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墨凰:魔尊大〕〔我有一只鲲〕〔妃尝妖孽〕〔我的冰山美女老婆〕〔爱欲横流〕〔透视极品神医〕〔公主嫁到:妖孽师〕〔恶魔心尖宠:丫头〕〔田园悍妻:妖孽王〕〔阮白慕少凌〕〔重生八零小军医〕〔三国外科风云〕〔花月琼琼暗生香〕〔区少辰穆井橙〕〔我的系统全靠编〕〔木叶之大娱乐家〕〔顾念念温庭域〕〔我家系统太佛系〕〔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我下面,有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强援
    姜小迢笑道:“强援可不敢当,不过李大哥他们屡屡不胜,都是因为运气不佳,而算命的打小便说我是常胜将军,是以今日由小弟领衔,不过是换换口彩。”

    沈宸见这人小小年纪,谈吐却如同大人一般,也不禁起了戒备,只怕此人真有什么门道,转回头来和同伴悄悄商议,想要重新布置。大洪却道:“阿宸,你瞧这孩子才几岁大?便算他从娘胎里开始练武读书,又能有几年光景?我瞧定是李牛子他们输了不肯服气,想出下三滥的诡计,找一个五岁孩童故弄玄虚,来引咱们上当。咱们不如就以不变应万变,瞧他们能够怎地!”

    沈宸听他说的不无道理,也觉李牛子等是故意寻个孩童冒充强援,引己方变换布置,好浑水摸鱼乱中取胜,自己可不能上他的当,所幸本方几个孩子本就比他们势强,就算有什么变故也能够应付,若临时变阵,反怕弄巧成拙,是以点了点头,吩咐众孩童仍按此前方位站好,沈宸自己是指挥的大帅,一名敦实的蓝衣孩子是为帝王守在城中,大洪和德胜作为先锋,其余又有两名孩童作为援军严阵以待。

    这边姜小迢道:“这次咱们兵行险招,不要大帅了,林车和王雀儿做先锋,郭喜郭大哥、曲狗儿曲大哥和李大哥做援军,我来做帝王兼任主帅,大家一切听我调遣。”

    他话音刚落,众蓝衣孩子纷纷大笑,连周遭围观的闲汉也有不少跟着笑了起来。原来这游戏的帝王一则需要干扰对方兵卒过河,二则危急时刻也要自己大显身手与攻进来的敌军角力,是以选出的都是孩子中最结实威猛的那个,这姜小迢不过五六岁年纪,又是人小力薄,如何能担当帝王这等大任?

    虞可娉笑道:“小弟弟,既说是兵行险招,如何大声宣扬出来,在交战时刻出奇制胜才是正道啊。”

    姜小迢道:“多谢姊姊提醒,但兵法有云‘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一会交起手来变化多端,我现下说的这些,对方焉知是实是虚?”

    虞可娉拍手道:“妙啊,小弟弟连孙子兵法也都学过,看来这次是有备而来了?”

    姜小迢笑了笑,不再搭话,陈爷爷开口道:“两国各就各位,战事开启!”两群孩子各出六人站在国城之中,其余孩子散落人群,暗暗为本方同伴加油鼓劲。

    姜小迢往护城河前双手叉腰而站,他人虽瘦小,但昂首挺胸之态倒也显威风,他对面做帝王的敦实孩童叫做王追,相形之下到显得憨蠢笨拙。姜小迢右臂一挥,道:“众将士听令,全体出列。”李牛子等五名孩童俱都单腿蹦到城外,在护城河口站定。

    若在以往,沈宸早也下令各军出动,只因己方实力强劲,与李牛子等一对一角力毫不吃亏,但今日见了对方这等阵势,又听闻姜小迢熟读兵法,不禁有些胆小谨慎,向同伴言道:“咱们暂且按兵不动,瞧他要耍什么猴戏。”大洪颇不以为意,但既推沈宸为主帅,自也不好再行多说,只是憋嘴生着闷气。

    姜小迢见对方毫无反应,振臂一呼:“林车、王雀儿,你二人先行渡河!”沈宸一惊,本方正严阵以待,此时渡河,几乎毫无胜算,不知对方此举有何深意,忙道:“众将护城!”两名蓝衣孩子顿时围在王追左右。

    林车一马当先,单腿蹦入护城河中,王追举臂奋力向他推去,姜小迢力薄,不敢相帮,林车站立不住,登时摔倒,那已算“阵亡”了。王雀儿紧随其后,他身形灵巧,王追一推之下,竟借力转身,欲向前猛跳一步,另一个蓝衣孩子忙伸手一档,王雀儿再也支撑不住,右腿落地,也算“战死沙场”了。

    沈宸舒了口气,大洪道:“我早知这帮泥腿子没什么特别,这般一上来就自折两人,后面哪里还有胜算,不如就此和他们放对,一鼓作气拿下便了。”

