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环球之星——虹门〕〔逃学日记〕〔嫡女本芳华〕〔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美漫的超凡之旅〕〔暴富人生〕〔我家电器能成精〕〔三国第一保镖〕〔凤舞隋末〕〔系统的神级小店〕〔无限蓄力系统〕〔蜀山魔门正宗〕〔美女总裁的贴身高〕〔热靴小姐〕〔医道保镖〕〔六合白水阵〕〔我在大唐有座城〕〔无尽逍遥帝〕〔哎呦!天生王妃命〕〔亦能成天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公主反击
    云涵没想到宁月仪会这么快出手,虽说手段幼稚了一些,云泽也不过只挨了几板子,但是云泽便是云曦的命,只怕此时云曦定是难过的紧!

    云涵最近一直郁闷,所以自是迫不及待来看云曦伤心的模样,即便她知道这样会惹得云曦起疑,也满不在乎。

    只有云曦伤心,她才会开心,比起这些时日她流的眼泪,受的屈辱,这些还远远不够!

    云涵进殿的时候,云曦正坐在椅上喝茶,云涵的脸上露出了恰到好处的笑意,做出一副担忧的模样说道:“听闻太子殿下被父皇责罚,不知可有其事?”

    云曦放下了茶杯,冷冷的扫了云涵一眼,“二妹不是知道了才来的吗,何必多此一问?”

    “瞧大皇姐说的,好像云涵是来幸灾乐祸的一般!”云涵扬唇轻笑,看见云曦的眼眶微红,应是哭过的模样,心中顿时欢喜。

    “宁月仪虽然位份不高,却是深得父皇喜欢。人人都说这后宫是母以子贵,可是又何尝不是子以母贵呢!

    若是这宁月仪以后真的诞下一位皇子,谁知道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呢!”云涵若有所思的说道,脸上一片忧色。

    云曦闻后勾了勾嘴角,冷笑道:“依二妹所言,看来本宫应该除掉这个孩子才对!”

    云涵脸色一僵,连忙赔笑道:“大皇姐玩笑了,云涵可不是这个意思……”

    “哦?是吗?看来是本宫猜错了,那还真是可惜……”语气微扬,透着说不出的冷厉。

    云涵顿了顿复又说道:“七弟没事吧,我听闻七弟被打了板子,不知情况如何?”

    云涵眼神担忧,心里却是难掩欢喜,那板子打在云泽身上,只怕比打在云曦身上更让她觉得疼。

    云曦居然敢抢她心爱的男子,这便是她给云曦的教训!

    云曦将云涵的神色尽收眼底,她掩住了眼中的嫌恶,轻声道:“泽儿没事,劳二妹担心了!今日二妹能够来探望泽儿,本宫心中感念。既是如此,本宫也有几句知心话想与二妹来说……”

    云涵此时正是心情大好,自是欣然倾听。

    “二妹所言不错,这后宫里一向子以母贵,本宫听闻八弟最近无心学业,让父皇很是恼火。

    韩妃如今被贬为庶人,二妹这个做姐姐的自是要好好关心一二!”云曦声音轻灵悦耳,就仿若簌簌落下的白雪,煞是温柔动听,却是让云涵顿时冷了神色。

    云曦勾起了嘴角,复又关怀道:“而且本宫听闻最近父皇都没有再见二妹一面,对此本宫也很是担忧。

    不过二妹你不要心急,你救驾有功,父皇是不会忘了你的孝心的!”

    云涵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一丝笑意也扯不出来了,而云曦却是关怀备至的看着她,与自己刚才关切云泽的模样简直是如出一辙。

    云涵心中翻涌,若不是云曦趁着她昏迷挑拨,父皇如何会对她这般的凉薄?

    看着云曦那淡然如水的眸子,云涵反而生出了满心的怨怒,她本是想来看云曦的笑话,结果却是反而让云曦奚落至此!

    云涵试图调整心绪,可是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也比云曦好不了多少,顿时便没有了兴致,扫兴而归。

    “合着这二公主就是来捡笑的不成?”安华摇摇头,不解的说道。

    “自然不全是,想来她也是想要看看自己的成果!”云曦微眯双眼,眼里透出一抹寒光。

    “公主的意思是,这里面有二公主的事情?”

