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高调示爱,hello,〕〔万古武帝〕〔佳妻清婳〕〔我的23岁美女邻居〕〔武侠之侠客风云传〕〔长生庄主〕〔炮灰女修仙记〕〔大叔,轻轻吻〕〔文娱之王〕〔吃货军嫂萌宠猫〕〔最强神医赘婿〕〔那个校花有点坏〕〔重生一九九六〕〔网游之我是神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一百八十一章 王府
    娄之英更是惊愕,道:“是……是葛掌门么?”原来此人正是前时遭遇家中惨剧的十定门掌门葛威。

    葛威道:“正是葛某,你却不是洪神医的师弟娄少侠?咱们……咱们如何会在此处?”

    虞可娉道:“葛掌门此语何意?莫非你也不知这里是哪、自己缘何会在?”

    葛威道:“这里、这里……若我所料没错,这里当是秀王王府的西花苑。”

    他此语一处,娄虞二人无不惊骇,秀王赵伯圭是当今天子的胞兄,当年靖康之难,徽钦二帝被俘,连同所有皇室一起被囚于关外五国城,徽宗第九子赵构逃到江南建都称帝,延续大宋国祚,因无子嗣继承皇位,便在民间找寻皇族血脉后裔,最终选定了太祖赵匡胤的七世孙赵昚作为继承,及后高宗赵构退位,传位与赵昚,是为宋孝宗。孝宗幼年时家道本已衰落,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哥哥赵伯圭兄以弟贵,也被封为秀王,在朝中虽无实权,可毕竟是皇室宗亲,任谁也都让他三分。娄虞这时听说此处是秀王府邸,心下都有不祥之感,不知是否因洪扇得罪了这位王爷,以至招来了什么杀身横祸。

    葛威见他二人神色慌张,又道:“其实我也只在七年前来过王府一次,这里的花园景致、房间陈设,都和当年别无二致,想来应该不错。”

    虞可娉道:“葛掌门今日为何会来王府?”

    葛威神色尴尬,道:“我……我也不知……”

    娄虞顿觉奇怪,异口同声问道:“你缘何过来,怎会自己不知?”

    葛威刚想回话,却见右首的房门也被推开,一位青年书生脸色迷茫,走出屋来,看到三人站在院中,登时吓了一跳。

    葛威细细辨认此ren mian容,叫道:“咦,你莫非……你不是王府管家的令郎,赵……赵……,嗯,赵公子么?”

    那书生名叫赵元申,正是秀王府管家的儿子,他看了看葛威,也道:“啊,原来是十定门的葛掌门,许多年不见,您老人家愈发……愈发清健啦。”

    葛威面带苦笑,他这一年家中惨遭变故,儿子儿媳惨死于婚宴当场,罪魁又是自己胞兄,几名弟子也纷纷内讧不和,这数月来心中苦闷至极,如同老了十岁一般,哪里谈得上什么清健?转头向娄虞二人道:“这位是王府管家的令郎赵公子,他向来住在此处,大伙有什么疑问,问他便是。”

    赵元申道:“葛掌门,我早就不住在这里啦,三年前我第五次考举不第,那时便搬回下房了。”

    葛威道:“原来如此,那赵公子来到西花苑有何贵干?”

    赵元申脸上一红,道:“其实……其实今日我本不在府上,但不知为何……”他话音未落,只听前面山石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众人心里都是一凛,齐齐去看端倪,却见山后转出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女子来,那女子见了众人,脸现惶恐之色,登时站住不敢再动。

    葛威凝神看了那女子一会,一拍大腿道:“奇了!奇了!你不是八台派的萧梦萧女侠?怎地七年前的故人,今日全都回到此处了?”

    娄虞听得一头雾水,虞可娉开口问道:“葛掌门,你说了几次七年之前,请问有什么掌故?”

    葛威道:“七年前六月初九,正值秀王五十大寿,他遍请临安城周遭的显贵豪杰参加宴席,我和萧女侠都是王府的座上宾客,萧女侠的师兄周氏夫妇当时也在,周夫人是东钱派端木掌门的千金,他们七大派赫赫威名,就连秀王也都另眼相看。萧女侠,令师兄伉俪也在此么?怎地不见他们身影?”

    那女子正是萧梦,她见到众人时原本神情恍惚,听到葛威提起师兄,登时双眼一亮,道:“是了!师兄!师兄却在何处?”微一沉思,调转身子拔腿便跑。

    众人不知她搞什么玄虚,也都跟她一起转过假山,见她来到一间屋舍之前,不住拍门道:“师兄!师兄!你可在吗?”

