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笼斗之野兽之瞳〕〔重生空间之全能军〕〔史上最强赘婿〕〔灾变学院〕〔重生七零逆袭路〕〔养个狼人当宠物〕〔极品通灵系统〕〔道圣〕〔青花〕〔恃宠而娇〕〔至尊归来〕〔无限英雄之无尽征〕〔杀毒猎人〕〔官谋〕〔都市超级特种兵〕〔风流小农民〕〔征天策〕〔女神的贴身高手〕〔如影谁行〕〔爱妃救命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七十五章 王府喜宴
    ,精彩小说免费!

    团团很快就要满月了,云泽准备的贺礼也送进了锦安王王府,看着那一个个沉甸甸的箱子,云曦心中一阵无奈,只怕为此泽儿定会与父皇闹得不愉快。

    “长公主殿下,这是太子嘱咐使臣一定要妥善保管的箱子,还说是一定要交到公主手中!”

    只见有两人提过来一口中等大小的箱子,云曦有些疑惑,难道云泽还备了什么极其贵重的礼物?

    乐华走上前去,掀开了箱子,可里面并不是什么金光璀璨的珠宝,反是一些有些破旧的东西。

    乐华茫然的看着云曦,却只见云曦眼眶微红,竟是一脸动容。

    她坐起身来,看着箱子里面那些各式各样的小玩意,不由轻笑出声,眼中却泛起了泪光。

    安华也凑上去看,她皱了皱眉,一拍手恍然大悟道:“这不都是世子妃给太子殿下做的东西嘛!”

    喜华和宁华也围上来看,两人也都想起来了,小孩子小时候都喜欢玩具,但那个时候云泽年纪小,云曦对云泽保护简直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

    云曦对谁都不放心,所以云泽的玩具衣裳全都由云曦亲自来做。

    云曦让人将箱子里的那只布老虎拿来,她捧着这只布老虎,嘴角轻轻扬起,其实这个老虎做的不仅不精致,甚至还有一些丑。

    这是她第一次尝试做布偶,而且她也没有见过真正的老虎,只能按照书里的描绘来想象,现在再看还真是有些四不像。

    可她没想到的是,云泽会将这些东西保存至今,看着箱子里面各式各样的玩偶,以前的那些记忆都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想到云泽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云曦心里难掩自豪和欣慰。

    “给每个人一些打赏,再让玄商安排他们住进驿站,告诉他们等团团的满月宴之后再行启程吧!”云曦抱着那只布老虎,嘴角扬笑的说道。

    送走了夏国使臣,王府里又恢复了安静,安华和青玉将东西分记在册,云曦看了一眼直接说道:“以后为团团另开一间库房吧,将这些东西都记在他的名下。”

    团团刚出生便恩赏不断,只怕以后也是如此,还不如早早的为他开个库房。

    喜华闻后噗嗤一笑,眉飞色舞的说道:“世子妃真是有远见,这么快就给团团准备老婆本了,不知道以后哪家的姑娘这么好命!”

    “我可没你想的这么远,不过是想着东西都堆在一处反是麻烦……”团团才一个月大,哪里就想得到娶亲的事情。

    众人说说笑笑的打闹着,自从团团出生后,这府里便多了许多的欢声笑语,似乎这个小小的生命为王府带来了新的生机。

    团团长得越发的讨喜,他本就长得可爱,偏偏还是一个爱笑的性子,吃饱睡足之后,见人就乐,简直能把人的心都看化了。

    是以芙蓉阁的人每天不断,每个人都打着来探望云曦的名义,实则没说几句话便会不经意般问道:“团团呢?”

    若是不巧正赶上团团睡觉,那么明日她们定是还要再来一次。

    其中最方便来探望的就是严映秋,严映秋也快生了,因为楠姐是个女儿,所以她很希望这一胎是个儿子,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儿女双全。

    团团长得漂亮又听话,严映秋喜欢不已,恨不得一直抱在怀里才好。

    团团有一个单独的小木床,这是冷凌澈提前便命人打好的,团团一般吃饱了就在里面仰头望天,小胳膊小腿还不安分的蹬动着。

    楠姐就趴在木床边上,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团团,团团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楠姐,突然团团咧嘴一笑,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

    楠姐惊喜的欢呼道:“娘亲,娘亲,弟弟对我笑了!”

    严映秋立刻走过去看,笑着与云曦说道:“你和世子都不是个爱笑的性子,看来团团这点倒是不像你们!”

    云曦也觉得奇怪,她以前曾担心过,她和冷凌澈的孩子会不会性格发闷,不喜言笑,如今看来倒是她多虑了。

    “世子妃,人家都说外甥像舅,咱们太子不就是个爱笑的性子吗?”

    喜华的话让大家都很是赞同,云曦想起了云泽那总是挂着笑的小脸,心情更是愉悦。

    楠姐看着团团喜欢的紧,觉得这样可爱的小孩子比布娃娃好玩多了,便拉着严映秋说道:“娘亲娘亲,你也给我生一个团团这样可爱的弟弟好不好,以后我给弟弟换衣服,我喂弟弟吃饭!”

