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洲武帝〕〔校花极品小道士〕〔心里有个兵工厂〕〔洪荒青莲道〕〔动漫角色来我家〕〔我和女鬼传道那些〕〔当现在变成上古时〕〔机械杀戮主宰〕〔重生之最强人生〕〔北宋大丈夫〕〔水墨东来〕〔仙二代修仙记〕〔漫威世界的小店〕〔无相雷帝〕〔他身上有宝贝〕〔从仙侠世界归来〕〔圣女不好当〕〔明末小平民〕〔武步诸天〕〔魔傀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百零八章 乱臣贼子
    长信宫中,夏帝自是坐立不安,云曦缓缓开口说道:“父皇若是想知道三弟的真心,便服下这颗药丸吧!”

    云曦说完,乐华便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倒出了一个褐色的药丸。

    夏帝警惕的看着云曦,冷声问道:“这是什么?”

    “父皇放心就好,这是假死药,您用过之后依然耳聪目明,只是会掩去您的呼吸和脉搏,让人探查不出您的生死!”

    看着夏帝那警惕的模样,云曦勾唇冷笑道:“若是儿臣有不轨之心,刚才不去救您就好,何必还要担上一个弑君的罪名?”

    夏帝语凝,伸手接过了药丸,却还是不放心的问道:“你确定这药没事?”

    玄羽都听不下去了,他一直就看不上这个老家伙,不但对主子不敬,更是是非不分!

    如今看来还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真不知道他是如何生出少夫人这样的女儿来的!

    “父皇若是不吃,只怕三弟一会儿就会假戏真做了!”云曦没有回答,只淡漠的开口说道。

    夏帝被揶的说不出话来,看了看手中的小药丸,一咬牙,伸手扔在了嘴里。

    宋公公连忙递上来一杯茶水,夏帝接过喝下后,看了云曦一眼,咬牙说道:“云曦,你可别让朕失望!”

    云曦挑了挑眉,她筹谋了这么多可不是为了他高兴的,而是为了泽儿!

    云曦看了一眼地上的青瓷,扬唇笑道:“收拾一下,等着看戏吧!”

    司傲天的队伍顺利的进了城门,一人走西街,一人走北街,这两处虽说是防卫松懈,但是也有士兵巡视。

    巡视的士兵突然见到这么一大群将士出现,顿时皆是一愣,可是还未等那些士兵拔出刀剑,便被那训练有素的弓箭手纷纷射杀。

    可其中一个士兵却是在临死前高举手臂,向上空射了一枚响箭,那枚小小的响箭划过天际发出了刺耳的响声,随即又爆炸出了黄色的火光。

    另一边的司傲天听到了响动,知道他们应该的是碰到了巡逻的士兵,既然已经惊动了,他们自是要速战速决!

    司傲天带着一队人马迅速摸进了北街,最近他掌握着长安中的布防,自是对长安城中的兵马部署了如指掌。

    夏宫中的御林军虽然都是千挑万选的人物,但是人数有限。

    而巡防营的兵马虽多,却被他分别安排在了四个城门处,他所带的精兵主攻一处,他们的目的不在于攻占长安城,他们要的只是占据皇宫!

    届时只要三皇子护驾有功,他们自然可以祸水东引,将事情全都推到国公府的身上!

    司傲天很放心将宫里交给贤妃,现在宫里不过就剩下一个鸾嫔还有一些皇子公主,这些人自然不是贤妃的对手,而他所要做的就是进宫助她一臂之力。

    一切都如预料一般顺利,司傲天顺利攻到了朱雀街与王副将汇合,两人相视点头,准备向前攻进。

    可是前路却突然被一队整齐的士兵所阻拦,看服饰便是长安巡防营,而站在巡防营身前的正是国公府的大老爷上官南煜!

    上官南煜看见司傲天,眼里只有一丝淡淡的诧异,嘴角却是噙着一抹冷笑,阴沉的说道:“竟然真的是你!”

    司傲天一摆手,身后的士兵立刻停止了动作,司傲天抬头看着上官南煜,眼中闪过一道杀意,“你这是何意?”

    “我们早就怀疑你有问题了,没想到还真是如此!司傲天,你胆子倒是不小,竟是敢逼宫造反!”

    司傲天神色未变,只声音高亢的说道:“将士们,国公府图谋不轨,竟是挟持了当今圣上!

    我们是夏国将士,绝不能让这等狗贼的奸计得逞,今日我们就来铲除奸佞,匡扶朝政!”

    司傲天高举手中的钢刀,刀刃在阳光下泛出刺目的寒光,他身后的将士皆是高声呼喊道:“产除奸佞!匡扶朝政!”

    上官南煜也是敏学善辩之人,却还是被司傲天这颠倒黑白的说法气得够呛,“司傲天,你简直是血口喷人!”

    司傲天却是冷笑道:“你们国公府自是想扶持太子上位,我们司府又没有妃子入宫,我有何所求?”