    赵元申嘀咕道:“七年前,周氏伉俪的确下榻在此间,难道现下仍在这里么?真是奇哉怪哉。”

    萧梦久拍房门无人应答,定了定神,心绪略微平复,转身道:“葛掌门,你醒转时在哪间屋子,可是与我一样,在七年前咱们各自住过的那间?”

    葛威点头道:“不错,我醒来后还一时糊涂,只觉房间陈设熟悉至极,却又想不起来,后来细细一辨,这才……”

    萧梦不再理会他后面的话,打断道:“如此说来,师兄必定就在这里。”又不住地砸门呼叫,见仍是无人回应,又道:“不知师兄是不是遭了什么危难,咱们便破门看看。”刚想提脚踢开房门,却听里头有人道:“谁在外头呼叫,是梦妹子么?”

    萧梦闻声大喜,急道:“师兄!是我!你没事么?”只见房门向外一开,从屋中走出一男一女来,娄之英定睛一看,原来正是周殊和端木晴夫妇。

    周氏夫妻两人神情颇为萎靡,好似刚刚睡醒一般,见屋外聚了这许多人,也是一脸惊愕,周殊向葛威等人端详半晌,这才说道:“足下不是十定门的葛老前辈么,怎地今日会在此地相遇?”

    葛威讪笑道:“难得八台派的周大侠还记得老朽,周大侠看得出这是哪么?”

    周殊似乎神智尚未全苏,向院中张了一张,摇头道:“我却不知,这是哪里?”端木晴道:“这里是当年咱们到过的秀王府西花苑。”

    萧梦本来也想告知师兄,却被端木晴抢了个先,脸上颇不服气,接口补充道:“七年前咱们一同参加王爷寿宴,当时师兄师嫂便住在此间房里,师兄可还记得?”

    周殊此时也已认出,但脑中仍是一片混乱,道:“咱们缘何会在这里?当年的人,可都在了么?”

    端木晴道:“都不都在尚未可知,但当年没来的人,现下也都在了。娄兄弟、虞姑娘,怎么你们也在此处?”

    娄之英道:“端木姊姊,这件事情诡异至极,适才我听你们述说,似乎大家都是七年前秀王寿宴被邀之人,然则为何时隔多年又聚在了一处?是秀王请你们过来的么?”

    未等端木晴回话,只听远处有人答道:“为何时隔多年又聚在了一处?嘿嘿,当年下榻在西花苑的人证俱都在此,大伙心中还不明了么?”

    众人吓了一跳,都转头去看,原来对面房间有个中年汉子,不知何时走进院中,随口接了这话。娄之英见此人身穿灰绸长衣,目光犀利,竟有不怒自威之相,却不知此人是谁。葛威道:“我早就猜到盛侍卫也会在此,果不其然,多年未见,盛侍卫仍是这么神威凛凛。”

    那人叫做盛春林,他见众人认出自己,忙道:“托各位洪福,六年前盛某便被调入了殿前司,不做御前侍卫已久了,如今只是殿前司一名小小的副指挥使。”

    葛威自嗔道:“怪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原来您已是指挥使大人了。盛大人即已在殿前司任职,料想今次不会是秀王要为难我们罢,只怕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赵元申也道:“对,对,必是这样,王爷日理万机,如何会理会我等?定是出了什么纰漏。”

    盛春林冷冷地道:“各位其实心知肚明,又何必自欺欺人?咱们今日能聚在此处,恐怕和七年前这里的命案难逃干系罢!”

    葛威一惊,颤声道:“案子当日便就结了,凶手早已伏法,还能有什么干系?”

    端木晴道:“那也未必,丧命的是王爷爱女,若是王爷自察有什么遗漏,想要把大伙聚集起来重审此案,也未可知。”

    周殊道:“重审又能怎地?大伙不过是当年命案的见证,况且句句说的都是实话,咱们光明磊落,又有何惧?”

    萧梦也附和道:“师兄所言极是,便是王爷要拿咱们出气,这些年来大伙奉公守法,也没什么把柄可落,又有什么好怕!”

    盛春林道:“当日我曾当场亲手抓获凶犯,咱们八位人证又都口供一致,案子自不会有什么差错,王爷把大伙召集在此,只怕另有深意。”

    娄虞二人听得面面相觑,浑不知众人在说什么,娄之英问道:“敢问诸位,大伙说的凶案到底为何?听说一共有八位人证,眼下只有六位在此,难不成王爷找错了人,把我二位也算在内了?”

    盛春林打量他们几眼,道:“两位因何而来,我自不知,但找错了人却万无可能,剩下的人证,和你二人年纪相去甚远,乃是两位老人家。”

    葛威道:“是了,还有董大人和安婆婆未到,若我记的没错,他两位当是住在书房旁的两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我的绝色完美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