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八岁团长-薛〕〔我的奶爸巨星人生〕〔心里有个兵工厂〕〔红龙大君〕〔涉雪〕〔神尊嗜宠:魔妻狂〕〔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华尔街传奇〕〔无限黑暗年代〕〔邪王盛宠:谋妃太〕〔抗战之还我河山〕〔回到地球当神棍〕〔我的女友是偶像〕〔再世为民〕〔华娱大时代〕〔都市重生之仙界归〕〔不败剑神〕〔盖世仙尊〕〔锦绣良田:山里汉〕〔掠夺诸天万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一百六十四章 逃生
    程鹊赞道:“好功夫!”不知何时从怀中又摸出一只陶笛,运起丹田之气吹了起来。娄之英听这声音极似狼嚎,但又隐隐带着惊恐哀叫之意,也不知怎地,坑外的群狼原本跃跃欲试想要跳下,可听了这狼嚎声后,都露出畏惧退缩之色,更有些还跟着低声嚎鸣。陶国远听出不妙,也奋起力气吹奏哨笛,但群狼已有些六神无主,队形也逐渐乱了。

    程鹊吹了一阵,将陶笛放下,道:“我模仿头狼叫声,内中含有警惕危险之意,故而吓得狼群不敢轻举妄动,但究竟能支撑多久,却不好说。”

    程骏审时度势,知道群狼被飞豹寨驯养时久,这一时半会被妹子笛声搅得乱了,时辰长了,仍会被陶国远掌控,何况就算成了僵局,众人逃不出去,早晚还是要成为人家砧上鱼肉,想到此处,心中已有个计较,向娄之英说道:“恩公,此时狼群慌乱,正是……脱身的大好时机,众人中只恩公武艺高强,便请你……先上去开路,引我们杀出重围。”

    娄之英暗想此刻唯有放手一搏,当即点了点头,准备跃出坑去,但此坑刻意设计的上窄下宽,连虎豹猞猁都跳不出去,娄之英纵然轻功绝顶,想要一蹦而上也很吃力。程骏道:“阿财,你……你去助我恩公一臂之力,三妹,你让魈将军上去,先行开路!”

    程鹊早明兄长心思,但这时要山魈开路,几可说定然有去无回,自己驯养此物多年,着实颇为不忍。程骏见她犹豫,双眉紧蹙,厉声道:“妹子,你……你不晓事么!”

    程鹊把脚一跺,道:“好!就这么办!”吹奏哨子,唤山魈上前,轻轻抚摸它脖颈灰毛,落下两行清泪。阿财蹲下身子,将双手叠加伸出,娄之英心领神会,展开轻功踏在阿财掌上,两人同时使力,娄之英轻松跃出坑来。

    他刚一上来,便有几只饿狼上前凑过,娄之英伸掌劈翻了两头,只听后面传来吱叫声音,原来山魈也被阿财扔了上来。群狼此时惧意未消,又兼山魈爪有铁器,登时被它抓伤了数只。娄之英得此空隙,拾起先前掉落的熟铜棍,扫将起来,将坑前扫出一小片空地。他重回到坑前,见阿财故技重施,将虞可娉也托了上来,心中稍稍放心,把棍子往坑里一竖,向阿财道:“老哥,你负着程少庄主,顺棍上来罢,咱们一齐杀出条血路!”

    程骏奋起力气,朗声道:“恩公,今日……今日你被我等拖累,程某实在过意不去,咱们一起定是闯不出去的,请你带着你的朋友快去突围罢,我兄妹在此继续干扰群狼,助你二人逃出生天!”程鹊重又摸出陶笛吹了起来,群狼又是一阵大乱。

    娄之英大惊,这才明白先前程骏诳自己出坑,从一开始便未打算要一起逃生,想来必是觉得无端牵连了自己和虞可娉,既已无生还希望,不如在此牵引狼群,让自己二人脱险。念及此处不由得热血上涌,大声道:“程少庄主,你让娄某抛下诸位逃生,可也忒小瞧我了!今日大伙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抡起棍子,又冲入狼群,他想为今之计,只有突出重围,制服应彪或陶国远,让他们控制住群狼,大家才有一线生机,至于自己是不是应彪对手,此时也想不了这许多,举起熟铜棍,向着狼群乱打乱砸。

    陶国远不断吹奏哨笛,群狼渐渐恢复了兽性,不再畏畏缩缩。娄之英见这些饿狼个个视死如归,打死一只又来一只,耳听身边传来吱吱惨呼,原来山魈身受重伤,已被众狼撕来扯去。眼见跟前饿狼越聚越多,一颗心不住下沉,回头见虞可娉也正手持阿财的短刀和饿狼搏斗,心念一灰,暗道:“罢了,罢了,看来今日和娉妹终是难逃一劫。”

    正万念俱灰间,忽听身后寨墙传来隆隆之声,这声音震耳欲聋,好似天塌地陷一般,回头看去,只见两丈来高的寨墙摇摇欲坠,似乎受到外头什么大力撞击,也不过三五下,就听“轰隆”一声,寨墙重重地塌在地上。

