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暖婚:腹黑总〕〔盛世为凰:暴君的〕〔海贼之恶魔狩猎者〕〔惊雷〕〔都市酒仙系统〕〔封神常平传〕〔抗日之铁血战将〕〔万世剑冢〕〔重生十二岁〕〔至强战皇〕〔斗武乾坤〕〔兽黑狂妃:皇叔逆〕〔重生八零:农家小〕〔农门辣妻喜耕田〕〔茅山鬼王〕〔重生主神混都市〕〔全民诸天轮回〕〔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重生八零之娇妻有〕〔酆都鬼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狐妃难逃:腹黑太子套路深 第89章 误会了
    云今涟听到这冷笑起来,他的话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你认为,我太子府会缺钱吗?此乃我太子府之婢女,生事我太子

    府的人,死亦是我太子府的鬼。”

    顾灵吟一听瞬间没了底气,是啊,太子若是想要抢走一个人的话,哪里还有自己说话的份?

    她冷嘲热讽的道:“呵,我还以为云安国的太子有多大度呢,却不曾想一个丫鬟也不肯给。”

    “吟儿,不得无礼,那可是太子殿下。”风玉尘给顾灵吟一个眼神,再这样下去云今涟可是会发怒的!自己也没有把握能不能在

    云今涟的怒火之下保住她。

    “太子殿下又如何?太子就可以小肚鸡肠欺负人吗?”顾灵吟的嘴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破口大骂。

    云今涟眉头紧锁,不怒反笑:“顾小姐,在下就在是你说小肚鸡肠,当如何?”

    “我……”顾灵吟很想骂云今涟,可是看到他这般强大的气场,一下子就慌乱了。

    顾灵吟怒瞪一眼,退而求此次:“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跟瑶瑶说几句话可以了吧,不可那么小气了 。”

    “嗯,允你借一炷香的时间。”这已经是云今涟能够做到最大的退步了。

    顾灵吟走到景姒瑶的身边,眼中带着不舍:“瑶瑶,这一次你前去太子府,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够再见了。”

    她哭诉着,眼中带着泪水,风玉尘的眼中带着心疼。改天自己定要说服云今涟将这个婢女让给他家吟儿。

    “傻丫头。”景姒瑶轻轻的擦去了他的眼泪:“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哭什么,别哭了,妆都哭花了,哭花了就不好看了。”

    顾灵吟一哭,景姒瑶也跟着想哭了。

    他在一旁看了一眼,冷不伶仃的道:“哭什么,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你们女人是谁做的吗?怎的动不动就哭?”

    景姒瑶很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嘲讽说道:“某人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闭嘴吧。”

    “你说什么!”云今涟隐忍着自己的怒火,这丫头是在骂自己是哑巴吗?竟然敢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心中的怒火在烧。

    她冷声一声:“我说的是某人,没有说殿下,是殿下自己要以为是自己的。”

    “我们姐妹之间的叙旧,还请殿下莫要多言,现在还未到一炷香的时辰。”面对云今涟的怒火,景姒瑶冷笑的撇之。

    好你个景姒瑶。这笔账,就这么轻易的惩罚她岂不是太可惜?本太子要慢慢算,他暗自隐忍了自己的怒火。

    顾灵吟一脸震惊,景姒瑶不过是一个婢女而已,竟然敢怒怼太子爷?而太子爷竟然没有拿他怎么样!

    看来景姒瑶在顾灵吟心中的地位,着实不一般,难怪她花重金云今涟都不肯相让。

    “瑶瑶。”顾灵吟轻声道:“你去太子府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自己。”

    “我定然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是。”景姒瑶拥抱了顾灵吟,眼中一样带着不舍,已经真心的将顾灵吟当作好朋友了。

    看到顾灵吟,景姒瑶总会想起自己在前世的闺蜜,虽然样子不同,但是这直爽的性格是一模一样的,就连爱好什么的,都是相

    同的。

    顾灵吟爱冒险,她闺蜜也爱冒险……

    等等种种的相同之处,让景姒瑶不禁怀疑,两个人是不是同一个了。

    两个人还想说些什么,云今涟打断她二人的话:“一炷香到了。”

    一炷香就是一炷香,多一刻钟都不行。

    实乃小气也。景姒瑶气愤至极,却只能乖乖的跟他回去。

    顾灵吟被云今涟气的很不爽,阴阳怪气的讽刺他:“殿下都走了,风公子还不走吗?”

    “吟儿——”风玉尘拖着长长的尾音,眼神之中带着可怜:“天色已晚,让我留宿一晚吧。”

    顾灵吟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皮笑肉不笑道:“风公子若是不想吟儿赶你走的话,还请公子离开。”

    “吟儿,别这样冷淡的对我嘛,温柔点。”风玉尘以为顾灵吟是在开玩笑的,还想赖在这里不走,最好能长久住在这里。

    要是温柔了就不想她顾灵吟了。顾灵吟拿起手中的皮鞭就发赶走风玉尘,厉声道:“温柔你个鬼,油嘴滑舌,给本小姐滚!”

    “好好好,我这就走。,你别生气。”风玉尘立刻认怂 她不想跟顾灵吟动作,如果自己只一味的防守话,到时候吃亏的只会是自

    己。

    无奈,只能离开。

    几个人离开之后,顾灵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另一边 皇宫

    云亦凛跟一个老臣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些什么,脸色就变了。

    他走到大殿之上,恭敬的说道:“启禀父皇,儿臣手下人来报,云今涟今日去了丞相府,还在那吃了晚饭回来。”

    “什么?”云景卿听到这里立刻就坐立不安了,脸上有了一些怒意。

    云亦凛故意危言耸听,将事情说道了最严重的地步,“父皇,太子平日跟丞相素不往来,您说,太子是不是想拉拢丞相?”

    这下,云景卿无言了,他担忧的事情,终于来了。

    若是众大臣都倒戈向太子那一边,那自己怎么还有一点威严可言?他的皇帝之位岌岌可危啊。

    殊不知,云今涟对这个皇帝之位压根不敢兴趣。

    云景卿深思熟虑一番后,沉声说出口:“你去把十年前那个大师给朕找回来,如今只有那个大师才能够帮朕对付云今涟了。”

    “是,不过那个大师自从十年前就从未见过,儿臣定当费重金去寻找。”他勾起一阵阴谋的笑意。

    云景卿揉揉自己的额头,一脸的疲倦:“如此,有劳你了。”

    他做出孝子的模样,淡淡道:“为父皇分担,乃是儿臣之本分。”

    他已经跟踪了云今涟,不出意料的话,今晚,便是云今涟死期。他的眼中勾起阴笑。

    顾呈听说了云今涟已经离开了,笑嘻嘻的问自己的女儿:“你跟太子进展的如何,有没有牵手?”

    太子喜欢自己的女儿,手应该会牵的吧?云今涟在这里逗留了一个晚上,让顾呈更加的想入非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合法抱大腿[娱乐圈〕〔凡人之星火燎原〕〔基因进化战场〕〔末日植物领主〕〔英雄联盟之守望者〕〔穿越玄幻武侠世界〕〔重回七零年代当军〕〔浪子邪医〕〔灵异直播间:冥王〕〔重生未来修真〕〔穿成大佬的白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