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入怀:首长隐〕〔龙神至尊〕〔厉少很傲娇:女人〕〔无限VC生涯〕〔我的时空旅舍〕〔中了形婚总裁的毒〕〔高调示爱,hello,〕〔万古武帝〕〔佳妻清婳〕〔我的23岁美女邻居〕〔武侠之侠客风云传〕〔长生庄主〕〔炮灰女修仙记〕〔大叔,轻轻吻〕〔文娱之王〕〔吃货军嫂萌宠猫〕〔最强神医赘婿〕〔那个校花有点坏〕〔重生一九九六〕〔网游之我是神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十六章 圈套
    石惊山道:“同渡大师,不知贵寺住持何在?怎么不见寺中其他长老?”

    同渡一愣,道:“本寺方丈带三名弟子到翠微寺听法去了,只留了小僧一人看家。啊,在这里了,敝寺狭小,平素极少有客,是以就这一间客房,还请施主将就海涵。”

    石惊山道:“大师哪里话,不用风餐露宿已是极佳。这些孩子需要看顾,一间房却是刚好。”

    同渡道:“夜色已深,小僧一人也没准备素茶糕点,便请施主早点歇息罢。”

    石惊山道:“好说。好说。”同渡施礼告别,自往西厢去了。

    众人进了卧房,石惊山道:“大伙早点歇了罢,明早起来快快赶路,午时当可回到徽州。”

    曹小妹和张林儿早已疲累至极,倒在床上便都睡着。石惊山躺在榻上,也想安心睡去,可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十分别扭,思来想去却理不出头绪,正乱想间,忽听身旁的娄之英问道:“石大哥,这庙叫什么名字?”

    石惊山愣了一下,实在想不出答案,便道:“天色昏暗,我没留意庙前的牌匾。”

    只听邵旭答道:“不对,四师兄,先前进来时我特地看了,这庙门前没有牌匾!”石惊山沉吟不语,寺庙无名,确是罕见。

    娄之英又道:“我娘每隔两月都带我去庙里上香,像这大殿的古怪模样,我却从未见过。”

    邵旭道:“我也没见过,刚才过这殿时,总觉得殿里阴森可怖,但到底哪里可怕,却也说不上来。”

    石惊山也觉得大殿透着诡异,不像庙堂,听到邵旭说觉得可怖,猛地醒悟,道:“我想起了,这大殿倒似衙门里升堂问案的刑厅!”念及此处,忽觉得蒲团下的黑红滩渍不是油漆,当是血迹,回思同渡适才的种种言行,亦感悚然。

    便在此时,三人隐隐听到西厢传来争吵之声,其中一个声音尖利,不似男声。石惊山心道:“同渡和尚说只他一人在此看家,怎地还有旁人?”向邵、娄二人道:“这里处处古怪,不查不行,我去那边看看,你们在这歇着,安心等我回来。”挺身而起,悄悄开了房门出去。

    那争吵声断断续续,也不十分清晰,石惊山施展轻功,奔到西厢屋后窗沿之下,舔破窗纸向里窥探。只见同渡背对自己,屋子中央却站着一名女子,这女子身穿一袭绿裙,脚踏一双绿鞋,脸上则罩着一层薄薄的绿纱,就连腰间所缠的丝带,也是绿色,这一身全绿的打扮,叫人看着好不诡异,石惊山也觉自己汗毛直竖。那女子不住的数落同渡,同渡唯唯诺诺,一句整话也不敢接。

    只听那女子道:“幸好阿皮又带了法器去囚屋,否则老陈小柱这两个狗崽子出了事,咱们还不知道。”

    同渡点了点头道:“是,是。”

    那女子哼了一声,道:“小柱一天到晚油嘴滑舌,小玲其心始终不定,你这和尚成天一副呆样,阿皮又是有勇无谋,咱们思尊在本宗地位不低,却都尽是些废物。”同渡应声而喏。

    那女子又道:“好在今晚误打误撞,又让他们入了蛊中,你临危不乱,还能想出这条计策,也不算全不中用。嗯,今日你有造化,便赏你一颗。”扔出一颗药丸,同渡欢欢喜喜的接了。

    石惊山越听越惊,待到闻说“他们入了蛊中”云云,更是吓了一跳,想起孩子们的安危,便要转身而回。只听那女子咯咯一笑,道:“喂,这位潜山派的大侠,现下回去已经晚啦。”屋门开放,那名绿衣女子和同渡缓缓走出屋来。

    石惊山头脑颇乱,惊道:“你、你们到底是谁?”

    那女子嘻嘻笑道:“潜山派大侠,原来是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咳,我来问你,这里夜深人静,缘何我说话如此大声,居然被你听到?”

    石惊山怒道:“你故意诱我过来?”回头看看东厢客房,却是一点动静也无。

    那女子道:“不用瞧了,潜山派的大侠一离开,便有人过去把法器们接了。”石惊山微一愣神,隔了半晌才明白她说的法器便是指孩童,一眼瞥见大殿传来光亮,有人在里头点燃了灯火。他二话不说,向大殿飞奔而去。

    奔到殿内,里面早已灯火通明,有七八个青年男女,全都身着绿衣绿裙,在这空荡荡的大殿中好不渗人,邵旭、娄之英等孩子却被困在香案之前,这次又多了两个六七岁的孩童。那面罩纱巾的女子也和同渡走入殿中,这些男女齐声道:“属下参见四尊者。心自本来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入我宗门,放我本心,为宗为教,虽死不辞!”

