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娇妻:总裁爹〕〔将门独女〕〔颤抖吧,渣爹〕〔道士的无限之旅〕〔重回五零当军嫂〕〔巫师备忘录〕〔沈若初厉行〕〔我真不是神仙〕〔我在煤矿卖煤的那〕〔大魏武神〕〔苍生皆下〕〔海贼之无限手套〕〔绿茵万界商城〕〔九天仙缘〕〔一剂医缘〕〔大宋超级学霸〕〔一品道门〕〔少帅小妻铿锵玫瑰〕〔赔心交易:慕少宠〕〔奔跑吧,总裁夫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一百四十六章 江湖
    ‘七派三帮四大庄’,七大派是老字号了,数十年前便扬威中土。其中嵩山少林派执天下之牛耳,是武林中第一有名望的大派,俗家弟子遍布天下,许多小门小派的掌门、好手,都是出自少林。少林派目下的掌门方丈是普绝大师,他的师兄弟普真、普海、普渡、普禅大师等也都是武功佛法俱皆高深的高僧。

    七大派中势力另为雄厚的,便是远在西域天山的天池派,其掌门贺经纶贺老先生如今已近八十岁了,在七派中年龄最长、尊位最高。他门派中本来人才极盛,但二十多年前门里生了内讧,折损了不少厉害的弟子,近年来贺掌门深居简出,已经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了。

    七派中还有两派是在川蜀境内,其中八台派雄踞川东,在西南势力极大,掌门关世族为人谦和,在江湖上人缘极佳。另一派则在道家圣地鹤鸣山,鹤鸣观观主卓清道长是得道高人,据闻天下的道士都以他为尊。

    远在辽东的渤海派,据说是当年渤海国王子遗孤所创,他们虽历经辽金统治,却始终自认为汉人,不服契丹女真的管教,眼下的掌门吴浴也是如此,终日率弟子在海上与金人对抗。

    潜山派位于皖南,曾经威震两淮,但到前掌门邵落归即位时,人才很是凋零,他们不知怎地得罪了气圣黄逐流,十几年前,黄逐流上门挑战,将潜山派几乎屠戮灭门,好在邵掌门的独子邵旭存活下来,后来慢慢长大,借助姨丈的帮助,终于又重新拉起潜山派的大旗,眼下听说又在两淮树立了声望名号。

    前面提到的邵掌门姨丈,便是七派中另一派、东钱派的掌门端木仲,东钱派位于明州,端木掌门虽不高大,但为人精明,在国都临安的眼皮底下经营多年,与京中名贵早已打成一片,要论势力,只怕东钱派也不遑多让。”

    严久龄一挑大拇指,道:“好,小迢,真想不到你所知如此之深,这里有些掌故,连我也不大清楚,你却都能记得,难得,难得。”

    娄之英道:“三帮四庄呢?你又知不知道?”

    姜小迢道:“三帮是近几年才兴起的帮会,其实要说江湖上的帮会、教会,何止千千万?只是这三大帮势力庞大,网罗了不少江湖异士,这才在这几年声名鹊起。

    扬州船帮以船只营运为生,江浙地区江河众多,又有运河直通南北,加之海运便捷,是以船帮在这一带生意兴隆,财力十分庞大,帮主夏侯南一双长拳打遍江左,很是厉害。

    陕南神牛帮以倒卖牛马为生,北方良马众多,无奈北边都被党项、女真人所占,咱们宋地产不得好马,于是神牛帮为南北疏通牲畜,发了好大一笔横财,帮主邓奎虽然武功不高,但他周旋于党项人、回鹘人和女真人之间,很有手腕,也是天下罕有的人才。

    三江帮到离我家不远,总舵就在赣北一带,三江是指长江、信江、赣江,这三条江水都在鄱阳湖汇聚,是以得名。三江帮在赣淮一带势力很大,在当地有许多产业,帮主粟尘也是一位武功见识皆为上乘的人物,我还曾见过他哩。

    四大庄不消说了,咱们要去的严庄主家紫翠庄便是其中之一,我知道庄主宋自通是严庄主的结义大哥,其他的事,便不在这里献丑了。

    孙家庄在四庄中声望最高,严庄主,我这么说你可不要生气,孙家庄庄主是三圣之一的武圣孙协,宋庄主纵然神勇,料想也比不得武林三圣,是以四大庄中以孙家庄为先。

    川中黄龙庄是巴蜀一带有名的大庄,庄主程成贤是大圣人程颢之后,听说和吴家也是沾亲带故,他们在西南势力极大,又擅于捕禽猎兽,虞姊姊,你是川人,当也听说过罢。

    四大庄中还有一个岭南璧野庄,据说璧野庄本在豫南,后来金人侵袭北方战乱,璧野庄的马庄主便迁徙到岭南居住,与当地的大豪戚家结成联姻,两家合力重建璧野庄,眼下在两粤一带也是很有声望。”

    严久龄不住赞叹:“妙啊,小迢,你竟连这些也都知道,我身为四大庄之人,却也只是略闻璧野庄原在北边,这些细致掌故却不知道了,想来你爹爹定是个渊博的高人。”知道他不愿提及父母,是以讲到此处骤然停住。

    娄之英道:“小迢,昨日我见你点按大洪的手法,看来当是学过一些功夫的,不知你愿不愿在此显露一趟拳脚,让我们见识见识?”

