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念君周勋〕〔天山弟子在此〕〔盛唐破晓〕〔异世界厨仙〕〔农女种田:腹黑将〕〔长生元记〕〔我在漫威刷好感〕〔美漫之BOOS入侵〕〔华尔街传奇〕〔重启游戏时代〕〔丧尸末日请保持安〕〔九星毒奶〕〔我未来超凶的〕〔死灵之书事务所〕〔大唐咸鱼〕〔暗黑诸天〕〔涅槃天骄〕〔开局一把菜刀〕〔都市无敌神医〕〔道高一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三章 风雨欲来
    不论是寒食散还是朝颜花,在享用时飘飘欲仙,最后却都会被这种欢愉一点点侵蚀着身体,想要彻底戒除,那滋味非常人所想。

    好在夏帝染瘾只是中等程度,这朝颜花又不像寒食散一般霸道,所以只要有些毅力,并非不可以戒除。

    只是夏帝本就性软,心志也不坚定,一直沉迷享乐的夏帝突然遭遇这等痛楚自然是难以承受。

    最近这些日子夏帝越发的狂怒,长信宫已经有不少人皆被处死,一时间人人自危。

    “五公主,您怎么来了?”愁眉不展的宋公公见到云茉时有些惊诧,却是没有怠慢,立刻躬身行礼道。

    “公公免礼!”云茉诚惶诚恐的扶住了宋公公,虽然他只是一个宦官,可是云茉知道在父皇面前,他比自己这个公主还要得脸。

    “本宫听闻父皇身子未见起色,心中忧虑,夙夜难眠。本宫虽是愚笨,但是只愿能在父皇榻前尽孝照顾父皇,也可全本宫对父皇的孺慕之情!”

    云茉含羞带怯,声音更是轻细如蚊,宋公公没想到这个一直默默无闻的五公主倒是孝顺,自也没有理由阻拦,便躬身请云茉进殿。

    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夏帝,云茉不由被吓得一怔,短短一些时日,夏帝竟然被折腾成这副模样!

    脸颊消瘦,仿若只剩下一层皮肉,曾经的俊朗模样一丝也无,好似瞬间苍老了十岁。

    夏帝正是睡着,御医一刻不断的在殿内伺候着,每个人的脸上都紧张惶恐,这让云茉有些奇怪。

    夏帝的脸色虽是不好看,但是看来也很是平稳,这些御医为何人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云茉坐在床榻边,看着眼前虚弱的男子,心里思绪万千。

    这是她的父亲,是天下最尊贵的男子,却是没有给过她一丝的父爱,任由她自生自灭,被其他的兄弟姐妹欺凌!

    可是这也是她最想讨好的人,因为她知道,只有这个男人才能给她所有她想要的东西,才能让她得到无上的尊荣!

    本是安然入睡的夏帝突然睁开了眼睛,那爬满了红色血丝的双眼将云茉吓了一跳,她刚娇滴滴的唤了一声“父皇”,却是被夏帝那双有力的手狠狠的掐住了脖颈。

    “朕杀了你们!朕杀了你们!”夏帝的头发凌乱,双目赤红,哪里还有国君应有的模样。

    云茉哪里会想到夏帝一睁开眼睛竟是就要杀了她,她用力的挣扎着,却只觉的脖子上的大手越发的用力,没有一丝的犹豫。

    云茉无比的惊恐,她是想来讨好父皇,可不是想死在他的手上!

    “看什么呢?还不快去把陛下拉开!”宋公公尖着嗓子指挥着宫人将夏帝和云茉分开。

    夏帝被宫人按在了龙床上,云茉这才得以逃离,她大口的喘着粗气,惊魂未定,刚才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了呢!

    御医连忙拿来了煎好的汤药,云茉双手接过,坚定的说道:“本宫来!”

    宫人压制着夏帝,云茉端着汤药正要喂夏帝服下,谁知夏帝竟突然挣脱了压制,抢过云茉手中的药碗便砸在了她的头上!

    滚热的汤药灼烧着云茉柔嫩的脸颊,尖锐的瓷片更是划伤了云茉的额头,流下了刺目的鲜血。

    而夏帝却是怒意未消,他狠狠的抽了云茉一巴掌,将云茉打翻在地,厌恶的咒骂道:“不过是一个宫女所生的小贱人,居然也敢来谋害朕?你们都是贱人!都是贱人!”

    夏帝的狂怒让所有人都恐惧不已,宋公公担心的看着,谁知云茉却是爬了起来,不顾脸上的血污,淡然的说道:“还不压住陛下!”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更多的宫人开始压制夏帝的手脚,云茉接过御医重新递过的药汤,动作利落的喂夏帝服下。

    宋公公不由得多看了云茉两眼,这五公主也是个不简的!

    夏帝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宫人连忙起身退出,云茉拿出干净的手帕,耐心轻柔的为夏帝擦拭着嘴角的药汁。

    夏帝眼中的红色淡却,他看着头破血流的云茉,眼神微动。

    云茉却是笑的柔美恬淡和她一向有的娇羞,“父皇,您好些了吗?”

