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帝归来.〕〔快穿之你是我的金〕〔超神学院里的被咸〕〔都市之全职抽奖系〕〔恃宠而婚〕〔妖帝撩人:逆天邪〕〔超级神武学〕〔植神的悠闲日常〕〔乾老魔〕〔异界女神路〕〔太武真君〕〔洪荒之红云大道〕〔超强电脑管家〕〔地府刑侦顾问〕〔英雄无声〕〔海贼之海军鬼神〕〔海贼王之海军雷神〕〔黑铁皇冠〕〔虫临暗黑〕〔18世纪的亡灵帝国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一百九十四章 臆断
    ♂

    赵元申道:“我……或许卫兄先前用刀威逼过郡主,及后又挎在了背后,我见着时,卫兄这个……这个确是抽出了短刀杀人。”

    卫喜道:“赵公子,你当年所说的供词,没有一句实言,还有什么好辩!”

    赵元申急道:“谁说我的供词没有实言?只是年代久远,有些细节忘却罢了。”

    卫喜冷笑道:“实话对你说了,吾儿从小便说不出容颜二字来!非但容颜,便是仍然、如意、人影这类的言语也同样说不出口,那是他天生的缺陷,非后天所能矫正,是以后来我看卷宗上记载你信誓旦旦地陈说听到的争执,便起了疑心。这些年来,我曾遍访你的同窗学子,打探你的为人,原来你生性喜说大话,最爱在人前夸夸其谈,讲说一些奇闻怪事,而这些怪谈大多非你所见所闻,乃是脑中想象而得。赵公子,当年你在屋中,根本没有听到吾儿和郡主争执,更加没有看到吾儿行凶杀人!这些供词都是因吾儿被抓,你自行在脑中推演得来的,是也不是?”

    赵元申道:“没有、没有,纵然我平素爱说大话,但那次人命关天,岂会儿戏?那容颜二字,想是我听错了,我又不是圣人,怎会将他两人的一字一句都记得这般清楚?”

    虞可娉道:“字眼记错了实属平常,但声音总不会听错。赵公子,我来问你,当时离此处最近的是谁?”

    赵元申心慌意乱,却不知怎生回答,卫喜道:“葛掌门的厢房便在隔壁,卷宗所记当时他正在前院门前歇脚,而盛大人则在门洞一带,他二人离此最近。”

    虞可娉道:“甚好,咱们便来测它一测。”让葛威与盛春林去到当年所在的原位,又让端木晴和周殊假扮郡主与卫东来,站在假山案发之地,向他俩耳语叮嘱了一番,周殊因师妹新丧,本不情愿模演什么劳什子案情,被端木晴好说歹劝,终是勉强同意。虞可娉将几人安排完毕,和娄之英一齐出了房间,留下赵元申连同卫喜、董学图、安婆婆在屋中。

    虞可娉道:“大哥,便辛苦你了。”娄之英双腿一屈,轻轻纵上了屋顶,虞可娉点了点头,娄之英伸出右臂打了个手势,周氏夫妇得到指令,便在山石旁假意争执起来。

    虞可娉等了片刻,推门进到屋中,问道:“赵公子,可听到外头说的是什么?”

    赵元申一怔,茫然道:“哪里有人说话了?”

    虞可娉推开窗子,众人举目一看,周氏夫妇二人果在不住地争论,卫喜道:“赵公子,你果然听不到外头的讲话之声!”

    赵元申道:“这算什么!周大侠伉俪说话这般声小,哪里还算争执了,这与当年情形全然不同,怎做得数?”

    虞可娉道:“好,咱们便再试一次,我让晴姊姊他们再大声些。”重又出去打了手势,这次周殊声若洪钟,果然屋内的众人都听到了。

    赵元申道:“怎么样?当年卫兄和郡主便是如此激烈争执,才引得我开窗去看,我却没有说谎!”

    虞可娉道:“先莫急定论。”唤葛威和盛春林回来,问道:“两位可曾听到什么没有?”

    葛威道:“听到了啊,有一男一女在另一头争吵。”

    盛春林道:“不错,我也听到了争执之声,听来当是周大侠的口音。”

    虞可娉道:“哈!竟听得如此清晰!然则我再问问二位,当年案发之时,可也曾听到了有人争执?”

    葛盛二人面面相觑,实记不起曾经听过,卫喜道:“卷宗上并未记载,此节乃是案子要害,当年两位若是听到,断不会没有口供。”

    盛春林道:“嗯,我又细细回思了一遍,当年的确没有听过。”

    赵元申急道:“当年与眼前怎可同日而语?葛掌门和盛大人较案发之时又年长了七岁,如此类比,毫无道理,何况适才周大侠伉俪的声音着实高了一些,当年卫兄和郡主可没这般大声。”

    虞可娉道:“好!便要你心服口服,咱们再来试最后一次。”出去又重新布置,隔了片刻,三度走进屋来,赵元申未等她发问,抢先叫道:“听到了,听到了,这次果真像了一些。”

    董学图微微皱眉,疑道:“我怎地甚也没听到?外头在说什么?”