    “宁月仪会突然出手,自是受了什么刺激,否则以她的头脑,还想不到要针对泽儿!

    我起初只是怀疑,如今云涵来的这般及时,只怕比太后她们知道的都快,不是她暗中挑拨,还能有谁!”

    云曦说罢却突然扬起了嘴角,笑意森然,她许久未这般恼怒过了,既然她们动了她的逆鳞,就要要承受她的怒火!

    “我们先去看看太子吧!”云曦收起了眼中的寒色,想到云泽仍是心疼不已。

    宁华却是站在一旁,呆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安华叫了几声,才回过神来。

    “宁华,你怎么了?”云曦侧头问道,宁华摇了摇头,只进殿去检查云泽的伤势。

    入夜,云曦却是并未脱衣,只坐在外殿的小榻上,静静的看着自己眼前的棋盘。

    冷凌澈如今连窗子都懒得翻,正大光明的从正门迈入,入眼便是云曦执子落棋,脸颊清瘦,长睫微动,专注的侧脸美的仿若一副画。

    云曦并未抬头,冷凌澈径自坐在了云曦对面,看了看她手中的棋盘。

    “黑白二子皆是杀意毕露,看来你今日心情十分不悦。”冷凌澈淡淡开口,一双墨眸将云曦所有的神色尽收眼底。

    “啪”的一声,云曦落下一颗白子,顿时本是针锋相对的黑白棋局瞬间发生了逆转。

    白子一落,黑子没有半点生机,瞬间丢盔卸甲,全军覆没。

    “想你也知道了今日之事!”云曦淡然的收捡棋子,轻轻开口,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

    “可用我帮你?”冷凌澈很想揽她入怀,轻轻的说一句,你还有我……

    可这句话,他却还不能出口……

    云曦轻轻的摇了摇头,抬眸间,眸色明亮的晃人,却甚是冷寒,“仇还是要亲手报才会觉得舒心,我自己便能解决。

    我知道这宫里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脱你的眼睛,今夜我等你,便是想告诉你,这件事不用你来插手!”

    云曦比起往日的清冷还要添了几丝寒气,若是说以往的云曦像初绽的梅花,虽冷却也有着花的娇艳。

    而今日,她却是像一朵冰花,虽美,却是冷得没有温度。

    冷凌澈眸色微动,面具下的薄唇轻启,叹声道:“复仇是世间最理所应当的事情,可是复仇之路,总是会弥漫血雾。

    云曦,不论你如何做,都不用迷茫,更不要遗失了自己,若是走不下去了,便回头看看,身后总是有你所珍视的人……”

    他曾经便是这样,也许在别人眼中,他温润无双,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过就是一个没有灵魂,满心仇恨的躯壳。

    可是,他现在不会遗失了自己,因为每每他回头望去,总会有那女子清浅的笑颜,无论他走多远,他都能找到回去的路。

    云曦有些怔然,可是冷凌澈这几句轻柔的言语,却是重重的落在了她的心里。

    她的路,何尝不是笼了一片血雾,道路两旁满是染血的荆棘,她分不清上面是谁的鲜血,可即便看不见前路,她却还是要继续走下去……

    回头?

    她的身后又会有谁?

    身后那血雾弥漫的路中,似乎有一片纯白无瑕,随风而荡的白色芙蓉。

    芙蓉花下,有一道身影茕茕孑立,那人一身白衣,要比白芙蓉还要不染凡尘。

    他伸出手,笑意潋滟,温润的仿若是春日的阳光,虽不炙热,却是足以冲散了血雾……

    云曦连忙收敛了心神,不敢再沉浸幻想之中,她的心口跳的有些剧烈,这让她有些恐慌,不敢看清那白衣男子的容颜。

    冷凌澈只深深的望着云曦,耐心而深挚,云曦,你便是我不会迷失自己的羁绊……

    惟愿,你回望之时,看见的,亦是等你的我……

    ……

    云涵自从与云曦谈过之后,便每日辗转反侧,难以安眠。

    她曾经以为自己不比云曦差上一点,可是自从母妃获罪,她才不由得从心里佩服云曦。

    当年只有六岁的她,到底是如何带着云泽一步步走到今日的?

