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美女校长老婆〕〔绿茵风暴〕〔最强山贼系统〕〔铁血荣光〕〔一世拂尘〕〔诸天神话管理局〕〔武林浩劫之后〕〔我能召唤神仙〕〔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汉末之奇谋〕〔蜀山魔门正宗〕〔我是一个原始人〕〔姐姐有妖气〕〔火影之联盟〕〔绝色女总裁的贴身〕〔悟道〕〔异能神医在都市〕〔纹阴师〕〔女神的医流高手〕〔武逆焚天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三章 无子汤
    云曦微微挑眉,上官鸾这副模样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鸾嫔娘娘这是做什么,若是让外人看了去,还指不定如何在背后议论本宫呢!”云曦疏离的说道,云曦本就为人冷清,此时这番模样让人不由便心生畏惧。

    上官鸾抹了一把眼泪,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她却是隐忍着不肯再落下,“云曦表妹,这件事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云曦挽着自己宽大的衣袖,露出了一双纤细柔美的玉手,她捧着雪白色的茶盏,轻轻啜饮了一口,冷冷抬眸看了上官鸾一眼。

    “国公府和鸾嫔娘娘真是给本宫备了一份大礼啊,在本宫荡平了这宫中的局势之时,在本宫的寿宴之上,本宫的表姐成了父皇的新宠,国公府这一巴掌还真是打得好啊!”

    国公府的意思她如何看不出,早不送晚不送,偏偏在她把丞相府和六部尚书府都解决了之后,才把这上官鸾送上了父皇的龙床!

    她在前面披荆斩棘,却是将这成果送到了国公府的手里,她如何原谅他们的作为!

    如果她和国公府之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那么她可以接受,可以理解,可是国公府是她母后的母族啊,那些人是她的外祖父,是她的舅父,可是他们却是寒凉至此!

    “看来外祖父是看好了皇后这个位置,母后去世了,这个重任就落在了鸾嫔娘娘的身上了,是吗?”

    云曦居高临下的看着上官鸾,出口的话寒凉至极,“鸾凤飞鸣,本宫当初还真是小看了鸾嫔的名字啊!”

    上官鸾猛烈的摇着头,眼里盈满了晶莹的泪水,她紧咬着嘴唇,看起来委屈又无措,“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那日表妹的寿宴上,外祖父让我去安慰表妹,可是我不熟悉宫中的路线,我与柳絮正想找人问路时,却是突然有一个小公公走了过来,说是可以领着我去曦华宫,可没想到遇到的却是陛下,之后……”

    上官鸾悲愤的掩面,泣泪如雨,清瘦的身子宛若飘摇的浮萍,让人一望便心生悲悯。

    “长公主,请你不要怪罪小姐,这几日小姐每日都以泪洗面,小姐自幼读圣贤之书,这等事情绝非小姐所愿!

    求长公主明察,千万不要误会了我家小姐,奴婢求您了!”

    上官鸾的婢女柳絮跪地叩拜道,她将身子低低的伏在地上,言真意切的恳求着云曦。

    云曦冷冷的看着上官鸾主仆二人,眼神如同冰凌一般,似在探查她们话中的真假。

    不知过了多久,云曦才淡漠的开口道:“安华,扶鸾嫔娘娘起来,天地寒凉,若是伤了鸾嫔的身子可就是本宫的不是了!”

    安华上前搀扶鸾嫔,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轻声说道:“鸾嫔娘娘快起来吧,伤到身子可就不好了!”

    上官鸾被安华搀扶坐下,她局促不安的看着云曦,泪眼朦胧的说道:“云曦表妹,你肯原谅我了吗?”

    云曦一笑,声音冷淡如初,“鸾嫔言重了,这是父皇的私事,本宫不敢质疑!”

    云曦端起茶杯,径自啜饮,一副送客的模样。

    上官鸾有些失望的看着云曦,眼中却是泛起了坚毅的光,她擦了擦眼角的泪花,露出了如同往日一般纯粹的笑颜,“我知道表妹不会原谅我,易地而处我也不会相信这只是一个意外……”

    云曦神色平淡无波,没有一丝的动容,上官鸾看着云曦冷漠的模样,只转身与柳絮说道:“柳絮,我今日做的那几道点心呢?”

    柳絮神色复杂的看了上官鸾一眼,才缓缓起身,拿起地上放着的食盒走上前去。

    食盒里有三道精美的点心,看起来精致可爱,然而云曦却一眼未瞥。

    柳絮又从食盒最底下拿出了一碗银耳莲子羹,她的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呆滞的站在原地,直到上官鸾不悦的催促她,柳絮才一咬牙,拿出了一碗有些发黑的汤汁。

    云曦被这药味吸引了注意,侧头看了上官鸾一眼,只见上官鸾的面前放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汁,散发着十分刺鼻的味道。

    云曦只挑了挑眉,并未发问,上官鸾笑着,如同她衣襟上绣着的迎春花,娇俏灵动。

    “这是我亲手做的点心,云曦表妹若是不嫌弃不妨尝一尝!”

