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贴身兵龙〕〔萌师在上:逆徒别乱〕〔最强军宠:蜜爱狂〕〔文明的进化之路〕〔诸神永桓〕〔无耻术士〕〔不完美艺人〕〔通天神捕〕〔电娱之黑暗血统〕〔穿梭在电视剧〕〔嫡女为谋:将军,〕〔至尊曲〕〔小妻多娇:白少撩〕〔萌宝36计:妈咪,〕〔Boss男配要逆袭〕〔我在漫威刷好感〕〔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古代农家的家长里〕〔甭想逼我结婚〕〔皇朝一品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上善经 第四章 酒席
    那男童早就跳出母亲怀中,当下白了陈诚一眼,一字一顿地道:“区区贱名不足挂齿,陈伯伯又何必要知道?”他模仿大人的口吻语气说话,却是一口清脆的稚气童音,众人听了,都不由得一乐。

    娄千里微微一笑,道:“犬子顽劣,近些天不知怎地,净学大人说话。他小名唤作之英。”戚氏斜了丈夫一眼,心道:“鸟儿关在笼子久啦,一到天上,见到其他雄鹰大雁,还不给你来个有样学样?”

    陈诚又道:“这位是厉知秋,他是我从小玩到大的至交,小时候大家都叫他做‘秋蚂蚱’,哈哈哈,秋天的蚂蚱,可不也活了三十多年吗?”

    娄千里忙施礼道:“久仰久仰!早闻厉大侠的大名,今日得见尊颜,实是三生有幸。”厉知秋向娄千里点了点头,也笑道:“幸会,幸会。”

    陈诚哈哈笑道:“各位都是自家兄弟,哪来那么多繁文缛节。咱们边吃边说。”吩咐亲兵布置宴席。

    娄之英忽闪这一双乌黑的大眼,盯着厉知秋,嗲声道:“厉叔叔,在下名叫娄之英。你的名字叫做知秋,也有一个之字,家严说过,那是平辈之间共用字辈的规矩,不知道是不是呀?”

    娄千里神色颇为尴尬,忙道:“厉兄勿要见怪,小孩子胡闹,也不知从哪学了这些言语,当不得真。”转头向娄之英瞪视一眼,娄之英一吐舌头,缩在戚氏的腿旁。

    厉知秋听这顽童一通不伦不类的发话,口讲“在下”、“家严”等成人用语,虽然有些词不达意,但也粗通文理。瞧他不过五六岁年纪,纵使是耳濡目染的仿着大人说话,那也算天资聪颖了。当下只是微微一笑,道:“哪里哪里,这孩子不怕生,敢说敢问,将来必定出息不小。要知道我们陈大将军,八岁之时,话还说不利索呢。”

    陈诚拍手大笑道:“哈哈,也不知是谁六岁那年,偷了老秦家的鸡蛋,被秦老三追到了树上,愣说是从乌鸦窝里掏出的鸟蛋!”

    厉知秋笑道:“童年趣事,不提也罢。唉,其实秦老三家中并不富裕,那时候年幼无知,偷他的鸡蛋虽是出于顽皮,但勿以恶小而为之,这等小偷小摸的行径,最是可恶!”

    娄千里脸上微微一红,陈诚略一抬手,笑道:“对,对。不提也罢,咱们吃饭去。”带着四人来到厅上。

    此刻虽在战时,物资不丰,但陈诚身为将领,吩咐之下,厨房自不敢怠慢,也弄了满满一桌八菜一汤,很是丰盛。

    陈诚道:“破了宿州后,李将军大喜,全军放假三天以做庆贺。否则我也不能如此清闲,来陪二位把盏言欢了。”

    娄之英毕竟小孩心性,看着桌上的菜色,不免垂涎欲滴,指着一盘满是肉丸汤汁的菜色问道:“陈伯伯,这菜花里胡哨的,叫做什么呀?”

    陈诚哈哈一笑:“英儿果然识货,一眼便看到这菜。要说别的,陈伯伯恐怕不大了然,但是这菜啊,我已经连吃三天啦,那真是鲜的掉牙。”向娄氏伉俪和厉知秋看了一眼,续道:“这菜叫做老蚌怀珠,是用元鱼为主料,配以鸽蛋、鸡肉、冬瓜、瑶柱,加上绍兴黄酒做成球状,放入蚌壳内清蒸。乃是宿州名菜,最是鲜美不过。来来来,咱们别光说不练,都来开动,开动。”

    厉知秋笑道:“你这贪吃的毛病,到了现在也没一点长进。”

    陈诚把眼一瞪,道:“贪吃怎能叫做毛病!老兄我一不好酒,二不好色,就好这口美食,要不是美食诱人,我和娄兄弟又怎会相识相交?唉,你不是好吃之人,我不和你说。”厉知秋微微一笑,并不答话。

    陈诚又指着桌上菜肴,对娄之英说道:“英儿,你看这道菜,叫做鱼咬羊,是把羊肉装在鱼肚之中,封口烹饪而成,鲜中带膻,膻中透香,相传是孔子周游列国时所创……”他滔滔不绝,什么是香炸琵琶虾、哪个是符离集烧鸡,都一一介绍了个遍,娄之英听得似懂非懂,频频跟着点头称赞。

