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警队男儿〕〔外星工业霸王龙〕〔贵妻在上:废材老〕〔蜜婚娇妻:老公,〕〔全民修仙世界〕〔千亿盛宠:厉少,〕〔海贼之大将赤犬〕〔总裁,我来教你谈〕〔仙帝归来〕〔蜜恋难断:老公你〕〔玫玫蜡像馆〕〔天仙陪我玩抖音〕〔灵拳天行〕〔都市之无上医仙〕〔万武天尊〕〔重生九五嫂子忙赚〕〔武侠微信群〕〔抗战之重生李云龙〕〔许星子相亲记〕〔魔王的呼吸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三章 怀疑
    冷清菲脚步飞快,仿佛她晚上一步就会错过什么一般。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曦眉头深锁,心里也有些没底,毕竟知道事情原由的只有冷凌泽和冷凌逸两人,他们还都是孩子,只怕想不到那么多……

    云曦紧随而至,冷清菲一把推开了房门,那双眼睛闪着诡异的光芒,可当她走进殿内时,她嘴角的笑却是消失不见了,反是捂住了嘴巴尖叫起来!

    “啊!”

    冷清菲似是受到了惊吓,不管不顾的向后退去,正撞在迈入门内的云曦身上。

    云曦蹙了一下眉,顾不上疼便提着裙摆向内殿走去,眼前的场景也让她有些错愕。

    地上躺着两个人,那宫女趴在地上,露出的半张脸上全都是血,头发凌乱的披散着,不辨生死。

    而那侍卫打扮的男子却是横躺在地上,他的头上也有伤,可最渗人的却不是他头上的伤口,而是他心口插着的发簪。

    那发簪已经完全没入了他的心口,只露出一朵银簪花,那发簪做工普通,看样子应是宫女之物!

    云曦看了冷清菲一眼,她一张小脸被吓得惨白,她心思虽多,但终归是个女孩子,又是个娇宠的公主,何时见过这样的血腥的场面。

    云曦收回了视线,冷清菲的模样不似作假,看来这件事也超过了她们的预计。

    “去看看两人还有呼吸吗?”

    云曦在夏宫见惯了这些事,指挥身后的宫女上前查探,那些宫女强忍着心中的恶心,上前去探两人的鼻息。

    “世子妃,这个宫女好似还有口气!”

    “来人!去传御医!你们几个封锁这里,不得让他人靠近,更不准泄露这里的事情!”

    云曦还不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不要声张的好。

    冷凌泽两人姗姗而来,冷凌逸几乎是蹭进去,似乎极其不愿回到这个地方。

    他探头看了一眼,心想那两个人应该被他们捆得好好的,一审问便能知道他们的险恶用心。

    可当他看到殿内的情形时,也是一脸的错愕,那两人身上的禁锢不见了,而且那侍卫的心口竟然插着发簪,殷红的血染透了他胸前的衣裳。

    怎么会这样?

    他们明明只是晕了而已啊!

    那发簪是谁插的?那些床幔又是谁解开的?

    冷凌逸下意识的看了冷凌泽一眼,发现他正抬头看着云曦,眼中没有一丝恐惧和惊讶。

    难道是十一殿下做的?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冷凌逸心中有一万个不解,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便只能暗暗握拳,却是心跳如鼓,若是殿内再安静一些,定然可以听到他那“咚咚”的心跳声。

    “七弟,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看见了事情的经过?”云曦开口问道,转头是正看见冷凌逸那一张发灰的脸。

    “七弟!七弟!”

    “啊?”冷凌逸回了神,见云曦正在问他,顿时紧张的手心出汗,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说。

    “我知道!我看见了!”冷凌泽推开冷凌逸,走到云曦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看到什么了?”

    冷凌泽指着地上的两人,显得有些兴奋的说道:“他要抱那个宫女,那个宫女不让,他们两个就玩起了摔跤,可激烈了!

