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色的守护者〕〔农女医妻:神秘夫〕〔我就是大牌〕〔大周昏君〕〔帝国争霸〕〔吕布有扇穿越门〕〔都市梦道剑仙〕〔我的随身升级打怪〕〔祖宗显灵啦〕〔三国之蜀汉中兴〕〔王牌兵王〕〔映照万界〕〔兵者〕〔独步逍遥〕〔独家宝贝:甜妻娶〕〔修真学霸系统〕〔这个末世有点槽〕〔幻兽进化图鉴〕〔无限大叔在异界〕〔言洛希厉夜祈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十八章 解困
    娄之英扑到那人身上大叫:“厉叔叔,你来啦!你来啦!”那人手掌轻抚娄之英的头发,柔声道:“嗯,我来啦。英儿别怕,看厉叔叔今天如何为民除害!”

    来人正是大侠厉知秋。那日娄之英使计逃出,厉知秋初时还道和以往一样,追不出数里便能将其找回,结果这次直察了十多里路,不仅没见娄之英踪影,便连踪迹也摸索不到。他略微思索,已明了这孩子的小小把戏,当即回到店里,向东南一带追寻打听,却始终没什么头绪。到了第三日傍晚,他正在集市里的酒肆中打尖歇息,忽然看到一人身穿绿衣黄带,正是半月前在庐州城外林中遇见的什么三尊者丁残云,当时丁残云趁他与人对掌之际,将二十几名男女一一刺死,手段之毒辣残忍,实是生平罕见。他恐丁残云又要向良家百姓为非作歹,心想娄之英虽然走失,但尚不至有甚凶险,找他也不差这一时半刻,是以便决心跟踪丁残云,查察他的虚实。哪知这一路跟了下来,丁残云越走越偏,直至人迹罕至的深林之中,厉知秋仗着自己桃源观轻功卓绝,这才没有被他发现,最后随他来到这座半山庙内。待丁残云进了殿里,他躲在窗后窥探,看到娄之英和一群孩童也在其中,听了文抒杨等人的言语,知道他们又是在行那些惨无人道的邪教法事,此时再也无法忍耐,便射出药丸闯入。他恼同渡凶残无性,连孩童也想杀害,更知道这群人行事诡异无常,自己手下留有余地便可能酿成大祸,是以出手绝不容情,一掌便结果了同渡的性命。

    娄之英见到厉知秋来救自己,心中本十分欢喜,等到听他出言安慰,所有委屈、害怕和内疚登时一迸而出,小嘴一撅哭了出来。

    厉知秋道:“别怕,别怕。”

    娄之英叫道:“厉叔叔,我再也不逃啦,我以后跟着你。”厉知秋微微一笑,暗谢老天有眼,这下误打误撞,追踪丁残云之余又找到娄之英,总算保住了娄家的血脉,没付挚友所托。

    丁残云瞥了一眼殿中教众,知道这些人全是庸碌之辈,在眼前这人手下一招也走不过。他又斜眼看了看文抒杨,见她一语不发,只得硬着头皮抱拳道:“尊驾别来无恙,不知高姓大名,因何事故总和敝教过不去?”

    厉知秋喝道:“丁残云,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我是桃源观的厉知秋,名字告诉你了,我却要来问你,你们是何宗何教?总来做这些伤天害理之事,可敢将一切以实相告?”

    丁残云知他身份后更是骇然,知道单凭自己一人绝非他的敌手,而此前自己在林中的种种恶行都被他见过,更无说和周旋的余地,当即目视文抒杨,看她要如何应对。

    文抒杨轻咳一声,道:“原来三尊者遇见的是厉大侠,怪不得本宗损失惨重。”厉知秋此前在窗外窥探,只能依稀听到里面的声音,这时清楚地听到她的说话,顿时身子一震,细细打量文抒杨,虽看不清面目,但瞧她身形姿态,依稀像自己熟知的一位故人,张口问道:“你……,你是文娟?”文抒杨冷笑一声,并不答话。

    她一笑之下,厉知秋更加确定,凄然道:“多年未见,原来你逃出八台山后,来了这里。唉,婉妹的事,我到现在还是不能释怀,不肯原宥自己。”

    文抒杨道:“亏你还有脸提家姊的名字。”

    厉知秋沉吟不语,隔了半晌道:“我确是对令姊不住。但你身为堂堂八台派弟子,怎地自甘堕落,干这些阴损的勾当?”文抒杨冷笑道:“今日被你撞个正着,还有什么话说,我们这里没人是‘再世仲景’首徒厉大侠的对手,三尊者,咱们也不用多费气力,这就任凭厉大侠处置罢。”

    厉知秋道:“我又不是纳差办案的差官,担不起处置二字。但你们的确为非作歹,残害百姓孩童,厉某只有将你们缚了交由官府,由国法定夺。”

    丁残云闻之大惊,知道自己上前挑战也不过是自讨苦吃,但总不能如此束手就擒,他向文抒杨说道:“四尊者,今日若不联手打败此贼,只怕你我都难逃一死。愚兄先行搠战,四尊者请在旁见机掠阵。”他“见机”二字咬的极重,那是示意文抒杨,要她及时用蜂锥进行偷袭。言罢举剑直刺,点向厉知秋的眉心。

