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高调示爱,hello,〕〔万古武帝〕〔佳妻清婳〕〔我的23岁美女邻居〕〔武侠之侠客风云传〕〔长生庄主〕〔炮灰女修仙记〕〔大叔,轻轻吻〕〔文娱之王〕〔吃货军嫂萌宠猫〕〔最强神医赘婿〕〔那个校花有点坏〕〔重生一九九六〕〔网游之我是神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二十章 逐客
    原来此人正是潜山派掌门邵落归,他共生三子,邵旭乃是四十余岁时得来的幼孩,平素对其极是溺爱。近些天邵旭失踪,他宛如心头被割下块肉,日日寝食难安,派了儿子和弟子们四处寻找,今天有人来报说少派主归来,邵落归神情激荡,情急之下真心流露,不免有所失态。他定了定神,这才注意到身旁尚有厉知秋等人,急忙抱拳拱手,道:“在下潜山邵落归,未敢请教这位壮士高姓大名?”

    邵旭抢着道:“爹!这位是桃源观的厉大侠,这次全亏得他,孩儿才能活着回来见您。”

    邵落归大惊,道:“旭儿,你在外面遇到了什么凶险么?可伤着没?”

    邵旭道:“孩儿没事。”

    邵落归这才略微宽心,再次作揖道:“恩公原来便是厉知秋厉少侠。厉少侠之名,邵某也早有耳闻了。今日得见真容,果是风华绝代,长江水后浪推前浪,适才听犬子诉述,厉少侠是犬子的救命恩人,这份大恩不敢轻谢,便请少侠进屋稍歇,待我命人将弟子门人俱都叫来,一齐给厉少侠陪坐。”

    厉知秋道:“邵掌门如何这般言说,可要折煞晚辈了。晚辈这次因缘际会,撞见邵兄弟落难,这才拔刀相助,不过是举手之劳,恩公二字,休要再提。晚辈送邵兄弟回家,冒昧拜山,还要请邵掌门不要见怪才是。”

    邵落归是一派之主,自非迂腐庸俗之人,听罢哈哈大笑,不再讲这些浮文套语,两人又彼此谦让一番,一齐走进内厅云海堂落座。

    那云海堂是潜山派的集会之所,大厅足有十来丈大小,可容百人,修装的极其华丽。邵落归和厉知秋分宾客落座后不久,潜山派的主要弟子门人陆续赶来,年轻一辈中,潜山六杰在江湖上最为有名,分别是邵落归的两个儿子邵阳、邵晨,四名亲传弟子戎飞、李大全、江传勇和石惊山。这几日六人俱都在外找寻邵旭,其中石惊山已逝,大弟子戎飞去的较远尚未归来,其余四人搜寻无果后都回到了山中,邵落归给厉知秋一一做了引荐。

    众师兄弟都十分关心邵旭的安危,其中三师兄江传勇和这个小师弟最是要好,他见邵旭无恙而回,心里十分高兴,摸着邵旭的头颈,眼眶也都红了,哽咽道:“旭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咦,这是什么?”

    邵旭“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原来他指的正是自己背负的石惊山骨灰。众人见小师弟忽然痛哭,俱都大惊,全都过来安慰询问,邵旭心绪稍复,断断续续将事情从头至尾的说了。他年纪虽小,但口齿及佳,又兼和众人生活的久了,彼此了解心意,是以虽然边哭边讲,但众人都听得明明白白。待闻知石惊山惨死,众师兄弟均悲痛欲绝,邵落归也是伤心不已,不住叹息。

    厉知秋道:“石师兄舍己救人,确是我辈侠士风范。当日我追踪那丁残云,摸到庙堂窗外时,石师兄已惨遭毒手,着实令人扼腕。”

    邵阳道:“爹,这伙贼人究竟是何方妖孽?丁残云又是何人,孩儿在江湖上未曾听过此人名头,爹爹可知是谁?”邵落归摇了摇头。

    江传勇道:“我这就叫人去江湖上察查虚实,再托人写状纸告上官府,看朝廷管是不管。”

    邵落归道:“勇儿不必心急。这些人行事诡秘,又兼残忍果决,处处谨小慎微,定不易找寻到线索。不过他们既然害了惊山,又曾掳走旭儿,那就是潜山派上下毕生之敌,咱们须得从长计议,耐心应对,可不能轻易打草惊蛇。”众弟子都点头称是。

    邵落归道:“厉少侠光临寒舍,又对犬子有救命之恩,为惊山复仇之事,今日不谈。咱们这就摆落酒席,给厉少侠接风洗尘。”吩咐下人紧凑忙活,不一会便在厅中支起了饭桌,邵落归携同厉知秋和众弟子落座。