    那女子微一抬手,道:“很好。”动作举止傲慢至极。

    石惊山大怒,拔出长剑,高声道:“好啊,一个不慎,踏到贼窝里来啦!好,今日就让我除魔卫道,也省了本门一番力气。”

    那女子道:“阿皮,你去会会这位潜山派的大侠。”人丛中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应声而出,便要上前和石惊山动手,忽有一人拦住他道:“且慢。四尊者,属下该死,犯了不赦之错。恳求四尊者给我机会将功赎罪。”这人说话漏风,原来是此前看管囚屋的稻草陈,他被邵旭扫倒后摔掉了两颗门牙,是以讲话口齿不清,十分可笑。

    那女子冷笑道:“有这等便宜事?好,你便先下场看看。”稻草陈被她这句话说得心里发毛,提着一柄单刀,也不和石惊山过多言语,举刀便剁。

    石惊山挺剑相迎。潜山派是为江湖七大派之一,掌门邵落归武功造诣之深,与武林三圣相较也只略低一筹。石惊山又是专一而精,自小便苦练会真剑诀,单以剑法而论,实是本门同辈第一。稻草陈哪里是他的对手,也不过十几个回合,石惊山一剑刺出,正中稻草陈手腕,这下伤的极重,连手上筋脉都给斩断了。

    那女子轻哼一声,道:“阿皮,你去。”那叫做阿皮的壮汉从腰间抽出一把巨斧,怪叫一声,扑将过来。石惊山见他势猛力沉,大斧挥动起来呼呼挂风,知道此人走的是刚猛一路,自己的长剑不敢和他相碰,当下展开游衣十三转,围着他不停的躲闪刺剑。初时阿皮还能靠着气力招架,时候久了出招愈发滞慢,石惊山看准时机,一剑刺入他的小腹,阿皮一声惨呼,当即摔倒气绝。

    那女子勃然大怒,道:“好啊,该杀的不杀,却刺死了我的得力干将!”走到独自坐地**的稻草陈面前道:“你老实在这待着,等会再开堂处你。”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稻草陈突然好似一麻,全身僵直躺倒在地上。

    人丛中忽有一人疾奔而出,向大门逃去,正是和稻草陈同管囚屋的小柱,那女子冷笑连连,忽地两道银光闪过,小柱也是僵直摔倒。石惊山这次瞧得清楚,那女子袖中右手微动,才有东西射中小柱,当是她发动银针一类的暗器。但一个人任你腕力再强,也绝难在不动声色间将人射倒,若不是她武功已至绝顶,便是暗藏了什么机括。

    那女子道:“这位潜山派少侠,我来和你比划比划。”

    石惊山道:“你口口声声提我潜山派,不知阁下所属何门何宗?”

    那女子道:“本宗的名字,待会你去问地藏菩萨罢。嗯,时候不早啦,法器已齐,先把你料理了再说,可别耽搁了正事。”也不拿什么兵器,揉身而上会斗石惊山。

    石惊山见她有恃无恐,心里也是一惊,当下不敢怠慢,将一套四十八路会真剑法施展的淋漓尽致,那女子双掌翻飞,丝毫不惧。石惊山虽然兵器占着便宜,但要时刻提防那女子内藏的机括暗器,因此出招防御无不全神贯注,小心翼翼,不敢过分逼近。

    两人斗了三十多个回合,那女子久战不下,心里十分焦躁,正自后悔托大不用兵器,只听大殿门口有人朗声道:“四尊者过于墨守教规了。对敌之时,家法蜂锥也是可以用的。”

    石惊山吓了一跳,斜眼观看,原来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人,也是一身绿衣绿裤,面目和蔼可亲,腰间却围了一圈黄色的丝带。他略一走神,那女子掌力逼的更紧,边打边道:“又何必要你提醒?我便用这双肉掌也能赢他!”

    石惊山被她抢了先机,处处被动,几次都堪堪被她出掌击中,心中一急,把剑一竖,剑柄对准那女子章门穴撞去。那女子见到如此怪招,吃了一惊,忙侧身拍向石惊山手腕。石惊山剑划半圆,从斜上方位劈过,这是邵落归自创的独门绝技,唤作“刻舟求剑”,那是诱敌深入的巧招,不到万不得已的危急时刻不可使用。这一下电光火石,极难闪避,总算那女子脚下功夫了得,急向后缩,才躲了这雷霆一击,饶是如此,左腋的长袖也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全职攻略大师〕〔私房小木匠〕〔汉之乱世英雄〕〔极品养成系统〕〔心尖火〕〔网游之逆天射手〕〔腾龙战帝〕〔药王医宗〕〔女神的终极保镖〕〔重生军嫂是女王〕〔至高奇迹〕〔极品魔妃:狐帝,〕〔HELLO,我的甜心小〕〔我的绝色完美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