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影科技王国〕〔奇幻异典〕〔末日游戏之暴力召〕〔血映苍穹〕〔过龙门〕〔最后的道族〕〔绝品透视仙帝〕〔晚明霸主〕〔国民男神是女生:〕〔锦衣卫创始人〕〔马家传奇〕〔天庭小狱卒〕〔娇妻难求:总裁的〕〔嫡女倾城:腹黑太〕〔放浪形骸歌〕〔重生之我是我二大〕〔只为那一刻与你相〕〔都市之不败主神〕〔我的绝色校花未婚〕〔皇叔是我老公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章 自食其果
    刘宝珠又是愤恨又是幸灾乐祸,恨的是云曦给她下了黄珏草,她本就一直无所出,即便这黄珏草不会彻底损伤女子的身体,但总归会耽搁受孕。

    她院子里的那些莺莺燕燕牟足了劲的要生出一个长子,若是半年无孕,只怕还没等她有自己的孩子,便有一堆的庶子庶女叫她母亲了!

    可若是能凭借此事拉下云曦,冷凌澈的名声也一定会受到损害,王爷本就不喜欢他,若是因为此事废了冷凌澈的世子位又的确是天大的好事!

    云曦只淡然的站在一旁,看着刘宝珠脸上那不断变换的神色,嘴角缓缓凝结一抹冷笑。

    秦侧妃看见了这样的一抹笑意,目光闪了闪,正在此时府医已经赶来了。

    这是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先生,姓李,在王府任职十多年了。

    刘宝珠立刻将手里的杯子递给李大夫,仿佛这就是能拉下冷凌澈的东西,一刻都不能耽误。

    李大夫看了锦安王一眼,锦安王脸色沉郁,一见便是心情不好,李大夫小心翼翼的咽了咽口水,锦安王的脾气可是出了名的臭,他可不敢有半点违逆。

    “你看看这杯子里可是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秦侧妃看了一眼锦安王,见他不作表态,便开口说道。

    李大夫接过刘宝珠的递过来的杯子,放在鼻下细嗅,又伸出手指沾了沾里面残留的水珠,放在嘴里轻轻品味。

    云曦记得那个叫玄徵的少年只闻了一下便能判断帕子上的酒水里有黄珏草,看来他的医术是要比这李大夫高明许多的。

    李大夫细细检查了之后,微微蹙眉,刘宝珠一看李大夫皱眉,立刻笑着说道:“怎么样?这里面是不是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锦安王蹙了蹙眉,他本就不同意这门婚事,对刘宝珠本就没有好感,此时看着她那副喜不自胜的模样就觉得厌烦。

    锦安王又看了看云曦,只见她脊背挺直,淡然风轻,仿佛她不过是在看一场闹剧,而这场闹剧还是她亲自促成的……

    锦安王不得不承认,在同辈人当中,没有一人能与云曦的气质相比,即便是太子妃也远没有云曦身上的贵气。

    锦安王眯了眯眼睛,这个小丫头难以预料,不知道她会给锦安王府带来福泽还是祸患!

    “这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是桃花茶而已……”李大夫皱眉喃喃自语道。

    “不可能!你再仔细看看!”刘宝珠不肯相信,逼着李大夫再检查一番。

    这老李大夫惧怕锦安王,可这不代表他连一个少夫人都害怕,便神色冷淡的说道:“四少夫人,这里面的确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刘宝珠斩钉截铁的说道,看李大夫神色不悦,便提醒道:“比如说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是额外加上的东西?”

    李大夫摸了摸胡子,眼睛亮了一下,似是刚刚想起的模样,开口说道:“这般说来还真有!”

    “什么?”刘宝珠睁大了双眼,满脸期待的看着李大夫。

    秦侧妃看了锦安王一眼,见锦安王似是在闭目养神,对屋内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兴趣,便将视线落在了云曦的身上,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

    “这里面的确是加了一味药,叫黄……”

    “黄珏草!”

    “黄芩!”

    那黄珏草是刘宝珠喊出来的,而李大夫说的则是黄芩,李大夫狐疑的看着刘宝珠,皱眉说道:“黄芩又叫山茶根,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夏日饮上一些最好不过。

    而且这黄芩还有止血安胎的功效,便是孕妇也可以用,可那黄珏草却是微有毒性,虽不致命却会影响女子有孕,两者简直是天差地别!”

    锦安王在听闻那句“影响女子有孕”时,倏然睁开双眼,那双凤眸之中闪过清冷凌厉的光,虽然他没有看刘宝珠,却仍是将她吓得瑟瑟发抖。

    云曦见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嘴角微微一挑,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恍然道:“看本宫这记性,可不就是黄芩嘛,一时却是忘记了……”

    听到云曦的自称,锦安王眉头更蹙,却没有多说什么,秦侧妃的视线在云曦和刘宝珠身上划过,看着刘宝珠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怜悯,这次她输的还真是彻底啊!

