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大农民〕〔极品妖孽小神农〕〔女装吧,妖魔鬼怪〕〔碎片都市〕〔为死者代言〕〔绝代名师〕〔天龙邪尊〕〔重生之首长的异能〕〔鸣凤天下〕〔最佳娱乐时代〕〔萌物天降,顾少要〕〔奥特曼无限进化〕〔过龙门〕〔醉仙葫〕〔失序之章〕〔冥王的坑货女仆〕〔海贼王之文斯莫克〕〔没落的宇宙〕〔都市仙医高手〕〔刘备的日常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一百二十二章 关风
    严久龄叫道:“贼子可恶,乾坤朗朗也敢行凶,叫你们瞧瞧我老严的手段!”拔出腰刀冲上前去,这边尤林也拽出兵刃抵住,笑道:“严黄毛,我知你是紫翠庄副庄主,今日便试试你的斤两。”举戟将刀架开。

    严久龄但觉对方劲大力强,暗忖:“河东双鬼作恶多段,却始终不死,看来倒有些真材实料。”当下不敢怠慢,使出全力和尤林相抗。他艺成之后,涉足江湖不久,便结识了宋自通,两人义结金兰,宋自通武功高强,在庄中时常指点这个义弟,是以严久龄一身功夫中倒有一小半由他所受。此时一柄弯刀舞的虎虎生风,尤林倒也一时近身不得,但这般打法极耗气力,尤林也看出此中关窍,挥动单戟小心招架。

    河东双鬼兄弟武功相仿,这边尤林游刃有余地和严久龄周旋,那边尤默则和洪扇战了个旗鼓相当。尤默偷眼见兄弟已处上风,自己作为哥哥却久战不下,心里不由的焦躁起来,短戟招招指向洪扇要害,岂料洪扇的脚下颇为了得,行走方位往往出其不意,每每都能化险为夷,他可不知洪扇得自余仙真传,桃源观一派轻身功夫有独到之处,要不是洪扇平时精研医道,于武术一途用心不多,错失了许多反攻的良机,自己早已败了多次了。

    尤林见哥哥始终不能取胜,严久龄一时半会也不见败象,怕陈亮趁机逃脱,再要杀他可就难了,便扯开嗓门叫道:“冯通,咱们使了银子,你还这般扭捏推脱,你若再不出手,让陈亮就此逃了,惹了金主震怒,到时候可有你的好看!”

    冯通心里一惊,他虽不知买凶杀人的金主是谁,但听双鬼诉说,似乎在朝中势力庞大,很有来头,自己一介平民,根本无法与之相抗,现在趟了这个浑水,已是骑虎难下,再难回头,想到此处,把牙一咬,摸出怀中匕首,向陈亮急刺。

    陈亮一介儒生,早已慌得两腿发软,见冯通挺刀刺来,连逃也都忘了,三个下人也都吓得呆立当场,其中一个义胆忠心,鼓足勇气冲过来去推冯通,早被冯通一脚踢翻,匕首一立,便往陈亮心口刺落。

    辛弃疾手指骨折,正疼痛难当,但当此危机之刻,也顾不得许多,右臂往冯通持刀手腕一驾,左手握拳,直击对方面门。冯通道:“辛大人,来得好。”侧头一避,将匕首倒转,划向辛弃疾,辛弃疾慌忙甩头,这一刀堪堪划破自己面门,冯通紧跟着一拳打在辛弃疾胸口,辛弃疾但觉心中烦闷,几乎快呼不出气来,右手断骨处也跟着疼痛发作,知道自己远非这人对手,但若就此败了,陈亮不免身首异处,是以仍犹自死命抵抗。

    洪扇见形势危劣,辛、陈二人都要遭殃,暗忖只有冒险一搏,方有取胜之算,当即扭腰转身,躲过尤默刺来的一戟,脚步一垫,来到尤林背后,立杵向他头顶砸落。

    尤林正和严久龄酣斗,猛然见听闻背后风响,暗叫不妙,忙举戟往上招架,同时飞出一腿还向严久龄,尤默此时也要相救兄弟,见洪扇后背露出老大破绽,便竖起左掌拍落。洪扇此计正是要引他出手,砸向尤林的铜杵本就是虚招,此时抽杵转身,伸手接了尤默一掌,脚下使出师门绝学“鹏程万里”,再借着这一掌之力,迅如奔雷地向冯通飞去。

    冯通正要将辛弃疾打倒,哪知洪扇使出上乘轻功,加上尤默掌力相送,飞来之势形同电闪,他心中刚闪出躲避之念,却已然不及,被洪扇一杵击在肩背,向前猛跌出去,哇地一声张口吐出一大滩鲜血,右边肩胛骨被打的粉碎,再也爬不起来。

    那边尤林被洪扇一扰,本占得的先手已荡然无存,严久龄腰刀疾挥,尤林忙缩腿回避,却仍去的慢了些,被他刀锋划伤了胫骨,虽然伤的不中,可也鲜血直流。

    严久龄一招得手,见双鬼对自己已成夹击之势,忙抽刀退出丈余,来到洪扇、辛弃疾等人身侧。尤氏兄弟见下药不成,行刺也不顺畅,眼看管家陈星带着一帮下人拎着铁锹、斧头冲到院中,这些人虽不会武功,但若拼死护主,那便极难得手,不仅眉头一皱,尤林道:“哥哥,你说那两个老家伙怎还不来?”