    夏帝点点头,看着云茉额上流血的伤口,有气无力的说道:“来人,为五公主诊治,切不可留下伤疤!”

    云茉起身谢恩,低头的瞬间却是眼神冷寒。

    她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强迫自己不要露出一分恨意。

    她可以容忍任何人嘲笑她身份卑微,可是这个男人,她的父皇怎么可以这般说她?

    既然他嫌自己的母亲,那为何他还要占了母亲的身子,为何还要生下她,独留她一人尝尽世间冷暖?

    被自己的亲身父亲所嫌弃,真是可笑可悲!

    再抬起头,云茉的脸上是恰到好处的受宠若惊,她不在乎了,她早就不再奢求这个男人的父爱,她要的是权力!是尊荣!

    ……

    半月后,夏帝终是养好了身子,虽是身体虚弱,但是已然恢复了精神。

    夏帝上朝的第一件事便是封云茉为清平公主,赏地清平,更是赏赐了无数的金银珠宝,羡煞旁人。

    第二件事便是命贤妃暂管凤印,代理六宫,一时荣宠无限,一向清净的幽梦宫更是险些被人踏坏了门槛。

    而此时,云曦正穿着一件藕荷色的连枝海棠襦裙,外罩了一件厚实的紫色云纹上裳,缩在曦华宫里。

    女子多追求淡雅飘逸,可是云曦却是一向畏寒,早早的便收起了那些飘逸的纱裙。

    安华拨动着屋内的炭盆,银炭最好,烧的时间长久,还不会产生黑烟。

    云曦的腿上盖了一件轻薄的玫瑰紫色的小锦被,手里还抱着一个雕花铜炉,已然是一副过冬的打扮。

    几个丫头无事也都围着炭盆坐着,喜华笑着促狭道:“人家都说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才会早早的燃起炭盆,抱着手炉,我们公主老了以后可怎么办呢?”

    云曦挑唇一笑,放下手炉,喝了一口热茶,才缓缓开口道:“这个我倒是不知,可我知道就算我们老了,安华也一定会教训你!”

    话音刚落,安华拨好了银炭,便一把揪住喜华的耳朵,

    “小妮子,你又欠打了是吧!”

    “哎呦!姐姐饶命啊!我这不是看五公主被封为了清平公主,怕咱们公主生气嘛!”

    喜华语落,云曦倒是未在意,反是安华面露忧色,连收拾喜华的心情都没有了。

    喜华见此立刻挽着安华的手臂,安慰道:“安华姐,我就是随口一说,清平公主虽也是一品,可是与咱们公主护国的封号还差的远呢,咱们才不用担心呢!”

    “喜华说的不错,不过一件小事,你们无须挂怀。父皇的这些儿女只有五妹一人在榻前侍疾,父皇自是应该有些嘉赏!”

    “公主,若是以往奴婢自然不会担心,可是现在五公主一心怨怒您,若是她得势岂不是会对您不利?”

    云曦坐直了身子,神色淡漠,“我倒不在意这个清平公主,反倒是对那默默无闻的贤妃娘娘有些兴趣呢!”

    “公主,贤妃娘娘之前还帮过咱们,想来应是个好人,她代理六宫,应该是个好事吧!”喜华想起贤妃曾为公主解围,对她还有几分好感。

    “许是吧!”云曦淡淡应道,起身穿上了绣鞋,“安华,把我的披风拿来,我们也应去幽梦宫恭喜一番!”

    幽梦宫中人满为患,屋内都不用燃着炭盆便很是温暖,云茉坐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些趋炎附势的小人,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这些时日云茉一直在夏帝的榻前伺候着,日夜不离,夏帝经此大难,内心正是柔软孤独之际,自然对云茉多有怜惜厚爱。

    云茉明里暗里提过贤妃几次,夏帝虽是对贤妃不甚在意,但是现在宫里也只有贤妃一人有资格代理六宫,索性便也同意了。

    杨太后虽对夏帝也很是关切,可是因为丽贵妃一事,母子之间总归有些别扭,夏帝只言让杨太后好生将养身体,便收回了凤印交给了贤妃。

    云茉看着那些人对贤妃阿谀奉承,虽是厌恶却也十分的享受,而她要的还远不止如此!

