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八岁团长-薛〕〔我的奶爸巨星人生〕〔心里有个兵工厂〕〔红龙大君〕〔涉雪〕〔神尊嗜宠:魔妻狂〕〔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华尔街传奇〕〔无限黑暗年代〕〔邪王盛宠:谋妃太〕〔抗战之还我河山〕〔回到地球当神棍〕〔我的女友是偶像〕〔再世为民〕〔华娱大时代〕〔都市重生之仙界归〕〔不败剑神〕〔盖世仙尊〕〔锦绣良田:山里汉〕〔掠夺诸天万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二百三十九章 去向
    娄之英摇头道:“小子不知,便请粟帮主指教。”

    粟尘道:“敝帮地处鄱阳湖,这里的来往水利、商官通行、黑白两道,都和敝帮略有瓜葛,那也不必多说了;神牛帮南临川陕、背靠塞北,处于大宋、大金、西夏、吐蕃之间,维系着几国的马匹私贩生意,西北一带,自是他们的地盘;而扬州船帮倚着江南水道,长江、淮水及大小运河每天往来船只何止千辆?这些营生一大半都和夏侯老儿有关,是以若论财力,三帮中当以船帮为先!”

    娄之英听不出这些与阿兀有何关联,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口,程鹊心直口快,追问道:“粟帮主解释的极透,可这与解救虞家妹子又有什么干系?”

    粟尘道:“诸位莫要心急,粟某并非特意絮叨,而是讲说明白好让娄兄弟心安。我今夜便散人出去打探,只要那蛮子往西来了,一日之内必有消息,但若他果真向北去了,那也无需慌张,虞小姐既被他掳绑,没来由千里迢迢他一人背着行路,必然要雇车雇船,嘿嘿,由大宋北回金国,长江乃必经之路,过江摆渡这块肥肉,他夏侯老儿如何肯放?那里俱是他的门生,女真蛮子何日从那经过,渡江后又雇车去了何处,去船帮一问便知。我与夏侯南交情不浅,一会儿便修书一封,娄兄弟带着前去拜山,粟某这几分薄面,他夏侯老儿终是要帮的……”

    娄之英经他提点,心中登时雪亮,拍腿说道:“照啊!阿兀从绍兴北回,过江必然要从镇江、建康登船,那里正是船帮总舵的所在!粟帮主,实不相瞒,小子也与夏侯大哥交情莫逆,却不劳烦帮主修书引见了,我自去寻他便是。”言罢便要起身趁夜赶路,众人急忙过来相劝,最后讲明孙氏姐弟三人陪他一同前往扬州,明日一早醒来便即动身,这才将他劝服。

    孙妙玫自娄之英现身之后,只在先头打过一声招呼,此后一直远远站在人群之中,便是酒席桌上,也特地坐在自己大姊和兄长身旁,与娄之英隔了两人之多,自始至终都不曾交谈一句。这时眼看酒席就要散去,众人都在闲谈流动之际,她才不经意走到娄之英身旁,轻声道:“娄大哥,我听说那个阿兀是气圣之徒,端的厉害无比,待遇到他时,我姊妹三人合力舍命缠他,那时你自去救虞家妹子,保你万无一失。”

    娄之英道:“阿兀本领虽高,却也未必强的过大姊。何况你们与娉妹乃是寡交,若真有危急,怎好让你们冒险拼命?那自该由我抵挡杀敌!”

    孙妙玫鼻子一酸,低声道:“嗯,虞家妹子和我们交情不深,自及不上与你交厚……”

    她这句话说得声如细蚊,娄之英却没听清,随口问道:“妙玫,你说什么?”

    孙妙玫微微摇头道:“没什么。”

    这句更加轻不可闻,娄之英眉头一皱,还欲再问,却被楚怀璧走来打断,说也要尽绵薄之力,欲带着方平一同前去救人。娄之英知道他说的乃是客套话,只因自己救了他同门师弟宁怀真,这人想要报恩,于是婉言谢绝。众人又寒暄了一阵,粟尘安排客房给各人住下,娄之英本想再与孙妙玫多说几句,但见她对自己颇有躲闪,似乎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心中记挂着虞可娉的安危,也无暇多思,向众人告了安,自回房中睡觉。

    第二日起身,众人正欲启程,却见程鹊兴冲冲跑来,言明多一人便多一份力,她也要跟着大伙同去北国。原来昨夜程骏与妹子席后相商,想到娄之英几番救过自己性命,这次正是报恩的大好时机,索性便由程鹊替代兄长帮忙救人,留程骏一人在三江帮安心静养。娄之英素知程鹊有驯兽之能,暗想金国是阿兀老家,此番北上的凶险自不必说了,若能带她同去,说不定还有出其不意之效,于是欣然答应。粟尘为五人备好了马匹,众人快马加鞭晓行夜宿,赶了两天两夜,第三日一早终于到了镇江。

    第二百三十九章 去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二日起身,众人正欲启程,却见程鹊兴冲冲跑来,言明多一人便多一份力,她也要跟着大伙同去北国。原来昨夜程骏与妹子席后相商,想到娄之英几番救过自己性命,这次正是报恩的大好时机,索性便由程鹊替代兄长帮忙救人,留程骏一人在三江帮安心静养。娄之英素知程鹊有驯兽之能,暗想金国是阿兀老家,此番北上的凶险自不必说了,若能带她同去,说不定还有出其不意之效,于是欣然答应。粟尘为五人备好了马匹,众人快马加鞭晓行夜宿,赶了两天两夜,第三日一早终于到了镇江。