    姜小迢把嘴一撇,道:“大哥哥,不瞒你说,我却不会什么功夫,我妈和我爹爹,一个要我学经习文,一个督促我勤练武功,老实讲,我都没什么兴趣,变着法的和他们怄气不学。”

    娄之英道:“你既不学文也不习武,那却喜欢什么?”

    姜小迢道:“我便喜欢下棋,碰上棋局便挪不动步,非要看人下到天黑不可。只是我妈说下棋乃是嬉戏,便成了大国手大宗师,也不过是个玩物之人,她怕我痴迷成瘾,将家里的棋盘棋子都藏了起来,不让我碰,便是因为这个,我一气之下,就跑出来啦!”

    三人听说了他离家的缘由,才想起他终究不过是个小孩,为了这点小事便出走百里,行事果真很孩子气。虞可娉问道:“小迢,你为何喜爱下棋?”

    姜小迢道:“下棋讲究精算细测,所谓一步错步步错,下棋最能看出一人心智如何,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看着对方落入自己步步为营的阵中,最终瞅准时机一击致命,那种畅快,简直无以言表。虞姊姊,断案与下棋也是一样,找寻蛛丝马迹慢慢拼凑,与凶犯恶人斗智,我便是要和你学这等本领!”虞可娉笑了一笑,却不接话。

    严久龄道:“小迢,你不会功夫,想必武林中有哪些高人,究竟孰高孰低,只怕便没那么清楚了罢。”

    姜小迢道:“我也略知一些,这些都是平日大人们东一头西一嘴讲与我听的,我慢慢拼接,也理出了个大概,今日索性全说一说,也让姊姊看我有无整合线索的天分。

    当今江湖之上,若论功夫最高的,自是武林三圣无疑,气圣黄逐**于内功,运息行功之法天下无双,三圣中内力数他最高。剑圣胡布施精通兵刃,刀剑之技艺盖群雄,无人能敌。武圣孙协所学最杂,于各门各派功夫都有所涉猎。这三人享誉武林数十年,虽然黄逐流远在北国,胡布施隐居山野,但提起当世武人,仍以此三人为先。

    这三人以下,便是前面提到的七派三帮四大庄中的掌门名宿了,但其中又有相差。少林方丈普绝大师武功仅在三圣之下,据说他师兄普真和他在伯仲之间,天池掌门贺经纶贺老爷子、八台派关世族关掌门,这四位前辈,功夫都是极高的,比三圣也只略逊一筹。

    七派中另外几名高人,卓清道长精通剑术,端木掌门一双紫砂掌威震浙闽,这两人都有各自独到的绝技。而大哥哥的师父余仙余观主、天界寺住持至隐上人、普寿庵的观堂师太,据闻也都是与世无争的化外高人。此外,无门无派的冷怀古、关风等独行侠,也能跻身顶级高手之列。严庄主,我也曾听说,你的义兄宋庄主凭一把鳝头刀打遍两湘,这才创下紫翠庄偌大的基业,他的功夫,想必与这几人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罢。”

    严久龄笑道:“我若说是,那岂不成了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姜小迢续道:“这些人以降的高手便多了,其中以渤海派掌门吴浴、船帮帮主夏侯南、三江帮帮主粟尘等名头最响。还有其他门派的掌门、帮主、教主,这些人都是一流高手,在江湖上行走时,也算罕逢敌手了。”

    娄之英道:“小迢,你说的这些可都是听来的?你可见过几人?”

    姜小迢道:“我年纪幼小,哪里见过这许多高手?除了粟尘几乎一个也没见过。”

    虞可娉道:“小迢,你说的这些高手,娄大哥便见过不少呢。”当下把娄之英结交夏侯南、拜会少林寺、迎战冷怀古和关风等事简略说了一遍,姜小迢越听越是入迷,待听得他们曾去过孙家庄见武圣孙协时,不由得惊呼道:“大哥哥,连武圣孙协你都见过?还曾指点过你的武功?”

    虞可娉道:“是啊,你大哥哥还曾和气圣黄逐流对过一掌呢。”

    姜小迢憋红了脸,极力想问什么,却终究隐忍了下来。娄之英道:“小迢,这位气圣有个女真高足,叫做阿兀,武功不在大派掌门之下,你可曾听说过。”

    姜小迢道:“阿兀?却没听过,想是他出世未久,还未曾在江湖上立下什么名头罢。”

    娄之英暗道:“你说只见过粟尘,那么想来你父母和这些高人无甚交情,他们既然不知道阿兀,只怕近一年也没在江湖上走动,有如此见闻却又隐居在野,不知他爹爹究竟是谁呢?”在脑中极力搜索武林中的成名人物,却半天找不到头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小兵混成大军阀〕〔霍少请轻爱〕〔末日植物领主〕〔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重生未来修真〕〔灵异直播间:冥王〕〔婚情告急:总裁请〕〔混沌皇帝系统〕〔一夜甜蜜:总裁宠〕〔基因进化战场〕〔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穿越玄幻武侠世界〕〔脸疼吗?我的醋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