    “长公主驾到!”太监尖锐的通报声让喧闹的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宫女掀起门帘,众人便只见一只紫色袖金色牡丹的绣鞋迈进了殿内。

    云曦的身上拢了一件正紫色的暗纹披风,宽大的披风显得云曦越发的纤细清瘦。

    紫色并不好穿,若是皮肤不够白皙,穿上紫色反而会显得脸色暗黄。

    可这颜色却是仿佛为云曦而生一般,衬得她面色如玉,高贵尊荣。

    云曦进殿,带来了些许外面的冷气,刚才还热闹的气氛倏的就淡了下来,众人都仿佛被云曦的清冷所感染,躁动的心都缓缓静了下来。

    众人起身行礼,云曦微微抬手,单单一个动作便是无人可比的风华。

    云茉嫉妒的看着,云曦的高贵让她艳羡,可她却是如何也学不来,仿佛那种高贵是从云曦的骨子里浸透出来,她生来便应是如此。

    云曦也扫了云茉一眼,云茉穿着一身淡粉色的长裙,那衣料绣工一看便是内务府顶尖的东西。

    她的发上带着白玉双环簪,灵动清雅,行走间玉环交响,声音轻灵,仿若仙乐。

    云茉身上的这几样东西样样珍奇,可见夏帝对她的厚爱。

    可是云曦只扫了一眼,便笑着对贤妃说道:“恭喜贤妃娘娘代理六宫!”

    “长公主可别这么说,这般可是要折煞本宫了!本宫哪有这般的能耐,只盼着宫中能有其他能干的姐妹早日领了这个差事,本宫的能力实在是不足以胜任啊!”

    贤妃谦虚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是为难。

    云曦扬唇笑笑,轻声说道:“哪里的话,贤妃娘娘温良谨慎,自是适合的。而且五妹聪慧,也可多多帮衬娘娘!”

    贤妃眉头微动,虽然转瞬即逝,却是被云曦敏锐的捕捉到了。

    “承长公主吉言,以后本宫请长公主和五公主帮忙的时候,还请二位公主不要推拒!”贤妃笑意盈盈,谦和而又低调,这般的性子的确让人无法不喜。

    众人说了一会儿话,云曦便先行请辞离开,贤妃要送云曦出殿,云曦哪里肯让,两人推拒间云茉轻声说道:“我来送大皇姐吧!”

    地上满是枯黄的落叶,宫人打扫的速度,自是比不上树叶落下的速度,踩在干枯的树叶上,发出窸窣清脆声音。

    两双精致的绣鞋步伐一致,紫色的绣鞋倏然停下,“五妹妹送到这里便好!”

    “怎么?大皇姐现在可是都不愿与妹妹一起走了?”云茉驻足望着云曦,不再复往日的怯懦。

    “道不同不相为谋,又何必硬要一起走下去呢?”

    云茉浅笑,“大皇姐怎知我们的道不同呢?”

    “因为本宫是要守住自己的东西,而不是要夺别人的东西!”寒凉的秋风打着转,吹起了一地落黄。

    云茉脸色暗淡,咬了咬牙,“大皇姐是嫉妒父皇对茉儿的疼爱了?”

    云曦笑着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不知是在怜悯着谁,“我以为你应该比本宫更了解父皇的!”

    “了解又如何?我想要的,只有父皇可以给我!人本就不应认命,我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什么不对?”云茉怒视着云曦,眼里尽是不甘与愤恨。

    “争取没什么不对,可是踏着别人才能得到的东西,终究还是要还回去的!

    你现在很好,有父皇的疼爱,也有贤妃娘娘的关照,适可而止才是你应做的!”

    云曦不欲再继续这种毫无意义的对话,语落便转身离开。

    云茉微怔,却是陡然升起了怒火,“云曦!我是不会放弃的!你有的,我也一样可以有!”

    云茉那忿忿不平的怒吼声没有得到云曦丝毫的回应,因为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验证的结果。

    云曦嘴角的笑意让正好被安华看到,“公主,您可是有了什么收获?”

    云曦点点头,与安华解释着,她先是探了贤妃的口风,可是贤妃在听到她谈及云茉时却是不自觉的回避了,而云茉却是十分坦然,并不在意。

    安华听的一头雾水,这又能代表什么?

    云曦扬唇一笑,教导着安华说道:“人只有在心虚时才会回避!云茉听我谈及贤妃,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证明她心无所求。

    可是贤妃就有趣了,她先是眉头一动,证明她不喜欢这个话题,随后她又迫不及待的将我与云茉一同扯上,试图回避她与云茉亲近的话题。

    可是这宫里都知道她们亲近,贤妃又为何想要回避呢?只能说明她们的交好,是贤妃别有所图,亦或是不想被我探知她们真正的关系!”

    安华不由震惊,刚才的寥寥数语,公主便已经得知了这么多的消息,自己白白虚长公主两岁,想来还真是惭愧!

    “可是贤妃图些什么呢?五公主是最近才得陛下的宠爱,贤妃怎能预料……”

    安华未说完,便面色一僵,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云曦。

    云曦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希望她身边的人都能越发的机敏,所以她行事也从来不会回避着她们。

    “我希望我们是小人之心了,否则这一切就太可怕了!有人能隐藏如此之深,那她的所求可就不仅仅是富贵荣华了!”

    云曦眼神冷厉,在这瑟瑟寒风之中越发衬的她遗世而独立。

    枯黄的落叶被寒风席卷而起,天色阴霾乌云蔽日,压抑的天色正彷如这宫内的局势,看似平静实则诡谲!

    风雨欲来,何处容身!

    ------题外话------

    第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佛系女配[快穿]〕〔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