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神医(花都〕〔五代大枭雄〕〔都市之花都帝王〕〔末世从红警开始〕〔异能军嫂逆袭日常〕〔大楚怀王〕〔最高潜伏〕〔霸道少帅,鲜妻不〕〔青云网咖〕〔天地无敌客〕〔狂乱〕〔一见朗少误终身〕〔星海图书馆〕〔偃者道途〕〔神级黑店〕〔快穿之机不可失〕〔都市神级愿望天书〕〔完美大主播〕〔绝地求生之王者巅〕〔九龙圣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九十五章 何谓轻狂
    曦华宫里,云曦单手托腮,不知在想些什么。

    喜华和安华在一旁交头接耳,喜华小声说道:“安华姐,你说公主的心情这是好还是不好啊?”

    那日国公府的大夫人亲自带着上官茹进宫赔罪,希望云曦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

    云曦知道,这是定国公的意思,云曦与国公府的小姐闹僵,传出去总是不好的。

    云曦当时没有说什么,只言若是上官茹以后知道收敛,她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找上官茹的麻烦。

    可是安华她们都知道,云曦的心里不好受,云曦受了那般的委屈,如何是一句道歉就能抹平的?

    那日云曦心情不好,独自一人出去散心,她们不放心,只派了乐华跟着,没想到云曦回来的时候,心情显然好了很多,甚至还摘了几支白芙蓉插在了殿内的花瓶里。

    她们都很是好奇,便问乐华,一路上可是发了什么特别的事?

    乐华想了想,只冷脸吐出两字,“没有!”

    其实这也怪不得乐华,冷凌澈不是生人,他和云曦说几句话,乐华觉得也很正常。

    而且两人说的话她也听不懂,便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云曦单手托腮,纤长的手指一下下的拨弄着桌上的白色芙蓉花,纯黑色的瓷瓶,里面插着几枝白雪芙蓉,便如那人般,白衣黑发,满身风华……

    云曦双眸一凝,她在想什么?

    她突然猛地一拍桌案,将安华和喜华都吓得一惊,“公主你怎么了?”

    “我……”

    云曦揉了揉头,有些茫然的开口唤道:“你去唤宁华来吧,我好像……中暑了……”

    安华一听,立刻朝着锦泽宫跑了过去,喜华却是歪着头,仔细的打量着云曦。

    喜华轻轻摇头,只觉得不对,人家中暑都会头晕目眩,这个时候早就瘫在榻上了,哪里还会有精神坐在这?

    不过看云曦脸颊微红,又的确与往常有异,难道真的中暑了?

    “长公主,二公主求见!”

    云曦闻后,端正了神色,原来云涵的禁足令已经解了,看来这宫里的安宁也到头了!

    “让她进来吧!”云曦淡漠的说道,将黑色的花瓶向桌子里面挪了挪,只是她并未注意到自己的小心谨慎。

    云涵一身月色衣裙,身上染着莲香,只是香气稍浓,少了些清雅。

    云涵一进殿内,便看见了桌上摆着的白芙蓉,便扬唇笑道:“大皇姐看来近日心情甚好,竟是也养起了花!”

    夏宫中人都知道,云曦没有什么喜好,不养花,不抚琴,便是连喜欢吃的东西都很少。

    “最近天气好,本宫的心情也很好……”

    云涵脸上扬笑,眼神却泛着冷寒的光,“妹妹被父皇禁足,大皇姐却是心情甚佳,真是让妹妹伤心啊!”

    云曦扫了云涵一眼,淡漠的说道:“二皇妹不必与本宫做出这副模样,本宫不是男子,自是也心疼不起来!”

    云涵似是想起了什么极其深恶痛绝的事,眸中的厉色陡然加深,乐华倏地站在云曦身前,警惕的看着云涵。

    云曦也有些吃惊,云涵一向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如何怎会突然这般看着她,似乎很是憎恨!

    云涵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脸上重新漫起了笑意,理了理发髻说道:“大皇姐最近过的很是清闲吗,这可不是皇姐的性子啊,皇姐难道不是该未雨绸缪吗?”

    云曦蹙了一下眉,却是不动声色,一语未言,云涵见此悄然一笑,开口说道:“听闻宁婉华在大皇姐这里受了委屈,可是最近皇祖母可是对宁婉华十分和善呢……”

    云曦抬头着云涵,心里思索着云涵话里的可信度,云涵却是笑的宛若一朵开的正盛的白莲,徐徐开口说道:“皇姐不必怀疑,那宁婉华肚子里的可是个宝,想必皇姐也心里清楚……”

    云曦心中冷笑,难怪最近宁婉华不再来找她,原来是攀上了高枝,还真是……愚不可及!

