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绿茵风暴〕〔最强山贼系统〕〔铁血荣光〕〔一世拂尘〕〔诸天神话管理局〕〔武林浩劫之后〕〔我能召唤神仙〕〔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汉末之奇谋〕〔蜀山魔门正宗〕〔我是一个原始人〕〔姐姐有妖气〕〔火影之联盟〕〔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悟道〕〔异能神医在都市〕〔纹阴师〕〔女神的医流高手〕〔武逆焚天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九章 我是夫君
    新房中,入眼都是喜庆的红色,屋内的一众婢女、喜娘脸上也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云曦在喜娘的指引下,做了一个又一个繁缛的礼节,折腾了一天,安华都有些担心云曦的身体会吃不消,可是她们却不知道此时对于云曦来说,一切都是一种享受。

    每做完一项,她就觉得自己离冷凌澈更近了一步,就越发的接近“妻子”这个称号了……

    最后便是坐下来等着新郎,云曦有些紧张的揉搓着手指,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不知一会儿冷凌澈看到可会笑她?

    正当云曦胡思乱想之际,门外突然传来了丫鬟惊喜的欢呼声,“世子来了!世子来了!”

    云曦只觉得自己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听到了众人的跪拜之声,听到了那只属于他的温润嗓音,看着那双红色锦靴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她竟是紧张的都要窒息。

    “请新郎挑起盖头,从此夫妻两人事事称心!”喜娘将手中的喜称交给了冷凌澈,冷凌澈单手接过,含笑望着微微敛首的云曦。

    冷凌澈将喜称伸入盖头之下,一点点掀开红色的盖头,云曦眼前的光越发的明亮,冷凌澈的衣袖,衣襟,脖颈直到那俊美若仙的容颜彻底出现在她的眼前。

    冷凌澈的眸光在那一瞬间灿然生辉,仿若是看见了骄阳明月,那华美皎洁的光照亮了他漆黑的眼底,将所有的阴霾尽数洗涤!

    有些没见过云曦的人都瞬间惊怔,云曦本就容颜极美,可是往日里总描着威严凌厉的妆容,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今日她略施脂粉,脸颊宛若明珠般细腻光洁,泛着淡淡的玉光,柳眉弯弯,杏眸含情,一张娇俏的红唇宛若海棠般鲜艳欲滴。

    光洁的额上有一点红梅印记,那红色仿若是寒梅花瓣融进了她的额间,那是任何颜料都无法描绘的色彩,为她倾城绝色的容貌增添了一抹神秘妖娆。

    她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的扬起,室内瞬间华光大盛,美人笑倾城似皓月。

    冷凌澈那一向宁静幽深的墨眸变得明亮而炙热,明明是最为幽深的黑色,此时却仿佛蕴藏着世间最浓烈的情愫。

    “夫妻共饮合卺酒,从此白头相守不相离!”喜娘说的是最普通不过的祝福语,可是这些话落在云曦和冷凌澈的耳中却是最为动听。

    两人接过了红色的连理枝酒盏,各饮了半杯酒,冷凌澈一直在看着云曦,见她将红唇覆在酒杯之上,眼中柔色更深。

    接下来便是两人交换酒杯,云曦见自己的酒盏沾染了唇脂,正想擦拭,却是被冷凌澈随手拿走。

    最后是夫妻共饮交杯酒,两人手臂相挽,这不是她们相处过的最为亲密的动作,然而云曦的心跳却是史无前例的快,甚至她都担忧心脏会不会跳出她的身体。

    云曦的手臂没有冷凌澈那么长,冷凌澈刻意压低了身子,身姿微微前倾,可以让云曦更加舒服一些。

    云曦将冷凌澈杯中的酒缓缓饮尽,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竟觉得这杯酒比自己的要更加的清香。

    她望向了冷凌澈,却只见冷凌澈正好将唇覆在了杯盏的唇脂之上,她不由得红了脸,不敢再去看冷凌澈。

    安华几人都捂嘴笑着,心里都是真的为云曦感到高兴,云曦能得此良人,是她们最想看到的。

    喜娘丫鬟们又都说了不少的吉利话,安华给了丰厚的赏赐,一众人欢喜告退,一直热闹甚至有些嘈杂的屋内瞬间变得安静起来,安静到云曦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云曦一直低着头,冷凌澈伸手将她小巧的下巴抬了起来,云曦头上戴着八宝连珠玲珑金凤步摇,金色的流苏随着云曦的动作而轻轻摆荡。

    跳动的金色流光映在冷凌澈的眼中,使那双墨眸看起来更加的华美无双,较之往日的温润竟是多了一丝入骨的魅惑。

    云曦只觉得难以直视冷凌澈,她想回避眼神,冷凌澈却突然长身俯下。

    云曦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却突然感到头顶一片轻松,她的满头长发竟是散落而下。

    云曦睁开眼,只见冷凌澈已然将她所有的发饰尽数摘落,随手搁置在了一旁的小桌上。

    “今日你定是累坏了吧,我已经尽量精简了你的发饰,可你是世子妃,自然还是要繁复一些。”他眼中的炙热倏然退去,又变成了那个云曦最熟悉不过的如玉公子。

    云曦的心跳稍稍平缓,冷凌澈看着她那面红耳赤的模样,心生了促狭之意,“这嫁衣想必也很是沉重吧,不如我帮你脱下吧!”