    后来,不知怎么他们就生气了,那个宫女拿起花瓶打了他,他又拿起茶壶打了她,然后她就拿着头上的发簪扎了他一下,然后……然后他倒了,她也倒了……”

    “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冷清菲想也不想的就否认了,这侯启明明是用来对付冷清落的,怎么可能对一个宫女下手,而且这宫女还是她们的人!

    “我才没有胡说呢!就是这样的!你也看见了对不对?”冷凌泽看向了冷凌逸,一旁目瞪口呆的冷凌逸连连点头。

    “不可能……”

    冷清菲还想说什么,云曦开口打断道:“九公主一直在殿内坐着,如何就知道不可能呢?难道你认识这个侍卫和宫女?”

    “我怎么可能认识,不过就是觉得有些说不通!不过一个宫女而已,也会闹出这般大的动静?”依照这冷凌泽和冷凌逸的说法,冷清落岂不是一点事没有了?

    “怎么就不可能了?情之所起难以自持,可这宫女却是个烈性女子抵死不从,这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合情合理啊……”

    只要这件事没牵扯到冷清落身上便是最好,剩下的慢慢处理就好。

    冷清菲一时语凝,只瞪了云曦一眼,便抿嘴不语。

    御医赶到之后看到屋内的情况不由一惊,但是像他们在宫里多年,都知道宫里的规矩。

    他们只负责瞧病,少问少言方是保命之道。

    那侍卫已经咽了气,可那宫女还活着,只不过一时半会还醒不了。

    冷清菲听闻之后,皱起了眉,侯启如何说也是文昌伯家的公子,只怕有些不好处理啊!

    她转身对身后的宫女说道:“你们几个将人带回去,等宫宴结束后,母妃自会处理!”

    “等等!”

    冷清菲看了云曦一眼,抿嘴冷笑,“世子妃,我母妃代理后宫,这事情自然要交给我的母妃来做,怕是不能交给宸妃娘娘……”

    云曦闻后只扬唇笑笑,眉目舒展,“九公主多虑了,宸妃娘娘也不愿理会这些琐事。

    只是,如今这宫里出了命案,只怕湘妃娘娘一人处理不了,怕是要告知皇祖母才对!”

    冷清菲脸色一沉,声音更冷,“我以为世子妃应该是个孝顺的,怎么好用这种事来劳烦皇祖母呢?”

    “寻常小事自是不应惊动皇祖母,可是如今宫里出了命案,若是不查出真相以后伤了贵人如何是好?”

    “不过是侍卫和宫女私通的小事,哪有那般严重……”不能让云曦将这宫女带走,若是她说出了什么,她们就完了!

    “十一殿下他们毕竟年纪小,看的也不真切,若是这两人包藏祸心,也许在宫内还有其他的同伙,不得不防!”

    云曦不肯退让,冷清菲咬着牙冷笑道:“世子妃也想的也太多了吧,哪来的那么多包藏祸心之人……”

    “陛下之前遇刺,刺客直到现在还没有抓获,万一此事与那刺客有关,岂不是危险?”

    云曦将事情升到了事关楚帝安危的高度,气得冷清菲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把人押送进德彰宫,否则她便是无视楚帝安危。

    冷清菲狠狠的瞪了云曦一眼,冷哼一声甩袖离开,云曦看了冷凌逸和冷凌泽两人一眼,也抬步回了大殿。

    大殿上,云曦只言冷清落一切安好,对侯启之事只字未提,冷清菲自然也是一样。

    宫宴散了,殷太后留下了云曦和冷凌澈,楚帝也没在意,陪着宸妃去探望冷清落。

    宸妃一直看着云曦,眸中泛着忧色,她知道事情定然没有这般简单,可看见云曦对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宸妃便只好压住了心中疑问,随着楚帝离开。

    回了德彰宫,殷太后便立刻询问到底发生了何事,云曦摇了摇头,开口道:“云曦只是觉得这件事或许是有人在针对清落,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还是问十一殿下两人吧!”

