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影科技王国〕〔奇幻异典〕〔末日游戏之暴力召〕〔血映苍穹〕〔过龙门〕〔最后的道族〕〔绝品透视仙帝〕〔晚明霸主〕〔国民男神是女生:〕〔锦衣卫创始人〕〔马家传奇〕〔天庭小狱卒〕〔娇妻难求:总裁的〕〔嫡女倾城:腹黑太〕〔放浪形骸歌〕〔重生之我是我二大〕〔只为那一刻与你相〕〔都市之不败主神〕〔我的绝色校花未婚〕〔皇叔是我老公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石二鸟
    云曦睡醒梳妆,喜华四处打量了一眼,见乐华不在,故意开口问道:“乐华呢?她以前不是对公主寸步不离吗,怎么最近总是看不到她了呢?”

    “她和大……”

    “他们在练武呢吧!”云曦还是没有办法念出“大黑”两个字,对扶君的审美也越发的弄不懂了。

    喜华贼兮兮的一笑,郑重其事的与云曦和安华说道:“你们没发现乐华最近有什么变化吗?”

    云曦和安华相视一眼,都摇了摇头,喜华见此故意叹了一口气,颇为认真的说道:“据我多日的观察,乐华定是喜欢上了大黑!”

    “不会吧!他们一共才认识几天啊!”安华不信,继续为云曦挽着发髻,摇头说道。

    “安华姐你不知道,当初就是这大黑救了乐华,还替乐华包扎了伤口呢!

    英雄救美,多俗气的段子啊,但是就是有许多少女会春心芳动,乐华也不例外!”喜华一本正经的说道,有条有理的分析着。

    “可是乐华连他的脸都没见过,两人更是连交谈都不能,怎么就会喜欢上他呢?”云曦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公主,您还记得乐华有段时间精神恍惚,十分的不爱的说话吗?”喜华不甘心的开口问道。

    安华嗤笑一声,斜睨了喜华一眼,“这话是公主说的吧!你不是说乐华一直话少,沉默一些最正常不过嘛!”

    “哎呀!当时是当时嘛,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乐华沉默的时候就是从佛光寺回来的时候,奴婢还见过乐华去找那扶君问过话呢!”

    “哦?还有这事?”云曦听闻也有些惊诧,不由得抬头看向了喜华,“乐华问什么了?”

    “这个……这个奴婢就没听到了……”喜华挠了挠头,那时乐华不过与扶君说了两句话,她还以为乐华是在请教武艺,自然没兴趣听,现在一想真是后悔。

    “公主,你别听她胡说,她那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来!”安华笑道,显然一丝也不相信。

    “我怎么就胡说了,这些都是有真凭实据的!”喜华不满的嘟囔道,转而又望向了云曦,“公主,你也不相信我吗?”

    看着喜华可怜兮兮的样子,云曦不由得失笑道:“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我真是不擅长……”

    她连自己的事都弄不清楚,哪里还有能力管别人家的情事!

    “公主,奴婢有一个好办法可以一试!”安华给云曦梳好了妆,才笑着说道。

    “什么办法?”喜华眼睛一亮,立刻开口问道。

    安华嘴角一扬,笑容让喜华觉得有些发毛,正好乐华迈进了殿内,安华立刻开口说道:“乐华,喜华说你喜欢上了大黑,是不是真的啊?”

    喜华吓得一缩脖子,乐华却是眼神一凝,眼中迸发出了浓烈的杀气,她两步就迈至了喜华的身边,将她的胳臂向后一扯,直接将喜华按在了桌子上。

    “疼疼……”喜华疼的龇牙咧嘴的,连连告饶,“我错了,快放了我吧!”

    “好了乐华,你就放了她吧,喜华没练过武,你这样她吃不消的!”最后还是云曦替喜华求情,喜华才保全了自己的胳臂。

    “好了,你们就不要闹了,你们一个个都多大了,小心以后嫁不出去!”云曦不由笑叹道。

    喜华苦着脸揉了揉肩膀,冲着乐华吐了一下舌头,便躲在了云曦的身后,不敢让乐华靠近。

    要是嫁不出去,也该乐华嫁不出去啊,整日里凶巴巴的,除非那男的脑袋被门挤了才会看上她呢!

    喜华暗暗腹诽,明面上却是不敢再说一句,只跟着云曦一起用了早膳。

    等到外面刚到午时,天气稍暖,云曦才带着乐华几人去拜访在夏宫中如日中天的贤妃娘娘。

    贤妃娘娘此时正在殿内与内务府的一众人商量着宫宴的事宜,贤妃坐在主位,听着内务府众人七嘴八舌的商讨,露出了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

    正在此时,外面传长公主到,贤妃蹙了蹙眉,却是立刻迎了云曦进来。

    云曦一进殿内,身上有一种自然流露的威压,众人都下意识的闭嘴不言,恭敬的行礼。

    “看来云曦来的不是时候啊!”云曦看了一眼内务府众人,淡笑说道。

    “哪里的话!你此时来了,我正是遇到了一个救星!今年的年宴陛下让我着手准备,可是我哪里有这个能耐啊?”贤妃面露忧色,开口说道。

    云曦闻此一笑,看着贤妃那温婉的面容,嘴角扬笑道:“贤妃娘娘虽然与世无争,但是也是姜府出身,这点小事自然难不住贤妃娘娘!”