    云兴已有九岁,却是顽劣至极,不但指望不上,还是个拖累。

    这两日云涵好好的管教了云兴一番,每日都要检查他的功课,若是云兴真的成了一个纨绔皇子,那便更会输了云泽!

    云兴虽然不满,可是他还算听云涵的话,只好收敛了玩心,不情不愿的做起了功课。

    云涵想到自己也有多日未去探望云娴,现在他们姐弟之中唯有她最年长,她一定不能乱了分寸。

    胜败乃宫中常事,一时输了,不代表输了一世!

    云娴最近的性情也十分的不好,云涵去的时候,她正在打骂宫人,为的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云娴时常打罚宫人,最近甚至还闹出了人命,可不过是一个小小宫女,便也没有人将其放在心上。

    云娴看见云涵,便立刻委屈的走了上去,“二姐,这些下贱的宫人都欺负我,他们就是看母妃获罪,如今都不把我放在了眼里!”

    云涵的心里也不好受,想必云娴也是觉得自卑,这般才会怨怒宫人。

    “娴儿,你心里不舒服,也不要拿自己宫里的人出气。虽然母妃现在获罪,可是我们还有外祖父,这宫里的事情谁能看到最后呢!”云涵轻声开口劝慰,可是她现在却是也中没底。

    丞相府、六部尚书府、国公府,这三个府邸互相牵制已经很是不易,更何况如今丞相府屡屡受挫,先后折损了嫡子嫡女,如今已是没有精力顾及她们……

    “二姐,你是不是有主意了?”云娴喜上眉梢,立刻笑着问道。

    云涵扬起嘴角笑了笑,只出言安慰了几句。

    云娴一向信服自己这个二姐,如今听了云涵的劝慰,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云涵坐了一会儿,便准备起身离开,云娴依依不舍的挽着云涵的手臂,丝毫不见往日狂躁的模样。

    两人正说笑着,云涵突然看向了一个小宫女,她的衣裳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宫中的式样,可是她腰间的丝绦却十分的别致。

    她的腰间是一朵徐徐绽放的白莲,那莲花绣的极妙,层层渐染,惟妙惟肖,远远望去,便仿若是将一朵真正的莲花戴在腰间一般。

    只不过宫女的服饰都有严格的规制,若是用上等的丝线来绣,定会更加的美轮美奂。

    “你叫什么名字?”云涵开口问道,她一向喜欢白莲,这宫女腰间的花样配色是她见过最为精巧的,女子都喜欢美丽的事物,难免会多问几句。

    那宫女不明所以,有些恐慌的回道:“回二公主,奴婢名唤春桃!”

    云涵眼里闪过嘲讽之意,还真是个庸俗的名字,哪里配得上她腰间的绣样!

    “你这丝绦倒很是别致,可是你亲手所绣?”

    那春桃却是有些惶恐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间,欲言又止,云娴耐不住性子,立刻吼道:“你没长耳朵吗?二公主问你话呢!”

    春桃被吓得一哆嗦,立刻跪地说道:“回公主,这不是奴婢绣的,是……是宫外的的亲戚给的!”

    云涵心中了然,怪不得她不敢说,宫人不准私用宫外的东西,不过这绣活倒是极好,最重要的便是这画工,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画出来的。

    “娴儿,你这宫女借我些时日可好?”

    “二姐喜欢便带走好了!”云娴莫不在意的说道,仿佛只是在说一件物品而已。

    云娴一向喜欢鲜艳富贵的东西,并未觉得春桃的丝绦如何的好,可是既然二姐喜欢,便让她带走就好。

    “好,如此便多谢娴儿了!”云涵温和一笑,清雅若莲。

    “你好好的服侍二公主,二公主心善,本宫可不,你若是敢偷懒,本宫必然杖毙了你!”云娴阴狠的看着春桃,厉声警告道。

    春桃哆哆嗦嗦的附和着,惶恐的垂着头,眼里却是闪着憎恶的寒光。

    曦华宫中!

    云曦正在低头作画,一旁的桌子上铺满了厚厚一摞的画纸。

    安华随手拿起其中的两张,其中一幅作的是并蒂双兰,一朵蓝若碧天,一朵粉若晚霞,两朵花并蒂同开,各有千秋,妙不可言。

    另一幅画的是一朵碧莲,花瓣上面滚动着几颗细小的水珠,越发显得娇嫩欲滴,楚楚动人。

    “公主的手真是巧,画出的花样真是常人难及!”安华不由得开口赞道。

    喜华也凑了过来,美滋滋的说道:“可不嘛,若是公主这花样拿到外面去卖,那我们定是富可敌国了!”

