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八岁团长-薛〕〔我的奶爸巨星人生〕〔心里有个兵工厂〕〔红龙大君〕〔涉雪〕〔神尊嗜宠:魔妻狂〕〔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华尔街传奇〕〔无限黑暗年代〕〔邪王盛宠:谋妃太〕〔抗战之还我河山〕〔回到地球当神棍〕〔我的女友是偶像〕〔再世为民〕〔华娱大时代〕〔都市重生之仙界归〕〔不败剑神〕〔盖世仙尊〕〔锦绣良田:山里汉〕〔掠夺诸天万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丹青
    虞可娉知他心意,也连问的几个问题,但她对武林掌故所知不多,也是始终问不到要害。姜小迢讲说了半日,已有些疲倦了,行走的更慢了些。严久龄道:“日已西坠,咱们却只行了一半路程,这般下去天黑前是到不了庄了。小迢,我负你走罢。”不等姜小迢答应,用手一抄将他背起,三人展开轻功,快步向西而行。

    如此行了两个时辰,终于在日落前赶到了紫翠庄。娄之英远远望去,见紫翠庄和孙家庄截然不同,孙家庄便同一个村落,家家户户住的极散,也没什么院墙围拢,而这紫翠庄则院墙高大,青砖红瓦错落有致,又不像一般财主庄院那般俗套,瞧来别具一格,令人十分赏心悦目。

    严久龄回到自己家中,自不用人通报,他把两人领到客厅,姜小迢早已熟睡,三人也不惊醒他,严久龄将他慢慢放于椅上,让娄虞二人在此宽坐,他自去请宋自通出来。

    仆人端出茶水上来,娄之英行路极渴,拿起茶杯一饮而尽,仔细打量起大厅来,只见屋中四处都挂着字画,其中又以画作为多,画中景致包罗万象,有山水也有人物,有花鸟也有神兽,再看厅中陈设,桌椅板凳、书柜茶几,无一不是精致之品,自打进庄以来,所见都十分悦目,令人有心旷神怡之情,不禁发出一声声赞叹。

    虞可娉道:“这位宋庄主看来擅绘丹青,他这庄子名为紫翠庄,想来便因如此。我瞧西面墙上,有顾恺之的《斫琴图》、陆探微的《竹林七贤》、吴道子的《钟馗》、李思训的《江山鱼乐》等,那都是魏晋以来有名的巨作,东面墙上则有易元吉的《梨花山鹧图》、崔白的《寒雀图》、李唐的《烟寺松风》等,这却是咱们大宋当代的名家手笔,而北面墙上的画作,落笔行云流水,虽不失磅礴之气,但却少了一丝油滑细腻,想来定是出自武人之手,这些都是一人所画,每幅上面又都无落款,只怕就是此间主人所著了。”

    娄之英不通丹青,听她娓娓道来,正不知如何接口,忽听得门外传来哈哈大笑,只听一人边走边说道:“虞小姐不愧为名门之后,果然博学多才,眼光独到。老夫打小舞刀弄枪惯了,虽然更爱丹青,但落笔之时,总是脱不得戾气,高明,高明,佩服,佩服。”言语之中,大有知音之感。

    虞可娉脸上一红,见一人大步走来,这人约莫不到六十岁年纪,气度雍容华贵,只两鬓微有白色,胡须头发却是皆黑,他虽然年迈,但眉眼端正,只眼角眉梢有些许皱纹,年轻时也是个十足的美男子。他身后则跟着严久龄,此时正笑眯眯的看着二人,说道:“娄贤弟、虞姑娘,这位便是我大哥、本庄的主人宋自通了。大哥,这二位是桃源观余观主的高徒娄之英和虞相公之孙虞小姐。”

    宋自通笑道:“咱们武林中人,繁文缛节不要行了。我也曾听闻过二位的大名,虞小姐连断奇案,早已声名远播,今日能光临鄙庄,那是宋某三生有幸。”

    娄之英施礼道:“家师讲说江湖上的贤达时,也曾提过宋庄主名讳,只是始终缘悭一面,未免有所遗憾,今日晚辈得见庄主,也算遂了他老人家一个心愿。”

    宋自通道:“余真人的声名宋某也早有耳闻,‘再世仲景’救死扶伤,那是当代的大圣人,有机会一定到贵观拜会。”娄之英连连回谦。宋自通又向虞可娉宣说自己对虞允文的景仰,两人说着说着,话题便落到丹青之上,虞可娉出身书香门第,自幼便学过书画,家中所请的教师也都不是泛泛之辈,是以妙语连珠,针针见血,只听得宋自通心花怒放,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严久龄见二人说个不停,趁着间隙咳嗽了一声,低声笑道:“大哥,这二位前来本庄,是帮着咱们参详当日的惨案,如今咱们赶了一整天路,早已腹中饥饿,大哥莫不是要用这茶水点心来招待贵客吗?”

