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便是神〕〔美味厨娘妃:邪王〕〔迷路的女孩〕〔空痕幻世〕〔飘摇侠道〕〔殇龙诀之南北朝歌〕〔龙傲武神〕〔我不为神〕〔瑶光女仙〕〔如果你也记得我〕〔封天龙帝〕〔Boss腹黑:影后,〕〔重生九零之军妻撩〕〔天行缘记〕〔18世纪的亡灵帝国〕〔隐龙惊唐〕〔带着仙葫开农场〕〔重生九零撩夫忙〕〔无敌妖魂师〕〔咕咕的艾泽拉斯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八十四章 当行
    娄之英瞧她神情,心中暗道:“看来虞姑娘所料不错,这池小姐一颗芳心都在周幻鹰身上了。”

    池小姐关心之色极显,追问道:“这信物为何会在你手上,他……他怎么了?现下在何处?”

    虞可娉进来之前心中早有盘算,叹了口气,道:“唉,说好也好,可也不算太好。”

    池小姐急道:“这是何说?”

    虞可娉问道:“池小姐,你可知周公子最怕甚么?”

    池小姐一愣,道:“他……他最怕的,是自己的父亲。”

    虞可娉道:“是啊,眼下他有大麻烦了。”

    池小姐松了口气,道:“他被父亲捉了去么?唉,他爹爹虽然待他严厉,但总归是他至亲,也不会把他怎样。”

    虞可娉暗道:“糟糕。可别弄巧成拙。”忙道:“周殊伯伯自不会对亲生儿子痛下杀手。但周公子这次闯下的祸极大,只怕周伯伯也护不了他!”

    池小姐道:“难道……难道那些人已经找上门了?”

    虞可娉不知周幻鹰曾花言巧语向池小姐编造过什么,这句话倒是不好乱接,忙转开话题道:“眼下的麻烦可不止这个,池小姐,周公子交给你的东西,可还保管的妥当?”

    池小姐听提到保管的东西,眼中闪出一丝警觉,道:“甚么东西?”

    她虽竭力掩饰,但如何能逃出虞可娉的眼睛?虞可娉察言观色,心中已有了计较,道:“罢了。周公子将信物托付于我们,也只是想给池小姐捎个口信,他说,今生说过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食言!他要拼死守护那东西,那是志之所在,我们本该成全,只是我俩与他交情莫逆,实不忍心看他受苦,这才自作主张,想拿东西前去相救。此举大违周公子本意,想他这样的英雄豪杰,又怎会贪生怕死?罢了罢了,口信已经捎到,池小姐,信物给你,我们这便告辞了!”拉着娄之英,作势要走。

    池小姐大急,道:“请留步。你说他在受苦?他到底身在何处,情形如何?烦请您二位说给我听。”

    虞可娉道:“事情紧急,此事说来话长,却没时间耽搁了。我们本打算以物换人,但也知周公子心中不愿。我们这便动身,想别的法子搭救。”

    池小姐道:“那东西可以救他?那便拿去换他好了,物再贵重,总不及人命重要!”

    虞可娉大喜,一拉娄之英衣袖,要他也做惊喜状,娄之英不善作伪,勉力一笑。虞可娉道:“小姐若肯相助,那便高枕无忧了。”

    池小姐道:“也不是我相助,那东西本就是他的,只是当时他曾千叮万嘱,须他亲至,才能把此物交出。”

    虞可娉道:“周公子小心谨慎,原是应该,只是事有轻缓,此刻他受困于人,如何能够亲至?等咱们救了他,我再向他赔罪。”

    池小姐道:“既然紧急,那也不多说了。二位请随我来。”打开房门出了院子,不走前门,竟从后门绕了出来。

    娄虞二人不知要去何处,只得悄悄跟着。池小姐道:“我怕爹爹见了多问,耽搁时间,是以带你们绕了段路。今儿晚上当里该是沈伯伯当班,但愿只他一人在便好。”

    三人绕到前门街上,又行了半里来路,来到一家当行,牌匾写着五个大字:池记长生库。眼下已近半夜,当铺大门早已紧锁,却在旁边留了侧门供人出入。池家在北地武林声名远播,为了江湖人方便,便是夜间也接做生意。池小姐当先跨过侧门,娄虞二人跟着进入,只见一位掌柜和一个伙计在内里歇坐,那掌柜拿笔不停在纸上写写算算,伙计却坐在一旁打盹。

    池小姐笑道:“沈伯伯,还在忙啊?”

    沈掌柜抬起头来,见是主家千金到了,慌忙站起道:“原是小姐来了,深夜到此,不知有何吩咐?”

    池小姐道:“沈伯伯,前日我放在当里的东西,烦劳带我们取来。”

    沈掌柜赔笑道:“不用小姐移步,我这就去取便是。”

    池小姐道:“事关重大,此物十分重要,我们和你亲自去拿。”

    沈掌柜一切全听主家吩咐,也不问娄虞身份,带着三人径直进入内里。里面柜屉高耸,一排排写着编号,娄虞二人看着不仅咂舌,暗想此家被称为两豫第一当,果真名不虚传。沈掌柜走到一排小柜子前,掏出钥匙将左数第三支柜子打开,取出一件物事来,池小姐笑道:“沈伯伯,你把我的东西放到绝当柜里来啦。”

    沈掌柜道:“此物是小姐托管,我怎敢大意,自是放在这里保险。”将物呈上给她。

    娄之英仔细看去,原来是个一尺来长的长盒,暗想:“莫非宝塔在这里面?”