    贤妃面色顿时一沉,抬眸间却是看见云曦正紧盯着自己,墨色的双眸中寒气四溢,贤妃心中一惊,却连忙调整好了情绪说道:“长公主有所不知,我们姜府是武将之家,对于深闺之事一向不看重。”

    “哦?那娘娘很擅长武艺了?”云曦颇有兴趣的开口问道。

    贤妃心中犹疑,却是羞愧的说道:“可是我又没有学武的天赋,倒是文不成武不就,给姜家祖上丢人了!”

    “娘娘哪里的话,如今娘娘是一品贤妃,手握宫中大权,三弟又颇有才干,膝下更是有了五妹这个懂事乖巧的女儿,如今宫里谁能与您争锋?”

    云曦面露笑意,看似温和无害,实则却是字字诛心,内务府中人都哪里敢抬头,一个是尊贵无双的长公主,一个是代理六宫的贤妃,他们哪个都惹不起!

    贤妃柳眉微蹙,不知道云曦今日为何话中带刺,她看着内务府众人,开口说道:“本宫再与长公主好生商量一下年宴的事宜,你们先退下吧!”

    内务府众人顿时如释重负,连忙起身告退。

    贤妃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柔声说道:“长公主请坐,桑葚快来斟茶!”

    桑葚给云曦斟了一杯茶,云曦抿了一口笑道:“上次来幽梦宫,娘娘这里还只是陈年旧茶,今日这茶却是最新的六安瓜片,茶香清冽的确是珍品啊!”

    “都是茉儿孝顺,否则本宫哪里有幸用这等东西!”贤妃轻描淡写的说道,眼珠微微转动,似在在考虑云曦今日前来的用意。

    “贤妃娘娘代理六宫,竟然还是这般的谨慎,不过谨慎些好!

    就像我母后、韩贵妃、丽妃都是与娘娘一同入宫的,如今剩下的却也只有贤妃娘娘一人了,不得不说人还是要低调谦和一些才好……”

    云曦幽幽说道,贤妃却是越听越心惊,难道云曦对她有敌意了?

    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贤妃弯眉一蹙,温婉的脸上露出了不安和惶恐,声音轻颤带着一丝急切,“长公主,您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了?

    虽然我现在代理六宫,可也只是因为宫中暂时无人可做,等到鸾嫔娘娘提了位份,我这权力自是要让出去的!”

    云曦摇了摇头,神色温和,仿若刚才的话都不过是无心之谈,“娘娘不要妄自菲薄,您这是在说什么呢,云曦今日来只是想找你聊聊天,您千万不要多想啊!”

    贤妃见此更是摸不清云曦的意思,云曦笑笑说道:“云曦今日真的是与贤妃娘娘来闲聊的,娘娘不要多思!

    最近云曦得到了国公府传来的消息,说是之前佛光寺所遇到的杀手竟是江湖中甚是神秘的千杀阁。”

    贤妃的眼头一跳,她身后的桑葚更是瞬间杀气毕露的望向了云曦,云曦却恍若未知的说道:“国公府还追查到,这个千杀阁中竟似乎有夏国的军中之人,这件事听起来简直是恐怖至极!您说呢,贤妃娘娘!”

    云曦声音微扬,最后几个字听的贤妃不由得心跳加速,若是换作别人只怕早已经坐不住了。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那的确应该严查一番!”贤妃心不在焉的说道,心里却是想着要提醒云彬最近这些时日千杀阁都要安分一些。

    “贤妃也这样觉得吧!云曦与您的想法一样,江湖组织竟是有军中之人,甚至还敢行刺当朝太子,其目的一定是为了造反!”云曦狠狠的咬重了那“造反”二字,贤妃的手抖了一下,很快被藏在了衣袖之中。

    “这……这种事可不是乱说的,毕竟没有证据,长公主此言还是不要再与人说的好,免得引起恐慌。”

    云曦听后笑了笑,点头应道:“自是,云曦是因为信任贤妃娘娘才敢与您说,云曦已经派人去彻查此事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查出真相。

    只是云曦很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敢逼宫造反,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云曦露出了一副疑惑的样子,柳眉紧蹙,食指在桌上敲了敲,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贤妃的指尖冰冷,云曦坐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贤妃却是瘫坐在椅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娘娘,长公主这分明是在试探我们!”桑葚面色沉重的说道,此事非同小可,她们大局未成,若是此时被人发现,只怕再无机会!