    云曦自是未动,她可没心情与上官鸾做出那亲热的模样。

    上官鸾苦涩一笑,伸出一双细嫩的手捧起了面前的药汁,柳絮却是突然冲到了上官鸾的身前,一把抓住了上官鸾的手臂,摇着头喃喃自语道:“小姐……”

    “放手!”上官鸾冷了神色,拨落了柳絮的手,抬头将碗中的药汁尽数饮下。

    云曦有些犹疑的看着这主仆二人,看柳絮那副模样,就好像上官鸾喝的是致命毒药一般。

    上官鸾一口饮尽,连眉头都没有蹙一下,喝完了药汁,上官鸾擦了擦嘴角,动作优雅得体,不失去名门嫡女的风范。

    “我知道表妹对我心存疑虑,其实便是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切只是一个巧合。

    在各个朝代中,女子都只是工具和棋子,有些事我不敢想,也不愿想,就当做这只是一个荒谬的巧合吧!

    别人如何看我我不在乎,可是你是我表妹,我不希望在你心里留下污点,我今日不是来哭诉,更不是来打探军情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无意与你相争!”

    云曦狐疑的打量着她,似要透过她那双泪雾蒙蒙的双眼,看透她的心。

    上官鸾勾唇一笑,轻轻歪了歪头,笑着说道:“言辞总是苍白的,可是云曦,我希望你能信我!

    这碗汤汁叫无子汤,用的便是红花、桃仁等寒凉之物制成,服用之后今生我再无子嗣,我不是为了得到你的怜悯,而是想你知道,我没有选择,但不愿与你为敌!”

    “你……”云曦更是惊诧,子嗣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何等的重要,她竟然……

    上官鸾挑唇笑笑,显得云淡风轻,眼中只有一片决绝之色,“云曦,夏国的太子只可能是云泽表弟!”

    上官鸾说完,微微蹙了蹙眉,似是在隐忍痛楚,她站起身笑望着云曦,柔声道:“云曦,今日我先走了,来日我们再聊!”

    她的步伐有些急促,柳眉紧紧的蹙着,显得她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可怜。

    在云曦仍是惊怔的目光中,柳絮扶着上官鸾匆匆离去,云曦看着那一碗还残留些许药汁的瓷碗,杏眸微凝,冷声开口道:“去唤宁华来!”

    宁华进殿看过那无子汤后,脸色惊变,欲抓起云曦的手腕探脉。

    云曦淡淡开口说道:“不是我喝的!”

    宁华脸色放松了下来,待听过今日发生的事,宁华不由惊诧出声,“她竟是对自己这般狠心?”

    “这药很霸道?”云曦不晓药理,众人一时都望向了宁华。

    宁华点了点头,脸色凝重的说道:“这无子汤里有红花、桃仁、蒲黄、麝香还有朱砂等物,药性冷寒。

    更何况这药汁浓稠,显然剂量不小,这等药喝了下去,再无治愈的可能,鸾嫔,终身无子!”

    云曦闻后显得有些震惊,今日的事情的确远远出乎了她的意料,上官鸾竟是下得了这样的狠心,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牺牲了自己做母亲的可能,是为了证明她无意与自己为敌?

    云曦只觉得最近脑子里乱糟糟的,有太多意外接踵而来,而自从他离开以后,她好像失了分寸,失了冷静。

    安华见此,深思片刻缓缓开口道:“目前这般看来,就算是国公府有别样的心思,这鸾嫔娘娘倒是不像会与之为伍的。”

    “或许吧……”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感向云曦袭来,她从未觉得这么累过,就像是耗尽了自己所有的气力。

    安华见此叹了一口气,冷公子这一走,将公主的心和魂都带走了!

    ……

    远在千里之外,有两道身影策马而行,前面一人,身骑白马,身穿一件月色披风,衣袂随风宛若仙人。

    他拉住了缰绳,白马嘶鸣一声,四蹄不安的踏在地上,缓缓站住了脚步。

    玄宫停在冷凌澈身边,向远处的边城望了一眼,那里是夏国和楚国的交界之处,再向前便是楚国的领地了。

    一别十年,他们终于回来了!

    “太后的懿旨可收好了?”冷凌澈抬眸看着落霞处的边城,寂寥沧桑的边城映在红霞之下,更添了一分凄美苍凉。

    “主子放心,太后的懿旨属下自是会保管好!再向前便是楚国的边界了,很快我们就能到达金陵了!”

    金陵是楚国的都城,是一座不逊于长安的繁华古城,在那里有尊华的楚宫,还有属于冷凌澈的锦安王府!

    “主子,一别数年,想来这次再见故人,他们都会无比震惊!”一向严肃的玄宫少有的露出了一抹笑意,笑里有势在必得的自信,还有藏在内心深处的恨意。

    那些魑魅魍魉活跃的太久了,他们鸠占鹊巢,如今也该物归原主了!

