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影科技王国〕〔奇幻异典〕〔末日游戏之暴力召〕〔血映苍穹〕〔过龙门〕〔最后的道族〕〔绝品透视仙帝〕〔晚明霸主〕〔国民男神是女生:〕〔锦衣卫创始人〕〔马家传奇〕〔天庭小狱卒〕〔娇妻难求:总裁的〕〔嫡女倾城:腹黑太〕〔放浪形骸歌〕〔重生之我是我二大〕〔只为那一刻与你相〕〔都市之不败主神〕〔我的绝色校花未婚〕〔皇叔是我老公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一十一章 以命相搏
    懿祥宫中。

    丽妃和云婕坐在一旁,小心的打量着杨太后,而杨太后则是神色凝重。

    “今日的事情,你们都如何觉得的?”杨太后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丽妃红唇一扬,笑着说道:“韩淑华那个贱人终是得了报应,就连上天都看不得她好!

    还有那个云涵,一心想要出风头,这下好了吧,真是丢人!”

    杨太后怒其不争的看了丽妃一眼,对她也没抱有什么期望,反过来看着云婕说道:“婕儿,你有什么想法?”

    云婕微微蹙眉,想起今日之事仍是觉得震撼,“我觉得今日最大的赢家便是大皇姐,今日发生的事情也都与大皇姐逃不脱干系!”

    “难道云曦真是天命所归吗?”丽妃想到天狗食日的景象仍是觉得心有余悸,若是云曦真的是天命所归,那他们还争什么了?

    这天狗食日多发生在灭国之际,几乎每个朝代覆灭的时候这天象都曾应运而生,所以夏帝才会那般的顾及。

    杨太后也想不出这里的缘由,更猜不透云曦到底是否知晓这天狗食日之景,可是她敢肯定的是,其他的事情都是云曦一手策划的,更是打的韩妃措手不及!

    “姑母,没有你说的那般夸张吧,云曦不过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哪有那么厉害!”丽妃神色不屑,皇后和韩妃都倒了,她还会怕一个云曦吗?

    杨太后瞪了丽妃一眼,声音有些冷厉,“你不屑云曦?那你可能一人从六岁稳稳的活到现在?”

    丽妃哑然,不敢再说。

    杨太后复又开口道:“韩淑华之所以能坐稳贵妃之位,不过是借着陛下的喜爱和丞相府的威势。

    她能扳倒上官慕清,是因为上官慕清无心争宠,而不是她有多么的厉害!

    这云曦可不一样,她就像一只蝎子,平日在暗处蛰伏,可那尾巴上的毒词可厉害着呢!”

    云婕也开口道:“婕儿也这般认为,也许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韩妃,而是云曦!”

    杨太后赞同的点着头,目光陡然一厉,如今宫中的三足之势缺了一角,看来是时候由她来会会云曦了!

    ……

    国公府中,定国公和大老爷上官南煜在书房中说话。

    定国公神色肃然,看了上官南煜一眼,开口问道:“今日之事你怎么看?”

    上官南煜微微蹙眉,开口说道:“今日的事情一波三折,儿子也没有完全弄清……”

    定国公抬头,眼中闪过一抹幽光,叹了口气,徐徐开口道:“我们不是一直觉得奇怪,明明联合御史台弹劾云涵一事那般的周密,为何会被察觉吗?”

    上官南煜也很是不解,不知道丞相府是如何得知的消息,云涵竟是主动提前了日子,不过好在今日发生了天狗食日,丞相府不但没有出风头,反而还折损了韩妃!

    定国公目光一沉,语气幽冷的说道:“是云曦将消息散出去的,为的便是让云涵主动将日子定在初五这日!”

    “什么?云曦做的?这……这怎么可能!”

    在定国公与上官南煜分析了整件事情之后,上官南煜险些惊掉了下巴,久久无法回神,“父亲,这事情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就算那仙鹤之死,还有巫蛊之术都是云曦做的,可是她是如何晓得今日会有天狗食日?”

    定国公摸了摸胡子,眼中闪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云曦的确是个聪慧的,韩妃折在她手中也没有什么可震惊的。

    可是,云曦身边必定有高人相助,否则她如何会知晓这天象?”

    “父亲,想必这事情只是凑巧吧,钦天监都已经算过了,今天是大吉之日,整个钦天监都无人察觉……”

    定国公却是一挥手打断了上官南煜,表情肃然的说道:“钦天监看的是什么,不过是些皮毛,或是哄陛下开心,或是被后宫妃嫔所用!

    真正会观天象之人,便是连这天下格局都能看出来,更何况区区一个天狗食日!”

    上官南煜听闻之后,也面色肃然,“这等高人既是肯相助云曦,难道是因为太子是真龙之命?”

    定国公长长的叹了口气,面色有些疲倦,“云曦真是比慕清更加的聪慧……”

    听定国公谈及云曦,上官南煜眸色一凝,“慕清聪慧,却是并不屑这府宅之争,否则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是啊,慕清聪慧,却是心境平和,的确不适合生活在宫里!

