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娇妻:养个夫〕〔女神经异闻录〕〔妙手圣医〕〔玄幻之神豪太子爷〕〔英雄的抉择〕〔龙魂武神〕〔美女的最强守护〕〔昧情〕〔我的帝国农场〕〔三国双绝〕〔豪门盛宠:总裁轻〕〔禁若寒渊〕〔狼穴终结者〕〔垫底主播要翻身〕〔重生空间:慕少,〕〔行舟万界〕〔风起罗马〕〔我帮大圣养孩子〕〔重生之都市狂仙〕〔孤魂梦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三章 敬茶生故
    景阳宫中坐着几位华衣美服、绝色美貌的贵妇人,其中一人坐在金凤主位之上,一身金色的九尾凤凰朝服,极尽尊贵。

    她已年近四十,却依然保养得体,脸上是那种久居高位才有的高贵与孤傲,她漠然的听着周围女子的交谈,从始至终没有一丝表情,仿若与她们交谈便会折损了她的风华。

    坐在她左手旁的明艳妇人便是二皇子的生母淑妃,她穿着一件玫紫色的宫装,这种颜色极难穿,却是衬得她皮肤光洁如玉,美艳之中又不乏端庄。

    淑妃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欧阳皇后,抿嘴一笑,开口说道:“臣妾对这世子妃还真是有几分好奇呢,听闻这世子妃不仅容貌绝美,手腕更是一等一的,在夏国所有人都要避让她的风头呢!”

    欧阳皇后那一直冷漠的面容上终是出现了些微的变化,她轻轻蹙了一下眉,似乎并不喜欢这个话题。

    一旁的湘妃闻此一笑,她的年纪比欧阳皇后和淑妃都要小些,穿着也更为艳丽。

    湘妃是淑妃的亲妹妹,育有一对龙凤胎,很得楚帝的偏爱,她用帕子遮住了嘴,眼中含笑的说道:“这世子妃竟是这般厉害?妹妹还真是一点不知情呢!

    这里也就皇后娘娘最了解世子妃了吧,世子妃真如传言一般吗?”

    这姐妹两人自是都知道皇后与云曦之间的一点小摩擦,一向高傲的欧阳皇后竟是会折在一个小女子身上,想想便可笑!

    欧阳皇后冷冷的扫了两人一眼,尊贵而威严,“一个小女子竟是会得两位皇妃如此高看,你们还真是越发的没有长进了!”

    淑妃最看不得的就是欧阳皇后的这种态度,仿佛在她眼里她们只是一群不入流的妾室!

    淑妃还想分辩,只听殿内通“传锦安世子携世子妃到”,众人都收回了视线,将目光投向前方。

    天色已然明亮了起来,两人逆光而来,一时竟是让人看不真切,越是朦胧众人便越是眯着眼睛想要看清,待两人走出那绚烂的光晕之后,殿内众人的眼中都难掩惊艳之色。

    冷凌澈今日穿着一件暗红色的云纹锦衣,上面绣着金色的如意云纹,冷凌澈鲜少穿这般颜色,只见他眉如墨画,目若清泉,即便穿着鲜艳的颜色,仍有着一种超脱物外的淡然。

    冷凌澈身上的气质过盛,不论穿什么,哪怕是麻布的衣裳也不会折损他一丝仙气。

    云曦今日穿着一身水红色的衣裙,金凤束腰,牡丹拖尾,她的肌肤欺霜赛雪,额间一点鲜红在雍容之中平添妩媚。

    欧阳皇后她们都身居高位多年,见过无数的官妇贵女,但是从未有一人能及得上眼前的少女,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她身上那从骨子里透出的高贵和华傲。

    那不是目空一切的骄纵,而是站在顶端藐视所有的自信。

    看着面前的这对才子佳人,众人都有一瞬间的恍惚,直到他们跪拜出声,才恍然惊觉。

    她们都有自己的势力图谋,而冷凌澈对她们来说便是一个让人十分憎恶的变数,如今冷凌澈又娶了夏国的公主,是喜是忧她们一时也看不真切。

    欧阳皇后眼神不善的看着云曦,这个云曦居然连她派去的教养嬷嬷都敢责罚,害的她被淑妃两人嘲笑,今日她绝不会轻饶了云曦!