    众人失笑,团团咕噜噜的转着眼睛,似乎不明白她们在做什么,便吧唧吧唧嘴,一双眼睛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一条细细的小缝。

    严映秋连忙将食指放在唇上,轻轻的“嘘”了一声,小声道:“团团睡了……”

    喜华几人忙走过去看,只见团团果然闭上了眼睛,红红的小嘴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撅着,看着便让人恨不得亲上一口。

    “团团真是太乖了,我还没见过小孩子能自己睡觉的呢!”严映秋不禁感叹道,满眼的艳羡。

    楠姐小时候都算是听话的了,但是睡觉也必须要有人哄着,团团这孩子还者真是太省心了!

    见团团睡了,严映秋怕吵到他,便带着楠姐离开了。

    云曦看着小床里的那个糯米团子,不禁弯起了嘴角,这便是做母亲的感觉吗?

    这种感觉真好,仿佛瞬间拥有了世间的一切。

    “世子妃……”青玉走进内间,在云曦耳边低语几句。

    云曦挑了一下眉,随即摇头失笑,开口道:“算了,让七公子进来吧!”

    “这……世子妃,虽然七公子年纪尚轻,可他终究是外男,怎么能进您的寝房?”

    青玉还是觉得不妥,云曦并没有告诉她们关于十年前的那些恩怨,免得她们日后对冷凌逸太好,让别人看出了马脚。

    “没事,他不是翻墙进来的吗,左右也没人看见,让他进来吧!”

    因为之前冷凌澈的试探,众人都知道他们和锦夫人闹得不甚愉快,为了谨慎起见,锦夫人只派人象征性的送了些东西过来,云曦也不曾对锦夫人表示半点的热情。

    这可把冷凌逸憋坏了,他一直都想看看自己的小侄子,一夜之间他当了叔叔,这种辈分的提升,让他有了一种长大的错觉。

    可锦夫人不让他再进芙蓉阁,他左思右想几日,最后决定爬墙偷偷溜进去。

    可他刚翻身越过墙头,便被玄宫几人直接按住了,若不是他早早表明身份,只怕胳膊都要废掉了。

    冷凌逸听云曦请他进去,高兴的咧开嘴笑了,本就俊秀的笑脸变得更加夺目,晃得喜华几人都一阵眩晕。

    冷凌逸蹑手蹑脚的进了内间,先是小声喊了一声二嫂,然后便扒在小木床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熟睡中的团团。

    冷凌逸满脸惊喜,小声嘟囔着:“他怎么这么小啊?他以后也会长得像我这么高吗?”

    看着冷凌逸惊诧不已的样子,云曦笑着开口道:“小孩子一开始都是这么大的,七弟小时候也是一样的!”

    冷凌逸“哦”了一声,眼神却不肯离开团团片刻,他看见团团露在外面的小手,忍不住伸手去戳了一下,那触感软软的弹弹的,简直比糯米团子的手感还好。

    “二嫂,他什么时候才会走路,我什么时候才能领着他去花园玩啊?”

    冷凌逸殷殷的看着云曦,眼中满是期待,云曦看了一眼那小小的团子,无奈笑道:“那只怕还要个几年了……”

    “啊?还要几年啊!怎么那么久啊,我还想带着他放风筝呢!”冷凌逸满脸失落,他在王府里没有玩伴,虽说知道他和冷凌澈的关系了,但两人的性子差的太多了,怎么也玩不到一处去。

    恰好冷凌澈下朝归来,正看见蹲在地上的冷凌逸,挑了一下眉,冷凌逸连忙站起身,乖巧的叫了一声“二哥”。

    见冷凌逸一直盯着团团,似乎很喜欢,冷凌澈便开口道:“喜欢他?”

    “嗯!”冷凌逸立刻用力的点头。

    “给你抱回去几日可好?”

    “真的吗?太好了!”冷凌逸兴奋的直搓手,险些就要蹦起来了。

    冷凌澈扫了他一眼,冷冷道:“自是假的,你怎么如此好骗?”

    冷凌逸怔住了,看着冷凌澈那一脸嫌弃的模样,冷凌逸抿起了嘴,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好了,你多大的人了,怎么总是欺负七弟?”云曦站出来打抱不平,在云曦心里云泽和冷凌逸还都是孩子,对他们一向宽容。

    冷凌逸撅着嘴瞪了冷凌澈一眼,有云曦给他撑腰,他胆子便大了很多。

    冷凌澈莫不在意的挑唇一笑,轻笑道:“你一个人傻不要紧,日后不要带坏了团团。

    若是等团团长大后比你都要聪明,你这个叔叔当的未免有些太丢人了……”

    冷凌逸咬了咬嘴唇,一脸的担心,他不安的揉搓着手指,若是以后不管下棋还是读书,团团都比他厉害,那团团会不会嫌弃他啊?

    想到这,冷凌逸欢喜而来,茫然而归,那束手无措的样子让云曦看着都觉得心疼。

    “你真是的!七弟是来看团团的,你说的都是些什么啊!”