    看着司傲天那义正言辞的模样,上官南煜却是突然冷笑道:“司傲天,任你如何巧舌如簧也逃不过我们的手心!既然我们不信任你,自然早做了准备!”

    上官南煜说完,便只见南北两条路上涌出了两列身披甲胄的巡防营守卫,将司傲天众人牢牢围在中间。

    “父亲早就看出你有意在两街放松布防,料定你定会想着在朱雀街进犯,我们早就布好了天罗地网!”上官南煜得意一笑,还好父亲深谋远虑,否则还真让这司傲天得逞了!

    司傲天看着四周层层守卫的巡防营,剑眉微蹙,眼中闪过寒光。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王副将见此大惊,一众将士一时都不免心惊胆颤。

    如今双方人数悬殊,就算他们身手不凡,只怕也会损失惨重,还如何进宫勤王!

    司傲天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冷冷开口道:“你竟是为我准备了巡防营一半的人手,倒是很看得起司某啊!”

    “那是自然!司将军是何等人物,我们哪敢轻视呢!”上官南煜嘴角扬笑,复又开口说道:“司将军,念在同僚一场,我劝你最好举手投降,免得你的兄弟们惨死!”

    “哈哈哈!”司傲天突然仰头大笑起来,看得上官南煜十分疑惑,以为这司傲天莫非是疯了不成!

    “上官南煜,你们国公府意欲谋害陛下,辅佐太子登基,换得泼天富贵,我司某绝不会让你们的得逞!”司傲天坦然的迎视着上官南煜,眼中没有一点怯懦,反而显得正义凛然。

    上官南煜咬了咬牙,冷声道:“好!司傲天,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便受死吧!”

    谁知,司傲天竟是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看得上官南煜心中发寒。

    “上官南煜,你真以为我会只带着这些马便攻入长安吗?”司傲天的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笑意,那是身为将军方才有的气势和威严。

    “你什么意思?”上官南煜只是一个文人,即便现在巡防营的人数要远远超过司傲天,可是上官南煜却仍是心有畏惧。

    毕竟司傲天出身将门,更是带兵打仗多年,绝对不是上官南煜能够比拟的。

    “上官南煜,你调了大半巡防营的人来防我,那其他街道你就不管了吗?”司傲天笑声冷寒,比这冬日早晨的寒风还要刺骨。

    “你!”上官南煜的心中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而正在此时北面城门升起了响箭,与此同时有一个士兵骑着快马慌张的跑来。

    “报!东西城门突现叛贼,现正在攻城!”那士兵惊得从马上掉了下来,却是连疼痛都感觉不到,连爬带滚的到了上官南煜的身边。

    “怎么会这样?消息准确吗?是韩家军?还是楚军?”上官南煜不可置信的说道,刚才的得意一丝也无,能够同时进攻两个城门,叛军的人数绝非司辰能够掌控!

    “都不是!韩家军和楚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攻到长安,你未免也太小看我夏国的军队了!”司傲天笑着答道,看着上官南煜的眼神很是不屑。

    “我们司府世代都是将军,我怎么可能逞匹夫之勇?你们留了后手,难道我就不会吗?”

    “不可能!你若是领着这么多军队进城,怎么可能没有惊动任何人?”

    “攻打东西城门的并不是我从西境带来的人,而是骁骑营的人!”司傲天仿若掌控了一切,笑的肆意张扬。

    “骁骑营?可是骁骑营若是想赶到长安,也至少要半日的路程啊!”

    长安城外共有四营分别在东南西北布防,为的便是以防有贼人接近长安,四营相连,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有人敢对长安不轨,未等接近便会被这个四营吞灭。

    “陛下传我回来便将这骁骑营统领的位置给了我,其中重要的将领早就换成了我的人!

    我早就看出你们国公府的不臣之心,所以事先便让他们偷偷潜入长安附近。

    只要城内有响箭射出,便证明国公府意欲逼宫,他们都是忠于陛下的将士,自会浴血奋战!”

    司傲天说的云淡风轻,上官南煜却是气得浑身发颤,“司傲天,你无耻!”

    空中突然飘下了雪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骨的冷寒之气,司傲天扬唇一笑,他的眉上覆了一层淡淡的白雪,深邃的眸中寒光四射。

    “上官大人,这叫兵不厌诈!您若是不及时去,只怕骁骑营就要攻进长安了!

    而且我早已提前嘱咐过他们,巡防营已经被国公府控制,都是叛贼,见到之后,不必留情!”

    司傲天笑的淡若清风,而上官南煜的心却是已经冷了,他留下了一队人马阻击司傲天,自己则是带着另一队人马立刻赶赴东西两个城门。

    对于上官南煜来说,此时最要紧的不是司傲天,而是那一群骁骑营,他们都被司傲天蒙蔽了,若是进了长安城可不是闹着玩的!

    司傲天看着上官南煜的背影,浮现了一抹嘲讽的冷笑,就凭他也想和自己斗?

