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笼斗之野兽之瞳〕〔重生空间之全能军〕〔史上最强赘婿〕〔灾变学院〕〔重生七零逆袭路〕〔养个狼人当宠物〕〔极品通灵系统〕〔道圣〕〔青花〕〔恃宠而娇〕〔至尊归来〕〔无限英雄之无尽征〕〔杀毒猎人〕〔官谋〕〔都市超级特种兵〕〔风流小农民〕〔征天策〕〔女神的贴身高手〕〔如影谁行〕〔爱妃救命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夏国之变
    ,精彩小说免费!

    云曦回到芙蓉阁时脚步有些沉重,眸中萦着一丝愁绪。

    冷凌澈正在逗弄着团团,他侧眸看了云曦一眼,见云曦魂不守舍的,便蹙眉问道:“怎么了?”

    “绮梦,她走了……”

    冷凌澈却是没有一点惊讶,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布老虎放在团团身侧,“你心里应该早有准备不是吗?”

    云曦叹了一口气,虽然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当真的到了分别之日,之前所有的心里准备通通都不做数了。

    “她已经走了?”

    云曦点点头,岳绮梦今日便是来与她告别的,她本想着找清落和琼羽她们几个给岳绮梦饯别,却被岳绮梦拒绝了,带着她的小丫头紫鹃直接走了。

    她说她不喜欢分别,更不想看到大家悲伤的模样,她想记住每个人的笑脸,直到下一次重逢。

    岳绮梦就如同一道风,倏然走进了她们的生活,又倏然离去,她什么都没带走,只给她们留下了回忆。

    “不知道下次相见会是何时了……”岳绮梦这一走便犹如鱼入大海,再无归期。

    冷凌澈走过去将云曦揽在怀里,轻声的安抚着,“江湖虽大,可只要有心,便会重逢……”

    云曦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是啊,就算她们找不到岳绮梦,可岳绮梦可以回金陵来探望她们啊!

    云曦缩在了冷凌澈怀里,若有所思的喃喃道:“只是可怜了陆公子,等他知道了绮梦离开的消息定然会很难过吧?”

    冷凌澈勾了勾嘴角,嘴角的笑意十分轻松,“难得之事难失去,有时候经历些考验未必是坏事……”

    他为了云曦等了十年,最看不惯的便是别人轻易抱得美人归,世上哪有那么多容易事,陆流君也该受些磨难了……

    第二日陆流君便找上来了王府,他自是不能见到云曦,便一直在大堂等着冷凌澈。

    冷凌澈下了朝,慢悠悠的换了朝服,喝了杯茶,若不是云曦将他赶出去,他还想再抱着团团玩一会儿。

    陆流君一看见冷凌澈便立刻迈步而出,急切的问道:“世子,绮梦……岳姑娘她真的走了?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江湖之大,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往何处,我如何知晓?”

    陆流君的脸色瞬间苍白,她怎么能这样,她怎么可以一声不响的独自离开,她把他当什么了?

    就算是普通朋友也该说上一声珍重吧!

    “她本就是从江湖来,如今回到江湖去,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冷凌澈淡若清风的落座饮茶,悠悠开口说道。

    陆流君沉默不语,即便如此,难道金陵就没有让她流连的人或事吗?

    她怎么能走的如此洒脱,难道她就这样无牵无挂吗?

    冷凌澈其实不想多说什么,他对别人感情上的事情一向没有兴趣,可想到云曦的交代,他又不好什么都不说。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有时身陷其中,会看不透很多东西,或许暂时抽身而退,也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

    你若想要金丝雀,只需准备一个漂亮的鸟笼,可你若想要一只鹰,便要有能力给它一片天空。

    你觉得如今的金陵是什么?她想要的东西你现在可能给?”

    冷凌澈的语气轻飘飘的,让人听不出一点感情,陆流君却是变得更加沉默了。

    他与她说过,他可以给她想要的东西,不管是安稳还是自由,他都可以。

    可是现在她离开了,他才忽然惊觉,他所说的自由或许并不是她想要的。

    他喜欢她,可他现在却不能为了她纵身江湖,将自己的家族和信仰抛弃。

    他想和她在一起,也想让这个朝廷变的清明,他不想再看到楚国有第二个潭州了,更不想再看到皇子之间那无休无止的争斗。

    他曾以为这两个愿望并不违背,可如今看来,金陵局势不定,不要说自由,也许便是安稳他也给不了。

    是他太过自信,活在了自己美好的幻境里!

    也许,只有等到夺嫡争休,朝廷清明,他才有能力实现他的承诺。

    那时国家安定,百姓安居,他可以跟着她游遍楚国,他相信那时候他们看到的风景定会比现在美上百倍!

    “世子,我知道你心有乾坤,流君日后定会全力相助,以求朝廷安稳,还望世子不弃!”陆流君起身向冷凌澈拱手一礼,他知道他的期望任何一个皇子都完成不了,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才能!