    我有时便想,若是当年从了她的心愿,不逼她入宫,她也许就不会芳华早逝了……”

    定国公长叹了一口气,神色看起来有些悲戚,上官南煜却是开口说道:“生在世家,就应该为家族的繁荣而有所牺牲,是慕清太倔强了,否则依着陛下对慕清的喜爱,我们国公府也不用这般的小心翼翼了!”

    “若是慕清像云曦这般的性子便好了,云曦丫头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若是她能与国公府一条心,我们国公府的昌荣便指日可待了!”定国公开口叹道,上官南煜却是脸色一变。

    “父亲,云曦的确聪明,可是她的性子比起慕清只怕会更是倔强,若是让云曦知道了当年的事,只怕她会成为刺向国公府的一把利刃……”

    定国公精明的扫了上官南煜一眼,上官南煜立刻低下了头,神色恭敬。

    “南煜,我知道你的心思,慕清不在了,太子于我们毕竟差了一层。

    更何况太子心里只有云曦一人,若是云曦对国公府有情,一切尚还好说,反之……”

    “父亲说的是,隔了一个云曦,毕竟没有自己人那般的亲近!”上官南煜开口说道,眼神莫测,却是在烛火之下跳着森然的光。

    “南煜,此事不可急!夏宫局势尚且不明,云曦的态度我们也还不知,若是一时冲动,便会满盘皆输,就看云曦丫头能走到哪步吧,这一切不过都是命罢了……”

    定国公似是感伤的叹了一句,只是眼里疼惜的光却是挡不住那森森野心!

    “是!一切听从父亲的安排!”上官南煜恭敬说道,眼中与定国公跳动着同样的色彩!

    ……

    云曦与云泽说了一会子话才起身回了曦华宫,今日虽是没用她做什么,可是她却是觉得身上甚是疲惫。

    安华她们去准备洗澡水,云曦本是坐在桌旁等着,谁知竟是伏在桌案上睡着了。

    云曦朦朦胧胧间,只觉得好像有人将她轻轻抱起,那人的怀抱很温暖很安全,她好像很久没有这般的依靠过一个人了……

    倏然,云曦猛地睁开眼,眼前清晰的浮现出一张鬼刹面具。

    “啊!”

    云曦惊声尖叫起来,便是冷凌澈也是一惊,明明云曦刚才十分自然的倚靠在他怀里,而起还很是享受的模样,让他十分受用,谁知这一瞬间就睁开了眼睛,未等他解释,便尖叫起来……

    乐华倏然迈进殿内,拔起腰间的匕首就向冷凌澈刺了过去。

    冷凌澈的怀里还抱着云曦,却是脚步一点,便翩然向后落去。

    乐华见冷凌澈竟是还没有放下云曦,不由得更是恼怒,招式更加的凌厉的攻了上去。

    冷凌澈没有出手,只是优雅轻松的避开,终了,云曦才压制着怒气,开口道:“都住手!”

    乐华虽是心有不甘,却还是收起了匕首,站在一旁。

    云曦看了冷凌澈一眼,脸色有些愠怒,却仍是压制着怒意淡定的开口道:“不知扶君公子能否将本宫放下来?”

    冷凌澈的墨眸染上了一层笑意,只淡淡开口道:“公主不必这般客套,唤我一句扶君便好!”

    冷凌澈说罢却是没有再戏弄云曦,轻轻的将她放了下来。

    “扶君,你是否应该给本宫一个解释?”

    冷凌澈眼中的笑意不散,轻柔宠溺的说道:“不知公主想让我解释什么……”

    云曦脸色一红,却是如何也问不出口那句“你为何要抱我?”

    看着云曦快要恼羞成怒,冷凌澈便笑着说道:“我进来时看你睡着了,便想着将你抱……放在床榻上,却是不想反而吓到了你……”

    冷凌澈换了个敏感的字眼,免得又惹怒了她,云曦闻言眉头稍舒,却是开口道:“男女有别,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顿了顿,云曦想着应该让扶君以己度人,免得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便开口道:“你也不希望你喜欢的女子被其他的男子占了便宜吧?”

    面具下的薄唇轻扬,“公主说的是,我自然不舍得……”

    不愿看再看冷凌澈那双光华灼灼的眸子,云曦便抬步坐在了小榻子上,径自的饮起了茶来。

    冷凌澈扫了乐华一眼,也随即坐在云曦对面,幽幽开口道:“我当初可表明只教太子一人,你这宫女却是偷学了我的功夫,还学的不佳,你可又欠了我一分人情!”

    乐华脸一红,虽是没有说什么,那一张小脸上却是写满了不忿。

    云曦开口说道:“乐华,你先出去吧,告诉安华她们洗澡水晚些送来就好!”

    乐华没有在冷凌澈的身上感到恶意,心里虽是不喜欢冷凌澈,却是并没有拒绝,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不悦的出去了。

    云曦看了冷凌澈一眼,开口问道:“你今日来又想做什么?”