    云曦放下画笔,轻声说道:“物以稀为贵,若是数量多了,再好的东西也不值钱,更入不了贵人的眼!”

    安华压低了声音,低声道:“公主,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云曦扬唇一笑,笑意冷然,“父皇真是疼爱宁月仪,即便被御史弹劾,也不过冷落了宁月仪两日,还真是……用情至深!”

    那最后四字说的极轻,也极其嘲讽,真没想到她那个凉薄的父皇竟是也有这般在意的人!

    “可不是嘛!奴婢也没觉得那宁月仪有多美啊,不过就是年纪小些,论气质和容貌,还远远不及丽妃娘娘呢!

    陛下简直就像中邪了一般,就像被狐狸精勾了魂!”喜华若有所思,一本正经的说道。

    “去!去!别在公主耳边说这些浑话,做你的事去!”安华作势掐了喜华一把,蹙眉斥责道。

    喜华吐了吐舌头,只撒娇打诨,倒是逗得安华无言以对。

    一旁的宁华忽然眉头一蹙,正色道:“公主,奴婢想起了一件事!”

    “怎么了?”宁华一向沉稳,她这般正色,定是有重要的事。

    “那日在宁玉殿,奴婢便觉得殿内有一种说不明白的香味,那时奴婢一时还想不起来,如今听喜华这般说,奴婢才终是记起了!”

    “怎么?难道宁月仪真的是狐狸精啊!”喜华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可置信。

    宁华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宁月仪不是狐狸精,但却是也有勾人心脾的本事!”

    云曦闻后眉头一缩,神色微冷。

    “宁玉殿中,有一种香料,取自一种叫做朝颜的花。

    朝颜,容色绝丽,其种子更是芳香浓郁,久闻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快感,飘然若仙,可若是长时间使用……”

    宁华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才下定决心复又说道:“可若是长时间使用,则与……与寒食散无异!”

    那“寒食散”几字一出,众人皆是一惊,安华惊诧无比,连忙去将殿内的窗子合上。

    这寒食散可是夏国的禁物,只要发现,便绝对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曾经这寒食散一度风靡整个夏国,受到所有王勋贵族的追捧,只因为这寒食散用起来整个人飘飘欲仙,仿入仙境,快活不已。

    可是时间一长,众人才发现其中的厉害!

    这寒食散服用久了以后,便会产生依赖,只要一阵子不用便会精神萎靡,虚弱无力,更是浑身仿若虫蚁噬咬,痛不欲生。

    当时的夏国帝王已然发现这玩意的可怕之处,若是就此以往,夏国岂不是家不是家,国不复国?

    皇帝身觉其中厉害,更是察觉这也许是别国的阴谋,当机立断销毁了所有的寒食散,任何敢贩卖吸食寒食散的人不论身份,一律株连九族!

    起初还有人跃跃欲试,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抱着侥幸的心思,可皇帝却绝不留情,甚至是连自己的母族都全部株连!

    那时的长安城可谓是血流成河,却是也正是因为皇帝这般的雷霆手段,才免除了夏国覆没的命运。

    可是皇帝却是因为吸食寒食散,后又强行戒除,终是伤了身体,英年早逝。

    也是因此,夏国对寒食散讳莫至深,便是那几个字都是提不得的,却是没想到宁月仪竟是有这般的胆子!

    “那朝颜花可易得?”云曦闻后微微蹙眉,宁月仪久居深宫,如何会知道这朝颜花?

    宁华摇了摇头,“这朝颜花娇弱的很,只有徐城的一处密林中才有。

    可是这花长得并不起眼,只有了解香料之人,才会知道这花的特点!”

    宁华的母亲擅长调香,父亲行医,宁华自小便在药材和香料中长大,鼻子灵的很,只要她闻过的味道就不会再忘记!

    云曦蹙眉深思,有些不解的说道:“若是宁月仪有这等东西,为何之前不见她使用,以她的性子,如何会等得了这么久?”

