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狐妖妃:邪性鬼〕〔暴力小萌妃:皇叔〕〔帝少逃妻拥入怀〕〔陛下免礼〕〔1号宠婚:总裁大人〕〔爱有千千劫:总裁〕〔恐怖电影院〕〔带着地球去封神〕〔卧底有毒:教主太〕〔时停五百年〕〔维格里传奇〕〔动漫入侵〕〔透视神医兵王〕〔带着洪荒开发大宇〕〔战天龙帝〕〔鳅越龙门〕〔星船警备队〕〔超能小农夫〕〔美漫世界大魔王〕〔我的微信连三界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四十六章 断案
    他讲完这话,十定门的诸位弟子全都面红耳赤的低下了头,一个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耍青楼喝花酒虽非罪大恶极,但向为武林人士所不齿,何况十定门还有门规约束,刘顺自己说完这些,虽也感到十分羞愧,但心中却也无比轻松,暗想毒杀葛天鸣的嫌疑,总算洗刷掉了大半。

    虞可娉道:“刘师兄所言不难证断,只需要官差去一问便知,想来诸位师兄也不会扯这无用之慌。只是如此一来,有功夫换杯的,就只剩三人了。”众人都是一愣。

    虞可娉道:“除了葛掌门兄弟外,还有叶丁叶师兄,他当时也在家中。”

    叶丁直吓得腿脚酸软,大叫道:“胡说!你胡说!怎会是我?怎会是我!我连这毒听都未听过,我平日怕葛师兄怕的要命,哪里敢去害他!不是我!不是我!”站在他边上的宾客突然闻到一股臊臭,原来他已吓得失禁,屎尿齐流于地。

    虞可娉道:“不是你还会是谁?难道葛掌门会害自己亲儿?难道葛大爷会害自己亲侄?适才推出害人之法,如今咱们再说回害人之心。常言道虎毒不食子,葛掌门和葛大爷会有什么不解的仇怨,去害自己的骨肉至亲!”

    葛威听到这话,两眼直要冒出火来,腾地一声站起,怒视葛姜叫道:“大哥,你说,你说,是不是你?”

    葛姜被他瞧得心中发毛,道:“什么!你胡言乱语说的什么混账话!”

    葛威怒道:“大哥,待会衙门来人,细细一查便会知晓实情。兄弟求你和我讲个实话!你是不是仍在惦念天吉之死?心中一直在怨恨我与天鸣?”

    葛姜听他提起自己早殇的儿子,神色突然一变,道:“老二啊老二,嘿嘿,事到如今,你何必再跟我惺惺作态?”

    葛威道:“大哥何出此言?”

    葛姜叹了口气,道:“当年天吉因何而死,直到今天我还历历在目。那年他与天鸣随你前去城外打猎,被黑熊所袭,回家时已不成人形。你告诉我说,那黑熊过于凶猛,你虽全力施救,却仍不能救天吉一命,当时我见你和天鸣也都伤痕累累,尽管心有怀疑,也不过是疑你偏心,总是救自己孩儿多些,只怪那日自己没随你们一起前往。为此我自责多年,你可知道这些年来我的苦楚么。”葛威默然不答。

    葛姜又道:“我自怨自艾这许多年,也没什么。可是半年前,黄家搬来临安,要和天鸣说亲,那日你和天鸣在房内的商谈,你可还记得?”葛威茫然地摇了摇头。

    葛姜说道:“那日我本去城西置办家物,岂料途至一半发觉忘带银钱,便又折回家中去取,却无意中听见了你父子的对话!你们说起黄家的亲事,后又讲到门规,咱们十定门的规矩,掌门传子不传女,传亲不传徒,传长不传幼。天鸣娶了亲,便可立为本门的少主,可这少主之位,本该是我们天吉的。”

    他说道这里,两行清泪从眼中流出,续又说道:“你们说起天吉,我当时止不住悲痛,便想进去和你们一起痛哭。岂料天鸣嘿嘿一笑,说若非当年置吉哥于死地,焉能有他少主之位。我听到这话,犹如兜头一盆冷水浇下!后又听你说起当年之事,原来那次是你故意设局,引那黑熊来袭天吉,为的就是将来天鸣能做这少主之位!老二啊老二,我和你一母同胞,相依为命多年,你却这样待我,你可有半分良心没有!”

    葛威听他当众说出自己的丑事,心中即慌又急,欲待狡辩又觉不妥,只得踌躇不语。

    葛姜道:“我既知实情,如何肯放你们得过?当年我有个把弟叫做段辉,不知你还否记得,他如今在崖山虎鲨帮做了一名堂主,我便托他给我弄来了这剧毒。我谋划了半年,就是要在天鸣大婚之日,让你父子出丑,也让你尝尝这丧子之痛!不错,那六枚品茗杯还在我的房中,我原拟待会将它们换回,却不知程道这孩子也在那杯中下了毒药。嘿嘿,看来天鸣本性太坏,已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虞姑娘,你才思敏捷,的是名门之后,老朽败在你手上,却也不冤。只是你后来处处针锋相对,却不知为何,难不成你也知道我家中这些隐事?”