    皇后正要开口,淑妃竟是倏然站起了身子,指着云曦头上的凤钗说道:“你戴的可是太后娘娘的九尾凤钗?”

    “是!”云曦坦然答道,嘴角挂着恰到好处的笑意。

    众人都目光惊惧的看着云曦,眸中色彩变幻万千,最后还是欧阳皇后身边的嬷嬷提醒,欧阳皇后才声音冷凝的让两人平身赐座。

    淑妃和湘妃相视一眼,两人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错愕,云曦头上的凤钗象征的便是殷太后的权力和地位,如此一来谁敢为难?

    一时间气氛虽是尴尬,却总归是平和,皇后几人见了新人自是要送些好东西,如今殷太后送了这般贵重的东西,她们自是也不能吝啬。

    淑妃送了一对上好的翠玉镯子,湘妃送了一条红宝石项链,上面的红宝石大小一致,晶莹剔透,一看便不是凡品,就连欧阳皇后也从满头珠翠中拔下一支最为华贵的展翅金凤步摇。

    屋内最后剩下的是一个身穿浅碧色宫装的妃子,她的年岁与欧阳皇后相仿,欧阳皇后贵若牡丹,淑妃艳若芍药,而这人却温温婉婉,如同一朵木兰花,虽不夺目却犹自芬芳。

    这位便是楚国的瑾妃娘娘,她生有一女是四公主冷清萱,瑾妃送给云曦的是一块双鱼玉佩,白玉雕刻着两只镂空的小鱼,别样的精巧,寓意也很是吉祥。

    欧阳皇后她们的礼物都是自己身上的,而这双鱼玉佩却是瑾妃包着手帕带来的,一看便是特意为云曦两人准备的。

    瑾妃长得并无倾城之色,眉目间却是温润似水,让人看着便觉得舒服。

    对于瑾妃的好意,云曦笑着谢过,瑾妃抬头看了云曦一眼,温柔的脸上轻轻勾起一抹笑容,接着便连忙低下头,仿佛是怕谁注意到自己一般。

    楚帝传话过来,说是冷凌澈两人不必前去拜会,只命人准备了丰厚的赏赐。

    淑妃看了一眼云曦头上的凤钗,正想开口打探,德彰宫的金嬷嬷却是突然进殿,先是对欧阳皇后她们福了一礼,便轻声笑着说道:“太后娘娘为世子和世子妃准备了些点心,因担心点心凉了,便让老奴过来看看各位娘娘与世子妃聊得可还投机?”

    欧阳皇后嘴角一扬,冷笑一声,她的手指上戴着长长的金嵌宝石护甲,她瞥了云曦一眼,拢了拢发髻冷声道:“既然如此,你们便退下吧!以后有的是时间,本宫再另找世子妃说话!”

    云曦听出了欧阳皇后的不满,只怕她还因为那教习嬷嬷的事情在怨怪自己,不过云曦也不在意,是浅浅一笑福身离开。

    看着云曦两人离开,欧阳皇后她们都各有所思,淑妃泛酸的开口道:“太后娘娘真是偏心,居然一见面就给了这丫头九尾赤金凤钗!”

    欧阳皇后看了淑妃一眼,不屑的嘲讽道:“是啊,淑妃常去给太后娘娘尽孝,本宫还以为太后会将金钗赏给你呢!”

    淑妃脸色一红,她为了能得到殷太后的喜欢没少往德彰宫跑,可是她就连一片金叶子都没得到过!

    淑妃突然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欧阳皇后,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啊,谁让太后娘娘最喜欢世子这个孙子呢!