    “大皇姐,下月便是妹妹的及笄之礼了,皇姐可要给妹妹备上一份厚礼哦!”

    云涵言罢,意味深长的一笑,本是清丽动人的眉眼,却偏偏寒光四射。

    喜华朝着云涵的背影狠狠的啐了一口,不屑的说道:“才刚放出来就耀武扬威的,公主以后还要好好的收拾她!”

    云曦却是垂眸不语,心中思绪万千,云涵此举不过是为了彰显她在宫里的实力。

    她在禁闭其间,还能得知宁婉华一事,可想这宫里定是不少她的眼线。

    可是这些云曦并未放在心里,只是太后突然招揽宁婉华,难道她也是等不及了吗?

    若是太后出手,只怕这日子便更是艰难了!

    ……

    这夜,冷凌澈如期而至,教授云泽武艺,云曦虽是坐在一旁,却面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了?为何看起来心事重重?”

    听到冷凌澈的询问,云曦只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这么些年,杨太后一直处于一个旁观的位置,如今就连杨太后也要卷入乱局,让她不由得隐隐忧心。

    冷凌澈见此,眸光微转,抬头看了一眼弯弯的清月,“二公主很是幸运……”

    “嗯?”云曦惊讶的看着冷凌澈,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说这些话。

    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便自顾自的开口道:“下月初五会有天狗食日之景,若是二公主提前一日出生,只怕及笄之礼便会被尽数破坏……”

    云曦却是眼前一亮,她本就想着要破坏云涵的及笄之礼,万不能让她找到翻身的机会。

    若是云涵的及笄之礼能够提前一日,那云涵便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云曦看了一眼冷凌澈,却是无法透过漆黑的面具窥探他的神情,“你为何要与我说这些?”

    “随意一说,你可不必放在心上!”

    云曦挑了挑眉,斜睨了冷凌澈一眼。

    随意一说?她怎么觉得他是有备而来呢!

    “扶君,你居然还晓得天象星辰,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是不会的?”饶是云曦都有些钦佩起冷凌澈来,这人实在可怕,难道还是无所不知不成?

    冷凌澈望了云曦一眼,心中却是冷叹,他这一生最难谋划之事,便是云曦的心啊……

    “我不知道我不会什么。”冷凌澈坦然答道,云曦只挑眉点头,对于冷凌澈的毫不谦虚已是习以为常。

    “扶君,我突然有些同情你喜欢的那名女子了!”

    “为何?”

    “你这般的心计,被你盯上她自是无处可躲啊!”

    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眼里似有笑意,只是夜色太黑,云曦看不真切。

    “既是无处可躲,又何必再躲,有我护她,自可护她一世周全!”

    云曦点头,难得的认同他的说法,“这话我倒是相信,你护着的人,谁又能动?

    但愿你喜欢的女子也会喜欢你,否则被你盯上,还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冷凌澈收回视线,面具下的双眸清若月辉,他的声音似乎都笼了一层月华,朦胧梦幻的让人听不真切,“她自是会喜欢我……”

    云曦闻后失笑,这笑意发自内心,笑的轻松灿烂,明亮的杏眸弯成了月牙,比天上的弯月还要美上几分。

    “你竟是对自己这般的有信心?”

    看着云曦浅笑嫣然,榴齿微露,他只觉得心头一荡,却是只将心中荡漾的柔情化作深沉的眸光,笑望着云曦,近乎宠溺的说道:“我是对她有信心!”

    “为何?”云曦不解。

    冷凌澈倏然一笑,语气轻快,似有调笑之意,“我相信她不会这般的蠢笨,我喜欢的女子,想必品味不会差了去……”

    云曦一愣,却是忍俊不禁的小声说道:“还真是厚脸皮!”

    月色之下,女子嘴角含笑,男子低头深望,好一番如斯美景,可是身后的云泽却是大煞风景的幽怨说道:“师父,这马步我还要扎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冰冷少帅荒唐妻〕〔新世纪篮球狂潮〕〔都市之最强死神〕〔一抹柔情倾江南〕〔极品小神医〕〔超级无双神路系统〕〔重生星空至尊〕〔极品兽王猎〕〔无限恐怖轮回重启〕〔全能体坛小子〕〔最年轻的好莱坞大〕〔我生于地狱〕〔重生野性年代〕〔赤足走过茫茫深海〕〔重生校园女神: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