    赵元申道:“这次周大侠伉俪说的轻微,却不如当年郡主二人说的清楚,两人争执什么,我却也没有听清。”

    虞可娉微笑道:“既然如此,此后赵公子又做了什么?”

    赵元申站起将窗户打开,道:“此后我便推开窗子,看到……咦?为何……”

    众人向窗外一眺,却见假山处空空如也,并无一人在场,虞可娉道:“这次周大侠伉俪并未在房外,更没有说一句话,却不知赵公子听到的是什么?”

    赵元申怒道:“你……你……使计诳我?”

    卫喜叹道:“我便知你当年说的必定是假供,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这时盛春林、周殊等也都回到房中,听说赵元申当年的供词也是漏洞百出,都微感汗颜。卫喜幽幽地道:“赵公子,你曾和吾儿同窗求学,想是嫉妒他才华出众,这才故意说谎害他罢。”

    赵元申见到卫喜神色不善,此时也有些害怕,颤声道:“我……我并非要害卫兄,卫兄品学兼优,确是让我等一众学子失色,但我却没曾想过害他。只是当日他被抓当场,罪无可恕,我……我迷心发作,便添油加醋地说了供词,以飨自己的虚荣之心,我虽未听到他们争执,但的的确确看到卫兄行凶杀人,是以便想就算……就算编了故事,却也无关大局……”

    虞可娉道:“你果真看到卫东来抽出短刀杀害郡主?”

    赵元申道:“那刀明明白白插在郡主身上,我确是看到了啊。”

    虞可娉郑重道:“我是问你,到底有没有亲眼见到,卫东来抽出短刀,挥刺杀人!”

    赵元申一愣,道:“卫兄当时握住了刀柄,那刀就刺在郡主身上,的是我亲眼所见,那自是卫兄挥刺的了。”

    虞可娉道:“不要你去推演,这么说来,你打开窗子时,只看到短刀插在郡主身上,卫东来伸手握住了刀柄,却没瞧见是卫东来亲手持刀刺进郡主胸膛,是不是?”

    赵元申道:“是。可若不是……不是……”

    虞可娉道:“用不着可若,你就是没瞧见卫东来持刀杀人,对么?”

    赵元申点了点头,卫喜此时愤慨到无以复加,怒道:“你!你害死吾儿了!还说没有害他!你们……你们……个个都有份害他!”赵元申自知理亏,不敢正眼看他,周殊和端木晴也都低下了头。

    盛春林叹道:“没想到诸位真的所言不实,不是添油加醋,便是大开臆断,也难怪卫老汉处心积虑,拐我们来这里重审案情,若不是盛某当年亲自将凶犯捕获当场,便连我都要疑心了,如今便让我来诉说当时的真相罢。”

    卫喜强压住心中怒火,说道:“盛大人不用心急,还有葛掌门未曾说供,待他说完,自然会轮到你。”

    葛威站起身来,慢慢悠悠地说道:“唉,老夫年岁果然大了,几年前的事,居然已记不真切,脑中毫无头绪,真不知该从何说起。”

    卫喜道:“那不打紧,卷宗上写的明明白白,我便说出提醒与你。当时葛掌门正站在自己房门之外,据说亲眼看到郡主匆匆从前处的门洞拐出,绕过厢房走进北首假山,随后又见到吾儿亦跟了过去,依照前后供词推断,当是两人先从周大侠师兄妹眼下走过,穿过门洞后再被葛掌门目击,由此官府便认定吾儿乃蓄谋跟着郡主,但此前萧女侠已亲口相承,那时并未看清走过的是谁,是以葛掌门的证词更加举足轻重了!葛掌门,我却问你,你当时果真看清楚了?可记起来了没?”

    葛威见他虎目圆睁盯着自己,忙将目光错开,轻轻点了点头道:“嗯,不错,不错,那日我在酒席宴中吃多了油,只觉浑身燥热,在房中干坐了一会,觉得实在憋闷,便走出屋子在门口纳凉透气,恰好看到这二人从前处走过,拐进房后的假山,也不过半柱香光景,便听到了惨呼之声,后面的事,老夫做不大准,一会且听盛大人说罢。”

    卫喜斜眼看他道:“你做不大准?卷宗上说,你看到吾儿神色诡异跟在后头,随后听到郡主惨呼,猜想是不是吾儿做了歹事,最后果然所料没错,这些可不是你当年的供词?”

    葛威支吾道:“我……我本随口说说,哪知文书会这般较真,连这些猜想也都以实载了,再说盛大人将令郎捕获当场啊,我却也不算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英雄联盟之守望者〕〔穿成大佬的白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