    不过转而一想,若是国公府已经怀疑他了,只怕贤妃那也定然不好处理,他必须要尽快攻入夏宫!

    “将军,您带一队人先走,属下给您殿后!”王副将高声喊道,随后就砍倒一个身边的士兵,双眸炯炯有神,即便敌众我寡依然神色不改。

    “拜托了!”司傲天动容的看着王副将,他不想抛下自己的兄弟,可是现在他等不得了!

    “今日之后,你我定要痛饮三百杯,不醉不归!”司傲天钢刀一挥,便添无数冤魂,鲜血飞溅到他金色的铠甲上,红的刺眼夺目。

    地上已经覆了一层浅浅的白雪,红色的鲜血融化了白雪,流淌出一道道赤红的血流。

    王副将回头看了司傲天一眼,憨憨一笑,眼中却全是无畏和信任,“好!今日之后,我定要与将军讨口好酒!”

    天色本已经完全亮了,雪却是越下越大,太阳似乎是不愿见证这血流成河的一幕,将自己藏在了乌云与白雪之中。

    昔日繁华热闹的朱雀街,此时却变成了累累尸骨的残酷战场。

    百姓们躲在屋子里,或是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或是顺着窗缝偷偷的看着街上的厮杀,露出了惶恐而茫然的神色。

    ……

    而当那一支响箭射出之时,云彬便带着乔装打扮好的千杀阁的杀手赶去了长信宫。

    宫内的御林军自是都看到了那支响箭,那代表着有贼人攻入长安,一时间箫牧立刻派人去城楼观望,若是有人意欲攻破宫门,他们也好及时防卫。

    鸾嫔命宫中所有的妃嫔皇嗣都聚在了一起,因为这样可以节省御林军的兵力,可是却唯独不见贤妃母子和云曦姐弟。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在这个时候有人失踪,还是两位皇子和权倾后宫的皇妃公主,怎么想怎么恐怖。

    然而大统领箫牧还是说道:“鸾嫔娘娘安心就好,臣一定会找回贤妃娘娘她们的!”

    箫牧说完,只留下了一队御林军,便匆忙离开,两位皇子都不见了,他的第一直觉是该保护陛下才对!

    上官鸾望着箫牧的背影,双手紧张的握着,眼中是深深的忧虑,她看着外面飘散的白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里默默祈祷着,但愿一切都能顺利!

    云彬带着桑葚和千杀阁的亲信一路赶到了长信宫,守宫的侍卫自是不会让他们进去。

    “宫外突现乱贼,本殿是来护驾的!”云彬急迫的说道,眼中似有关怀之意。

    侍卫们面面相觑,却是只得说道:“三皇子可以进去,但是其他人不行!”

    “这些规矩本宫自是知道的!”云彬正要抬步而行,却又被拦了下来。

    云彬身后的亲信已是将手放在了刀柄上,只等着云彬一声令下,便拔剑而出。

    守卫的侍卫却是开口说道:“三皇子,您不能佩戴利器!”

    云彬松了一口气,随手便将腰间的佩剑扔给了侍卫,自己则是带着桑葚大步的迈向了夏帝的寝殿。

    殿内,云茉焦急的等着,在看到云彬后,顿时眸色一亮,连忙迎了上去,“三皇兄,你怎么才来啊?”

    云彬有些烦,这个女人整日缠着母妃,还真拿自己当做他的亲妹妹了,可是想到一会儿的事情,还是暂时隐忍,笑着说道:“有些事耽搁了,我这不是赶来了?”

    “事情办成了吗?”

    云彬说完就要往内殿走去,云茉却是抓住了云彬的手臂,神色近乎哀求的开口问道:“三皇兄,我毒杀了父皇,该怎么脱身啊?”

    “我们不是说好将事情推给云曦吗?”云彬不耐烦的收回了手臂,神色微冷。

    “可是这些人见过我进来啊,我该怎么洗脱嫌疑?”

    云彬觉得云茉今日有些难缠,便只好开口说道:“一会儿再说,我先去看看父皇!”

    云彬大步迈进了内殿,他的冷淡让云茉有些伤心,可她却还是宁愿相信是自己多想了,连忙跟了进去。

    云彬探查了一番夏帝的脉搏和鼻息,嘴角浮现了一抹阴冷的笑意,云茉果然做的不错!

    “三皇兄,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要离开吗?”云茉殷殷的望着云彬,波光粼粼的眼中闪着楚楚可怜的光彩。

    云彬却没有一丝的怜惜,只冷冷笑道:“出去做什么?你杀了父皇,难道还想全身而退吗?”

    ------题外话------

    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沈浪苏若雪〕〔假婚真爱:总裁,〕〔夺嫡〕〔荒岛原始生活〕〔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游戏梦想新世界〕〔超级变身女神系统〕〔佛系女配[快穿]〕〔重生野性年代〕〔英雄联盟之守望者〕〔异界火影战记〕〔邪王溺宠:嫡妃惊〕〔逃跑皇后神医娘娘〕〔全能体坛小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