    殷太后挑了一下眉,显然没有想到此事会与冷凌泽有关,便将冷凌泽和冷凌逸都唤了来。

    冷凌逸偷偷的看了殷太后一眼,他一直都觉得殷太后长得威严,如今距离近了,他更是觉得可怕。

    “你们今日都看到了什么,要事无巨细的与哀家说来!”殷太后与锦安王一样,在不笑的时候都是一脸冷肃,看着便十分慑人。

    冷凌泽一脸轻松,只歪着头看着香炉里升起的青烟,冷凌逸也不敢开口,云曦见此只好说道:“七弟,你今日到底看到了什么?”

    冷凌逸看了一眼冷凌泽,见他就如同一个没事人一样,便知道冷凌泽是要将事情全都推给他。

    他有些紧张,可一想到他对冷凌泽的承诺,便只好鼓起了勇气,“今天……今天我和十一殿下出了大殿,便在南面的凉亭上坐着,先是看到了七公主过去,而后又看到了一个侍卫……”

    冷凌逸咽了咽口水,又看了一眼冷凌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然后……然后我就觉得事情不对劲,后宫怎么会让一个侍卫独自穿梭……

    于是,我便拉着殿下跟了过去,发现……发现那男人要对七公主不利,我让殿下引开那个宫女,我偷偷摸进了偏殿,打晕了那个侍卫……

    之后那宫女回来了,我躲在门后又打晕了她,然后……然后便和殿下一起将七公主从窗子推了出去,藏在了假山里。”

    “也即是说,那两个人头上的伤是你弄的?”云曦虽然猜到了那件事另有隐情,却没想到平日里乖巧单纯的冷凌逸竟然敢出手伤人!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看到他要对七公主不利就……”冷凌逸将事情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既然他答应了冷凌泽,便要努力做到。

    “那他胸口的发簪……”

    “那不是我弄的!我们两个藏好了七公主,回去后便发现那侍卫心口插着发簪。

    我有点害怕了,便告诉殿下不可以告诉别人这件事……”谎话说多了,反是越来越顺。

    冷凌逸说完就低下了头,不敢让别人看见他的眼睛,殿内都是聪明人,他害怕有人看出他在说谎。

    殿内一时有些安静,冷凌逸紧张的抓着衣袖,不停的咽着口水,半晌殷太后缓缓开口道:“是个机灵孩子,今日多亏了你们!都回去歇着吧,这件事哀家处理便好!”

    冷凌泽被人领回了宫里,云曦和冷凌澈则是带着冷凌逸回了锦安王府。

    一路上三人都沉默不语,冷凌逸始终低着头,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二哥二嫂千万不要问他问题。

    或许是他的诚信感动了上天,两人竟真的无一人询问,一到王府门口,冷凌逸便连忙与两人告别,匆匆回了自己的院子。

    云曦蹙了蹙眉,冷凌澈挽着云曦的手,看着冷凌逸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笑了,“人一长大便会说谎了……”

    云曦叹了一口气,她也觉得这件事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冷凌逸的回答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实则细细一品,却是漏洞百出。

    “可是,当时只有七弟和十一殿下,他们年纪都不大,性子也不沉稳,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七弟又为何要说谎?”

    云曦十分不解,有什么事是不能与他们两人说的,冷凌逸到底在隐藏什么?

    “皇祖母会审出事情的真相,明日进宫便可得知。”冷凌澈揉了揉云曦的手,微微挑起嘴角,轻轻一笑。

    “曦儿,你不是一直在考虑如何安顿秋宇吗?十一殿下身边没有可用之人,不如让秋宇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军痞老公,深入宠〕〔荒岛原始生活〕〔重生军婚:江少宠〕〔医界狂少〕〔大吉大利:鲜肉老〕〔无限恐怖轮回重启〕〔重生野性年代〕〔从今天开始环游世〕〔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婚情告急:总裁请〕〔网游之天道永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