    云曦先是点了点头,后来听到冷凌澈要帮她脱衣服,连忙摇头,还不由得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衣襟,仿佛在防备着他一般。

    冷凌澈见此失笑,只觉得云曦真是天真可爱,若是他想强要,难道她还拦得住自己吗?

    冷凌澈闻道自己身上有着很浓的酒味,便开口问道:“折腾了一天,我们先沐浴吧!”

    云曦点点头,神色却又纠结起来,双眉微皱,红唇紧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冷凌澈眼含笑意,柔声说道:“放心,我们分开洗!”

    云曦的脸更红了,立刻低下了头,手指漫不经心的摆弄着床上铺的红枣花生。

    冷凌澈也不再逗她,只笑着问道:“那是你先洗,还是我先洗?”

    “你先去吧!”云曦立刻说道,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今日的她还真是蠢的要命!

    “好,那我先去,你将外衫脱了吧,好好歇一歇。”冷凌澈极尽温柔耐心,云曦点点头,却是并不看冷凌澈。

    直到冷凌澈起身沐浴,云曦才长舒了一口气,只觉得冷凌澈的一走,这屋子便不再压抑了。

    虽是初夏,可是折腾了一天,她也的确疲乏了,便伸手解下了腰上的腰带,将华丽的外衫脱下。

    云曦轻轻抚摸着上面华丽的绣纹,嘴角缓缓上挑,她小心的将嫁衣叠好,这是冷凌澈亲自为她设计的,有多少女子能有此之幸?

    将外衫长裙脱下,云曦只觉得轻松了许多,她这才好奇的打量着屋内,屋内的布置温馨雅致,虽华美却也不是那种金玉堆砌出来的俗气。

    她走到衣柜旁,打开柜子一看,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她和冷凌澈的衣裳,亵衣、中衣、外衫,样样齐全。

    云曦突然有些诧异,她这才想起冷凌澈从来都没有给她量过身材,那他又是如何清楚知道她的尺寸呢?

    那件嫁衣多一分则空荡,少一分则紧瘦,他难道只凭一双眼睛就看着这么准?

    想到冷凌澈只通过一双眼睛便知道了她的身材尺寸,云曦不觉有些羞涩,连忙合上了柜子向别处看去。

    她这才发现屋内的床榻与曦华宫的床很是相似,无论是床榻的高低,床垫的厚度,还是锦被的材质都与曦华宫的那张床如出一辙,只不过更宽大了些。

    是啊,两个人睡自然要宽大一些……

    云曦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脸,不知所措的坐在了床榻上,她今日莫非是疯了,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

    正在此时突然听到了冷凌澈的脚步声,云曦抬头望去,只见冷凌澈正披散着微湿的乌发,穿着一件正红色的中衣,胸前露出了一块如玉般干净无暇的肌肤。

    云曦一时看直了,竟是忘记收回了视线,冷凌澈一边擦着发尾的水珠,一边笑着问道:“好看吗?”

    云曦无比窘迫,连忙起身去沐浴,只想暂时离开冷凌澈的视线,途中她又脚步一顿,看似有些挣扎。

    冷凌澈清浅一笑,似是已经完全洞察了云曦的心思,只开口道:“我已经命人换好了水,也不会偷看你,你放心便好……”

    云曦几欲泪奔,她一向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怎么在冷凌澈面前就像一个透明人一般?

    云曦加快了脚步,迅速的走进了浴房,而冷凌澈的双眼中则坠满了笑意,如同温柔的陷阱,足以让人沉溺。

    云曦洗的慢吞吞的,直到将水泡凉了,才一步步蹭回卧房。

    “云曦,来……”冷凌澈轻声唤道,云曦只见桌上摆满了她爱吃的食物,脚步也不由得轻快了一些。

    她今日真的是很饿,从起来到现在她一点东西都没吃,虽然喜华偷偷给了她一些点心,她却唯恐破坏了妆面并没有吃,此时只觉得饥肠辘辘。

    “今日定是饿坏了吧?先喝一口汤,今夜要吃的少一些,免得明日胃痛。”冷凌澈一边盛汤,一边关切的说道。

    云曦心中漾起了暖意,冷凌澈对她是真的无微不至。

    两人安静的用着饭,冷凌澈偶尔为云曦夹菜,两人相视一眼,笑意融融。

    云曦忽然有一种错觉,似乎两人已经相处多年了,洞房花烛本应是紧张不安的日子,可她现在却只觉的温馨而熟悉。

    两人用过了饭,夜色已深,冷凌澈命人将饭桌收拾干净

    桌上的那对龙凤红烛噼啪跳响,这对红烛的雕工甚是精巧,龙鳞凤羽颜色艳丽,金龙环绕彩凤盘旋,堪称美轮美奂。

    两人漱了口,王府的小丫鬟将床上的红枣等东西都收拾干净,又将被褥铺好,这才躬身退出。

    云曦看着那龙凤红烛有些恍惚,她抬头望向冷凌澈,不知道是否因为她看烛火的时间长了,只觉的冷凌澈的那双眼睛突然没有了温润的光,里面是让她看不透的色彩。

    云曦心一紧,冷凌澈嘴角凝笑,有着说不出诱惑魅人,“吃饱了吗?”