    虞可娉道:“我如何得知?只是葛老前辈,适才新郎新娘摔倒之际,我曾留意了众人之态,葛掌门悲痛欲绝,诸位师兄有的幸灾乐祸,有的诚惶诚恐,众亲友大都惊讶异常,唯独老爷子您面无神色,好似没事发生一般,当时我便颇为奇怪,暗想这其中只怕另有蹊跷。后来步步推导,处处不能得脱葛老前辈嫌疑,是以我才言语挤兑,还请您老莫怪。”

    葛姜淡淡一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坐在椅中,只等官府前来拿人。

    如此一来,葛家婚事变丧事,众人也都闹了一肚子不快,等衙门捕快赶到,粗一盘查,将凶犯和葛家众人带回衙门审问,大家也便作鸟兽散,各自回去了。

    娄之英随洪扇回到泰坤堂,二人也是一脸扫兴。晚间谈起娄之英下山之行、近来江湖上风传的紫翠庄大案,洪扇道:“师父明上叫你去少林送信,实则因你拜师以来,从未出山,此番让你到江湖上走一遭,也是要你多长见闻。师父察你良久,知道你性子活络,不能像二师兄、四师弟、五师弟那样做个道士,这才放任自流。是以你去到少林之后,大可不比立刻回到观里,到我这来看看京城之态也好、名山大川到处走走也罢,总是好事。”

    娄之英点头称是,问道:“师兄,这次紫翠庄宋家血案轰动武林,我幼年之时,也曾听大师兄、邵掌门等提及过朱七绝的名字,前日在城外杜家庄,江下三杰也曾讲过朱七绝的生平事迹,不知师兄所知多少?”

    洪扇道:“江下三杰虽然武功不强,但久历江湖,他们所说的话,大致不错。”

    娄之英道:“如此说来,这朱七绝真的是个大大的汉奸了?他的徒弟大闹武林,引起这轩然大波,定然也是恶人了。”

    洪扇道:“朱七绝已逝多年,当年乱世,功过是非又有谁说的清楚。何况这次紫翠庄留书之人,到底真是朱氏遗徒,还是冒名顶替之辈,也未可知。”两人又谈了一会,各自回房歇息。

    如此娄之英在临安住了两日,第三日才和师兄洪扇告辞分别,重新上路。他自六岁起便久在武夷山居住,极少出得远门,这次过山临水,自是到处新鲜无比。此时路上回想前几日会斗江下三杰,虽胜得侥幸,但毕竟轻功技高一筹,心中不禁略觉得意。一路穿城渡江,倒也无话。这一日中午,刚刚过得扬州,恰巧面前一处岔道,烈日当头,口渴难当,见路旁有个茶亭,便过去买了碗茶歇息,顺便打探道路。

    娄之英趁小二斟茶之际问道:“小哥,此处有两条大道,一大一小,不知要往泗洲,哪条近些?”

    那小二陪笑道:“客官,那大道乃是官道,虽然宽敞,却拐弯绕远,极不方便;来往商客为省时力,自行踩出一条小道来,便是这条。”伸手一指那条小路。

    娄之英自语道:“原来还是小道近些。”

    那小二听见,忙摆手道:“小道虽快,但客官北上泗洲,还是走官道为妙。”娄之英一愣,小二续道:“小道两旁全是丛林,这几年兵荒马乱,林中来了许多强人,如今已很少有人走动了,客官为了安全,还是应走大道。”娄之英点头称谢。

    出了茶亭,娄之英却奔小道而来,他身具武功,只求缩短路程,自是不怕什么强盗。一路走过,果见两旁丛林密布,鸟鸣鹿啼,景色可观,心下寻思:“此处本是一片密林,行人来来往往,竟能踩出一条道路,看来铁杵成针,水滴石穿,确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如此行了两个时辰,忽地听到前面林中有呼喝之声,隐约间又有兵器相交的声音,娄之英心道:“果然便有盗贼!若是他们欺压百姓,则不可不救。”遂循声而去。

    到得林中,只见三男一女正在争斗。那三个男子显是一伙强盗,手舞刀剑,口中污言秽语,谩骂不止;那名女郎武功不济,小腿已被刺伤,虽然以一敌三,兀自顽强抗敌。

    娄之英定睛一看,那女郎不是别人,正是前日在葛家婚宴上见过的虞允文之后虞可娉。那日虞可娉大出风头,将一桩悬案顷刻破解,令在场众人无不折服,娄之英也是钦佩至极,这时见到她受这三个强人所欺,自是心中大怒,忙飞奔上前,依次扯住三人的胳膊,向外轻轻一带,随即挡在了虞可娉身前,冷冷地道:“三位乃是七尺男儿,光天化日之下欺辱一个女子,不觉得害臊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基因进化战场〕〔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花都娱乐风暴〕〔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