    娄千里道:“魏晋名士嵇康,号称竹林七贤之首,最重养生,有一部《养生论》流传于世。他便是宿州人,可见宿州地方,对于美食必有传**到之处。”陈诚喜道:“娄老弟所言甚是,”端起酒杯叹道:“近些天来出生入死,今日居然能得见二位故友,老天待人也真是不薄,来,为兄先干了这杯。”说罢一饮而尽,厉娄二人也俱都喝了。

    娄之英叫道:“我也要喝!”拿起戚氏桌前的酒盅,咕嘟一声将酒喝干,直辣的喉咙发烫,不住的咳嗽咂舌,众人都是一乐。

    这几人都是豪迈之士,戚氏虽是女流,却并不拘谨,高谈阔论之下,都甚感投缘。几番闲谈之后,说起各自来到淮南的缘由。原来娄千里夫妇久居建康乡下,戚氏却是岭南人,过门之后尚未回过娘家,这次南归便是要探访亲人。娄千里得知大军北伐,陈诚又在军中,是以特地赶来探望,若是军务忙碌,便自行南下,没想到恰逢北伐军攻克宿州,全军在此城歇息,因此得以聚会。

    厉知秋看娄千里举止奇特,谈吐不俗,必也是武林中人,于是举杯问道:“今日见到娄兄风采,大慰平生。不知娄兄是拜在哪位高人的门下?”

    娄千里道:“不敢。在下启蒙的恩师是蓬莱白云观的火云真人,他老人家武艺平平,在江湖上并无名气。”

    厉知秋闻言喜道:“原来娄兄也是道家功夫的传人,看来咱俩同出一脉,怪不得能如此亲近。”

    娄千里慌道:“恩师虽然待我恩重,但哪里敢和余真人相提并论?余真人在江湖上威名远扬,到处行善积德,救死扶伤,数十年如一日,人人都称他为再世仲景,我师火云道长只是正一门下的寻常道人,我这点三脚猫功夫,在厉兄面前更是不值一提了。”

    娄之英正在低头啃一只鸡脚,听到此处,不免好奇道:“余真人是谁?他很厉害吗?”

    戚氏面带和色,笑着对他道:“再世仲景余仙余真人,是厉叔叔的老师,不但医术高超,武艺更是一绝,在武林中大大的有名呢。”

    厉知秋道:“家师行医数十载,医者之名是有一些。但要说在武林中的名头,三年之前,江湖上又有多少人闻余仙之名?只是那年的英雄大会实属侥幸,家师应了赌斗,赌赢了武圣、剑圣,那也算借三圣之名,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陈诚哼了一声,道:“什么武圣、剑圣,武功再高,人品低下又有何用?我听你们江湖中人常说,当年的武林翘楚叫做什么朱七绝,他武功之高,真真儿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可为人倒行逆施,帮着金国**相秦桧,残害咱们的岳武穆,到头来自己是什么下场?便是刚刚提到的三圣,那个气圣姓黄的,不也是为女真狗贼卖命,自己去做个大大的汉奸!”

    厉知秋道:“朱七绝的事,年代久远,具体如何也不得而知了。黄逐流助纣为虐,身为汉人却帮着女真,确是武林公敌。”

    娄千里道:“武林之中多有纷争,往往为了虚名大动干戈,总要分个高低上下。其实三圣、七大派这些名头又有何用?像陈兄这样,在战场上实实在在的杀敌卫国,才是真英雄真好汉。”

    陈诚叹了口气,道:“武林之人为了虚名争斗,官场之上,此举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猛喝了一口酒,又道:“李将军有如神助,连战连捷,可偏偏有那嫉贤妒能之辈,在后头给他捣鬼!”

    厉知秋想起在丛府听到的议论,问道:“你说的可是另一员主将邵将军?”

    陈诚愤愤地道:“不是他还能有谁?北伐诏令刚发,这邵宏渊就向张大帅抗议,说诏书上他比李将军矮了一级,成了辅将,生生让大帅把他升为主将之一。可似他这等无能之辈,做了主将又能有什么作为?小小的虹县都久攻不下,李将军派金兵降将劝服归顺,他又挑三拣四,阴阳怪气。这次来打宿州,他也是百般惫懒,拒不配合。等到我们西路军奋战而胜,他这才带着自己的兵马,大摇大摆的入城,好似有多大功劳一样。”

    他义愤填膺的说个不停,厉娄二人也不知该如何规劝,只得不住的陪酒附和。

    几人又吃喝了一阵,陈诚道:“二位贤弟,我身在军营,不能多饮。明儿个军假完结,我要到将军营前听令。秋蚂蚱,明日便请你陪着我这娄兄弟一家,在宿州城转转吧,晚上我再来和你们叨叙。”厉娄二人都点头称是。席后各自去房间安睡。

    次日起身,陈诚早早去了议会厅参务军事,厉知秋和娄家三人便在宿州城内游览,娄之英生于乡间,虽也去过几次建康,但宿州已被金国占据三十余年,城中女真人与汉人混杂,自是另有一番风味,娄之英看这瞧那,只觉一双眼睛已不够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小兵混成大军阀〕〔霍少请轻爱〕〔末日植物领主〕〔花都娱乐风暴〕〔那时美好时光〕〔重生未来修真〕〔灵异直播间:冥王〕〔婚情告急:总裁请〕〔混沌皇帝系统〕〔一夜甜蜜:总裁宠〕〔基因进化战场〕〔直播之最强通缉犯〕〔穿越玄幻武侠世界〕〔脸疼吗?我的醋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