    “娘娘,奴婢去杀了她!”桑葚目光阴狠,咬牙说道。

    “不可!云曦此人狡诈多端,她既是敢来试探,就一定会有所准备。

    若是你此番前去,只怕她早已在曦华宫布了天罗地网等着你呢!那时你若是落网,我们可就真的是不打自招了!”

    贤妃眸色沉沉,眼中似是笼罩了一层阴霾,她低头深思,半晌才开口说道:“杀了杨太后!”

    “杀她?为什么?”桑葚不解,杨太后与此事有什么关系?

    “看云曦的样子,应是还不知道当年之事,若是她知道了便一定会猜出我们的意图!

    而现在云曦唯一获知的途径就是杨太后,其他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自然不会说,只有杨太后才有可能道出当年之事。

    趁着杨太后尚未开口,不如早早了解了她!若是再拖下去,杨太后说不定就会为了保命而与云曦达成协议!”

    贤妃气息微乱,此时还不是时候,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看来她要早些去见那个人了!

    入夜,宫闱寂静,一道黑影猫似的钻进了懿祥宫内。

    她熟练麻利的打开了门栓,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内殿,床榻上杨太后早已经熟睡了,透过月光可以看见杨太后昏暗的睡颜。

    来人正是桑葚,桑葚的手里拿着一条白绫,轻轻的覆在了杨太后的脖颈上,似乎是因为白绫有些微凉,杨太后蹙了蹙眉,竟是睁开了眼睛!

    刚刚睁开的双眼还有些混沌,待她看清眼前的蒙面人正想尖声叫喊,桑葚却是麻利的将白绫在她的脖颈上绕了一个圈,用力的扯动着白绫。

    杨太后发不出声音,喉咙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呜咽声,听起来也只像是在夜中的打鼾声,不足以惊动外殿睡着的守夜宫女。

    杨太后的双眼暴突,她的双手狠狠的抓着白绫,试图减缓这种窒息的痛楚,可是她的力气哪里比得上桑葚。

    她的双腿剧烈的蹬动着,直到那频率越发的缓慢,桑葚的嘴角才浮现了一抹得逞的笑意。

    然而未等杨太后彻底停止挣扎,突然有另一道身影从钻进了殿内,却是惊醒了守夜的宫女。

    桑葚一愣,只见那道身影突然便挥剑而来,桑葚无法只得松开了杨太后,身子向旁边滚去。

    桑葚心中大惊,没想到竟是会有不速之客,立刻拔出腰间的匕首挡住了眼前之人的攻击。

    玄羽见一击不成,心里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人身手还不错,心里更佩服的是云曦的料事如神。

    主子的眼光果然好,这长公主简直就是女子中的主子,两人双剑合璧,以后哪里还有别人玩的份了!

    玄羽手腕剑花,剑刃犹如流水一般蜿转,桑葚还想如刚才那般抵挡,谁知玄羽手中的剑突然一挑,竟是变转了方向向她的右手腕刺去。

    顿时鲜血横流,桑葚只觉的腕间一阵剧痛,手中的匕首瞬间落下,玄羽扬起嘴角,利刃一送便要取桑葚性命。

    桑葚忽然从腰间取出一个纸包,对着玄羽便洒了出去,玄羽一挥衣袖挡在了眼前,桑葚借着这个空档瞬间飞出窗外,消失在了夜色中。

    玄羽却是连追都未追,径自收起了长剑,长公主只说给她挂些伤就好,否则哪有她逃脱的可能!

    玄羽瞥了一眼床榻上呼吸微弱,但确实还活着的杨太后,轻蔑的撇了撇嘴角,也转身消失无踪。

    守夜的宫女大声尖叫有刺客,整个懿祥宫内瞬间灯火通明,叫嚷不休。

    云曦却是一夜好眠,甚至较之往日还要更香甜一些。

    可是,夜里的风波并未引起轰动,懿祥宫内的事情对外只言是杨太后一时想不开要自尽,却是被守夜的宫女发现及时救了下来。

    夏帝连忙派了不少的御医前去诊治,一副十分孝顺的模样,只是那些御医到底有没有诊治就无从得知了!

    云曦悠闲的窝在贵妃榻上,手捧着一本书卷看得津津有味,偶尔还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大约到了午时,懿祥宫传出了话,说是请云曦前去,云曦合上了手中的书册,嘴角凝笑的说道:“看来这次她是沉不住气了,也彻底看清如今的局势了!”

    “公主聪慧,一石惊起了二鸟,我们先去哪一个?”安华会心笑道,伸手将云曦搀扶起身。

    “我自然要去杨太后那,不知道那里会有怎样的惊天秘闻呢!

    至于贤妃那,就让乐华和宁华去吧,宁华知道该怎么说的!”云曦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温暖的阳光映进她的眸中都带着一丝寒意。

    终于离真相近了一步,可是她的心里却是没有一丝期待,反而有的是莫名的恐慌!

    ------题外话------

    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网游之天道永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