    在这么多孙辈中,太后独宠世子,不过话说回来,谁让世子是太后的嫡亲孙子呢,我们自是比不得的!”

    淑妃说完,笑着望向了欧阳皇后,欧阳皇后果然脸色难看,她只瞪了淑妃一眼便甩袖离开。

    淑妃看着欧阳皇后那气恼的背影,笑意盈盈的说道:“欧阳琴一向自命不凡,可那又如何?

    在太后心里,她生的太子就连冷凌澈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嫡子又如何,这就叫同人不同命!”

    湘妃闻此一笑,见瑾妃还在一边,便拉着淑妃说道:“走吧姐姐,去妹妹宫里用些点心,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

    淑妃也扫了瑾妃一眼,两人谁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挽着手臂离开。

    瑾妃一直低着头,见众人离开才缓缓抬头,温和的眉眼中似有欢喜似有悲戚,她慌忙的擦了擦眼角,以防被人看见……

    冷凌澈两人出了宫,天色早已经大亮,两人刚踏上马车,冷凌澈便打开了食盒,让云曦赶紧吃些点心。

    云曦拿起一块芙蓉酥,细细的咀嚼着,冷凌澈也随手拿起一块碧玉般的绿豆糕,吃东西时竟是都别样的清隽。

    云曦的头脑里顿时浮现出四个字来——秀色可餐!

    云曦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好,可是冷凌澈就是有一种魔力,他会牢牢的吸引所有人的视线,只要一眼望去便会沉沦。

    冷凌澈的余光瞥见了云曦的神色,却只浅笑着没有转头,愉悦的享受着自家夫人的爱慕。

    直至冷凌澈将一块绿豆糕吃完,用帕子擦了擦嘴,才无奈的转头看着云曦说道:“夫人可知你这般的眼神是赤裸的撩拨?”

    “啊?”云曦恍然惊觉,连忙避开了视线,试图岔开这个有些尴尬的话题,“皇祖母送我的金钗可是有什么特别的典故,为何皇后她们见过之后都很是惊诧的模样?”

    冷凌澈没有笑她生硬的转换话题,只开口道:“这凤钗是皇祖母还是皇后时便有的,可那时它还不是这般模样。

    当年皇祖母带兵平乱,弄丢了这支发簪,这是先皇送给皇祖母的,她一向珍惜。

    后来发钗虽是找到了,却已经被马蹄踏扁了,等到皇祖母平定战乱,陛下便将天子金冕与那金钗融为一体,重新打造了一只九尾凤钗和如今的天子金冕。

    既是陛下对皇祖母的感念和敬爱,也是皇祖母权利的象征,若是她们早些看到你戴着金钗,今日是不会让你跪安的。”

    云曦没想到这凤钗竟是有如此渊源,惊慌道:“这凤钗如此尊贵,我怎能随意佩戴?”

    冷凌澈温柔一笑,握着云曦的手轻声道:“皇祖母给你是因为喜欢你,也是为了给你撑腰,你安心收着便好。”

    云曦挑了挑眉,开口道:“只怕是爱屋及乌,皇祖母喜欢的自然是你啊……”

    冷凌澈将头埋在云曦的肩窝上,似轻叹似软语,“可你我本就是一体,何来屋乌之分?”

    云曦莞尔一笑,笑颜如花,她自己都尚未发现,自从她来了楚国之后,她的笑容越发的多了起来。

    两人一时无话,直到回了锦安王府,两人才下了马车,一同朝着锦安王的傲松院走去。

    临近傲松院门前,冷凌澈突然停住了脚步,那双墨眸泛着微微寒光,“你只要依礼请安就好,不必太过理会她们,更不用隐忍任何的委屈,哪怕是对我父王也一样!”