    安华忽然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道:“公主,您还记得上月初是各宫的妃嫔会见家人的日子吗?”

    云曦闻后了然,宁月仪出身不高,父亲是徐城的一个六品小官,看来宁月仪的家里是在做望女成凤的美梦啊!

    云曦微微敛首,柳眉紧蹙,看起来忧思不已,安华她们心想,不管如何夏帝都是公主的父亲,想来公主应是十分的担心吧。

    谁知云曦却是突然抬头,嘴角噙着一抹冷漠至极的笑意,“如此美人恩,我如何忍心让父皇伤心呢?既是这朝颜如此稀少,自是应让父皇好好享受一番!”

    云曦眉目冷寒,没有一丝的担忧和关怀,夏帝在责打云泽之时,也将他们之间最后的一点父女之情打散了!

    既然他冷漠至此,她又何必念着那一点虚无缥缈的亲情呢!

    安华几人彼此看了对方一眼,却是也没有任何的异议,夏帝对云曦姐弟如何,她们也都看得一清二楚。

    都说世上无不是的父母,那是因为世人没有见过皇家的冷血无情。

    “公主,这件事足以彻底要了宁月仪的命,我们可要做些什么?”安华低声开口,喜华和宁华都抬头看着云曦。

    云曦嘴角微扬,整理了一下手中的画样,“暂时不必,先做好眼前之事便好。乐华,你把这些东西送出去……”

    乐华倚在一边,却是眼神直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云曦又开口唤了两声,乐华才如梦初醒,连忙接过了云曦手中的画样,走出了殿内。

    “你们有没有觉得乐华最近越来越沉默了?”云曦若有所思的说道。

    喜华一听,却是“噗嗤”一笑,“公主,你这话说的也太逗了!乐华她不是一直都这般沉默吗?她若是开口说话才奇怪呢!”

    安华瞪了喜华一眼,想了想也开口道:“的确,从佛光寺回来以后,乐华就有些闷闷不乐的,只是这丫头话少,什么都不肯说!”

    “那你们平时便多关心乐华一些,她年纪最小,又不爱说话,若是有心事别闷坏了才好!”

    喜华一听,立刻噘嘴说道:“这事还是让安华姐来做吧,乐华坏死了,有时候还踢奴婢的屁股呢!”

    众人闻后皆是一笑,云曦的眉头也舒展了一些,只吩咐她们暂时忘了今日的事情,切不要多说一字!

    ……

    涵舒殿中,春桃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摞图纸双手曾给云涵,轻声说道:“公主,这是您要的花样!”

    云涵随手接过,本是漫不经心的翻着,眼睛却是越来越亮,“这些都是你那表姑所作?”

    “是!”春桃低头答道,神色恭敬。

    “妙!真是极妙,想不到一介妇人竟是有如此才艺!”云涵赞不绝口,满眼的惊艳。

    “回公主,奴婢的表姑父是一名画师,只可惜家中失火,表姑父身负重伤,不治而亡。

    但是奴婢的表姑本就是绣娘,这画工也是越发的好,只是可惜身子不大好,承受不住绣坊的劳作,便只做些小绣活养活自己。”

    “那既是这般,便将你那表姑引进宫来,本宫给她一个体面的活计!”云涵并不在意春桃表姑的遭遇,她所在乎的只有手中这精美的图样。

    “可是……”春桃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犹豫半晌才说道:“公主,奴婢的表姑虽是捡了一条性命,却是毁了容貌,还断了脚,进宫只怕会吓到公主!”

    “竟是这般?”云涵闻后有些失望,这样的人自然是不能弄进宫来,没的让人笑话。

    世人重美色,若是绣娘长得美,那工钱也要比常人高上几倍,若是让人知道她的绣娘这般丑,只会嘲笑她。

    “罢了,那就让她在宫外绣吧!你转告她,不要再接其他的绣活了,本宫亏不了她!”

    “是!”春桃躬身退出,嘴角噙笑。

    一日,云涵穿上了那件绣着并蒂双兰的纱裙,洁白如雪的纱裙,腰间绽放着两朵粉蓝的兰花,娇俏艳丽,仿若有魔力一般,让人移不开眼。

    便是云婕看到也艳羡不已,不由得开口问道:“二皇姐衣裙上的花样真是极美,可是内务府新呈上来的?”