    厉知秋对他极其憎恨,当日曾发下重誓再遇之时要力惩此贼,此时动手再不容情,出掌极其凌厉,招招奔向要害。丁残云则抱元守一,全力防御,一柄剑舞成一个圆圈,门户把的极严。他武功虽在厉知秋之下,但一时半会尚能抵抗,饶是如此,时间久了,出招欲发吃力,不得不出言说道:“四尊者,本宗今日若败,只怕会惹来灭教的大祸,你可不能独自袖手。”这一说话真气泄露,顿时险象环生。

    厉知秋只道他要求救文抒杨出手,正在留神她是否要来偷袭,突觉斜背后风声不善,破空之声极其尖细,速度之快远非寻常暗器所能比拟。当下不及细想,双腿一蹬,也没弯腰屈膝,平白直上窜起半人多高,这招乃是桃源观一绝,唤作“鹏程万里”,厉知秋在这危急之刻使出,正要勉力避过这迅雷一击,但那蜂锥来的实在太快,仍是噗的一声,钉在了他的鞋帮之上。文抒杨不待他落地,按动手中机括,那蜂锥连连射出,厉知秋此时心中有了防备,虽然险象环生,但已没有第一锥躲得那么狼狈。文抒杨连射六锥,都没有将其射中,见厉知秋左右躲闪,身形迅捷潇洒异常,武功之高实是令人叹为观止,不禁又惊又气,舞动长剑,和丁残云双战厉知秋。

    厉知秋抖擞精神,双掌敌双剑,慢慢地又占了上风。三人斗了四十来合,文抒杨一剑刺空,被厉知秋绕到了身后,这下后背卖给了对方,可说是极大的破绽,但厉知秋并未下重手,而是右掌轻推了下她的肩头,文抒杨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回头一看,厉知秋双掌力推,以排山倒海之势击向丁残云,这一下丁残云避无可避,只得撒手扔剑,两手一伸,硬接了这一掌。厉知秋内力一吐,丁残云只觉胸中烦闷,喉头发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文抒杨娇喝一声,一剑斩来。厉知秋本欲继续催动掌力,将丁残云就此废掉,但长剑来袭不得不避,当下撤掌和文抒杨又斗在一处。丁残云坐倒在地,不断调息吐纳,眼看文抒杨险象连连,但每到杀手,厉知秋总是刻意避让,不下重掌。丁残云回思适才二人对话,仿佛颇有渊源,厉知秋似乎和文抒杨的亲人有什么瓜葛是非,以致心中愧疚,是以总对其手下留情。他眼珠一转,生出一条毒计,当即勉力站起,捡起宝剑,对准文抒杨的后心直刺。

    厉知秋见他一剑刺来,不冲自己反向同伴袭击,心中一惊,急忙飞身出掌阻拦,哪知丁残云此剑乃是虚招,厉知秋掌力逼近,他就势一转,欺到文抒杨身后,左手扳住她的肩头,横剑在她脖颈之上。

    厉知秋和文抒杨同时惊呼,文抒杨道:“三尊者,你做甚么?”

    丁残云道:“今日情形凶多吉少,看来咱们每人再生两只手来,也不是厉大侠的对手。与其被送到官府严刑逼供,不如你我在此以身殉教,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立起剑刃,做状欲往文抒杨脖颈斩落。

    厉知秋大惊,叫道:“且慢!”

    丁残云笑道:“厉大侠还有何话说,莫非我们连寻死也是不成?”

    厉知秋见他眼神狡黠,手腕轻翻,毫无以死殉教的模样,何况若要自戕,又何必挟持同伴?他略一思索,已明其意,哼了一声道:“丁残云,你以为我和文姑娘有旧,适才几番手下留情,便想挟持于她,逼我饶过你们?哼,别做你的春秋大梦!厉某行事顶天立地,岂会为了私情而不顾公义!今天若放了你们,他日不知又有多少良民受苦受害!”

    丁残云贵为教派三尊者,对文抒扬的身世掌故也略知一二,知道她有个胞姊叫做文婉,当年与她同属川内八台派。他回思刚刚厉知秋提到令姊婉妹云云,心中已明了几分,这时只有冒险一搏,恶狠狠地道:“好,三尊者,你便和令姊文婉在九泉之下相会罢,愚兄随后便来!”

    厉知秋当年和八台派文婉确有颇多瓜葛,此时听到旧人名字,心头悲伤顿涌,想起文婉以前很疼这个妹子,此刻要自己亲眼目睹文抒扬身首异处,的确于心不忍,当即叫道:“慢来!丁残云,你待怎地?”

    丁残云道:“好!厉大侠如念旧情,盼你今日饶过我们。”

    厉知秋摇头道:“一命换一命,今日我可饶你一次,你自行逃命去罢。过了今天,我便会到处寻你,你可要好自为之。”丁残云沉吟不语,想到此刻情形凶险,不敢再去讨价还价,向小玲等人说道:“你们全都过来。”小玲等俱都围拢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小兵混成大军阀〕〔霍少请轻爱〕〔末日植物领主〕〔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重生未来修真〕〔灵异直播间:冥王〕〔婚情告急:总裁请〕〔混沌皇帝系统〕〔一夜甜蜜:总裁宠〕〔基因进化战场〕〔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穿越玄幻武侠世界〕〔脸疼吗?我的醋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