    “父王,云曦有些疑惑未解,还请父王为云曦解疑!

    云曦一时忘了黄芩的名字,只说了与昨日桃花酒里放的应该是一样的东西,四弟妹便面露惊骇,便说云曦用黄珏草害她。

    可是云曦今日也是第一次听到黄珏草的名字,您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锦安王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秦侧妃脸色微僵,那日毕竟还有严映秋的参与,虽说此事与她们无关,可若是因此让王爷怀疑也实在是不值得!

    云曦看了冷清落一眼,只见冷清落的那双眼睛不停的转动着,想来也是猜透了这里的事情。

    见云曦朝她眨了眨眼睛,冷清落会意一笑,面露愁色不解的问道:“二嫂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云曦淡笑未语,冷清落故意做出一副着急的模样,开口说道:“好二嫂你就告诉落儿嘛!落儿最受不了有事猜不透了,你要是不告诉落儿,落儿就只能去问皇祖母了,反正皇祖母聪明,她是一定会告诉落儿的!”

    秦侧妃听闻之后更是有些着急,虽说此事不是她的责任,可是殷太后一向偏心,若是借着此事来整治自己,那她这次还真是委屈!

    “七公主别急,这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去烦扰太后年娘娘的。若是惹得太后老人家担忧,反而是我们这些小辈不对了!

    宝珠,你怎么回事?没弄清楚事情就胡言乱语,若是被旁人知晓,指不定会传出我们锦安王府家门不合呢!

    还有你整日里不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什么黄珏草,这等腌臜东西也是你能胡言乱语的?”

    秦侧妃怒其不争的斥责着刘宝珠,刘宝珠先是一脸的怔愣,随即也反应过来了。

    她也不是傻的,若是顺着秦侧妃的话说,她最多不过是行事冲动,可若真的被云曦揪着不放,一旦查出那日的事情,她可就全完了!

    “父王,秦侧妃,是宝珠错了,宝珠不该冲动,不该随意就污蔑二嫂,都是我不对!”

    刘宝珠立刻换上了一副愧疚难过的模样,她复又看了云曦,泪光盈盈的说道:“二嫂,是宝珠错了,你原谅宝珠好不好?”

    云曦瞥了刘宝珠一眼,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本宫也不想责怪你,可是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此事也不是本宫一人说的算的!

    更何况今日之事被陆小姐和秦小姐看到了,若是处理不当,只怕会有损王府的名誉。本宫不懂府里的规矩,这件事还是全权交由秦侧妃处理吧!”

    秦侧妃暗叹这云曦说话滴水不露,她虽是将事情交给了自己,可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若是自己再不处置刘宝珠,便是枉顾家法了!

    秦侧妃又看了一眼不言不语的冷清落,有这七公主在,今日的事情势必会传到太后耳中,今日这刘宝珠必须责罚!

    秦侧妃望向了锦安王,试探着开口问道:“王爷,宝珠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不如让她抄写女戒静静心如何?”

    锦安王刚想点头,冷清落侧头看着云曦,疑惑的开口问道:“二嫂嫂,你笑什么呢?”

    云曦用帕子抿了抿嘴,眉目舒展,似笑非笑的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感叹楚国法律之宽厚,心中甚是感念。

    想我夏国真是律法森严,最忌以下犯上,不顾尊卑,可是我也觉得这样有些严苛,显得不近人情了!”

    “哪里有啊!咱们楚国其实也都是一样的,自古以来尊卑贵贱不容僭越,君臣,嫡庶,长幼这些都是不可违背的!”冷清落一字一顿说道,无视屋内几人晦暗的脸色,只与云曦两人一唱一和,甚是默契。

    云曦嘴角微扬,一双杏眸清冷明亮,额间一点红梅似乎随着她的微笑而变得越发的明艳,“哦?原来是这样吗?”

    锦安王的眼神十分不善,秦侧妃想了一会儿,复又补充道:“王爷,云曦毕竟是世子妃,是有诰命在身的,宝珠今日的确是忤逆了!

    不如就罚她十板子,再禁足一月,抄女戒二十遍,如何?”

    “凭什么?凭什么打我的板子,我什么都没做,凭什么打我啊?”打板子是最丢脸的一件事了,她宁愿抄一百遍女戒,也不想挨板子。

    特别还是因为云曦,这让府里人以后如何看她?以后岂不是人人都会笑她不及云曦?

    “四弟妹,你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说辞比较好,在长辈面前大声叫嚷,这责罚可是要加倍的!”

    云曦似是在好心劝慰,然而她嘴角的笑意却是让刘宝珠看得心生怒火,她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本就是云曦给她设的套!

    “云曦,你害我!”刘宝珠狠狠的瞪着云曦,眼里全是恨意。

    “本宫如何害你了?”云曦轻描淡写的说道,对于刘宝珠的指责显得毫不在意。

    若不是刘宝珠做贼心虚,又存了害人的心思,哪里会这么容易上套?

