常来看,他定会好好的折磨自己一番才对。如此平静,可不向云今涟的风

    格。

    景姒瑶十分的鄙夷,喜怒无常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国民女神:冷〕〔别逼我动心〕〔误入狼室:老公手〕〔异世之创世之战〕〔都市超级修真妖孽〕〔婚情告急:总裁请〕〔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双龙一统三国天下〕〔都市之最强死神〕〔一抹柔情倾江南〕〔沈浪苏若雪〕〔反转修真时代〕〔都市武神崛起〕〔抗日之铁血英雄〕〔迷失在一六二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