    云曦点点头,冷凌澈见此一笑,忽然贴近了云曦,在她的耳边吐气说道:“夫人可听过温饱思淫欲……”

    那声音明明清越空灵,仿若仙音,可说出的话却是让云曦羞赧错愕。

    不等云曦回答,冷凌澈便将云曦瞬间抱起,云曦只觉的一阵天旋地转,下意识的抓紧了冷凌澈的衣襟。

    “夫人吃好了,就该轮到为夫了……”冷凌澈在云曦的耳边轻声说道,那如兰的气息让云曦一阵阵的战栗。

    他将云曦小心的放在了床上,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他就这般深深的望着她,那双墨色的瞳孔仿佛带着致命的诱惑,让云曦已然沉沦。

    冷凌澈抬起手,卷起云曦耳边的一缕长发轻绕在指尖,他俯身轻嗅,声音带着蛊惑的魔力轻声呢喃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云曦双眼微微睁大,这句诗是她在冷凌澈受伤昏迷时与他说的,他竟然听到了?

    “云曦,这句话不应你来说,而是应由我说……”他的指尖轻轻的抚摸上云曦的脸颊,微凉的指尖掠过她的眉眼、琼鼻还有那柔嫩的嘴唇。

    唇脂已经擦去,露出了本来如桃花般的唇色,丰润娇俏,让人看着便想要亲吻,而冷凌澈也的确这般做了。

    他熟练的撬开了她的唇齿,肆意采撷着她的美好,香甜的唇瓣犹如三月的桃花柔软嫩滑。

    对于云曦来说,接吻已经不再陌生,可是这次的吻不同于往日,似乎是带着一种侵略般的威胁,似乎他将再无顾忌,再也不会隐忍!

    云曦下意识的推拒着他,他却将云曦的手握住,将那一双小手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没有衣料的阻隔,她碰到的是那紧致光洁的皮肤,她似乎被那温热所灼伤,急切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臂,却被冷凌澈禁锢的动弹不得。

    云曦一直觉得冷凌澈修长清瘦,是个温柔的如玉公子,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的霸道和力量,让她产生了细微的幻觉。

    面前的男人似乎是他,又似乎不是,让她看不真切,只觉的眼前的人似乎隔了一层朦胧的幻影,一切都变得不再真实。

    冷凌澈始终看着云曦,看着她的眼中浮起了一层迷离的水雾,在橘色烛火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含情脉脉,妩媚妖娆。

    她的睫毛又长又翘,仿佛是蝶翅般轻轻扇动,她额间的红梅印记越发的鲜艳,好似鲜血凝成。

    云曦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瘫软无力,她的气息微促,恍惚间只觉得身上传来一道凉意,她眼中的迷离消失,只见冷凌澈竟是将她的中衣挑开,侵略的眼神一点点下移。

    云曦忍受不了这种感觉,她害羞窘迫,只想拼命的逃脱,她试图推开他,试图唤醒他,“凌澈……”

    “叫我夫君!”冷凌澈霸道的说道,语气深沉得不容置疑。

    云曦突然惊怔的看着他,这句话似曾相识,有一个黑衣男子,曾在树下一字一顿与她说过,“我叫扶君,扶摇的扶,君子的君!”

    有许多线索连点成线,在她的脑海中构成了一幅幅完整的画面,从扶君出手整治郑南仕,之后冷凌澈便成了国子监的新先生,她和冷凌澈一点点熟识到最后的相爱。

    还有无数她想不透的疑惑,如今都可以一一解开,扶君所说的那个爱慕十年的女子是她,那个他悄悄守护却是不敢表明心意的人是她!

    “你是扶君!”云曦惊诧开口,震惊已经掩盖了她内心的恐慌,甚至已经忘了两人现在暧昧。

    “我是夫君!云曦,我是你的夫君!”冷凌澈捧着云曦的脸,一字一顿,情真意切。

    “云曦,唤我夫君……”他想听她真正的唤他,不是因为诓骗,不更掺杂一丝玩笑。

    云曦直直看着冷凌澈,她觉得她应该恼怒,因为他一直将她骗的团团转。

    她应该怪他,因为他隐瞒了她太多,这么久以来,只有她毫不知情,他太狡猾,太可恨了!

    可是不知为何,心思百转之后她剩下的却只有感动,就算他隐瞒许多,可是他却是在用两个身份守护她爱着她,让她没有一点气恼的借口。

    “夫君……”她轻轻开口,声音微弱却坚定。

    不管他是腹有乾坤的扶君,还是温润如玉的冷凌澈,他都是她今生选定的男人。

    从此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尊荣也好平凡也罢,对她来说,他只是她云曦夫君!

    ------题外话------

    今天有三更,因为有一更分章发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网游之天道永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