    冷凌澈坐在云曦床边,轻叹了一口气,“你觉得他还小,可我像他那般大的时候已经知道培养自己的势力了,可你看他呢……”

    居然还想着放风筝看孩子,这是一个男人该考虑的事情吗?

    “话虽这么说,你也可以换一种说话的方式嘛,委婉一些不好吗?”云曦对云泽就从没有疾言厉色的时候,不管什么事都是商量着来。

    “他已经被养傻了,委婉的话只怕他都听不懂!”

    两人齐齐叹了一口气,锦夫人保护冷凌逸还来不及,每日都想着不引人瞩目,哪里还有心思思考如何教育他。

    锦安王更是不敢接近冷凌逸,免得他们被人记恨,反是危险。

    而且就算以后锦安王妃得以回府,云曦也可以预料到,他们只会对这个孩子更加的宠爱,来弥补曾经的遗憾,所以冷凌逸的性子一时只怕很难改变了。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担心,金陵迟早都会安宁下来,就算七弟单纯了一些,不是还有你嘛!”冷凌澈这般在意冷凌逸,自然是一个负责的好兄长。

    谁知冷凌澈却是摇了摇头,有些嫌弃的说道:“我就是不想以后费心照顾他,才想让他变得聪明一些……”

    云曦:“……”

    果然不能把冷凌澈想的太过高尚!

    “再过几日便是团团的满月宴了,你有没有很期待?”冷凌澈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开口问道。

    云曦脸上全是欣喜的笑,团团的满月宴到了,就意味着她终于躺够了一个月,她可以沐浴洗澡,可以走到阳光之下了。

    冷凌澈嘴角一弯,露出一抹邪魅的坏笑,他凑在云曦耳边,轻声道:“为夫也很是期待呢……”

    冷凌澈期待什么,云曦自是知道的,可是与其整日无所事事的躺着,她宁愿再度入了冷凌澈的魔爪!

    ……

    终于,锦安王府长孙的满月宴到了,这日早朝只是草草的走了一下流程,既然没有什么军机大事便直接退朝了,免得耽误了锦安王府的喜宴。

    众人都看得出锦安王似乎很是开心,脸上的笑比冷凌澈还要明显。

    众臣不敢怠慢,都连忙赶回府中更换衣服,带上贺礼。

    锦安王对这场宴席是相当的看重,早在几日前他便去各处巡视,不是要多添两个菜,便是觉得喜宴的布置不够喜庆。

    王府的下人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锦安王,一个个都吓得魂不附体,干活都迈不开手脚了。

    最后还是冷管家将锦安王拉走,告诫他不要随便插手,他在哪出现,那个地方的干活效率就会明显下降,摔跟头的人更是不计其数,照这样下去以后王府都没有可用的人了!

    “本王这不是不放心吗?这可是团团第一次见人,是他的第一桩喜事,自是要办的风风光光,不能有任何的纰漏!”

    见冷管家冷眼看着他,脸上还挂着虚假的笑,锦安王叹了一口气,忧愁的说道:“本王已经老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团团娶亲。

    若是不能,也许这满月喜宴就是本王最后能为他做的了,难道你要本王连这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吗?”

    看着锦安王那悲伤落寞的模样,冷管家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摆手道:“得嘞!您随意,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属下不管了!”

    没了冷管家的干预,锦安王兴致勃勃的着手团团的满月宴,力求完美,发誓要让金陵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云曦闻后有些担心,锦安王的品味她已经领略过一次了,让他来安排团团的满月宴真的靠谱吗?

    冷凌澈却反而很是放心,开口劝道:“他品味虽是不好,但是一个满月宴还不至于弄砸,最多有些过犹不及。”

    云曦闻此无奈笑笑,团团的大名锦安王没能插手,若是这个满月宴也不让他插手,只怕他会郁郁寡欢吧!

    这般想着众人都放任锦安王自己开心,直到满月宴当日,看着金碧辉煌的锦安王府,冷凌澈无奈扶额,或许让他来筹备喜宴当真是个错误。

    锦安王府以红绸铺路,因为现在还没到百花盛开的季节,锦安王觉得王府光秃秃的不好看,便在正院缠满了金箔做的小花,阳光一照,当真是晃人眼目。

    桌上的杯盏碗盘一律都是纯金打造,甚至就连筷子都是,文弱些的人就连拿筷子夹菜都是个麻烦事。

    冷凌澈和冷凌弘相视一眼,两人眼中皆有无奈,看来今日之后锦安王府俗不可耐的名声就要传遍金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假婚真爱:总裁,〕〔沈浪苏若雪〕〔夺嫡〕〔荒岛原始生活〕〔大吉大利:鲜肉老〕〔医界狂少〕〔龙帝龙〕〔倒霉男人晋升记〕〔那时美好时光〕〔重生野性年代〕〔娱乐之逍遥老爸(逍〕〔邪王溺宠:嫡妃惊〕〔超级变身女神系统〕〔霍少请轻爱〕〔从今天开始环游世
  sitemap