    船帮总舵就在长江边上,众人写了名帖前去拜望,不巧帮主夏侯南却不在帮中,二当家白净空与娄之英也算旧识,他早听大哥说过与其有患难抗敌之情,是以对众人格外亲近,大伙谈起前日方浩的不幸遭遇,都是唏嘘不已。娄之英急于追踪阿兀下落,不敢多有耽搁,将所求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白净空笑道:“娄少侠放心,这人若从江南北上,必要在建康一带渡江,诸位稍坐片刻,我传令下去,不出半日定有消息!”唤来帮中几个得力的干将,将阿兀和虞可娉的相貌描绘了一遍,吩咐即刻散去打探。

    船帮在江南果然名不虚传,及过午后,便有人回来禀报,身后还带了一个船行老板叫做刘七,说是接过一个女真汉子带同一名女子的生意,身形相貌依稀便是阿兀和虞可娉的模样,白净空闻听急忙细问详情,刘七禀道:“六日之前,小人的船当确是受了一个金人雇用,那人生的颇为魁梧,他还带了一名年轻女子,那女子的眉间生了一枚黑痣极其显眼,瞧来令人印象深刻,是以小人至今记得。”

    娄之英和孙氏姐弟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喜色,白净空知道找对了人,心下也很欣慰,追问道:“这些人渡江之后要赶赴哪里?你可知道?”

    刘七道:“二当家,这次您可真问对了人,我大哥刘三,便在长江北岸开了车马铺,专做南北过往生意,那女真人出手极为阔绰,给足了金银要雇车赶往中都,是以我大哥亲自上阵,眼下只怕就快到了罢。”

    娄之英见如此轻易便获悉了阿兀的去处,顿时喜上眉梢,向白净空一躬到地,道:“白当家,大恩不言谢。事出紧急,在下却不在此逗留了,等我从北国回来,再来拜谢白当家和夏侯大哥!”

    白净空知道他心情急切,也就不多挽留,说道:“娄少侠若需人手自管吩咐,我船帮还有几个得力之人,办事极为稳妥,当可助诸位一臂之力。”

    娄之英道:“不用,我们几人足矣,只烦劳白当家使人渡我们过江便罢!”

    若论使船船帮自不在话下,刘七张罗忙上忙下,不出一个时辰几人便渡过了长江。众人甫一上岸便马不停蹄继续赶路,进了金国境后更是日夜兼程,这一天来到了黄河岸边,河道上来往船只多是小艇小舟,好不容易找到一艘可以运送马匹的大船,船火儿将牲口赶入后舱,娄之英等正打算从前舱鱼贯而入,身后一个中年书生匆匆忙忙从岸边奔来,挤过众人便往船舱赶去,那搭桥的木板颇为狭窄,他行进时不小心和孙立琢一撞,两人微一趔趄,都险些掉入河中。中年书生微一拱手,向几人告了个罪,又转身急急奔入船中。

    孙妙珍低声道:“瞧这人下盘步法,当是武功不弱,别是船里有什么江湖是非,咱们待会小心为上。”

    众人踱进船中,见内舱果然甚大,里头坐了三四十人,大多是寻常穷苦百姓,只有一人身着华服,约莫四十来岁年纪,瞧着气宇不凡,不是哪里的乡绅便是官场上的士族。那中年书生先前一副急吼吼的模样,此时却安坐在船舱一角,双目半闭半睁,像是困倦了一般。娄之英等寻了干净处坐下,耳听船家放出号子,知道便要立时开船,却见舱门帘子一掀,又走进两人来,这二人衣着也颇华贵,相貌气度均不似常人,娄之英眉头一皱,心中暗道:“那中间坐着的士绅和这两人都不是寻常人家,就算出行不图奢靡,也没来由挤这穷苦人的坐船,可别真要生出什么事端来才好。”和孙氏姐弟、程鹊等耳语了一阵,大家心中都留了戒备。

    后来的两人向船内目视了一圈,大大咧咧往舱中一坐,却隔了那士绅不远,其中一人上唇胡须极重,宛如一个八字,眼中精光闪闪,瞧来也是身具武功,但他对另一人似乎颇为恭敬,两人倒像是一对主仆。船启没过多久,那八字胡便和左右百姓攀谈起来,讲的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平常话,说着说着话锋一转,谈到了近来的赈灾事宜上,周围船客本是有的没的与他搭讪,但听到这事,都纷纷来了兴致,七嘴八舌互谈了起来。原来上月黄河突发泛滥,山东境内不少州县都受了波及,金世宗完颜雍颁下圣旨,拨了国库出来赈灾,但官场黑暗,就这么层层下来,最后到了灾民口中的,不过都是些薄粥粗饭,弄得当地百姓怨声载道,人人苦不堪言。这艘坐船的乘客以两岸居民为主,大多都受了水灾,是以谈起此话题,个个都义愤填膺,直骂朝廷不公,不把百姓当做人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