    云涵看着云婕眼里的艳羡,轻轻的勾了勾嘴角,开口说道:“如今是丽妃娘娘掌权,若是宫里有什么好东西自也都是由着四妹妹来选!”

    云婕并没有得意炫耀,她心里正念着云涵身上的花样,不仅绣活好,那配色那花样更是精美别致,“二姐还要与妹妹有所保留吗?你就告诉妹妹吧!”

    云涵见她这般喜欢,心里越发的得意,却是也庆幸没有让那绣娘进宫,否则定会被云婕夺了去!

    “不过就是我没事时绣着玩的,倒是让四妹妹见笑了!”云涵说完,便翩然离开,丝毫不理会云婕阴沉了的脸色。

    “真是小气,不愿意说便罢了,居然还敢说这种谎话!”云婕气的咬牙,就凭云涵也敢与她张狂,真是不自量力!

    “公主不要恼怒,丽妃娘娘代理六宫,什么好东西没有,等到陛下寿宴时,谁也抢不了公主的风头!”宫女红袖立刻开口劝道,这才安抚了云婕心里的怒火。

    想到不日后的寿宴,云婕的脸上微微泛起了红晕。

    父皇寿宴之时,各国都会派使臣前来,而且会由一名身份尊贵的皇室子弟带领。

    祖母和母妃的意思是,希望她能从其中选择一名夫婿,这样母妃的地位也会越发的稳固!

    她最看好的便是南国的太子荣桀,荣桀不但身份尊贵,更是很有魄力,南国的帝位十有**便是这荣桀的!

    若是她能嫁给荣桀,以后便是太子妃,便是南国的皇后,那时候若是母妃有了皇子傍身,难道还会担心得不到储君之位吗?

    “罢了,就让云涵去得意吧,一个不得父皇宠爱,又没有母妃撑腰的人,本宫与她生气作甚!”云婕想到以后万人之上的生活,心情陡然明朗了起来,便不再将此事放在心上。

    而云涵最近也是心情愉悦,春桃最近呈给了云涵一件成衣,那布料虽是没有多金贵,胜在轻盈柔顺。

    白色的布料呈现淡淡的蓝光,裙摆上绣着细碎的蓝色小花,越发衬得云涵清丽无双。

    “公主真美,这布料是奴婢的表姑所染,用的是江南独有的挑染手艺,长安城中的绣娘可无人会呢!”

    春桃轻声赞叹道,云涵闻后却是越发的欣慰,女子都喜欢独特,谁会喜欢与别人一样呢!

    云涵看着镜中的自己越发的欣喜,只想立刻去找冷凌澈,让她看见这般美丽的自己。

    她觉得男人的心再冷也终会被焐热,更何况她才貌双全,他又怎么会狠下心肠呢!

    最近宫里皆传,二公主越发的美丽无双,每日穿的都如同仙子一般。

    丽妃如今没有心情理会这等闲事,可是宁月仪却是听进了心里,哪个女子不爱美,她听到了之后便立刻起身去找云涵。

    云涵一颗心都落在了冷凌澈的身上,哪里有心情理会宁月仪,可是当宁月仪看见了云涵身上的衣裙时,便被惊艳了一番,哪里肯放过云涵。

    她觉得这般美丽的衣裳,穿在她的身上才最是合适,若陛下看见了,也定会越发的喜欢她!

    她挺着肚子跟了云涵一路,云涵不告诉她这衣服的来历,她便不走。

    云涵却是不想错过冷凌澈出宫的时辰,快步朝着国子监走去。

    “冷公子!”云涵一看见那道魂牵梦萦的身影,便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宁月仪心里暗骂,真是个不要脸的小贱人,都已经被人家拒绝了,还不死心!

    可是既然有可以正大光明相见冷凌澈的机会,她不愿错过,也抬步走了过去。

    冷凌澈与宁月仪两人见过礼之后,便瞥见了云涵衣裙上的花样,眸色微动,扬了扬嘴角。

    原来那些花样竟是有这等用处,便是连他都瞒住了。

    冷凌澈没有注意她们两人在说什么,只神色淡淡的开口道:“在下不便久留,这便请辞了!”