    池小姐道:“沈伯伯,您先去忙,我有几句话要和朋友诉说。”沈掌柜识趣离开,仍到柜前算账。

    池小姐道:“两位哥哥姊姊,周公子现在何处,咱们速速动身去救他罢!”

    虞可娉道:“妹子,你却去不得。实不相瞒,周公子目前处境危险,我和这位娄大哥有武艺在身,到时候还要分心护你,多有不便,再则周公子看到了你,不免心神大乱,到时候只怕不利逃脱。”原来她观瞧池小姐走路姿态,已知此人不会武功,是以拿这话搪住。

    果然池小姐叹了口气,道:“早知如此,小时也该和哥哥们一起习武才对。”

    虞可娉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相救周公子。妹子在此静候佳音罢。”一拉娄之英,便要离开。

    娄之英只觉欺骗这么一个单纯幼稚的小姑娘,大是不该,刚想开口说话,忽听柜前传来吵闹之声。虞可娉暗道:“糟糕!莫不是被这女孩的父兄发现异常,找上门了。”池小姐却听出是沈掌柜在和人争执,说道:“二位哥哥姊姊,咱们去瞧瞧是什么事。”

    娄虞硬着头皮随她来到柜前,却见两个青年汉子在和沈掌柜理论争吵,其中一个额头尖窄的汉子尤为激动,争得面红耳赤,只听他嚷道:“我们担了老大干系,才下定决心拿它来当,两日之内必定赎回。你却只给三百两纹银,那又济甚么事?”

    另一个长脸汉子语气略和一些,也道:“沈掌柜,大家都是旧识,这两把兵器非比寻常,并非一般家伙,您给高高手,当钱加到一千两,我们即刻当了。”

    那窄额汉子急道:“大哥,一千两如何能够?没有三千两银子,我们只怕难逃此关!”

    长脸汉子瞪了他一眼,又赔笑道:“沈掌柜,这次你助我一次,一千两纹银,两日内我管保来带息赎当!”

    沈掌柜见到池小姐出来,更是坚决,摇头道:“不成,不成。老弟,我实不相瞒,三百两当钱,还是瞧你高老弟面上,多饶你了一些。这两把兵刃,模样倒是稀奇,可是中看不中用,乌漆墨黑不说,刃口都钝了,如何当得了千两?”

    长脸汉子道:“你们池家当铺远近闻名,最能鉴别江湖上各行当的好坏,这兵器来历特殊,怎能用寻常道理来推断价钱?”

    沈掌柜道:“小老儿虽非见多识广,但若论鉴别兵刃、审度当件,嘿嘿,这唐州城里,你们也未必找得出第二个来。你说这兵刃特殊,小老儿看了半天,却不知特在何处,请你高老弟说说,它究竟有什么掌故?”

    长脸汉子憋红了脸,道:“我若知道来历,早来你们当铺做工啦。但这玩意价值连城,是武林至宝,却是千真万确。你们当铺若不识货,只当是寻常兵刃,那和一般当行又有甚么分别?咱们走罢。”拉着同伴要走,那窄额汉子却仍不依不饶,想要继续争取理论。

    沈掌柜听他贬低当行,赶上主家小姐在侧,心中颇觉尴尬,便道:“行有行规,不是小老儿不识趣。我家小姐便在这里,她虽年少,但自幼学习辨别财物,你这若真是宝贝,必不会逃过她的眼睛。小姐,你给他瞧瞧成不成?”最后一句却是对池小姐所说。

    池小姐道:“沈伯伯是这里掌柜,你说甚么便是甚么,我才学了几天掌眼,哪里比得上沈伯伯的功力深厚?”但心中也确实充满好奇,又道:“到底是甚么宝物?”

    两个汉子听说这是主家小姐,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忙把一个黑袋子递上柜台。沈掌柜先前已经看过,这时从容将袋口打开,从里面掏出了两件兵刃。

    娄之英和虞可娉看到这两件兵刃,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一件是柄奇瘦无比的钢刀,刀头尖尖,两边有刃;另一件是柄乌黑宽憨的宝剑,但两边一锐一钝,看起来极其蠢笨。正是先前见过的叶氏兄弟所有,两人相顾对视,均有不详之感。

    池小姐见到兵刃古怪,扑哧一笑,道:“这刀剑好生奇怪,刀不像刀,剑不像剑,只怕确实有些门道。”

    那窄额汉子急道:“是啊,是啊,这物最是珍贵无比。”

    池小姐见这二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动了恻隐之心,说道:“我也确是看不出这两件神器的好处,不过二位既然信得过池家,这样罢,我让沈伯伯再加二百两,共当五百两纹银如何?”

    这两个汉子闻听颇为失望,长脸汉子道:“大小姐,便请偏帮一次,一千两咱们即刻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基因进化战场〕〔花都娱乐风暴〕〔小兵混成大军阀〕〔末日植物领主〕〔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穿越玄幻武侠世界〕〔重生未来修真〕〔重回七零年代当军〕〔灵异直播间:冥王〕〔一夜甜蜜: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