    沈宸摇头道:“对方既已少了两人,咱们胜券在握,也不用急在一时了。”吩咐仍是按兵不动。

    姜小迢虽见本方折了两人,但毫没退却,又高呼道:“曲大哥,李大哥,你二人再次渡河!”曲狗儿和李牛子听令蹦到护城河口。

    王追知道这群灰衣孩子中,曲狗儿学过些皮毛功夫,李牛子则有一身蛮力,这二人是对方的王牌箭头,可比林车王雀儿难对付的多了,他眼瞅着曲狗儿蹦跳冲来,便拉开架势,拟与其进行一番角力,哪知李牛子突然连跳两步,在曲狗儿背后重重一推,这一下力气大的出奇,曲狗儿腾空而起,跃出半丈多高,从王追两臂之上飞过,他落地之时,左腿重重墩在地上,向前连跳数步,消解了一推之势,这才三蹦两跳回归本国。

    围观众人都拍掌发出一阵叫好,娄之英也不禁叫道:“妙甚,此计固然精妙,更难得是这位曲狗儿小兄弟落地时居然能单腿站稳,看来当是学过一些轻功心法。”

    众蓝衣孩子见对方有人成功渡河,那等于已被占了先手,也都焦躁起来,大洪道:“我去和李牛子放对,来挫一挫他们的锐气!”

    沈宸伸手拦住,正色道:“今日情形只怕不大对头,曲狗儿蹦越过河后眼看就要摔倒,但他三扭两跳后仍是站稳,显然此前已练习多次,这次他们有备而来,你冒然出去,别是着了他们的道。咱们眼下人多,料想曲狗儿也不敢攻进城来,不如就这么守着,看他还有何后手。”

    大洪恨恨地道:“我就是看不得他们得意洋洋的模样,你瞧那小孩,如此趾高气扬,叫人看着好不生气!”其他蓝衣孩子因平日胜的惯了,此刻也都有些按捺不住,沈宸只做没有瞧见。

    姜小迢高叫道:“李大哥,大楚平日里最善战者是谁?”

    李牛子回道:“是集里裁衣铺掌柜的儿子洪大头。”

    姜小迢高呼道:“李大哥,你去向他挑战角力!”

    李牛子转过身来,道:“洪大头,你敢不敢出来,和小爷一决雌雄?”

    沈宸刚要劝诫,大洪把头一甩,理也没理,径直从国城中跳跃出来,向李牛子奔去。

    李牛子见他来势汹汹,似乎一时胆怯,转身扭头就跑,大洪一路追赶,堪堪将要追上,李牛子奋力一跳,蹦回本国城中。

    大洪尚未渡河,不能进入敌国,朝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慢慢回归本国。

    灰衣孩子都看向李牛子,李牛子低下头来,轻声道:“我……我与他多次交手,只胜过一次,今日只怕……也没有什么取胜之道。”

    姜小迢道:“李大哥,你莫怕他。既然如此,今日若仍败了,那是理所当然,也没什么好自责,但若侥幸胜了,那便是大功臣,咱们一鼓作气,便可将楚国攻下!”

    李牛子受他鼓舞,抬起头来,大声道:“好!我便和他一战到底,至不齐也要跟他同归于尽!”蹦跳出来,继续向大洪挑战。

    大洪跳出本国,向他奔来,李牛子盯着他半天,还是不敢应战,未等他到近前,仍是扭头回归齐国,大洪骂道:“懦夫,今日怎地这般胆小?”

    曲狗儿也道:“牛子,你怎么了?这般畏畏缩缩?”

    李牛子道:“如今对方一人未折,我若再被洪大头干掉,咱们以三敌六,哪里还能有半点胜算?”

    另一个灰衣孩子郭喜向他瞥了一眼,道:“你若不敢和大洪角力,那便直说,我代你去和他较量较量!”也不管姜小迢是否同意,跳出齐国,大声道:“洪大头,我来战你如何?”

    大洪本已快回归楚国,听到叫声,转回来道:“好,便试试你的斤两!”沈宸忙劝道:“敌人三番五次挑战,别是有什么诡计!”但大洪早已被撩拨的技痒难耐,哪里还听得进去?急冲冲向郭喜跳来,郭喜和他接了一仗,险些被他撞倒,吓得不敢与他硬磕,蹦到一处断桩,围着桩子和他游斗。

    李牛子此时又蹦出齐国,向大洪奔来,打算要以二敌一。沈宸虽担心大洪安危,但生怕对方此举是诱敌之计,要趁本国空虚直捣黄龙,是以踌躇不定,不敢发号施令援救。德胜在一旁瞧得心急,道:“阿宸,我去帮大洪料理他们。”也不等沈宸答不答应,唤起身边另一个蓝衣孩子,两人一同跳向李牛子。

    李牛子道:“好啊,以二敌一,还要不要脸?这次我可不怕了,谁战到一半就逃回去谁是乌龟!”和那名蓝衣孩子接了一仗,便往本国逃去。

    德胜笑道:“李牛子,今日怎恁地没出息,我看你别叫牛子了,改名叫李小龟正好。”奋力向他追去。

    李牛子快跳到齐国时,忽地转身来和德胜接战,倒把德胜和那名蓝衣孩子吓了一跳,德胜道:“来得好。”和李牛子角起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混沌皇帝系统〕〔末日植物领主〕〔重生之明星警察〕〔凤归巢之冷君追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花都娱乐风暴〕〔凡人之星火燎原〕〔战国之最强奶爸〕〔神医混乡村〕〔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娇妻似火:隐婚总〕〔永生红莲〕〔重生未来修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