    宋自通一拍脑袋,道:“哈哈,一说到书画,宋某便废寝忘食了。适才我早已吩咐预备酒饭给几位接风,眼下只怕已准备妥当,走,咱们到席上边吃边说。”此时姜小迢也已醒转,娄之英带他拜了宋自通,几人一起出了客厅。

    紫翠庄家大业大,厨房整治一桌酒席不在话下,那都是湘中名菜,除严久龄外,宋自通又叫来两名弟子作陪,另有两个孩童也跟着一起入席,分坐在姜小迢的两边,其中一个活泼可爱,对宋自通连呼外公,那正是他的亲外孙,另一个孩子则沉默寡言,宋自通叹道:“这是我大弟子的遗孤,自那天以后,这孩子总是闷闷不乐,我怕把他憋坏,是以吃饭时总是要他一起,请两位不要见怪。”

    席间众人谈起江湖上的见闻,说道陈亮被刺、严久龄负伤之事,宋自通道:“二弟,关风千里独行,手段毒辣,若论武功,为兄只怕也非他敌手,你能和他抵了数十招,也算不易了。”

    严久龄道:“我哪有这等本事,全靠娄老弟的师兄洪大夫在旁周旋,这才撑到援兵赶到。说来也着实惭愧,其实关风也不是我们赶走的,要不是他们起了内讧,陈先生这条命能否保得住,我还能不能回来见到大哥,只怕也都是未知之数。”

    娄之英道:“不错。那赶来的女子叫什么风泣血,也不知因为何故,定要关风收手,关风对她似乎颇为忌惮,没敢拂她的意,这才让陈先生得脱此难。”

    严久龄道:“那时我曾听风泣血说,她是奉主子的命,关风很不以为意,瞧来这主子似乎并非雇佣他们的主谋,却不知这人是谁。”

    宋自通听到风泣血的名字,只觉隐约在哪里听过,可却一时想不起来,喃喃道:“风泣血?风泣血?二弟,这人有何能为,竟令关风言听计从,莫非她技盖群雄,武功比关风还高?”

    娄之英接口道:“晚辈曾遇到过两名女子,手段都和这风泣血类似,她们武艺虽非绝顶,但袖里藏有古怪机括,射出的银针无声无息,任你功夫再高,要想躲过也是极难,风泣血当日曾显露这手,射死了陈府三名家丁,想来关风便是忌惮她这手段。晚辈见过的两人都是菠莲宗的,若所料不错,风泣血当和这两人同门,她口中的主子,只怕便是菠莲宗的什么尊者、护教。”

    宋自通眼睛一亮,拍桌道:“照啊,我却忆起来了,近来江湖上有个臭名昭著的菠莲宗,教主以降便是护教、尊者,这风泣血正是两大护教之一!”

    娄之英先前听邵旭讲过,说菠莲宗教主之下便是护教,只是姓甚名谁、是否确有其人,都是不得而知,却不明宋自通如何知晓,当即问道:“宋庄主,你也听过菠莲宗的恶行么?却怎知这女子是其护教?”

    宋自通道:“你们说的那个风泣血,身形相貌如何?多大年岁?”

    娄之英道:“当夜昏暗,她出现也只不过一瞬,依稀记得身材十分高瘦,比一般男子竟还高些,相貌瞧来不过三十来岁,可是声音苍老,却又不像年轻女子。”

    宋自通笑道:“是了,便是此人,她确是驻颜有术,娄少侠,这人看似年纪不大,实则已经五十余岁了。”

    娄之英等人都是一惊,严久龄道:“大哥,你怎识得这人?”

    宋自通道:“风泣血本也不是邪徒,她是名门正派中一位大人物的发妻,两人不知因何闹了别扭,风泣血不辞而别。她丈夫后来探明原来其已在菠莲宗任了护教,这人和我乃是至交,是以我才知道这些掌故,只是此事牵扯到他人隐私,这人的名讳,我却不能说与二位知晓了,莫怪,莫怪。”

    严久龄听说此人是他至交,脑中极力思索了一番,恍然道:“大哥,你说的莫非是他……”

    宋自通摆手道:“你心中既有猜想,那也不用讲说出来,无论猜的对与不对,我都不会再多说一字。”

    娄之英怕引起尴尬,忙岔开话题,说来说去,终是讲到了朱七绝身上。宋自通叹了口气,道:“家门不幸,想我紫翠庄摊上这样的恶事,也不知得罪了老天什么。罢了,罢了,二位既到府上,虞小姐又有断案推导之能,宋某便这事前因后果俱说一遍,好让虞小姐好生推敲推敲。”吩咐下人将酒席撤下,端茶果上来,宋自通押了口茶,说道:“请二位移步后院,咱们到事发之地边看边说。”和严久龄引着娄虞二人出了宴厅,留下姜小迢与两个孩童戏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