    “你怎知不是你高看了我?”冷凌澈的嘴角依然挂着清淡的笑,看起来是那般温文儒雅,恍如陌上公子,却又偏偏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朦胧和疏离。

    “流君身无所长,所幸眼光一向很好!”陆流君语气坚决,他等不及了,他本想慢慢勾画那种蓝图,可现在他不愿多等,恨不得立刻安定局势,将那逃掉的小家伙抓回来!

    冷凌澈闻后轻笑出声,他抬眸看了陆流君一眼,扬唇道:“既是如此,我还当真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来做……”

    等冷凌澈回到芙蓉阁是时候,团团刚刚睡着,云曦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拉着冷凌澈到外间说话。

    “我让说的话你可都说了?”岳绮梦临走时并未说她不喜欢陆流君,而是想给两人一个思考的时间。

    云曦希望陆流君能明白岳绮梦的想法,至少两人不要留有遗憾。

    冷凌澈点点头,虽然他说的话不一样,但意思应该差不多吧?

    云曦自然想不到她的好夫君居然会连此事也要算计一下,本是与他无关的事情,结果反是他受益匪浅。

    第二日,云曦正在屋内哄着团团,冷清落却和陆琼羽齐齐来府,云曦只当他们是来兴师问罪的。

    冷清落是真的来抱怨此事的,她觉得她们两个是一见如故,平时也是无话不谈,没想到岳绮梦走了居然一声不吭,真是气死她了!

    陆琼羽眼眶泛红,她一副要哭了的模样,抓着云曦问道:“曦姐姐,你知不知道绮梦去哪了?”

    云曦摇摇头,这个她是真的不知,因为就连岳绮梦自己都没想清楚去处。

    陆琼羽一听更是急了,眼泪夺眶而出,声音颤抖不已,“这该怎么办啊?我兄长只留了一封信,说是去找绮梦,现在我们谁也找不到他了!”

    岳绮梦是自小混迹江湖的,陆流君却是那种一眼望去便出生书香门第的翩翩佳公子。

    他自小就没独自出过远门,谁知他竟来了个不辞而别,将家里上下都急坏了!

    “什么?”云曦和冷清落齐齐出声,皆是惊诧不已。

    云曦更是费解,昨日冷凌澈不是劝过他了吗,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呀?

    与此同时,这件事迅速在金陵传开,先是说绮梦郡主不喜金陵繁华,纵马江湖快意恩仇,右丞相府的陆公子却是满腔痴心,离家追寻。

    事情传到这还算靠谱,可接下来两人之间被演绎出了各种各样的故事,什么丞相府嫌弃岳绮梦出身不好,棒打鸳鸯,两人才私奔而去。

    还有说什么,岳绮梦心中其实另有他人,喜欢的是江湖游侠,自是要去追随,陆流君却是痴心不改,执意伴其左右。

    总之每个人嘴里出来的故事都是不同的,甚至还有人将两人的事情编成了戏文。

    百官们自是不会相信民间谣传,但也对此事感到很是好奇,便关切的询问右丞相。

    右丞相却是个乐观的,只摸着胡子,一脸轻松的笑答“人不风流枉少年”,倒是让那些看热闹闭上了嘴。

    ……

    云曦最近的心情十分不好,她这个人最讨厌分别,送走了岳绮梦,如今宁华也要离开了。

    芙蓉阁内最近也是阴沉沉,就连团团那没心没肺的笑也没能让众人的心情有所好转。

    安华她们帮着宁华收拾这行礼,云曦也在挑着好东西给宁华打包,以防路途遥远,她会饿到肚子。

    冷凌澈一回来便看见云曦面色沉重的给宁华装着吃食,可今日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云曦揽在怀里安抚,反是蹙着眉坐在一旁,不言不语的看着云曦。

    “我真的舍不得宁华,更不忍心看着她们几个依依惜别的模样,我有时候就在想,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为了让宁华保护泽儿,就拆散了她们姐妹……”

    云曦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喃喃自语着,若是往日冷凌澈定然不会让云曦如此自责,可他今日只眸色幽深的坐在那,双眉紧皱,似有什么让他极其担忧的事情。

    云曦却是没看到,只叹了一口气,继续若有所思的喃喃道:“还有泽儿也是,上一封信还是团团出生后寄来的,怎么这么久都不给我写信了呢……”

    虽然路途遥远,但是云曦和云泽还始终保持着每月两封信的习惯,姐弟两人就依靠着书信诉说着彼此的思念,也互诉平安让对方安心。

    冷凌澈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云曦身边,握住了云曦的手,正色说道:“我与你说一些事情,但是你先不要惊慌,因为具体如何,我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怎么了?难道是泽儿出事了?”云曦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冷凌澈鲜少有这般严肃的时候,难道是夏国……

    “没有,云泽很好,只是夏国突然乱了起来……”冷凌澈今天突然收到了夏国的急报,可那些情报一样乱遭遭的,让人理不出头绪。

    “难道是国公府……”云曦下意识的就怀疑上了国公府,毕竟现在国公府一家独大,还有谁敢借机生事?