    她本也没想一下就除掉刘宝珠,刘宝珠并不重要,可是这朝局的平衡却是大事,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还不是时候!

    至于这刘宝珠小惩大诫就好,免得府中人以为她好欺负,她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她们周旋!

    刘宝珠还想说什么,锦安王却是已然没有听下去的耐性了,一挥手直接让人拖走刘宝珠。

    刘宝珠张嘴就要哭诉,却是被锦安王一记眼刀吓得一声不响,只一边咬牙流泪,一边狠狠的瞪着云曦。

    云曦没有看刘宝珠,只微微垂首,安静的站着,仿佛这件事与她毫无关系一样。

    锦安王眼神不善的看着云曦,冷哼一声,只淡漠的说道:“真是不得安宁!”

    云曦抬头看了锦安王一眼,嘴角一扬,笑得温淡有礼,声音更是轻灵悦耳,“父王息怒,此次之后四弟妹定会吸取教训,欧阳侧妃也一定会多加管教的!”

    锦安王抽了抽嘴角,他明明是在说云曦,却是被她轻描淡写就略过了,他总不能再去指责,反而显得他没有风度!

    正在这时,门外有人传话来,说是世子身边的人求见,锦安王不言语,秦侧妃便命人进来。

    进来的是玄羽,他先是对云曦一笑,随即拱手与锦安王见礼道:“王爷,世子说若是世子妃已帮您处理好了事情,就请世子妃回去呢!”

    “帮本王?”锦安王一直压抑的不悦终是在听到这句话后爆发了出来,他拍案而起,身上的戾气让冷清落都有些害怕。

    玄羽却是恭敬的拱手道:“世子便是这般说的,属下只负责传话!”

    说完玄羽看了云曦一眼,嘴角一扬,笑着说道:“世子妃,世子说在书房等您,若是您没有别的事,便请随属下去吧!”

    “好!这里的事情也都处理完了,云曦便先行告辞了!”云曦与锦安王两人福了一礼,便款款离开,只气的锦安王兀自喘着粗气。

    冷清落正要抬步跟上,锦安王冷冰冰的开口道:“清落,今日的事就不要与你皇祖母说了!”

    冷清落转了转眼睛,福身道:“是!清落告辞了!”

    冷清落说完便抬步追着云曦离开,秦侧妃看着锦安王怒不可遏的样子,连忙伸手轻抚着锦安王的后背,柔声细语的劝慰着。

    然而锦安王却只是恼怒的吼了两声“逆子”便大步离开,那背影都带着凌冽的煞气,一看便是真的动了怒。

    秦侧妃没有追上去,只缓缓落座,揉了揉眉心,今日她责罚了刘宝珠,欧阳侧妃势必会记恨她,依她的性子想来一会儿便会来讨要说法。

    秦侧妃眼眸微转,抿了抿嘴唇,这个云曦果然是个难对付的!

    刘宝珠刚被打完了十板子,哀叫连连的被下人搀扶起身。

    秦侧妃不愿得罪欧阳侧妃,这十板子自然也不会太狠,可对于娇滴滴的小女子也的确够受的了。

    刘宝珠看云曦缓步离开,立刻开口唤她,可是一动便牵扯到了臀部的伤口,顿时疼的龇牙咧嘴的,“云曦你别得意!我们走着瞧!”

    云曦只侧脸给了刘宝珠一个极尽讽刺的眼神,这种女人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根本就值不得让她放在心上。

    看着云曦淡漠离开,刘宝珠更是恨的牙根痒痒,冷清落走到刘宝珠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淡傲慢的说道:“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若是看不清自己几斤几两,这挨板子不过是最轻的事了!”

    刘宝珠正欲发怒,转头一看是冷清落,便只咬了咬牙,不敢分辩,谁不知道七公主是殷太后的心头宝,没有必要得罪她!

    冷清落冷笑一声,斜睨了她一眼便大步离开,那种高高在上,冷傲尊贵的样子竟是与云曦如出一辙,刘宝珠恼得一口气没上来,生生晕了过去。

    一众下人立刻手忙脚乱的抬着刘宝珠离开,她的昏厥倒是免去了转移时的皮肉之苦。

    云曦随着玄羽走向了冷凌澈的书房,看着玄羽的身影,云曦便不由得想起那个不会说话的“大黑”!

    可想到冷凌澈的提醒,云曦还是决定闭口不言,只希望他和乐华能够早些和好。

    冷凌澈的书房十分的简单,只有一排排的书架,没有任何的玉石摆件,看着反倒是让人觉得清爽文雅。

    “曦儿,过来……”冷凌澈没有抬头,仍旧执笔写着什么,只轻声唤道。

    玄羽有眼力的一闪消失,云曦走上前去,侧头一看,却是面露惊诧,白纸上是密密麻麻的人物关系图,更是关乎整个楚国天下!

    ------题外话------

    第二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网游之天道永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