    娄之英大奇,举目远望,见有数十头公牛站在寨外,既有水牛也有黄牛,想来刚刚必是它们合力将寨墙撞翻,这些公牛冲垮了寨墙,奔势不止,竟向狼群冲来。说来也奇,饿狼本是牛羊的克星,但这些公牛见了群狼丝毫不惧,个个低闷着头,犄角向上,撒开蹄子直奔饿狼,娄之英忙将虞可娉一拉,躲过了牛群冲击,见有几头牛的角上竟绑缚了尖刀,挑在饿狼身上,瞬间便将狼腹撕裂,一时间公牛飞奔,群狼哀嚎,飞豹寨登时一阵大乱。

    娄之英道:“这群公牛势如猛虎,却不知是谁引来相助我们,也不知为何它们不怕饿狼。”

    虞可娉道:“大哥你瞧,这些公牛尾上都绑着火绳,烈火驱使之下,公牛又惊又痛,已失了心智,只会一个劲儿往前冲了。”

    二人正疑惑牛群从何而来,只见寨墙塌处又来了一头好大的水牛,牛背上坐了两人,其中一个高呼道:“大哥哥,我来救你来啦!”正是姜小迢。

    娄之英大喜,道:“娉妹,你是吉人自有天相,今日两番遭难,居然都能逢凶化吉。”趁乱奔到坑前,伸出棍子去救程氏兄妹。程骏等虽在坑内,也知外头生了极大变故,此刻绝境逢生,精神都为之一振,阿财负着程骏率先跃出,程鹊随后也攀了上来。这时飞豹寨内早已乱成一锅粥了,公牛横冲直撞,饿狼窜跳嘶嚎,地上到处都是牛狼尸体,娄之英把棍子一抛,向阿财道:“我来背程公子,大伙一齐向外冲啊。”程鹊已看出他轻功高人一筹,微一点头,阿财将程骏交给娄之英背负,自己一马当先开路,不一会众人已奔到坍塌的寨墙。

    娄之英将程骏轻轻放下,这才看清,原来和姜小迢同乘一牛的,是沈善长的儿子沈宸,这头大水牛瞧来也好生面熟,略微回思,记起了正是大洪家里的老黑,却不知因何这二人一牛会在一处。

    姜小迢擦了擦汗,道:“大哥哥,幸亏我们赶得及时,曲大哥、洪大哥他们也都来啦,眼下正在岭前接应。”

    娄之英点了点头,此时也无暇去问前因后果,见飞豹寨内尸横遍野,公牛与饿狼都几近疯狂,实在不忍心再看它们互相残杀,向程鹊道:“程姑娘,可有什么法子令它们停止争斗么?”

    程鹊摇了摇头,道:“牛最怕火,让它牛尾着了起来,他恐慌之下,比惊马还要疯上百倍,而饿狼无端受了攻击,惊吓之余,兽性全发,便是神仙也治不住了,这百来只生灵只怕都要死于非命。”

    正说话间,却见飞豹寨东南角着起火来,原来公牛尾部缚着干燥芦苇,上面都浇满了油,它们斜冲乱闯之下,将柴堆不慎点燃,飞豹寨多由木材筑造,火势一起,登时一发不可收拾。

    娄之英等远远看着,见应彪等人已被牛狼冲散,如慧禅师正护着他向南逃奔,张胜早已不知了去向,可怜陶国远伤重无力、双眼新盲,让寨兵扔在担架上动弹不得,被疯跑的牛群一撩而过,早已踏成了肉饼。

    程氏兄妹和娄之英都感到十分过意不去,大伙本和飞豹寨无冤无仇,岂料不过片刻之间,就将对方搞的尸横遍野、家破人亡,此后更是树立了应彪这个大敌,想到此处,心中都很不是滋味。众人不忍再看这等惨状,从寨墙向北走出,绕了好大一个圈子,被姜小迢引着,来到西首的岭前,远远看去,飞豹寨仍是火光冲天,一座大好门户,就这么付之一炬了。

    山岭上还有数十个孩童,见他们到了,都飞奔下来,娄之英放眼看去,竟大多都曾见过,正是那日在集外比斗的曲狗儿、大洪、郭喜等,姜小迢跳下牛背,振臂道:“大功告成,咱们大获全胜!”众孩子都是一阵欢呼。

    娄之英心有疑问,不知他们怎生到来,于是去问姜小迢,小迢这才说了缘由。原来他留在李牛子家帮衬丧事,越想越不对头,知道娄虞必是去寻李神医算账,打算也来瞧瞧热闹,遂出了李家,来到街上打听,乡民见他独自一个五岁孩童操着外地口音,都小瞧于他,只会调侃戏逗,不肯与他实话,小迢一气之下,想起去找先前的伙伴,却见曲狗儿和沈宸等都聚在一处,原来上回双方比斗,灰衣孩子们出奇制胜,两边反倒去了芥蒂,大家又都是半大孩子,不过几天便近的和亲哥们一样。小迢将来意说了,沈宸力主大伙齐去李神医家,言明自己父亲早就看不惯他装神弄鬼,这次正好借此机会,帮助娄虞二人一起对付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