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徒弟前世妻〕〔豪门权妇〕〔无限之信仰诸天〕〔杀毒猎人〕〔神医废柴妃〕〔重生商女:季少,〕〔最强大昏君系统〕〔夺命神医〕〔诡异庄园:快穿第〕〔冥媒正娶:鬼夫凶〕〔北上伐清〕〔蜜宠暖婚:总裁老〕〔蜜妻微微甜:首席〕〔御天邪神〕〔重生之最强人生笔〕〔战天龙帝〕〔我的AR女神〕〔篮坛大流氓〕〔只做承少的心尖宝〕〔神血战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九十七章 翁仁
    虞可娉道:“这人可是真的脑子有病,记忆丧失了?可别是为了掩护陆广,故意装疯卖傻。”

    邵旭道:“我请名医看过,亦也探寻走访邻里多次,这人早在来怀宁投靠陆广之前,便已失了记忆,数十年来都是如此,要人一时演戏尚且能够,半生都是这样,只怕难以有假罢。”

    娄之英道:“他即失忆,居然还能做账房先生?”

    邵旭道:“他只是将来到怀宁前的记忆丧失,把些古怪的奇闻当做了自己的记忆,此外和常人无异,只怕还要更精细些,做账房先生绰绰有余了。”

    虞可娉道:“既然如此,陆广若在他来到怀宁后述说什么秘密,他该记得才对。如若没说,就算他找回记忆,那也没用。”

    戎飞此前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开口道:“也不尽然,我们查探到他少年在开封时,与陆广乃是密交。陆广觊觎朱七绝宝藏线索,也非一朝一夕了,当年便是先到江州追踪黄琛,其后才顺藤摸瓜来到怀宁。米店伙计都说,这二人关系非比寻常,陆广为人精细,平日做事都会备有后手,以防不测。朱七绝宝藏线索这件大秘密,他若和人诉说,极有可能早早告知这位密友。”

    娄之英道:“如此说来,若能唤醒此人记忆,岂不是有望获取朱七绝宝藏线索?”

    邵旭苦笑道:“这人已经失忆二十多年,各处名医也都束手无策,没有头绪。想要助他恢复记忆,谈何容易?”

    戎飞道:“此人乃是失忆,并非脑有疾病,我看医术再高也是无用。但若有迹可循,找出令其失忆的源头,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邵旭道:“师兄所言极是,但是这些年来我们穷尽心智,也毫无办法,只怕世上已无人能够唤起他的记忆了。”

    戎飞笑道:“那也未必,你忘了咱们眼前便有一人,心思缜密、智力超群,推演丝丝入扣,断案如有神助么?”

    邵旭眼前一亮,道:“照啊,师兄所言极是!有虞姑娘在此,何不一试?”吩咐门房让翁仁进来一叙。

    虞可娉道:“两位兄长可要折煞我了,想小女有何德何能,能唤醒他人记忆?”

    邵旭道:“你莫要推辞,权且一试,成不成再说。”

    少顷,一名老者跟着门房,匆匆小步地来到会客厅,见了邵旭和戎飞,长揖而拜。娄之英细细打量,见这人六十来岁年纪,一副长须飘洒前胸,两眼弯弯,生的慈眉善目,丝毫看不出此人脑中生病。

    来者正是翁仁,他参拜完毕,开口说道:“邵掌门、戎当家,老汉来过贵府几次啦,每次您二位都不在家,这回可算赶上能见一面。”说着将手中所提礼物奉给门房,门房领了自下去了。

    邵旭笑道:“老翁,你也太过客气了些。我来给你引见引见,这一位是我的把弟,叫做娄之英,这姑娘也可算我结拜的妹子,叫虞可娉。你们三位亲近亲近。”

    翁仁又是长揖倒地,道:“邵掌门的兄弟,那也是老汉的恩人,老汉在这礼过。”娄虞连忙回礼。

    邵旭道:“老翁,四十岁以前的事,你不是记不起了么?我跟你说,这位虞姑娘有过人之才,擅于推敲寻根,你把你的故事再说一说,或许虞姑娘能探寻到什么蛛丝马迹,到时候替你引出回忆,岂不是妙事一件?”

    翁仁喜道:“此话当真,若真能唤起老汉年轻时的记忆,那便是恩上加恩了!”

    娄之英初时见他仪表如常,也没觉有异,这时听他几番对话,见他双眼时而放光,时而失色,灰蒙蒙的如罩霜雾,便知此人的确心智有失,看他一把年纪,居然把四十岁前的记忆全都丧失,着实有些可怜,便道:“老人家,只要你事无不言,把脑中所想所记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听,虞姑娘必会全力以赴推敲。但她也不是神仙,若真推演不出,也请你不要失望。”

    翁仁笑道:“不会,不会。老汉失忆几十年啦,也不是此前是善是恶,做没做过什么歹事,就算想不起过往,仍做我的豆腐郎,也未尝是什么坏事。”

    虞可娉听他思维清晰、谈吐得体,丝毫不像脑中有什么病症,便道:“老伯,请你慢慢来说,小女若有疑窦,自会发问,到时可要请你如实回答。”