    席间众弟子轮番向厉知秋敬酒道恩,厉知秋酒力颇佳,也都一一回过。酒过数巡后,邵落归道:“厉少侠,相救犬子之恩,老朽不再赘述,免得你觉得我老人家唠叨。我与再世仲景余真人神交已久,可惜无缘得见,今日你我得以结交,实乃天赐良机。本月之内,老朽必亲到桃源观拜谢,那时得见余真人真容,可就妙的紧了。”

    厉知秋道:“家师若得知能与前辈相交,必也十分欢喜。啊,是了,晚辈有一事不明,不知当不当讲。”

    邵落归道:“厉少侠何必拘谨?但说无妨。”

    厉知秋道:“三年前英雄大会,七大派掌门俱都去了,唯独贵派只有戎师兄一人露面,您老人家却未能赶来,是以才和家师错了相识。不知彼时所为何事?”邵落归脸上微微变色,道:“那年恰逢老朽身染疟疾,抱恙在身,只得在家里养病,让我大徒弟戎飞代去。”厉知秋察言观色,看出他有难言之隐,忙将话头岔开,众人又都继续说笑。

    当晚酒宴撤下,邵落归安排整理上房给厉娄二人休憩。次日起身,厉知秋欲下山回观,被邵落归极力挽留,无奈只得应允留下,如此又在天柱山盘亘了数日。这几天厉知秋几次要行,邵落归总是苦留不放,娄之英则和邵旭日日玩耍,由江传勇带着他们在天柱山各峰各景兜了个遍,那也算是自父母过世以来从未有过的愉悦时光了。

    到第七日午时,厉知秋闲来无事,来到前院转悠,正巧遇见二弟子李大全,急忙上前招呼,李大全神色略微慌张,颇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厉知秋心中不解,问道:“邵前辈今日却在何处?可是出门了么?”这些天邵落归待他犹如上宾,日日早晨都来陪他饮茶,今天却挨到午时也未见其身影,正感蹊跷,恰好遇到李大全,于是便出口相询。

    李大全道:“师父他……他仍在府上啊。”

    厉知秋见他说话支支吾吾,正想追问,只听邵落归哈哈大笑,从里厅走来,高声道:“厉少侠,老朽正要找你。适才在厢房遍寻不见,不想你在这里。”

    厉知秋忙拱手唱喏,说道:“晚辈在房中待着气闷,是以出来到处走走。我见今日家丁们忙得火热,不比往常,可是府上有事?”

    邵落归笑道:“说来惭愧,老朽今日是来下逐客令啦!”他顿了一顿,又道:“今晚有个故人拜会,这人性子古怪的紧,又兼脑子生病,一见不相识的外人便要乱发脾气,此人偏生又是老朽至交,与我潜山派有莫大干系,因此赶他不得。厉少侠是本府贵客,天下本没有主人逐客的道理,但老朽这几日与厉少侠相处甚欢,思来想去,还是一切都以直言相告,只好委屈厉少侠收拾行囊,避这疯子一避。”

    厉知秋听了此言顿感奇怪,他察言观色,见邵落归虽然说的镇定,但眉宇间依稀有惶恐之意,暗忖不知是什么疯汉,能令堂堂七大派掌门为之变色,他微微一笑,道:“前辈何必打诳?是不是有仇家上门,前辈怕拖累于我,因此要我避开?厉某这些天与前辈和潜山各位兄弟相交虽短,但彼此肝胆相照,甚觉投契,岂能做明哲保身之辈?前辈未免小觑厉某了。”

    邵落归眼帘低垂,目视院中方砖,道:“厉少侠说的哪里话,老朽岂敢小瞧余真人的高徒?只是潜山派虽无建树,但在武林之中也算名声不弱,和各个同道相互交好,哪会有什么仇敌。纵有江湖宵小上门寻衅,又何足道哉?实是有这位古怪故交登门造访,多有不便,少侠有此疑虑,也是应该。相援之意,老朽心领,还望少侠体谅,今日便请离了天柱山。”

    厉知秋越是听他这么言说,越知内中必有隐情。他见邵落归不肯吐露实情,心想再行逼问,未免失了礼貌,心中打定了一个主意,便道:“好!厉某自是客随主便,这几天也着实叨扰,此次出观日久,家师想必也等的急了。今日便和您老人家辞行。”

    邵落归脸现宽慰之色,吩咐家丁将娄之英寻来,让江传勇送厉娄二人出山。在院门分别之时,邵落归拉着厉知秋的手道:“厉少侠,救子之恩没齿难忘,那也不消说了。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能撑过几年,但有条命在,潜山派上下都听厉少侠差遣。代我向余真人问好,若老天有眼,月内我便到桃源观亲自拜会与他。”厉知秋听他言语古怪,也不多问,向潜山众人一一告别。邵旭刚刚和娄之英在山坡玩耍,此刻突然分离,颇为不舍,两个小伙伴也含泪道别,江传勇直送出二十里,才挥手回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我的绝色完美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