    “不是!”冷凌澈摇了摇头,据现在他所掌握的消息来看,国公府倒是一切如常,并没有任何的举动。

    夏国的兵权也没有异常,否则只要兵权一动,他势必能发现其中的动向。

    他在夏国留了不少暗桩,最近这几个暗桩却是发现了异常,先是夏国的户部闹出了问题。

    原是春日一到,兵部、工部便都有需要支出的地方,自是需要户部拨款,可户部尚书却是一直都未批准。

    后来事情闹到了夏帝面前,恰好有地方上折子需要朝廷拨款防汛,夏帝直接全都批了,户部尚书却是潸然落泪,跪地不起。

    后经查询才知道,夏国的国库出现了亏空,其实自从夏帝上位以来,夏国财政每年都是入不敷出,一直靠国库支撑,如今终是撑不住了。

    百官心中惊惧,最后商议出的结果便是加重赋税,商人的税翻了一翻,农税也有所上涨。

    最要命的是为了尽快充实国库,夏帝居然下令要追收五年的税款。

    明明提税是今年的事情,夏帝却要让百姓补上前五年的税,一时自是怨声载道,各地都有了不小的摩擦。

    “父王怎么能如此糊涂,他可是不打算要夏国的江山了?”自古以来若是没有征战只有降税以示君恩的,还从没听过有夏帝这般所为的。

    “除此之外,夏国一些村子开始发生疫病,目前虽然还无人伤亡,但若是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只怕也互因此生乱……”

    百姓若是安居乐业,自然不会生事作乱,可一旦他们食不果腹,或是连生命都受到威胁,只怕便会揭竿起义……

    云曦脸上愁容更深,她想让云泽做一个安稳的帝王,而不是接手一个摇摇欲坠的朝廷。

    “还有一事是宫里传来的消息……”

    之前那个被夏帝夜夜宠幸的美人有了身孕,更是诞下了一位龙子,这本应是喜事,谁知那皇子诞下的第二日宫人便在湖里发现了这美人的尸体,至今也没查出缘由。

    两人皆是陷入了沉默,这些事单独发生哪件都不可怕,可是这么多的变故同时发生,这里面的事情绝不简单。

    夏国虽是有冷凌澈留下的暗桩,可是他们的行动还是要依赖冷凌澈的命令,可现在就连冷凌澈一时也无法看透这里面的猫腻。

    “我打算派玄商先过去,单凭这些书信根本无法洞察真实的情况,有玄商过去处理会简单许多。

    若是这些真的不是意外,届时我自会亲去夏国,绝不会让云泽有任何事!”

    冷凌澈握着云曦的手,郑重的保证着,云曦的脸色有些难看,手掌更是冰冷,还渗出了细细细汗。

    “泽儿已经一月未给我回信了,他……”云曦心中惊慌,每每面对云泽的事情,她就会失了分寸。

    冷凌澈连忙将云曦环在怀里,柔声安慰道:“曦儿不怕,你还记得我们临走前我留给了云泽两个暗卫吗?

    他们已经传信给我,云泽安然无恙,宫里也没什么异常,你先不要自己吓自己!”

    云曦却是整个人都恍惚了起来,她怎么可能稳的下来,若是云泽不在夏国,夏国便是覆灭了,她也不会如此惊慌。

    一想到云泽一个人远在万里之外的夏国,她不知道夏国的局势,更没有办法去帮他,她这个姐姐做的真是太失职了!

    “曦儿,我求你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了,我这便让玄商他们启程,很快就能赶到夏国的……”

    冷凌澈其实本想瞒着云曦,可他知道云曦对云泽的在乎,所以他不想在这件事上瞒着她。

    “别担心!一切有我!”

    冷凌澈揽住云曦瘦弱的肩膀,他们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家庭,他一定要守护住这种幸福!

    冷凌澈安抚好了云曦,正要出去交代玄商夏国的事情,谁知安华扣响了房门,声音急切的唤道:“世子妃,夏国来信了!”

    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不安。

    “进来!”云曦开口唤道,声音隐隐发颤,她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摆,暗暗祈祷着上苍,云泽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安华推门而入,将手中的信递交给云曦,信封上赫然一个鲜红的“急”字,让云曦的心口蓦地一跳。

    云曦颤抖着双手将信封打开,刚刚看了两眼,便身子一软,倒在榻上。

    “曦儿,怎么了……”冷凌澈连忙去扶,将云曦环在怀里。

    云曦潸然泪下,眼神迷茫,喃喃自语道:“外祖母病危,怕是,不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荒岛原始生活〕〔大吉大利:鲜肉老〕〔医界狂少〕〔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那时美好时光〕〔重生野性年代〕〔娱乐之逍遥老爸(逍〕〔邪王溺宠:嫡妃惊〕〔超级变身女神系统〕〔霍少请轻爱〕〔从今天开始环游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