    他话音刚落,只听半空中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道:“你们两个废物,连个书生也拿不下,还敢在背后嚼旁人的舌根,嘿嘿,我老人家倒不在乎,要是被那乞婆听见半个‘老’字,瞧她不毒烂你们的舌头!”

    洪扇等闻听空中有人说话,都是又惊又奇,赶忙抬头去瞧,见院子上方影影绰绰站着一人,细看之下才知,原来庭院墙边种着几棵参天大树,棵棵枝繁叶茂,有些枝干都已延到院子中央,那说话之人正是站在伸出的枝干上方。

    洪扇与严久龄见这人脚下站着的树枝已近枝头,那里不过芦粟粗细,他站在上面却稳如泰山,纵使开口说话也不见有半点摇晃,可见此人武功之高,实已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那人见大伙都瞧着自己,笑盈盈的跳下树来,嘶哑着说道:“人越来越多,可要多费几分力气,你二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洪扇一直在脑中搜寻天下高手,猜想此人是谁,这时看清了他的面目,见他五十岁上下年纪,身着一袭黑衣,两条眉毛生的倒竖,便像要立起一般,又想起他说话声音沙哑,猛地想起一人来,问道:“尊驾可是关风关前辈么?”

    那人正是关风,他见洪扇认出自己,心中很是得意,笑道:“我老人家久不在江湖走动,居然还有人能识得出,难得啊难得。喂,我瞧你适才转身飞跃的步法很有门道,你是哪一位的门下,过来和我较量较量。”

    洪扇倒吸了一口冷气,关风虽然无门无派,但已在江湖成名数十年,据闻武功不在七大派掌门之下,天下间能胜过他的不过寥寥,武林中素有“见棺不见关”之说,一来是说此人神出鬼没,行事往往出人意表,撞见了他总要处处留心提防,再来是因为他生就一副怪异面孔,两条眉毛直立,直比厉鬼还要骇人,是以洪扇才能猜出是他。此时听他出言挑战,自己便使出全身功夫,也不是人家对手,何况刚刚使计打倒冯通,为了不让其有闪避之机,故意借了尤默的掌力,这一招使自己大受损失,眼下连出手也是勉强,又如何能战这“见棺不见关”的关风?

    严久龄看出洪扇神色不妥,向前迈一大步,挺刀道:“关风,我也素闻你的大名,你也是来为难陈先生的么?”

    关风冷笑道:“我管他什么沉先生、漂先生,有人给了我老人家五千两黄金,叫我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这买卖有赚无赔,干嘛不做?”

    严久龄道:“好,我老严绝非你的对手,但义不能独生,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纵使打不过你,也要比划比划。”知道在这人面前,家丁下人人数再多也是枉自送死,只有自己尽量死命拖延,让陈亮、辛弃疾等寻觅机会脱身才是正途。想到此处,举刀便往关风头顶劈落。

    关风见刀砍来,毫不为意,等刀锋离顶门不过两寸时,伸出二指在刀背上一弹,严久龄只觉一股大力袭来,单刀几乎脱手,急忙脚底使力,如陀螺般转了一圈,才化解了这股力道。关风不等他站稳脚跟,伸出的两指一分,一招二龙戏珠直插严久龄双眼,严久龄侧头避过,却被关风伸手抓住刀面,叫了一声“撒手”,单刀几欲拿捏不住,他知道若是兵刃被夺,自己便立时败了,因此用尽全身力气,握住刀柄回拽,关风正是要逼他使出全力,二指一松,严久龄收不住力,大刀翻转,竟斩向自己额头,这一下快如闪电,自是极难躲避,严久龄不假思索,双臂往上一送,单刀直直地飞向空中,他就势一个铁板桥撑地,手腕微一使力,后翻起来,又将单刀稳稳接住。

    关风笑道:“好功夫,真有你的,听说你是紫翠庄的副庄主,看来宋自通还算有些真才实学。”

    严久龄适才实已用尽生平所学,才侥幸躲过一劫,见对方只用两根手指数招之内便逼得自己手忙脚乱,知道远非他的敌手。洪扇在一旁也瞧得真切,此时内息稍有平复,深知单打独斗,这里没一人是关风敌手,于是叫道:“严兄,咱二人齐上,来看这‘见棺不见关’究竟能为如何?”与严久龄并肩齐斗关风。

    关风知道院中除这二人外,其余人等都不值一提,只要将他们打倒,陈亮便是笼中之鸟,是以出手毫不留情,只想速战速决。他以一敌二,却仍游刃有余,见洪扇虽然出手章法有度,但气力似乎有些不足,捣药杵舞的缓动滞涩,显是内息未匀,而严久龄则始终力猛刀沉,微一盘算,已有了计较,立起左掌拍向严久龄面门,引他挺刀来砍,右手顺势来夺他单刀,洪扇忙举杵来救,关风双掌变拳,调转击向洪扇,洪扇不敢托大,急忙横杵守住门户,严久龄见有机可乘,双手握刀狠力劈下,却正是入了关风的彀中。他大刀直立,胸口露出老大破绽,关风飞起一足,踢向他的膻中穴。严久龄大急,忙抛刀伸手去格,两腕正被关风踢中,顿时双双骨断。洪扇见严久龄败了,也有些乱了阵脚,眼看关风一掌袭来,已无法闪避,只得举掌相迎,二掌相交,洪扇倒退数步,一跤坐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英雄联盟之守望者〕〔穿成大佬的白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