    冷凌澈一向温润,哪怕是在算计别人的生死,他的神色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可是在谈及锦安王时,云曦清晰的看到了那双墨眸中的杀意。

    云曦没有多问,关于冷凌澈母妃的事情云曦更是只字未提,她不敢擅自询问,因为她不知道那道伤口有多深,不知道能否重新揭开,所以她只等着冷凌澈自己开口。

    看着云曦那担忧的目光,冷凌澈收起了眼底的冷意,牵着她的手柔声笑道:“走吧……”

    屋子里已经坐满了人,因为云曦昨日一直盖着盖头,所以她一个人也不认得。

    其他人也都顺势望来,目光有惊艳,有嫉妒,还有微不可察的敌意。

    云曦自动将这些视线忽略,只抬头看着坐在主位上的那名中年男子。

    不同于夏帝的风流、楚帝的威严,锦安王身上有一种令人不由胆寒的弑杀之气,锦安王也长着一双凌厉的凤眸,再加上脸颊上的那道疤痕,看起来十分的慑人。

    锦安王也打量着云曦,他常年杀伐,金陵中的人见他无不畏惧,可是这小女子的眼中不但没有惊恐反而只有清明的探查,不可谓不胆大!

    小丫鬟端来了托盘,上面放着茶盏,云曦双膝跪地,双手接过托盘,呈到锦安王身前,清脆开口道:“父王请喝茶!”

    锦安王打量着云曦,一双凤眸中闪着别人看不透的寒光,众人见锦安王不接茶盏,幸灾乐祸有之,担忧不安有之,冷凌澈却是站起身,拉着云曦的手腕说道:“不必敬了!”

    锦安王瞪了冷凌澈一眼,只见云曦竟是真的要起身,锦安王不由窝气,哪有新妇胆子这般大的?

    可是锦安王无法,今日他若是不喝这杯茶,母后还指不定如何罚他,想到此处他只好接过茶盏抿了一口,又将事先备好的荷包递给了云曦。

    云曦见今日的主位只坐着锦安王一人,恐怕经过昨日的事情之后没有人再敢坐在主位了。

    云曦走到锦安王左手边的夫人身边,只见她正温柔的笑望着她,娴静端庄,想来应该是掌管府中事宜的秦侧妃。

    要说这西宁侯府和宁安侯府当真是极为平衡,这种平衡不仅显现在后宫,便是在锦安王府也是一样。

    秦侧妃和欧阳侧妃分庭抗礼,秦侧妃是宁平侯府二房的嫡长女,只可惜二老爷是个庶出,所以她也只能屈居侧妃之位多年。

    而欧阳侧妃虽是长房之女,可她却是个庶出,两人的身份相当,谁也没比谁差多少。

    秦侧妃慈爱的看着云曦,似是在等着云曦敬茶,冷凌澈淡漠的开口道:“世子妃头上戴着太后娘娘的九尾凤钗,不便行礼!”

    众人都抬头望去,只见云曦那漆黑如墨的发上正插着一支明晃晃的凤钗,金凤九尾正是殷太后的那支点翠凤钗!

    秦侧妃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却是稍纵即逝,连忙开口道:“随意就好,其实今日就是想彼此认识一下,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哪里用得上虚礼呢!”

    云曦挑了一下眉,看来这个秦侧妃果然不简单。

    云曦本就不想跪她们,锦安王不管怎么说都是冷凌澈的父亲,她理应跪拜,可是这些人说好听的是侧妃,其实不过就是妾室,哪里值得她一拜!

    秦侧妃喝了云曦递过的茶,送了云曦一套红珊瑚打造的首饰,十分精美华贵。

    云曦笑着接下,便又给欧阳侧妃敬茶,西宁侯府家的女子都一样骄纵,这欧阳侧妃也一样。

    她不情不愿的喝了茶,命身后的婢女呈上来一套红宝石打造的首饰。

    云曦长眉微挑,嘴角轻扬,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找不痛快了!

    那一套红宝石首饰的确是上品,步摇、耳坠、项链、手钏件件华美,却是做成了梅花的式样。

    平日里雅致的花样却是并不适合新婚夫妻。

    梅花,没花,可真是个好寓意!

    ------题外话------

    第一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网游之天道永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