    “我只是听闻了你今日的做法,心里不免钦佩,便过来看你一看……”

    “哪里哪里,我今日能扳倒韩妃,还是多亏了你夜观天象!”

    两人互相谦让着,只是冷凌澈眼里坠笑,云曦却是神色淡淡。

    冷凌澈突然看见云曦小手指上的白玉指环,眼角笑意一深,若有似无的问道:“你手上何时多了个指环,看着倒很是素雅。”

    云曦摩擦着小手指上的玉环,眼里竟是荡起了一抹笑意,看的冷凌澈不禁心口一窒。

    冷凌澈突然看见了梳妆台上摆着那个黑釉瓷瓶,里面还放着两枝开的正盛的白色芙蓉,不觉间眼里柔色更深,看着云曦那低头浅笑的模样,心里只觉得温暖而柔软。

    心中曾经的空缺被花香和月色尽数填满,甚至还溢出了更多的脉脉柔情。

    “把这扳指送我可好,毕竟我帮了你这般大的忙……”

    “不可!”未等冷凌澈说完,云曦便立刻回绝道。

    看着冷凌澈那有些诧异的双眸,云曦的脸上渐渐的漫上了一抹绯红,却是将左手紧紧的覆在右手之上,将那枚小小的玉环藏在了手掌下。

    “很重要?”他淡淡开口,心里竟是漫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欢喜。

    云曦点点头,抬头看着冷凌澈,正色着一字一顿说道:“除了这个玉环和我腰间的玉佩,剩下的东西随你来挑!”

    冷凌澈看了一眼云曦腰间坠着的羊脂白玉,还有那淡紫色的璎珞,眼里闪过一抹怜惜。

    他听她说过,这玉佩是她母后留给她的遗物,没想到她会把自己送的玉环看的这般重要。

    云曦啊云曦,你这般可让我如何是好,我真想什么都不顾的带你离开,让你永远离开这里的纷扰……

    冷凌澈收敛思绪,他知道他还要等,可是他并不觉得漫长,如今每日都能看到她的容颜,他便于愿足矣。

    冷凌澈将思绪压入心底,只温柔的看着云曦,似在看着一件珍宝,便连落在她身上的眼神都不由得小心翼翼。

    “你可想让云涵离宫,明日丞相府便会有所行动!”他突然说起了正事,免得自己越陷越深,会等不及,会放不下!

    云曦一怔,对于冷凌澈突然逆转话题一时有些难以适应,却还是开口说道:“韩妃幽居冷宫,成了庶人,若是云涵也走了,丞相府一时就很难翻身了……”

    “所以,你要怎么做?”声音清淡如水,轻灵如泉,即便在说着阴诡之事,却仍是平淡无波,不减他的气质一分。

    “可佛光寺是个佛家净地,云涵去了,难免会扰了佛门清净!”

    “看来,你要放弃玄宏大师为你做的筹谋了?”尾音微微上扬,说不出的好听。

    云曦却是全然无欣赏之意,每每见到扶君,云曦都会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免得被他算计了去!

    “玄宏大师是好意,可是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将威胁放在眼前,这样我才更会心安!

    既然云涵不想离宫,便由着她去吧,她被父皇宠了十五年,却是不知道父皇的心性之凉薄。

    云涵继续待在宫里,虽是暂解了燃眉之急,可是日日看着鬼宿之星,只怕会让父皇那最后一点的爱女之心也消散殆尽!”

    云曦平静的分析着,冷静的仿若一个局外之人。

    冷凌澈欣赏她这样的冷静,更多却是心疼,他希望有一日她可以如所有女子一般,可以欢笑,可以娇嗔,可以将所有尽数托付给他一人……

    ……

    次日,云曦正在曦华宫用早膳,却是听闻云涵出事了!

    原来今日云涵本是在拜别夏帝,正是父女情深之时,却是不料竟是突现刺客,那刺客高声喊着“图狼族万岁”,便持剑刺向了夏帝。

    图狼族便是司辰前去收复的西蛮部族,当时情况危急,殿内只有云涵和几名宫人,云涵竟是以血肉之躯挡在了夏帝身前,这般才救了夏帝一命。

    那名刺客被御林军围剿,见无法逃脱,便自刎而死,可是云涵却是生死不明……

    云曦听闻摇了摇头,冷笑说道:“我这二妹真是个厉害人物,居然连性命都敢赌!”

    喝了一小口汤,云曦擦了擦嘴,复又开口问道:“二公主情况如何?”

    喜华立刻答道:“二公主流了很多的血,听说那伤口离心脏不过分毫的距离,若是偏了一点就……”

    “偏不了的!”云曦嘴角一扬,浅笑道:“走吧,我们去看看那英勇无私的二公主吧……”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更啦,但是字数还是一样哒,有将近五千字哦,浮梦可没有偷懒呦(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网游之天道永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