    翁仁道:“这是自然,不过老汉的故事,给十个人讲,倒有十一个不愿相信,唉,这些事的确太过离奇,可是它却清清楚楚印在我的脑中,我也分辨不出真假,索性再给姑娘说说,让姑娘帮老汉瞧瞧。

    老汉是开封人,一来我心中有个隐约的计较,依稀记得自己的家乡是在开封,二来当年陆大哥常和我说,他与我从小一起长大,他是开封人,我自然也是了。我大约是在……呃……绍兴二十六年来的怀宁,后来一直在陆大哥手下做个账房,十几年前,陆大哥外出办事,没成想一去不回,从此杳无音讯。我把米店苦苦撑了几年,实在经营不下去了,又等不到陆大哥,只得关闭了它,到别家帮闲度日。后来邵掌门回到舒州,出于误会弄伤了我,其实老汉没什么大碍,但邵掌门却十分过意不去,出人出力帮我,我又得吕老板相助,便开起了这家豆腐店,也是老汉财运亨通,这几年豆腐点越开越好,赚了一点小钱,老汉无儿无女,饮水思源,现下日子殷实,都是出于邵掌门的恩惠,是以年节总是备齐礼物拜访。只是邵掌门和戎当家贵人事忙,时时不在府上,老汉无法当面谢恩,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虞可娉道:“老人家,你是如何来到怀宁县的?来此之前却在何处?”

    翁仁挠了挠头道:“就是这个,老汉想破头皮也想不出。陆大哥说他早年就离了开封,那么我是从开封来的么?我却不记得。陆大哥说,那一日他在庐州办事,在一间茶社撞见了我,说我昏昏沉沉地在茶社打杂,于是便接我来到怀宁。不过这些我却不记得,都是陆大哥后来告诉我的。我在怀宁安顿下来后,神智慢慢恢复,这才开始有了记忆。眼下只记得我在陆大哥手底下做账房的事,这以前的事,可都想不起来啦。”

    虞可娉察言观色,见他神情坦然,不似作伪,便即问道:“这么说来,老伯来到怀宁以前的事,全都不记得了?”

    翁仁道:“也非全不记得,依稀有些在脑子里,不过我说将出来,二位可不要笑老汉。

    老汉在夜中常常做梦,但里头的景象,却非都是梦境,当是老汉生活的所在。那自然不在怀宁,也不是在庐州,直可以说不在人间。我住的地方,好似一座空中之城,在城中遥遥看去,白云朵朵似在脚下,且城池随风而走,在空中飘飘荡荡,今日城下是绿野芳洲,明日城下便是黄沙一片。寒时极寒,便是身穿厚袄也不敢出门,热时则酷热难当,好似日头就在头顶一般。

    这座空中之城,无砖无瓦,处处都是圆形巨塔,城中一尘不染,真的和仙境一样。最奇的是城中的神仙,这些仙子便和人间一样,也分男女,但样貌却和人间大大不同,男仙都生的长鼻阔口,女仙更怪,个个都是无面之仙,瞧来即奇又怖,这些仙子法力高强,都拥有不死之身,他们有一项绝技,那便是头颅再生之术,脑袋掉了,便用木棍插着头颈,再笔直插入脖腔之内,活转几下,便可以死而复生。这项绝技城中几乎人人都会,真可谓令人叹为观止。”

    他这番话也不知说过多少次,虽然记忆模糊混乱,但因说的多了,竟慢慢理出了条理,此刻讲出,尽管听来荒诞,却也明明白白。邵旭与戎飞已经听过数次了,此刻只得露出苦笑,虞可娉也笑了笑,忽地正色道:“老伯,你说城里人人头可再生,那么你会不会呢?”

    翁仁一愣,此前他无数次讲起这个故事,旁人都道他失心疯了,抑或偷偷暗笑,从无一人如此认真的向他发问,这时听到虞可娉的问题,想了一会,皱眉道:“我自己能不能呢?我却想不起来,既然人人都会,我也是城中之人,当也会罢。”

    虞可娉道:“这城中男女皆有,那么他们如何繁衍后代,也是和人间一样,婚配嫁娶吗?”

    翁仁道:“这个自然,城中也有不少小仙,那都是众仙的子女。”

    虞可娉道:“老伯当时在城中可曾有过妻儿?”

    翁仁苦恼地摇了摇头,叹道:“这个老汉也常梦到,好像是有,又似乎没有。实在是记不得了。”

    虞可娉笑道:“老伯若也在城中婚配过,那岂不是娶了位女神仙?如此说来,老伯怕也是一位落入凡间的仙人罢。”

    翁仁也笑道:“姑娘取笑了,老汉是货真价实的凡人一个,但为何会入这神仙城中,想来便和靖节先生的《桃花源记》一样,老汉是误入仙境,后来仙境剧变,便被打回人间了。”

    虞可娉奇道:“这天空之城发生了剧变?那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婚情告急:总裁请〕〔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战国之最强奶爸〕〔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混沌皇帝系统〕〔快穿攻略:男神,〕〔寻寻诱你〕〔冰冷少帅荒唐妻〕〔基因进化战场〕〔佛系女配[快穿]〕〔末日植物领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