    “走吧!我们的时间有限,我要在明年桃花正开之时再回夏国!”

    玄宫诧异的看向了冷凌澈,他们这才刚回来,难道又要回去?

    可是在他望向冷凌澈时,正看见冷凌澈那双幽深的墨眸中闪着灼灼耀眼的光华。

    玄宫瞬间了然,看来他们果然时间有限,他定要好好的施展拳脚,帮衬主子早日得偿所愿!

    ……

    六部尚书一案时间久远,已经是十六年前的旧案,在没有人证物证之时,本以为这案子要拖上几月甚至半年,谁知不到半月便已然尘埃落定!

    这是刑部最有力度的一次,一举便破获了十六年的旧案,夏帝龙心大悦,将刑部众人都好一番封赏。

    只是这案子到底是如何破的,也就只有刑部的几位大臣知晓了,其实这个案子最为简单不过,因为他们的陛下只想要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早就已然确定了!

    六部尚书府有违皇恩,贪墨灾银,更是视百姓的生命犹如草芥,其行为天理难容,罄竹难书。

    夏帝有愧那些枉死的灾民,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即便六部尚书是夏帝的母族,夏帝也绝对不会姑息。

    堂堂六部尚书府一遭陨灭,尚书府满门抄斩,未成年的孩子充为官奴,世代为奴为婢。

    而杨太后久居深宫,并未参与此事,是以夏帝仍奉杨太后视如亲母,亲身照拂。

    一时间夏帝自是得了个体恤百姓,孝顺仁义的名声,只是事情真向如何,也就只有长安中的显赫权贵才能得知了!

    文过饰非一直都是皇家最为擅长的,即便是做最惨无人寰的事也依然能够找到合情合理的借口。

    夏帝的生母遭受如此对待,身为人子如何不悲怆愤怒?

    甚至夏帝还有了更为可怕的猜测,杨太后对惠德太后的尸体都这般憎恨,那她们两人又怎么可能是真挚的好友?

    也许惠德太后的死并不是意外,也许幕后黑手便是受益最多的杨太后,可是这些都再无法核实了,而夏帝也不需要这个结果。

    各国从未有过处死太后一说,可有时活着才是一种折磨,看着自己的家族覆灭,失去了手里所有的大权,这对于杨太后来说何尝不比死更加的难受?

    丽贵妃被废之后,住进了韩淑华曾住过的房间,她日日期待着杨太后可以救她出去,可是等到的却是尚书府被灭满门的消息,昏过去之后便彻底疯了,与冷宫中那些女子别无二样。

    曾经雍容华贵的韩贵妃,美艳动人的丽妃却是一死一疯,再一次证实了这宫里的冷酷绝情。

    后宫妃位空悬,众人都以为夏帝会重新选秀纳妃,却没想到夏帝竟是钟情于新纳的鸾嫔娘娘,不但拒绝了选秀一事,更是夜夜独宠。

    姑姑和侄女共侍一夫,这事听起来的确很不好听,可是皇家本就腌臜,更何况上官皇后已经去世多年,倒也还说的过去。

    丞相府和六部尚书纷纷垮台,而国公府却是如日中天,成为了朝廷的中流砥柱,夏国局势已然落定!

    众人都纷纷抛却曾经的立场,前赴后继的向国公府表着忠心,从此国公府的风头再无人可及!

    韩丞相虽是还有丞相之职,却是已然被夺取了大权,即便宫里还有一个八皇子,却也是今非昔比。

    韩丞相看着面露红光的定国公,眼中闪过一道阴冷决绝的杀意。

    不成功便成仁,他绝不会束手待毙,绝不会!

    ……

    夏帝一下朝便赶回了鸾月殿,未等进殿便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潺潺如溪水般清悦的琴声。

    夏帝阻止了宋公公,自己抬步迈进了殿内,上官鸾正在殿内抚琴,她上身一件白色绣黄色碎花的小袄,下身一条鹅黄垂柳裙,身上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纯净之感。

    即便她已经不再是处子,却依然有一种独特的少女气息。

    上官鸾很美,虽然不若云曦和云涵那般姿容绝丽,却拥有独一无二的干净和纯美。

    夏帝如痴如醉的坐在一旁,欣赏着她美丽的侧颜,一曲终罢,上官鸾才发现夏帝坐在殿内。

    上官鸾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诧,连忙起身走到了夏帝的身旁,屈膝行礼,柔声道:“参见陛下!”

    夏帝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缓缓搀扶起身,手中细嫩的柔夷嫩滑如藕,让夏帝只觉得心猿意马。

    上官鸾脸色一红,有些羞涩无措,可夏帝却最爱她这副模样,不仅因为她美,更是因为她像极了上官慕清。

    她身上有上官慕清的清纯,却是没有她的冷傲,在她的身上夏帝能够弥补多年的遗憾,仿若得到了许多年前的求而不得……

    ------题外话------

    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佛系女配[快穿]〕〔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