    云涵满眼的失落,正欲开口挽留,冷凌澈却是突然驻足,清清淡淡的说道:“二公主今日的衣裙淡雅精致,更衬得二公主清丽如仙了……”

    冷凌澈语落便抬步离开,云涵却是怔愣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刚才冷公子是夸赞她了吗?他居然在夸她美若仙子?

    云涵捂住了脸,垂下了眼眸,心里好一阵狂喜,他终于看到了她的好,他是不是可以接受自己了?

    宁月仪妒忌的看着,心里很是不服气,便阴阳怪气的说道:“还真是人靠衣装,想不到二公主换了一件衣服,就得到了冷公子的赞赏呢!”

    云涵此时仍是沉浸在喜悦之中,哪里还能听得到宁月仪的酸气。

    宁月仪转了转眼珠,心里却是越发的艳羡,若是她也穿上这样的衣裙,是不是冷凌澈也能多看她一眼?

    这般想着,宁月仪便放软了姿态,柔声开口道:“二公主,你这衣裙是在何处做的,不妨就告诉给嫔妾吧!”

    看着云涵仍是低头浅笑,一脸的喜不自胜的模样,宁月仪有些不悦的说道:“亏得嫔妾前几日还帮二公主出气,没想到二公主这般就忘了嫔妾的好!”

    云涵抬头,狠狠的瞪向了宁月仪,“月仪也入宫多年,难道不知道祸从口出?”

    宁月仪莫不在意的赔笑道:“嫔妾自然知道,嫔妾这不是怕二公主忘了吗!”

    云涵瞥了宁月仪一眼,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门小院出来的就是一身穷酸气。

    可想到宁月仪如今的确很得父皇的偏心,自己现在孤立无援,若是想与云曦斗,的确是需要一个帮手。

    这般想着,云涵也牵起了一抹笑容,开口道:“难得月仪喜欢,便随我回涵舒殿吧!”

    曦华宫中,云曦正在执笔习字,安华屏退了众人,行至了云曦身边,低声说道:“公主,事成了!”

    手下一顿,在雪白的纸上留下了一个浓黑的墨点,本是干净清秀的一幅字,瞬间便毁了。

    云曦搁置笔墨,将桌上的字团成一团,随手扔到了一边。

    她有些无力的坐下,揉了揉微痛的头,叹息道:“安华,我这般做可对?”

    “公主,这宫里没有对错,只有生死!”安华坚毅的看着云曦,一字一顿说道。

    云曦扬唇一笑,笑意却是牵强无力,“是啊,这宫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谁又比谁干净?

    稚子无罪,可他若是威胁了泽儿的性命,不论是谁,他都要死!”

    云曦的话虽冷,可她的表情却是没有一丝狠意,反而无助悲悯,眼眶微红。

    “公主……”安华喃喃开口,不忍看云曦这般模样。

    云曦敛眉一笑,轻声道:“无事,木已成舟,断没有后悔的余地,继续吧……”

    “是!”安华担忧的看了云曦一眼,却是不再多言,转身出殿。

    云曦静默的坐了许久,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白玉,滑落了颗颗泪珠,“母后,曦儿做的可对?曦儿是不是也变坏了,可是曦儿只有这样,才能护住泽儿……”

    殿外骄阳艳丽,殿内却是冷清孤寂,云曦坐在椅上,低垂着头,任由清冽的泪珠划过脸颊,偌大的殿内只回荡着她那若有似无的呜咽之声。

    距离夏帝的寿宴不过一月,在这喜气洋溢的宫内,却是突然发生了一件让众人始料未及的大事!

    夏帝最为宠爱的宁月仪竟是不慎小产了,而罪魁祸首,竟然是二公主云涵!

    ------题外话------

    明天开始,我们还是上午十点更文,每天两更,浮梦会保持万更不间断哒,希望我的小仙女们都能陪浮梦走到最后,真的爱你们,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军痞老公,深入宠〕〔沈浪苏若雪〕〔假婚真爱:总裁,〕〔夺嫡〕〔荒岛原始生活〕〔重生野性年代〕〔重生军婚:江少宠〕〔龙帝龙〕〔网游之天道永恒〕〔佛系女配[快穿]〕〔无限恐怖轮回重启〕〔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从今天开始环游世〕〔倒霉男人晋升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